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惊悚正文

我在宋朝当大佬在线阅读第9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8:19:06
我在宋朝当大佬
我在宋朝当大佬
作者:半窗花树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预收文:《穿越之我靠金毛活命》求收藏。现代的李钰从来没想过宋代也有一个李钰,更想不到他一个连凤凰男都算不上的人,能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古代朝廷上的一部大员,能左右一国百姓的命运。上一秒还在工地搬砖的李钰下一秒就成了一个赶着赴任的知县,附带一个胖媳妇和一个白莲娘,一个萌包子,简直就是人生赢家本家了!基础建设文,男主凭着自己的智慧,帮助老百姓脱贫致富,带来民主的萌芽!小可爱们喜欢的记得收藏哦!预收文案:文清带着大黄穿越啦,穿越到繁华的汴京城,一人一狗苟在破药铺里不敢出门。大黄被饿的天天挠柜台,催促文清

德云瞅着自己的绝技‘叱言心雷’竟然被金绡轻描淡写的破去,一时间暗自心惊。自己倒是还有些破魔的手段,可是都不及‘真元剑芒’和‘叱言心雷’凌厉,拿出来怕是也无济于事。

“看来不拼一把老命怕是不行了!”德云心中暗忖,口中却说道:“娘娘,这打了打了,你的气也出了。就此收手可好?”

金绡闻言一声嗤笑,说道:“做梦!”

瞅着德云有些狼狈的样子,发丝微散,金绡胸中涌起一阵快意,心中转动念头,“据芮锦和琼琰所言,确是这牛鼻子为了救人,使出‘叱言心雷’破那‘五轮血灵咒’,没想到气机牵引之下,失了准头,倒也不是刻意刁难。我再磨他一磨,使他吃些苦头也就罢手,还有些话要问他。”

这边德云可不知道金绡心中的想法,维持‘真元剑芒’本就消耗极大,眼瞅着金绡行有余力,自己可别阴沟里翻船,使祖师蒙羞。“给她来个狠的,打发了这强敌。”心中思定,德云暗中鼓动真元,脚下步伐瞬变。

石定轸眼看两人你来我往,打了眼花缭乱,难分难解。“这两个人都会使邪法,看这样子老道未必是这女子的敌手。爹爹这么许久也未见出现,想是被那妖怪害了。不行,我得逃出去赶紧去找爹爹。”刚刚打定主意,耳边忽听金绡一声叱道:“你敢!”

忽然院中雷光大炙,整个庭院中弧光闪闪!

只见拂尘原本保护半丈的空间,此刻已缩成一尺,罩在德云的头顶。‘真元剑芒’引而不发,不求灭敌,仅仅将黑线斑点的蝴蝶抵住,使其不得靠近。德云唇齿微动,一脸肃穆,脚下禹步腾挪之间,紫袍下银光闪动,透出衣袍化作道道手掌大小的洁白电弧,闪电般射向金绡。电弧一道快似一道,转眼间形成一片雷海,将她淹没其中。

‘轰’的一阵爆响,尘土飞扬,院门在响声中泯灭于无形,三丈之地竟成白土。德云瞅准机会,调动剑芒将残余的黑丝斑点蝴蝶剿灭干净。

石定轸梗着脑袋,想瞧瞧那金绡是死是活,忽然听西屋门响,陈全祖手持宝剑,纵身跃了出来,后面跟着另一道人影,正是赵全泰。

陈全祖讶异的瞅了一眼石定轸,站在德云身后,问道:“师尊,这是何故?弟子刚刚与师弟回到屋中,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幸得一声炸响这才醒转。不知来的敌人是谁?”说话间,赵全泰此刻才跟了上来。

德云头也不回的道:“便是那两只金蝶的正主,凤栖谷的金绡娘。”

不等师徒二人说完话,一声锐利的啸声直透云霄。黑暗的环境原本寂静无声,忽然变得影影绰绰,不知道有什么东西闯入其中。声音嘈杂、如啼似泣。一时间。石定轸只觉一股热血上头、心跳如鼓,五官瞬间渗出血来,浑身说不出的难受,如果不是后背墙壁抵着,早就摔倒在地。

“不好!”德云怪叫一声,冲对面喝道:“娘娘,难道今日真要不死不休吗?”探手一抓,三只寸许高的三角令旗出现在手中。令旗分黑白黄三色,桃木做杆,掐金边走银线,中间绣着古怪的符号。抬手一扬,令旗被德云打入周围三尺之地。

