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邵总的绯闻女友第五章

来源:黑岩网 2021/4/8 5:19:42
邵总的绯闻女友
邵总的绯闻女友
作者:洋子涵
来源:黑岩网
下载客户端,查看完整作品简介。

“哈哈哈哈哈,这故事还挺有意思的啊。”章佳谨麟笑得很欢乐,看到卿寒宵的冷脸,随即收敛了笑容,“那故事我们是找到了。”

卿寒宵望着他,“然后?”

“我们结合她之前对你们所说的话,再结合噗噗给我们这个故事,基本可以确认,她就是将自己带入了这个故事中,现在认为自己就是这位女主角,而她被父母当做礼物送到了你身边,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变态’,所以她想要逃跑。又没想到,居然在半路上突然出车祸被送来了医院。睁开眼后,看到了你,就下了一大跳!”

卿寒宵深吸了口气,“这些背景我都了解了,我现在问的是,该怎么治疗?我们可不可以直接告诉她,她所认为的这个人设,只是小说设定,不是她自己。然后告诉她关于她自身的故事?”

“当然不行!”章佳谨麟急忙否定。

“为什么?”

“你想一想,记忆这种事,又不是做作业做错了,用橡皮擦擦掉就有可以了。它是存在人类大脑里面的,我们人体本身对于记忆就有一定的限定性质。现在,在她认为,她就是觉得自己是小说中的女主,而你是那个她害怕的‘变态’。那我们现在跑去告诉她,‘你的记忆是错的,你正确的人设是慕家大小姐还是卿寒宵最爱的初恋!’你觉得她会相信吗?”

卿寒宵稍有迟疑。

“这就好比,我现在告诉你,你不是卿语集团的总裁,不是卿老爷子的长孙,卿酒酒不是你妹妹,他们都是你自己设想出来的。其实,卿酒酒是你老婆,卿老爷子是你老婆的爷爷,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能接受吗?”

“我妹就是我妹,为什么说是我老婆?”卿寒宵冷眼看他。

他一听,双手合拍,脸上满是欣喜。

“对啊,在你的认知中,就是这样的,卿酒酒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妹妹,她绝对不可能是你老婆。而对于茉茉来说,她现在认定的,就是她看到的那个故事。在那个故事里面,她也是从小到大生活得非常快乐,对父母和妹妹有求必应,可是在妹妹被联姻后她跑了,自己只能代替妹妹去嫁给那个‘变态’。而且她跟书中女主一样,对于男主有了误会,其实男主只是个孤僻的商业奇才罢了。”

卿寒宵听懂了章佳谨麟的解释,心口觉得闷闷的。

也就是说,在慕苏茉的认知里面,他不是那个说要爱她一辈子并且在努力的男人,不是她的丈夫,不是她孩子的爸爸,而是一个可能会剁掉她骨头的“变态”。

她不喜欢这个男人,甚至于恐惧和害怕,不想跟这个“变态”结婚,不想生活一起,更甚至于想逃离他。

而现在他能做的,或许就是陪她继续故事里的生活。

想到这,他情绪就非常低落。

在章佳谨麟的安排下,慕苏茉换到了VIP病房继续观察,后续的复查和治疗也都转到他名下。

VIP病房有专门的护士看着,而且完全封闭,也不会有其他人打扰,对于慕苏茉的病情观察会比较有利。

卿寒宵和慕振伟夫妇都觉得这个安排合适。

折腾了一整个早上,卿寒宵看岳父岳母跑来跑去额头上都是汗,脸色也略有疲惫,便让司机过来,先接他们回了家休息。

卿噗噗因为担心妈妈不愿意离开,可经不住年小没有精力,吃完饭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卿寒宵饭都没吃,安顿好慕苏茉,让人送了岳父岳母回去,还得让陈锦风陪着卿噗噗小盆友吃饭。

自己才终于有时间停下来,给公司里的助理打了电话,吩咐往后三天的工作内容。

慕苏茉都这样了,他是不可能丢下她去工作了,自然只能吩咐下去让别人做了。

病房里,卿噗噗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慕苏茉独自坐在床上,抱住了弯曲着的双腿,神色忧郁。

实在是没想到,完美的逃跑计划,因为那辆货车,而被迫曝光,还被抓回来了。

她一脸哀愁地环视了下病房,她知道明面上这只是一间VIP病房,其实这就是那个“变态”想把她锁起来的地方。

这个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会有监控,他现在肯定就在某个地方,透过监控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一直进进出出的那个护士其实是个“美女杀手”,她那细腰上还绑着一把黑色的qiang。

别说是逃跑了,就是自己稍微有什么异常,护士就可能拿qiang指着她的脑袋,“碰”的一声,瞬间会打爆了她脑袋。

哎,她生来幸福,为什么会遇上这样的事情呢?

