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网游之斩灭上元节

来源:17K小说网 2021/4/8 11:28:36
网游之斩灭
网游之斩灭
作者:墨柒荦
来源:17K小说网
昏暗的天色,笼罩着风雪的茫川,阴霾的天空,洁白无暇的雪花无休无止的洒落着,四处皆是一片雪白,一声龙吟打破这片寂静山川,突然场面一阵虚幻,眼前阴霾的冰川幻化成一片赤红的炼狱,地狱里无尽的魔头无休止的冲出炼狱,眼睛里闪烁着嗜血的光芒,种族的灾难,战争,一切都开始了!

顺儿被吓得倒地抱着曾凡的大腿痛哭,连称以后不敢了,就愿意跟着少爷。曾凡把见把他吓住了,也不理他,继续往前走,顺儿一边擦着鼻涕,一边跟在后面,还小声嘀咕:“你以前的祸事不就是这样闯下的?我不时跟着挨打,这种事你可没少做,......”

曾凡猛地一回头,冲着顺儿一瞪眼:“还敢在背后议论少爷,打发去厨房。”

“不要啊,少爷。”顺儿惨叫一声,抱着曾凡的大腿,差点没把曾凡的裤子扯掉,曾凡赶紧将裤子往上提提,冲着顺儿“哼”了一声,继续往前走去......

处理完这些琐事,曾凡便在家安心读书,每日自有李浪进府中禀报,但是李浪这帮人都不认得字,此事也颇为麻烦,也没个账册,曾凡也只好亲历亲为,但是始终不是长久之计,便又花钱请了个落魄秀才,一是帮着记记账目,一是将那一帮泼皮聚在一处,读书认字,每日必须学会十字,少一字便扣一文工钱,李浪等人均是叫苦连天。李浪本不在乎这点小钱,但每日需向曾凡汇报,自然也会当面考较,表现不好别丢了差事,自是格外用工。

转眼间,上元节到了,曾凡和田松早约好在今日逛逛夜市,原本曾夫人不放心,要让翠儿跟着去,曾凡当然不愿,执意有李浪和顺儿跟着就行。李浪这段时间这段时间天天进出曾府,曾员外也派人查了,也是城中本地人,也没什么劣迹,又在帮着曾凡做事,便也默许了。后来,曾凡发了万千个保证,又将卢强唤来,对着三人千叮咛,万嘱咐的方才放曾凡出来。

刚在正街汇合,但见人头攒动,家家门前扎缚灯棚,赛悬灯火,把这街面上照耀的如同白日一般。街头的小商贩们正卖力的吆喝着:只见这边卖柿子的高声唱道:“高桩儿的嘞,柿子嘞,不涩的嘞,涩的还有换嘞!”那边卖梨的不甘示弱:“白梨冻儿嘞,嘎嘣脆的嘞”,还有那卖耍货的、卖泥人的、卖杂货的、卖面具的..... 林林总总,好不热闹。

曾凡等人刚买了几个脸谱,正巧那社火队伍正经过这条街上,各个脸带面具,有上竿的、跃弄的、跳索的、杂耍的、合笙的、学像生的、装鬼的乌压压一大帮,还有那不打不少的男童、女童围着他们唱着,跳着。四个人便也带着脸谱混在社火队里,随着他们一路玩耍。

玩着玩着便玩到赛江南酒楼前,楼上楼下火照火,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有那雪花灯、梅花灯、荷花灯,青狮灯、白象灯,羊儿灯、兔儿灯,檐下精神。鹰儿灯、凤儿灯、仙鹤灯、白鹿灯,金鱼灯、长鲸灯、鳌山灯......屋里屋外人生鼎沸,大门口围满了猜灯谜的人。

门口伙计识得曾凡,笑着说道:“曾少爷好。”曾凡从怀里掏出十个铜子赏了,伙计忙道了声谢,那田松见是猜灯谜,对着曾凡道:“凡哥儿,试试。”

曾凡也想玩玩,回头对田松说道:“那就试试?”

“试试,试试。”说完,田松挤身向前。

曾凡扭头对那伙计说道:“怎么个玩法?”

伙计从前头挤到曾凡跟前,低头说道:“曾少爷,请看,咱们家这花灯分四层,第一层每个花灯一个灯谜,猜对,你就取走,第二层花灯为三联花灯,需要连续猜中三个灯谜,花灯取走,另外本店赠送一百文的席面;第三层五联花灯,连续猜中五个灯谜,花灯取走,另外本店赠送二百文的席面;第四层五联花灯连续猜中十个灯谜,花灯取走,另外本店赠送五百文的席面,二楼雅间一间。”

曾凡指着一层的雪花、梅花、荷花灯道:“那就先来个三联花灯吧!”那伙计赶忙将花灯取下,雪花灯上写道:“头戴节节帽,身穿节节衣,年年二三月,出土赴宴席。打一花草树木。”曾凡毫不犹豫提笔写道:“竹子。”

