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奇幻正文

贴身保护[破案]第10章在线阅读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2:01:15
贴身保护[破案]
贴身保护[破案]
作者:桃之幺
来源:晋江文学城
【柯顾x苏漾的文已开,开文三更,专栏指路《师兄他会读心[破案],求个收=3=】【一句话简介:影帝x警察,好友变基友,直男自弯的故事。君弯我未弯,我弯君不信。】cp:周铖[chéng]x李肖然周铖:我想睡你,你却把我当兄弟。李肖然:我自弯了,你却把我当直男。食用指南:①1v1,主角身心只有彼此,HE。②强强互攻。③感情互宠,直男自弯。④背景架空,发生在娱乐圈的破案文。⑤大家看看笑笑,谢绝考据,作者不追星所以没有原型,么么哒。微(唠)博(嗑):码字的桃之幺▼———柯顾x苏漾·求预收———▼苏漾,警局

环境不会适应你,只有你适应环境,组织不会服从你,只有你服从组织。

前面海琴喊"到"时候,主席台上的领导也许没有听到"到”声,而现在几乎每人听清了"去他的,我不去丰水峰”的这句话。

席新处长接电话离开了主席台,看来政委来出马了。

会议室内新民警的目光先是集中到海琴身上,而后转移到了邵德军政委的身上。

邵德军政委接过江白手里的话筒,清了清嗓子。

"对这次的分配,有这样或那样意见和诉求是正常的。我可以理解。"邵德军政委说。

邵德军政委突然放高声音。

"我绝不允许,你们胡闹。你们是警院里走出来的正规警察,什么叫纪律,啥叫工作制度你们懂得,国家培养一个干部要投资多少,我们铁路公安机关为争取一名新民警费了多少心血,你翻开自己家的家谱看一看,你们前面的三代长被怎样的环境中生长,长大的?他们吃了怎样的苦,咽了怎么样的气,把你们的生命延续到现在的。说远的就这些。说近的你们的你们的分配,我们又用了多少精力,这是有组织,有纪律的人民警察队伍,不是和你们讨价还价的买菜市场,更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自由市场。你们的工作分配是我们公安分处的党委的决定,是决定没有更改的余地,更没有商量的份,你们现在已经是身穿警服,肩负责任的人民警察了,刚才我们讲的很明确,人民警察的天职是听从指挥,服从命令。如果那位同志对这次分配有意见,不执行的命令。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你可以找江科长办理辞退,我马上在相关的审核意见中签同意。我们公安队伍自不需要贪生怕死,在战争中退缩退位的人来充数,更不需要不责任的警员,我们需要在任何困难当成一种考验,一种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听从组织,服从指挥拿得去打仗,是打蠃仗的又勇又谋的战士。"邵德军政委说。

他的说话铿锵有力,笑声和怨言在那瞬间消散了。

邵德军把话筒放回了江白科长前。

"你继续宣读,新民警的任职令。”邵德军政委命令式的说。

郝利在想这不是点名分配吗?怎么瞬间变成了"新民警的任职令"呢?

也许百份以上的协查令上,可以不盖公章一样,人多了不下任职令了?

这次点名分配,虽然当场没有下发任职令,但郝利在静都公安所报到后的第二天,收到了"见习民警的任职令”。

郝利,孟古沁等五人被你分配到了静都县铁路公安派出所。

春天的轻风吹拂大地,万物从寒冷冬天的冬眠中已苏醒。

春一年的开端,早一天的开始。

静都县城的那条大街小巷内,也充满着春天的氣息。

或许一切在这个春天里发芽…

"听说这次我们公安所来三,五个新民警。"纳琴问。

正在擦拭办公桌的杨元庆看了着纳琴。

"你消息还挺灵通的,你从哪儿听说的。″杨元庆说。

"我是神探你不知道吗?"纳琴说。

"你在这个方面在神也神不过我这个小小的秘书啊!你那么神还跑过来问我干嘛,还自称自己是神探,你就是那种给你脸往鼻子上爬的,那种……"杨元庆说。

"好了,我给你不说这个了,我只是听说的。就是那么一问了的事,我出差费你领过来了没有。″杨元庆没有说完纳琴问道。

"哦,你到我办公室的目的是这个,我在想你怎么突然关心起来新民警的事了呢?"杨元庆说。

杨元庆擦完桌的摸布叠了又桑后卷起来放在桌边上说。

"出差费,出差费。"纳琴重复说。

"报过来了,你不是不知道我是一个非常非常讲原则,落实制度的人,我制作完发放表,然后领导审核签字,再后通知你。这个之前,你必须得参加我们参加我们公安所组织的一项集体活动。″杨元庆绕了又绕说。

