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奇幻正文

电影世界成神记之俞几乌(9)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8 10:21:22
电影世界成神记
电影世界成神记
作者:灯下雪月
来源:纵横中文网
生存,或是死亡。这是一个值得拼搏的问题。在充满荆棘的路上,希望可以永生陪伴爱人。不再是孤独的行者。

“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天五生土,五位五形皆以五合,上古有一河图曾经标示阳数为牡,阴数为妃,人们只知水克火,却不知水为火之牡,火为水之妃,如果火盛水衰,旺火照样可以欺衰水。”药王很喜欢龙伊一直爽的性格,笑道,“用盆盛水可以灭木柴之小火,但若是整个房屋熊熊燃烧,水泼上去非但灭不了火,还会被火蒸发而消失。井底之妖必属水性,以大火可降服,知晓原委才是我们需要的目的。如果以土覆水,虽能灭水,但妖物也将被封存,仍然探寻不到真相。”

龙伊一听得目瞪口呆,虽然不完全懂,但仍不住的点头。

巫马心却忽然信心满满起来:“多谢前辈教诲,我这便去找我的大师兄,他即是前辈所说的火旺之人。”

“务必小心。”药王仍然叮嘱道,“这是险棋,如果火不够旺,反倒容易被水吞噬。”

“前辈放心,我大师兄是稳重之人,不会莽撞的。”巫马心说着,站起身来鞠躬道,“事不宜迟,我们不多讨扰了,改天再来登门致谢。”

药王赠送一些治疗内伤和外伤的丹药,笑道:“去吧,那姑娘在我这儿你们大可放心,定保她周全。”

走到药庐门口,龙伊一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前辈,您最近不会再炼房中药了吧。”

药王和药王孙对视一眼,接着大笑起来:“哈哈,放心去吧,老夫答应你暂且不炼便是。”

“谢药王前辈。”龙伊一夸张的做了个万福,开心的拉着一脸无奈的巫马心朝桥洞村飞奔。

……

阵州,怒王府。

端国整个国土呈狼牙状,共有临州、兵州、斗州、者州、皆州、阵州、列州、前州、行州九个州,作为赤县神州的附属,这里从一开始便按照道家的六甲秘祝而设计,即使是端王也不明原委。

阵州由怒王镇守,共有四个镇,树河镇,纵九镇,横七镇以及品阱镇。王府设在品阱镇跃河村,人称“兽穴”,距树河镇桥洞村三百三十牛吼。

牛吼是端国的距离测量单位,是指成年壮牛吼叫之声所能达到的最远距离。

怒王府中,裴九天正与怒王把酒言欢。裴九天能够纵横阵州十余年,与怒王的良好关系密不可分。裴九天也是武将出身,据说还官拜副将,后来绾起头发,剪掉胡须,弃甲从商,精瘦健壮的身体也越发富态,成了大腹便便的模样。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他的眼睛,眼珠很小,从正面可以看到三边的眼白。

众人喝的不亦乐乎之时,一只小甲虫飞了进来,翅膀闪动着血红色。常安伸手接住甲虫,轻轻放入酒杯中,甲虫顷刻融为一滴血水。

“老爷,”常安没敢耽搁,嘴唇轻启,传音到裴九天耳边,“收到血甲虫报信,恐怕是三少爷有损伤,我们还需尽早赶回去处理一下。”

裴九天眉头一紧,又快速舒展开,向怒王抱拳请辞。

怒王望着常安酒杯里的一抹红色,自语道:“为什么此人身上会有如此熟悉的气息。”

……

裴府中一片杂乱,西边搭起一个简易的棚子,地上放着裴青的尸体。裴九天快步走进议事厅,纪坤和两名守卫跪在地上,腿不住的打颤。

管家裴中海将事情经过详细说明一番,裴九天并未搭理纪坤,而是转向两名守卫问道:“那个小偷儿是怎么回事儿?你们如实讲来。”

“是,老爷。”一个年纪大一点的守卫说道,“就在三少爷他们议事之时,一个拿着虎皮的瘦高人影出现在老爷卧房的门前,还没等开口问话,就听到我脑袋‘咕咚’一下,他脑袋‘啪唧’一下,我们俩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我们醒过来就赶紧进屋查看,东西都放得很整齐,没有翻动过,直到闻到了一股奇臭无比的尿骚 味,才发现他把老爷的夜壶偷了,还把尿倒在床上。”

众人努力忍住笑,这个从乡下来给老爷看门的人是大太太的远房亲戚,脑袋的确是不大灵光。

裴九天脸色一沉,倒也不好发作,毕竟是老江湖,尽管被弄得哭笑不得,但还是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你是说,那个小偷是拿着虎皮进来的?而不是从屋里偷走的虎皮?”