要是只有她一个人,她死了就算了,可是——

她望向了椅子上躺着的那个孩子,他是无辜的啊。

虽然这个孩子,是第一晚他强行占有她之后生下来的,可是毕竟也是她的孩子。

他那么狠心,说她再逃跑就一qiang毙了这个孩子,她万万是不舍得的。

如此的话,逃跑是不行了,那她要一辈子被那个“变态”控制吗?

嘤嘤嘤,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打完电话,卿寒宵回了病房。推开房门,看到床上坐着的人身体颤了下,眼中满是恐慌地望着他。

卿寒宵瞬间觉得心情不好了,伸手捏了捏鼻梁。

心好累。

这个女人一看他就觉得是变态,那表情跟以前的慕苏茉满是爱意的表情完全不一样。

章佳谨麟告诉他,最好是扮演好自己在她生活中的“角色”,配合她走完这个故事的情节,说不定她有一天突然记忆就恢复正常了。

因是她,他自然是做什么都愿意。

可——

他从小优秀,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倒他,就演戏这事儿,他真不会。以前慕苏茉让他陪着对戏的时候,就骂过他“你这个面瘫,要你有何用!”

现在居然要他演一个“变态”???

这太高能度了!

慕苏茉继续陷在恐慌之中,看到卿寒宵伸手捏鼻梁,心里又紧了一下。

看看看!变态又要发作了!

每次他一捏鼻梁,就要折磨她。

撕毁她的衣服,强占她,让她一声声地叫。

呜呜呜呜呜。可是,噗噗还在啊,怎么办?

如果让噗噗看到自己的妈妈被他爸爸那样强占,他会有什么感想?

不行。绝对不行。

她泪眼汪汪望着卿寒宵,举起了手掌拦住他,“我求你,我们去洗手间,好吗?”

卿寒宵皱眉,嗯?去洗手间?想上洗手间吗?自己不敢去?

行,那陪她去吧。

这么想着,他走过去,用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抱起来,往洗手间走去。进去后,将她轻轻放下。

转过身,看到那马桶里怎么黄黄的,应该是噗噗刚刚用完没有冲,他便把马桶盖盖上,打算先冲一下,再让她使用。

可是,慕苏茉看到他把马桶盖盖上,以为他想在这里进行。便颤颤地说,“那总裁坐着吧。”

“啊?”卿寒宵一脸懵逼。他不想上洗手间,坐下干吗?

慕苏茉听到这“啊?”心底一惊,她怎么能命令总裁呢。赶忙蹲下,开始给他解扣子。

卿寒宵抓住了皮带,看着泪眼汪汪的慕苏茉,疑惑问:“你现在要?”

虽然在家里的时候,他们也喜欢在洗手间里,可是现在在医院,这么急切吗?

没想到,慕苏茉抬起头,那双大眼睛里噙满泪水,“求求你了。”

不要去外面。她真的不想让噗噗看到,他的爸爸居然是一个“暴徒狂变态“,整天这样对待自己的妈妈。

看到她这么楚楚可怜的模样,卿寒宵觉得心颤了下。

从小,卿寒宵就受不了慕苏茉哭,她只要一掉眼泪,他就觉得心痛,恨不得全世界都送给她。

最终,他没忍住,直接把慕苏茉抱起来。自己坐在马桶上,让她坐着他大腿。

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凑过去吻住了她的唇。

那双大手掌压下来的时候,慕苏茉抖擞了下,实在是害怕。

可是,为什么感觉他有一丢丢温柔呢,难道这是他的计谋?

还没来得及深思,卿寒宵低头吻住了她,很是温柔地对待她。

慕苏茉竟然觉得有些深陷其中,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嗯~”

这一周,两人几乎没有过亲密的接触,好不容易能抱着老婆温存,老婆难得一次没有搞笑,反应还很真实,让他感觉非常好。

所以这一次,时间比较久。

结束后,他抱着慕苏茉出去,将她轻轻放在床上,为她将被子盖上,还伸手拂过她额头的碎发,低头,在他额头温柔落下一个吻。

慕苏茉愣愣看着他,总觉得这个“变态”不太冷了。

卿寒宵揉了揉她的头发,“乖一点。”

这态度让慕苏茉更加疑惑,这人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一点都不变态了?!

是我错过了什么?还是我脑子出现了问题?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她,使得她陷入了深思,直到卿噗噗醒来之后,走过来床边,她都没发现。

卿噗噗爬上床,拉了拉她的手掌,“妈妈,你怎么了?”

慕苏茉回过神来,将卿噗噗揽入怀中,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没事,妈妈就是觉得你爸爸怪怪的。”

“怪怪的?”

卿噗噗知道妈妈生病了,而且章佳谨麟小叔公说过,要顺着妈妈的记忆,陪着她演戏下去,她有可能会慢慢好起来。

所以,他很配合地问,“爸爸怎么怪怪的啊?”

“就是……太温柔了。”

“爸爸温柔不好吗?”

