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堕落的天使在线阅读第六章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4/8 6:06:29
堕落的天使
堕落的天使
作者:弗兰基斯卡
来源:飞卢小说网
这是一个奇怪的世界,由天堂,地狱,精灵之界,人类的居住地,还有很多,很多我们不知道的神秘生物。天堂和地狱在一个平台,中间有一扇从天堂地狱出现以来就才有了的,满是灰尘的紧闭大门,沉重的锁链缠绕着巨大的古铜色的把手,似乎永远也打不开,不过生活在天堂的天使和上帝,天堂的人民【天堂也是有人民的呢】,以及生活在地狱的恶魔和魔鬼都相互传说着,这扇门那时灰尘的沉重大门,曾经在该隐隐身为牧师的时候,被打开过,那一天,大门打开,两个世界不同的空气相互冲撞在一起,让人感觉到了绝望,两股不同的强风撞在一起,纠缠在一起

赵畅曾尝试带领丁家宝和徐辉融入集体,但同学们均用睥睨的眼神看他们,这令赵畅的心里很不好受。他觉得,高中生活就该是全班同学团结在一起,怎么能分那么多阵营?赵畅的心里其实很骄傲,他渴望成为焦点,受人瞩目,他不甘成为他人的笑柄,他需要在所有人面前展现自我,让他们全都拜倒在他的运动裤下!

于是,赵畅拉着丁家宝和徐辉讨论道:“现在开学有一段时间了,很多同学都加入了不同的社团,只有我们三个,还没有去处。我看今天放学后先不急着回家,去看看哪些社团在招新。”

徐辉不喜欢与人打交道,他觉得,现在三个人挺好,越多人知道他,只有越多人会嘲笑他的龅牙和贫穷。所以他面无表情地说:“同学们不会接受我们的,我不想自讨没趣。”

赵畅信心满满,“他们只看到了我们的外表,没有真正了解过我们,当他们了解我们后,他们会认可我们的。你看,我这么帅,胖子这么萌,你那么有个性,没理由会一直被人嘲笑,这只是时间问题。还有,学校有硬性规定,不参加也不行啊。”

徐辉自嘲地笑了笑,表情阴郁。他的小学和初中的学校经历告诉他,无论怎么努力,笑柄永远是笑柄,这是不会改变的。

赵畅扭头问丁家宝,“胖子,你怎么想?”

丁家宝懒懒地伸了一个懒腰,又咂吧咂吧嘴,笑容满面,“好~去~~”

赵畅又将目光投向徐辉,徐辉顿了顿,最终妥协,“好吧,去。”

丁家宝慢悠悠地掏出手机,“哒哒哒”按了几下键盘,然后半眯着眼,神色慵懒,“喂~今天~晚点来~接我~~有事~~”

赵畅不禁一愣,“你家还有人接你?”

丁家宝笑着点头,“恩~~”

赵畅又问,“你都多大了,你家很远吗?”

丁家宝说:“不远~~一闭眼~一睁眼~就到了~~”

徐辉感慨道:“胖子,你可真幸福。”

赵畅也说:“你这名字取得可真好,外形像头熊猫,熊猫是国宝,你就是家宝,天天家里都有人伺候着。”

丁家宝笑眯眯地点头,表情很是幸福。但在徐辉眼里,这笑容是那么刺眼,他努力克制,才保持住理智,不至于对丁家宝产生嫉妒之心。

放学后,三人背着书包去学生活动中心转悠,一边走,徐辉一边问,“眼镜,你有什么方向吗?去哪个社团?”

赵畅说:“想要得到别人的注目和认可,就一定要暴露在公众视线下,什么绘画社啊,什么书法社啊,什么英语社啊,全都不行,我们要找声乐部,表演社这类的,至于合唱部,他们已经拒绝了我。”

徐辉和丁家宝赞同地点点头。

随后,他们先去了声乐部,团长大人看了一眼他们三人,不禁一阵静默,然后又让他们唱了一段,瞬间崩溃,迅速将这三尊大佛送走。赵畅气道:“有眼不识泰山!”虽首战失败,但赵畅毫不气馁,他注定是成大事之人,这点小挫折算什么?

表演社内,总导演一脸嫌弃地看着三人,“说实话,你们这长相,演反派的喽啰我都嫌丑了。”

“什么?!”赵畅掀桌而起,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人如此直白地说他丑,这真是极大的侮辱!他丑吗?他哪里丑?他明明帅得可以惊动党中央!赵畅完全炸毛了,他指着总导演,“你才丑,你他妈全家都丑!兄弟们,我们走,这人眼瞎!”说罢,他便扭头就走。

总导演嘴里憋着的那个“滚”字还没说出口,那三人早已扬尘而去。总导演气得面红耳赤,只能对演员们吼道:“看什么?还不滚去干活!”