"大爷,今天还有集体活动!什么内容?"纳琴问。

"就是你刚才说的。我们公安所即将分来五名小爷。上级这两天,给我们公安所的两个领导打了无数个电话,提了无数次的要求,一再吩咐,二再叮嘱让他们的生活安排好。何所长刚才打电话给我,今天我们腾出三个宿舍,让我先规划规划,并通知在所的民警来帮我完成相关工作,你来的刚好,你就是在所民警了。"杨元庆笑着说。

"腾宿舍?还要腾出三间宿舍,我们哪儿有那么多的房间?″纳琴问。

"看来,我们两个都搬宿舍了。"杨元庆说。

"为什么我们两个搬宿舍?我们的宿舍前几个月才配置的新床吗?"纳琴说。

"你说对了。只因为我们配置的是新床,我们可以搬走我们的物品,就剩下床。因为上级要求是把新民警的生活安排好。所以闵指导员专门给我提出了要求,让我们两个留下床搬到隔壁的宿舍,还睡原来的上下铺,我看了,你经常出差,也不怎么待在宿舍,你还是睡上铺吧!"杨元庆笑着说。

"来的一帮什么人?不是新民警吗?真是来了一帮小爷?去年我们两个来的时候怎么没有人这么关注我们呢?"纳琴说。

"哎,时代不同了,或许当时我们来的时候公安的给我们安排的当时的最好的条件。"杨元庆说。

″我让你下铺也不是不行,但是有个条件,能给我先垫付出差费的一部分吗?我晚上约人了。"纳琴说。

"没有问题,你有约嘛,我看着怎么说不呢?″杨元庆说完,不抽屉里拿出二百元给了纳琴。

门外传来了,来人的脚步声。

郝利没有哭,面带着微笑坐在原位上。

宣读完新民警的分配名点后,江白科长向邵德军政委点了点头。

邵德军想了想。

"各位战友们,你们记住自己所去的单位,我们会议室内,还有其他各职能部门,机关所队的领导,从乘警队领导开始,把自己的所队新分配的民警带走,把他们的生活照顾好,工作安排好。”邵德军政委说。

江白科长又一次乘警队,治安队,消防科,交通科,通讯科…分配的新民警依次点了一次名。

机关各所队,各科室的领导带着自己部门新分配的民警,陆续离开了会议室。

海琴把大檐帽子几乎压到了眼睛上,整个脸似乎看不到了,他那底着头跟在前面那个高个子海明的后面,走出了会议室。

郝利从小放过羊,他站在高处,慢慢的扫上一眼,几百只羊就一会儿数完了数,他扫上两眼数羊的数量不会差一只的。

郝利数羊一样,五,十,十五,二十,二十五,三十,三十五,四十,四十五,五十。一,二,三。

扫了一眼还剩五十三人。

"邵政委,这五十三人是被分配到我们沿线公安所的民警,各所领导虽然没有来,但是都汇报过,把新民警的住宿,伙食等问题的安排的情况,都做好了一切安排新民警的准备。他们乘坐今天下午十八点,夜间两点的火车离开梨园,到各自的所队报名。"江白科长向邵德军政委汇报说。

邵德军政委满意的点了点头。

"你们人事科辛苦了,再给各公安所打电话,一定接好新民警,晚上治安支队安排车,多安排几个人,把半夜两点钟坐车的同志们安全送上车。"邵德军政委指示说。

江白科长点着头…

铃响了。

邵德军伸起手看了看戴在手上的手表。

"今天我们迎接新战友的会议很顺利,基本上是按照原计划开展了,中午的饭给我们战友们安排的怎样了?"邵德军政委问对面的后勤科科长。

"按照指示我们安排好的今天的会餐。"后勤科科长汇报说。

″那好,我们到食堂边吃边聊。"邵德军政委说完起了身。

五十多人安排了四桌。席处长也到了中午饭的这张桌。

"你叫什么名字?”席新处长点了一支烟问旁边的郝利。

"我叫郝利,是静都县的。"郝利说。

"哦!你就是郝利,是骑士族吧!″席新处长吸了一口烟说。

"是的,我是来自鸿雁大草原上的骑士族。″郝利说上挪了挪屁股下面的椅子稍稍拉开了席新处长之间的距离。

"把你安排到丰水峰驻警点你去不去?"

"去,你不是说警察的天职是服从命令吗?只要是决定,我就得去。"郝利漫不在意的说。

"嗨,你这小子反问起我了,听说你的训马技术好,会不会喝酒?”席处长问。

郝利看了一眼坐在席处长旁边的江白科长。

"我从小就生在草原,从小就学会了骑马。由此就学会了训马。"郝利回答。

"我在当兵的时候,我们有一次搞军事训练,也到草原上待了一个多月。我当时是我们骑兵连的一班班长,也骑过马。马是有人性灵感的动物。"席新处长简单的说了两句。

江白科长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放在前面的酒杯,向郝利点了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