西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水手小姐在线阅读第五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5:38:09
水手小姐
水手小姐
作者:笔迹
来源:晋江文学城
在这里请允许我用仅存的微弱意识做个自我介绍。我的名字叫做伊莎,是红发海贼团的实习船员一枚。船长便是大名鼎鼎的“四皇”之一,红发香克斯。世人关于他的传言很多,但是相信我,如果你见过他本人就会知道那些都是骗人的。在我看来真正英勇无畏的,只有那位草绿色的武士先生。接档文:少女异闻录[主DRRR]

十一点多,叶沵柃拉着一个银灰色的小行李箱,跟第一次相见的父亲,走进一栋翻新过的小洋房。在这里,雨后的空气中,遍有一种很清雅的花香,让她很喜欢。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浅暗蓝色的及膝连衣裙,当天十七摄氏度,裙子的布是棉质平薄的双层,黑色皮鞋中穿着上露皱收的厚棉袜,在外面套了一件深暗蓝色斗篷,款式简单,仪态雅美。

凹凸显现的砖块被均匀涂抹一层白灰色的漆,暗青色的瓦顶,藤蔓攀爬侧半面墙壁。她很紧张,一步一步跟随,踏进大门,换鞋,至客厅的沙发前,那里端坐有多个人,她礼貌地鞠了一躬,“我是叶沵柃,你们好。”他们都会展露笑容。

“好,好。”老婆婆笑着说。父亲一一介绍,她又挨个问了好。

“先放好行李,等会就下来吃饭,饭厅在那里。”妈妈的声音很温和。她并不觉得,也但愿这个家温馨。她的房间安排在二楼,走过的第二扇门后,父亲推开,入目是一片粉色,包括墙,之前没有勇气要求模样。

有一大一小的行李,父亲问:“需要帮你把行李拿出来放吗?”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好,等会一个阿姨会来叫你下去吃饭,到时候要乖乖听话,立刻下去知道吗?”听起来有些像是关心她要跟新的家人好好相处。

“知道。”

父亲摸了摸她的头,她不喜欢被摸头,但没有抗拒或说什么,乖巧地,眨了下眼睛,“爸爸,放心吧。”她说,表明会很听话,会跟家人融洽相处。

“好,我的乖女儿。”父亲微笑着,转身走出卧室带上门。

父亲原本是不愿收留她的。母亲因疾病已逝,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后,不忍她成为孤儿,出于爱和信任,请律师立下遗嘱,将三分之一遗产转移给情人,三分之二交给自己的弟弟及父母,其中的一半在九岁的叶沵柃成年后继承,避免,被吞,被软磨硬泡。三分之一,有两千多万。

出于爱和信任。

放好行李后,她站在窗前向外望了好一会,直到有人敲门,“小姐,到吃饭时候了。”

“我知道了。”

“小姐你出来吧,我和你一起下去。”

“嗯。”她就移步开门,看见一个中年的妇人,没有穿围裙或制服,还担心这个呢,可不喜欢看见。阿姨笑容可掬,让她走在身后,不紧不慢地走下楼到餐桌前,其他人已坐好位置,“让你们等我了吗?”

妈妈说:“是我们特意等你,都坐好后才让阿姨上去叫你的,今天你是一颗明星呢。”

“谢谢。”

“傻孩子,一家人说什么谢谢,快坐啊,吃饭了,吃饭了。”

四个人,加上她五个,只有姐姐旁边有一张空椅,她便坐上,当时大她三岁的姐姐对她友好地笑了笑。餐桌上,他们问了她对这里的环境有什么感觉,对房间满不满意,成绩怎么样,有什么朋友。她很实诚地说了不喜欢粉色,很不好意思害羞的样子,逗得他们都发笑。她是一个私生女,她没忘记。

饭后,她没有缩回房间,而是选择出门在附近走,打算走一个下午到接近晚饭时间,然后再回房。“需要我带着你吗?”姐姐问。

“不用了,不用麻烦你的姐姐。”

“怕你被人拐跑。”

“这里……很危险的吗?”

“吓吓你的啦,真的一个人,你不怕?”

“真的一个人。”她还很认真地点头。换做以前,她不会怎么说话的,但是舅舅告诉她,要管理好开头。

顺着第一注意到的花香,是均匀飘散在空气中,她四处走终于找到了,在邻居家房子的侧面隔远几米,那满树是绿叶和一束一束的花,花很细小一朵,有些间隔,黄白色,而显得很淡。树下还有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感受到男孩身上透露出的气息,又好像没有,使她停在那里,不因为任何,仅是因为这样一个人,于她是奇怪的。

他坐在一块蓝色的石头上,低头在玩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男孩的玩具,金属色。那是一个男孩,年纪跟她应该差不多。人生地不熟的,她有些慌张,而且那个男孩很好看,尽管没有想法,仍害怕被以为是花痴,转身轻轻地走开了。男孩抬头,看了她一眼,不是过节,附近来了一个没见过的人,可能是谁的朋友。他重新低下头捣鼓手中的零件。

之前她都在舅舅家住,几乎每天去看望妈妈,除了做手术和情况不好,那时舅舅不带她去。过段时间她会去这个区域的小学入读,作为一个转校生。其间她打算呆在自己房间里,看书、动漫、电视,或者绘画听音乐,每天在附近走动下,还有下楼吃饭。

鸟鸣声绕耳的树间,漫步于浅草地,在那开出一束一束淡淡黄白色小花的树旁边屋子的另一侧面,有一棵枇杷树,已结出青和淡黄的果。前方传来弦拨弄的乐曲,久时,她左手松合掌放于耳至嘴边,用只自己听到的声音,和着弦声旋律哼唱。

拨动琴弦的,是那个男孩吗?从那扇推出敞开的窗中传下的乐声,弹琴的人,她想知道是谁,因为喜欢这声音,包括这场景,如果是那个男孩,她会非常高兴。内心已经有了一个期待,但无法寻问与得知她就站在那里,偶尔走动,仍在那里,乐声时而连续,时而冷却。

空气中仍有那种花香,夜晚在自己开着窗的房间,也能闻到很浅的。在这一片地带,有几处地方种有那种树,最近的是这位邻居家。她想问他,这是什么树,叫什么名字。

他听到窗外的楼下有人踩着草和落叶走来,很长时间过去,还有在那里移动脚步。走到窗边往下看,见到的人是,昨天那个女孩,一个人,不是拜访朋友家的吗,新住户还是,新入住一家。不应该揣度的。

叶沵柃又看向那扇窗户,高抬着头,她的手在两边自然垂下,穿着的是白色衬衫藏蓝色外套和黑色宽松版长裤,黑色长发过肩。她记住了自己此时的外着形象,只是不知表情。那男孩只是看了她一眼,又离开了窗口,之后弦声依然响起,传来。心脏,很重快地跳动,在紧张,但不舍得走,反正,已经被看见了。

那抬起看向他窗的脸,她的眼睛,一定是带着悲伤的。接受了花香和乐声的洗礼,仍长存的悲伤怎能让散入那扇窗户,那双眼睛。白光下,她看不太清,却是见有一层阴翳,和几丝几片光明。

不会错的,不会,一直以来见到的都是他,一定是。她不可能没分辨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