又翻开梅花灯:“百去其二。打一字”。曾凡想了片刻,又写道:“杂。”宋人本爱关扑,见一八九岁的小童已解了两联,只剩那最后一联,围观的人更多了,田松更在一边鼓噪着。

又翻开荷花灯:“春节三日守桥头。打一字”曾凡拆了半天字,又写道:“休。”那伙计笑着拿出一只木牌,上写:百文,三日有效。递与曾凡:“曾少爷高才,全部答对。”周围人传来一片叫喝彩声,田松挥舞着小拳头,尤为卖力。

又见一旁围观的人有人懊恼,有人还是一脸茫然,其中一懊恼的书生道:“春去了三日就是人,三日去守乔了,那人不就跟木在一起了吗?我原本猜了人字,不想旁边还有个木,哎!要不这百文席面就时我的了!”

这时,旁边走来一群位翩翩佳公子,也挤了进来,“左宜兄,行至此处,腹中不免有些饥饿,不如也解这一番灯谜,好去这赛江南中一果食腹,如何?”

一旁簇拥着的学子也帮腔道:“苏兄高才,这小小灯谜岂能难倒苏兄……”

那公子自是一番谦让,便欲挑那五联灯,不巧旁边曾凡又解出了旁边的走兽的一路五联灯,四周一片欢呼、叫好声,引得二楼的食客纷纷往下观望。

那公子心中一番计较,方才这孩童方解出五联,自己若再解那五联灯,岂不是让人笑话,吾在这府学之中也是有数的人物,断不可在此失了面皮。手指又略抬高了些,便指向了那十联人物灯。

曾凡本不想解那十联灯,禁不住田松的鼓动,李浪更是在一边帮腔,见这一帮书生要解,这十联灯也只有这一组,便正好找个台阶下了。

这时,那赛江南掌柜吴江不知何时来到门外,冲着台下一躬,道:“二位公子都可解这十联灯,只需分别书写,待二位写完同时揭开即可。以一炷香为限。”

曾凡此时朝着吴江瞪了一眼,好好的猜个灯谜,怎么变成了比试了。吴江只微笑着,装做不知。周围的人也是不嫌热闹大的人,纷纷鼓噪,那公子自持才高,更是无有不愿,只是对着个小孩子不免有些胜之不武之嫌,曾凡只得应下。

吴江命伙计取下了那一串十联人物灯,将那灯联各自抄录两份,分别交与二人,又命人从酒楼内搬来两套桌椅,吴江也不顾曾凡连连投过来的白眼,待摆好香案,宣布开始。

曾凡便于那公子二人,各自开解起来。宋人好热闹,路人不知这酒楼门口坐着二人做些什么,便开始驻足观看,待打听清楚,更是离不开腿,不多时,赛江南门外竟然被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的水泄不通,更有那好事者,三三两两的就着这二人谁输谁赢,关起扑来。

初时二人答的极快,三联之后,速度便慢了下来,那公子后来脸上已有些红晕,直到一炷香烧完,二人还时没有交出答案。

吴江冲着下面抱拳道:“二位公子可解完了?”

那公子稍显局促,道:“才疏学浅,并未解出。”曾凡也摇了摇头。

那围观的众人一阵叹息,那公子脸上更红了。

吴江笑着,说道:“无妨,本店这花灯已经挂出去三日了,还未有人解出过,公子不需鄙陋,只需解出前五联,便有本店二百文席面送上。”

那公子脸色回复了些,便将桌上答案交与吴江,待将两人答案收齐,一愣,马上又恢复了笑容。马上宣布:“苏公子十联对了八联,前五联,全对,送二百文席面一桌。”引的周围一片欢呼声。同来的学子也是一番称颂。

“曾公子十联对了五联,前五联对了四联。”周围有些叫好声,还有些稀稀落落的埋怨声,估计还有人关扑了曾凡,自古以来,多大的冷门还是有人买啊。

宋公子自是得意,转过身来,走到曾凡近前,低下身子,对着曾凡说道:“你时哪家的孩童?倒是早慧。”

曾凡行了一礼,道:“回宋公子,学弟乃是曾家米铺,曾员外之子。”

“哦?适才本就面熟,不想是曾员外家的公子。你父亲经常出入我家府中,也算有些交情,在哪家读书?”

“已经在县学内蒙学读了三年了。”

“现在在读什么书?”

“已经在读论语了。”

虽说在宋朝,算不得快,但也已经是同龄孩童中的靠前的了,宋公子自是夸赞一番,又说道:“改日,你父亲再到我家,让他带上你,我们也好亲近,亲近。”曾凡点头答应。

吴江待宋公子说完,命伙计取了木牌递给苏公子,苏公子面带得色,冲着吴江抱拳道:“拿就谢吴掌柜了,有劳吴掌柜安排间雅间。”

“公子高才,谢小老儿作甚,公子放心,二百文自可冲抵。”说完便让伙计将徐公子一行人带着二楼雅间去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