‘咕咚’一声!石定轸头昏眼花,感觉像是有无数只手在他体内抓来揉去,脚下一软,倒在屋檐下蜷成一团。德云蓦然一回头,左手一招,将他摄在身后。

“应元道甲!哈哈---果然---好好好!”烟尘散尽,金绡的身影显现,发髻凌乱,嘴角挂着一缕血迹尚未擦干,衣袖焦糊一片。金绡煞白着脸,冷冷的看着德云,说道:“德畴竟然将‘应元道甲’给了你?交出来饶你不死。”除了狠厉,声音中竟含有丝丝颤音,显得心绪难凝。

德云阴沉着脸色,心中思忖,“眼见好话说尽也是无用,想要道甲那更是无此可能。师兄交给自己防身的东西,岂能给了妖族。”当下也不再客气,嘿声说道:“娘娘有本事尽管来取。德畴师兄的东西,贫道不敢擅自相送。”

“好,好---”金绡口中连连应了几个好字,不再啰嗦。衣袖下伸出两只纤纤玉手漫天一挥,无数金色的光点从虚空中汇集而来。

德云一脸凝重,沉声对身后两个弟子说道:“你二人自己小心,照顾好这孩子。”石定轸趴在地上,努力挣扎想要起身,体内五脏六腑一阵翻江倒海,手脚无力不得动弹,只好侧伏着身子打量四周。

“遵命!”陈全祖、赵全泰答道。

德云看得出,金绡一直控制着出手的威力,对周围房舍并无波及。反而是石定轸身处在当中,受到牵连。此时金绡双手已经被一团金色斑点笼罩,眼底乌黑一片,深不可测。看上去异常妖异。

“再说一遍,交出‘应元道甲’,饶你不死!”金绡一字一顿,使出全身的力气吼道。德云大袖一挥,口中喝道:“要打就打,凭地啰嗦!”

老道也是打出真火,脚下禹步连踩二十八星斗方位,手中掐诀,口中爆喝说道:“乾天坤地,四象归位。天上地下,人道为中。锁!”老道手指虚空连点三下,三道青光分别射入令旗当中。旗面的符号隐隐闪烁,周围空间似水涟漪,三角令旗的旗尖上,分别射出黑白黄三道光束击中德云头顶的尘柄,空间不断扭曲,片刻后汇集成一片三角形的封闭空间,将德云四人裹在其中。

金绡满不在乎的哼了一声,双手向前一挥,无数金色的斑点轻飘飘向德云飞去。离开金绡纤手一尺,光点陡然膨胀,幻化出金翅喙凤蝶的形状,尾羽拖着金色的光带,翩翩起舞,看似美奂绝伦。骤然,金蝶一声凄惨的鸣叫,周围黑暗的阴影里‘嗡嗡’作响,拍打声连城一片,无数黑影冲破阻隔,闯进院中。

‘嗞’德云看得眼角连跳,暗中倒吸一口凉气。无数寸长漆黑的蚱蜢连成一片伏在地上,口器咀嚼中发出‘吱吱’的怪音,听得人一阵头晕目眩。

金绡口中发出一声哀鸣,仿佛杜鹃啼血,让人不由得心中一酸。幽邃的声音淡淡回荡,“蝶怨跫凄为谁鸣?夜下孤灯泪独流。从此不做妆容妇,胭脂洗尽画峥嵘”。

话音落下,飞舞的金蝶、伏地的蚱蜢陡然长鸣,那声音直刺心头,恍若一道利剑。金蝶羽翼扑张,浓郁的金色逐渐转变成墨绿,只余点点金斑,光尾流萤亦绿的渗人。黑色的蚱蜢复眼骤然转红,向外鼓突着,红丝从眼眶向外蔓延,很快覆盖全身,红黑相间。两种幻化的生物同时变异,化作妖蝶、魔蝗。

妖蝶、魔蜢同时振翅,金黑红绿数色交杂,化作潮水一般,直直扑向德云等人所在的位置。涟漪涤荡,屏障光华流转,将当先的妖蝶和魔蝗弹了出去。偏偏在碰撞的瞬间。妖蝶、魔蝗一声凄鸣,听在耳中使人心颤,气血为之一凝。

“不好!”德云一掐道诀跌坐于地,脸色一片煞白,失去血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