“是的老爷,这个小人看得清清楚楚,就在我脑袋‘咕咚’之前,我还笑话他是拿虎皮扯大旗来着呢。”

“知道了,你们下去吧。”裴九天对大太太给推荐的这两个“绝对忠诚的自己人”实在太过无奈。

裴九天心生疑虑,自己的确有一个用虎皮包裹的至宝,但只有他和裴峰、裴青、裴中海几人知道,外人根本无从知晓,为何他会知道有这件东西,竟然还从外面拿来虎皮,装成盗走了这件东西来迫使裴青调走纪坤呢?他们的目标,难道就是虎皮锦盒?最主要的是,府里的内奸到底是谁?

俞几乌说道:“老爷,如此看来,他们至少来了三个人,娄一鸣佯装偷盗,程净之持枪挑战,巫马心飞针暗伤。”

裴九天沉声问道:“俞师爷,有什么办法可以除掉不沾老贼,为我的青儿报仇?”

俞几乌略一沉思,说道,“大家可曾记得二十年前,端国十八王戮力同心之时,街巷孩童口中的歌谣么?”

裴九天和常安众人暗自皱眉,不知道师爷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那首歌谣在端国无人不晓。鬼王的毒铁王的枪,血王银针无处藏;鼓王的聋风王的盲,哀王笑过满身伤;杀王的虫蛮王的壮,怒王铁钩穿肚肠;雨王的癫雷王的狂,阵王困你没商量;山王的斧马王的缰,旗王一动撼山梁;寒王的冷电王的强,战王无人能抵挡。

“鬼王的毒铁王的枪,血王银针无处藏。”俞几乌说罢,向裴九天抱拳道:“老爷,您手眼通天,自然知道端王最忌讳的是什么?”

裴九天恍然大悟,倒吸一口冷气道:“你是说,当年造反的血王?”

俞几乌不紧不慢的说道:“血王是端王的第七子,也是唯一外出学艺且进过斗兽山的王,有着不凡的身份与经历,不沾大师正是血王的师兄。当年血王造反,铁王之子嵬名慕正是他的副将,端王下令击杀,可是追到桥洞村却均失去踪迹,二十年间,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二十年后,还是这个桥洞村,出了一个和铁王一样使枪的人,又出了一个和血王一样把银针使得出神入化之人,这些还不够么?”

众人眼中均是一亮,杀气如光。

“散了吧。”裴九天疲倦的挥了挥手,率先大步离开了议事厅。

今日讨论时间明显长于往日,俞几乌苍白的脸上褶皱越来越多,仿佛老了十几岁一般,出了议事厅后急匆匆的朝住处走。

“师爷,”俞几乌停住了脚步,竟是常安,“师爷可是身体不适?为何每到下午如同脱水一般,和早上判若两人?”

“在下的确体弱,不堪久坐久站。”俞几乌答道。

“裴府上下还需仰仗师爷,千万得保重才是。”常安话锋一转,盯着俞几乌问道,“常某听说师爷像鱼一样,每晚都要睡在浴缸里?”

俞几乌心中一惊,略显惨白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偶得护肤的方子,兼心有洁癖,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在下还有事,改日再聊。”说罢,双手抱拳施了一礼,快步离去。

回到寝房内,俞几乌屏退左右,转动书柜上的铜人,卧床向两边分开,中间缓缓升起一个装满水的木箱。俞几乌衣服都未脱,直接跳了进去,身体浸入,水中升起无数细小气泡,其脸上的褶皱逐渐消失,皮肤恢复充盈紧致,整个人都恢复了光彩。

俞几乌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暗想:“我泡浴时四周都布了水幔,常安是如何知道的呢?”

这时角落里传来了一句妩媚的声音:“师爷好计策呀。”

俞几乌仍然闭目养神:“你怎么来了!”

“想你了还不行么,”一个妩媚女人从木箱中探出头来说道,“看你心事重重,莫非有人发现你的姓氏并非是一月刀的俞,而是水中游戏的鱼。”

“哼,谅他也发现不了什么!”俞几乌冷笑道,“反倒是你,让裴青沾染了满身的水族气息,恐怕会招来报复,不行就先回海里吧。”

“哟,终于知道心疼人家了。”女人妩媚的一笑,“我还没看够好戏呢,要是哪天我死了,你可一定要把我带回海底,我可不想埋进肮脏的土里。”

“不许瞎说!”俞几乌佯怒道。

女子慢慢的脱掉外衣迈入水中,张口一吸,箱中涌起一条细细的水柱进入她的口中,调皮的喷向俞几乌,声音充满挑逗:“你真阴险,竟然直接把屎盆扣给了不沾那老家伙。”

“不把他们都牵扯进来,又怎么能完成域主的大计呢。”俞几乌说着,一把将女子揽入怀中。

女子一把推开他,略带醋意的说道:“师爷周围美女如云,要不是我送上门来,怎么可能还记得我这个庸脂俗粉。”

“那些土狗怎么能和你这个倚水阁头牌相提并论!”俞几乌说着,抱起女子潜入水中。

水幔外一声清脆的响声,一只绿色的甲虫碎裂落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