夕阳渐渐落下,三人踩着余晖,身影被拉得很长,他们个个垂头丧气,灰头土脸的。原以为只要有足够的信心与热情,要融入集体,根本不是难事,谁知,竟会处处受挫,根本没有任何一个社团愿意接纳他们。

赵畅难得情绪低落,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啊,我为什么要长得那么帅,现在害得我连社团都参加不了!老妈,你生这么帅的儿子真是罪过啊!”

徐辉似乎习以为常,他稍微调整了一下,便又阴沉着脸,问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丁家宝很可爱地说:“回家~吃~饭~”

赵畅看了看表,也同意道:“恩,先回家,明天继续。既然艺术表演类的不肯要我们,那我们就去体育部!只要体育好,花痴的女生不也一大票一大票的!”

第二天一放学,他们三人就直奔体育部,体育部又下设了各种球类社和体操社团,赵畅眼睛贴着公告板仔仔细细研究了一遍,而后道:“我们先去网球社怎么样?”

丁家宝和徐辉点头。

网球社内,社长正组织社员练球,见有新生想进社,倒还挺高兴的,热情地想他们打了招呼,然后又请他们坐下慢慢谈。体育部不同于表演类,他不太看重人的长相,只要体格好,能跑能跳能打就行,社长虽然不太看好胖子,但转念又想,胖子减肥成功后或许是个潜力股,并且网球社是新兴社团,现在急需新人加入,所以社长的态度挺好,也没嫌弃他们。

赵畅眼看有戏,登时信心大涨,说的话也浮夸不少,甚至有点自信过头。

社长问:“你们喜欢网球吗?”

赵畅说:“喜欢,非常喜欢,是深入骨髓的爱!”

丁家宝笑眯眯的:“喜~欢~”

徐辉表情很淡,甚至没有表情,只哼了一声,“恩。”

听完这番回答,社长自然对赵畅感兴趣,他想深入了解一下,所以又问:“真的吗?太好了,前几天正好法网公开赛男单决赛,那场比赛真是太精彩了,我猜你一定没错过!”

赵畅侃侃而谈,“那是,看得我心潮澎湃,喉咙都喊破了!我爸还骂我神经病呢。”

社长登时心情大好,有一种久逢知己的感觉,他迫不及待地又问道:“这场比赛你怎么看?”

啊?什么怎么看?法网是什么?法网能吃吗?!赵畅没料到社长竟然会问得那么细,他根本不懂网球,一场比赛都没看过,但话已经说出去了,他只能打肿脸充胖子,搜刮所有平时扫过的体育新闻内容,挑出几个和网球沾边的,故作淡定地说道:“这场比赛啊,我觉得可惜,小威廉姆斯明明可以赢的,但没有把握住机会,让费德勒占尽先机,不过费德勒夺冠,也是情理之中,毕竟他已经连续数年捧得法网奖杯了。”

嘎嘎嘎~一群乌鸦飞过。

社长表情一僵,笑容凝固,他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心中没来由地燃起一小团怒火,这个伪球迷!社长道:“小威廉姆斯是女的,不参加男单比赛。”

赵畅一愣,知道自己说错了,尴尬地打着哈哈说:“哦,但我觉得她简直像男的一样强壮,女的都打不过她,还是男单适合他。”

社长继续抽动嘴角,他说:“费德勒没有夺冠,夺冠的是德约科维奇。”

赵畅知道这次彻底糗大了,他恨不得赶快找个地缝钻下去,但面上还是只能强忍着,“哦。”

社长:“费德勒只捧过一次法网奖杯,连续数年法网夺冠的是纳达尔。”

赵畅继续尴尬:“哦……”

社长:“你们可以走了。”

赵畅:“哦。”说罢,赵畅连忙拉着丁家宝和徐辉逃似的跑了。

一处不成,他们只能找下一处,三人来到篮球社,篮球社社长是个彪形大汉,三人在他眼里简直就像豆丁一样,他居高临下地看着三人,说:“喜欢篮球吗?知道谁是科比吗?”

赵畅答得利索:“知道,听说前段时间离开了,愿天堂没有病痛,一路走好,阿门。”

社长目光一沉,黑着脸说:“你们滚……”

三人:“……”

徐辉阴着脸走在路上,他想了想,对赵畅说:“一会儿你少说两句,别不懂装懂,本来我们是有机会的。”

赵畅不服,他说:“我不说你们说啊?你们懂吗?我好歹知道点皮毛,万一瞎猫碰上死耗子,蒙对了一个,岂不是能增加他们对我们的好感?”