慕苏茉叹了口气,“你爸爸以前总是脾气不太好,会发脾气,很大男人主义,喜欢用‘霸占’的方式,可是今天真的好怪啊。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妈妈,或者有什么诡计?妈妈只是有点担心。”

卿噗噗点了点头,明白了,就是爸爸演的不够变态。

“噗噗不用怕,妈妈会保护你的。”慕苏茉将卿噗噗抱紧。

卿噗噗抬眸看了下慕苏茉,妈妈生病了后,每天都活得太正常了,让他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原本为了不打扰到慕苏茉休息,卿寒宵到外面走廊去接了个电话,安排陈锦风跟美国和泰国分公司那边的负责人联系,将这个季度的报告都递交到陈锦风那边,由他统一来处理甄选后,将重要的文件递交到他这里。

结束后,刚转过身,便看到卿噗噗拿着手机,摇头晃脑地盯着他看。

卿寒宵蹙眉,“怎么了?你妈妈在里面?”

“妈妈在房间里,我哄她睡着了。”

“嗯。”那就好。看来生这个儿子还是有点用处的。

“爸爸,现在我们遇到了一个超级超级严重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处理的话,那妈妈可能永远都不会好了。”

“嗯?”卿寒宵一听到慕苏茉的名字就紧张,“什么事这么严重?”

“那就是,爸爸,你,一点都,不够,变态!!!”

“???”

“妈妈已经怀疑你了。说你这个‘变态’是不是有什么阴谋?!还怀疑她的记忆是不是出错了,你压根不是‘变态’!你看她现在都怀疑自己了。”

卿寒宵扶着额头,他就是演技太差啊。第一次演戏还要演绎这么高难度的角色,简直是他人生里最大的挑战。

“爸爸,我知道,你是不是太爱妈妈了,不舍得对她狠一点。而且你这么帅气逼人,一点都不像是变态,现在突然要当一个‘变态’,是不是对你来说,太难太难了!”

卿寒宵叹了口气。

“没关系!爸爸你别忘了,你还有个超级天才儿子,卿子弘!”

卿噗噗对他摇了摇自己的手机,“我已经把故事里的人物特点,帮你都整理好了。爸爸,现在我们得来恶补一下这个重要的知识点!”

卿寒宵接过他的手机,点开了卿噗噗整理的文件。

卿噗噗:“爸爸,我跟你说噢。这个《霸总的逃婚新娘》的人物主要特点是这样的。男主呢,是个手段残忍的商业天才,但在女主那里,觉得他是个变态,因为老是半夜剁骨头,还特别的凶狠,老是恶狠狠的对她。”

他说得特别起劲,“女主呢,她特别胆小怕鬼,而且是个傻白甜。爸爸,你知道傻白甜是什么意思吗?就是傻傻甜甜的,整天都过得很欢乐,而且就是脑筋有点直,想事情特别简单。所以,妈妈很直接的,你要表现给他看到,她才会相信。”

他边听,手指边往上划,从上往下看了一遍。

“爸爸,下面这些是小说里面,总裁老是会对女主说的话。你看你看。”卿噗噗指了指手机,“爸爸,这些是你平时要对妈妈说的。你知道吗?”

【女人,你是在玩火。】

【如果你是在激怒我,那么我告诉你,你成功了。可是,你知道激怒我,会有什么后果吗?】

【女人,你是在跟我玩欲擒故纵?】

【三分钟,我要你马上脱光。】

【嘴上说这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这该死的女人竟然这般甜美。】

【你自己挑起来的火,你自己来灭。】

【你这磨人的小妖精。】

【我要你身上染着我的味道,这辈子都逃不掉,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

【女人,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是不是真的男人。】

【舒服就叫出来,看你脸都憋红了。呵呵。】

【叫出来!叫!】

【你求我,我就给你。】

“???”卿寒宵脸都黑了,这都什么鬼?

卿噗噗知道他这位傲娇的老爸性格,让他念这些羞耻的话,实在是很艰难的事情。

他拽住了卿寒宵的手掌,将他把人拉到了走廊尽头的椅子边坐下。

“爸爸,你以后要这样对妈妈说话,就是阴阳怪气一点,不要那么温柔啊。”

他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温柔地对待她,居然也是错的?

“爸爸,你不要生气,跟我念!”卿噗噗指着手机上的文字,装成电视剧那种变态的声音,慢慢说,“女人,你是在玩火!”

卿寒宵:“……”

“爸爸,你要跟我念啊。女人,你是在玩火!”

卿寒宵深呼吸,觉得实在不能忍了!

“好好好,爸爸我们不要念这句话,我们念其他的!女人,你是在跟我玩欲擒故纵……诶?”

卿噗噗还没念完,手机被卿寒宵抢走了,“记住,我是你爹。我还用你来教??”

“噢。”卿噗噗耸了耸肩,“那爸爸为什么做不好,一点都不优秀。太笨了。你都帮不了妈妈。”

“…………”卿寒宵咬牙切齿,“不要让我揍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