徐辉毫不留情地拆穿:“但你就从没猜对过……”

赵畅瞪了他一眼,“闭嘴!走,我们去足球社。”

到了足球社,社长听说他们要入社,不禁哈哈大笑:“这胖子肥得像头猪一样,他跑得动吗?还有这龅牙,瘦得像个猴子似的,我怕他一踢球,脚就断了,还有你眼镜,你镜片那么厚,度数不低吧?脱了眼镜踢球,你看得见球在哪里吗?哈哈哈哈哈。要加入足球社,你三儿可真逗。”

赵畅咬咬嘴唇,鼓着腮帮道:“我们是忠实的足球迷!成为足球运动员是我们毕生的梦想,无论怎样我们都会努力,你不该嘲笑我们!”

“哦?”社长挑了挑眉,来了兴致,便问:“卡西利亚斯这人怎么样?”

赵畅一听,瞬间激动无比,这人他认识!于是,赵畅油然而生一股自信,他挺着胸膛,扬起下巴,骄傲地说:“圣卡西啊,他长得特帅,是我最崇拜的偶像,没有之一。”

社长眼中露出几分钦佩的目光,他招了招手,把正在训练的社员召集了过来,“你们先别练了,快过来,我发现了一个卡西忠实粉,快过来和他聊聊。”

足球社里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球队,有些是曼联球迷,有些是皇马球迷,还有些是利物浦球迷等等,他们经常会在看比赛时因站队不同而吵得不可开交,虽然中间偶有暴力事件发生,但均是适度,不伤大雅,反而还能刺激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激情与畅快,所以,他们特别欢迎死忠粉,因为只有死忠粉才能有这样的激情,奔跑在球场上才能忘乎所以。

见有人围了过来,赵畅不禁有些慌张,他知道卡西利亚斯,但仅限于知道他“圣卡西”的名号,至于其他,他一概不知,甚至连他效力于哪个俱乐部都不知道。这样的知识量,该怎么和这些球迷聊?赵畅简直欲哭无泪,为什么进个社团居然会这么难?!

社长搭上赵畅的肩膀,动作亲昵,犹如认识多年的兄弟,丝毫没有了最初见面时的轻蔑,“来和兄弟我说说,你是怎么认识他的?然后从此走上了不归路,哈哈哈。”

赵畅不禁身体一僵,他绷紧了肩膀,深吸一口气,故作镇定,只盼能撞大运。他闭了闭眼,心一横,死马当活马医吧!于是,他又扬起笑容,侃侃而谈,“我记不清是在哪场比赛里见过他,我只记得当年我还风华正茂,正是懵懂年纪,卡西矫健的身影,瞬间触动我年幼的心,那场比赛我是跪着看完的。卡西实在太帅,帅得我一连血。”

社长微蹙一下眉,然后豪爽地笑起来,“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怎么会像那些小姑娘一样,只知道花痴人家的长相,都不看人家的技术!”

赵畅尴尬地扯扯嘴角,这些话还是他逛微博时,看见的容易记住的评论,至于那些分析比赛形势的评论,他压根看不懂,更别说要记住了。赵畅怕露出马脚,打着哈哈道:“当时年少,不懂事,哈哈。”

社长:“现在懂事了吧?来说说,你也想成为他那样的球员?”

赵畅猛地连连点头,眼神无比坚定,“对!我也想要成为他那样出色的前锋!”

“前锋?”

赵畅意识到说错了,连忙改口,“不对,是中锋!”

社长目光一沉,他冷冷地看着赵畅,“中锋?呵。他是守门员!”

赵畅心里凉了半截,果然一说多了就是错啊!

“伪球迷!”

“他是个伪球迷!”

“丢人现眼!”

“滚出去!”

刚才围观的社员登时没了好脸色,他们指着赵畅三人大声唾沫,用尽了污言秽语,他们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伪球迷,不懂装懂,睁眼说瞎话!

赵畅垂着脑袋,觉得丢脸至极,要不是自己逞强,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地步啊!这时,他忽然感觉到一股视线,他不禁抬头,猛然对上段瑞阳憋得通红的笑脸,原来他竟是足球社的!

赵畅从开学第一天起就看段瑞阳不顺眼,现在自己狼狈的模样竟然被对方看到,这简直奇耻大辱啊,并且,对方现在正在嘲笑他!赵畅顿时耳根发烫,他拉起丁家宝和徐辉的手,低着头,匆匆往外逃去。

“滚!恶心!”

“伪球迷!不得好死!”

“装逼遭雷劈!活该!”

身后的唾骂声不断,赵畅闷头不出声,心里难过极了,他只是想融入集体,所以才不懂装懂,否则谁愿意接纳他,难道这有错吗?

远处看台上,一个身着铆钉皮夹克外套,梳着杀马特头型的学生正饶有趣味地看着赵畅三人,顿了顿,他对身后的小弟道:“把他们三个带过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