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奇幻正文

滴水可知海在线阅读第2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16:09:00
滴水可知海
滴水可知海
作者:大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司南水知没想过自己会穿书,虽然她也看玛丽苏文,也颜控。但是她是一名心理咨询师,穿之前人生大部分时间都在做心理辅导与钻研。现在最大的难题是,如何保守初心。还有不走向既定的结局……知名慈善基金会“萱草”在微博上公布了森林火灾灾情的捐款明细。第一排司南女士捐款轰动全网。大家都在寻找这位#人间大善#。怀疑到哪位明星富豪,第二天本人或者工作室就会发否认公告。之后每隔一段时间,这位女士捐钱跟打卡一样!【她她她!她又捐了?】【天哪,这到底是哪里来的人间小善良!】*市立医院员工食堂,白衣大褂清瘦女医生准备扫码付

小哥丢了一滴精血,身体虚弱,到了宾馆就晕倒了。天黑的时候,葛云暖从玉坠里跑出来,想在四处溜达溜达,在那个狭窄阴暗的水洞里呆了两千多年,早就闷坏了。

谁曾想刚从玉坠出来,就被小哥抓住,盯着葛云暖道:“你最好不要乱跑。”

神啊,这位爷什么时候醒的?“我不跑,你松手。”听到了葛云暖的话,小哥才松了手。然后就又睡过去了。睡着啦?难道这个人这么相信她会言而有信,真的不会乱跑?然而当葛云暖尝打算走出这间屋子的时候,才发现手腕上竟然被他给系了一根丝线,她根本走不出这间屋子。她又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人家休息,只能百无聊赖地一个人打发时间。

然后当吴邪端着饭碗走进来的时候,被那个盘腿坐在炕上的白衣影子吓了一跳,葛云暖惨白着一张脸死死地盯着门口,差点没让他把手里的饭菜给扔了。

葛云暖道:“你不许怕我。”然后得到吴邪的几声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呵呵呵。他放下碗筷,暗地里直敲自己的脑袋,让你笨,竟然忘了屋子里还有这么一个东西,今天晚上岂不是要和鬼同宿?

吴邪把小哥叫起来吃饭。转头却见到葛云暖的鼻子都要贴到那道炒猪肝上面,一边嗅一边喃喃自语:“肉啊!好想吃啊。肉,肉,肉,我已经两千多年没吃过东西了。”

葛云暖闻着白米饭、炒猪肝、小青菜的香味,直流口水,那青菜看着就很水灵,肯定是刚从地里摘的,米饭也蒸的晶莹剔透,一粒一粒的黏在一起,更不用说那道猪肝了。已经两千多年过去了,早就没有人记得给她烧香祭拜,所以她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东西了。

小哥坐起来,神色不变地从葛云暖面前把饭菜端走,一口米饭、一口猪肝、一口青菜地开吃。葛云暖眼巴巴地看着他吃饭,一边吞口水一边问味道怎么样?好吃吗?米饭是不是格外香软?猪肝是不是很滑溜?青菜是不是特别的鲜嫩?然而小哥丝毫没有搭理她的意思,该吃饭吃饭,该夹菜夹菜,完全做到了忽视葛云暖的存在。

站在一旁的吴邪听她说的这些词,简直怀疑自己晚上吃的是不是这些东西。明明都是很普通的农家菜,青菜已经炒的老了,蒸米饭的水放多了,软的过分,也就猪肝还好一点,可是也不是滑溜的。她难道是饿死鬼?

吴邪试探着开口道:“那个,姑娘,你要是想吃的话,我再给你端一份过来?”

“真的吗?”葛云暖忽的转过头去看这个被她吸了一口阳气的小哥,感激道:“我叫葛云暖,葛是葛巾的葛,云是祥云的云,暖是春暖花开的暖。葛氏云暖。”

“哦,我叫吴邪。”说着吴邪就要出门再给她端一份饭来。葛云暖看他要离开,呆呆地问他去哪,他回答说去给她端饭啊。

“你这样端来给她,她是吃不了的。”小哥这时候终于开了金口:“麻烦给我倒杯水来。”

吴邪转身就去给小哥倒水。葛云暖告诉吴邪:“哥哥,你能给我雕一个牌位吗?然后你把饭菜上供在牌位前面,我就可以吃了。”

“啊?”吴邪没有想到只是吃一个饭,还要走这么一个程序。瞬间觉得麻烦,打算放弃。他们明天还要去找那个战国古墓,哪里有时间给一个陌生的女鬼雕什么见鬼的牌位。

葛云暖揪着无邪的衣服下摆,眨着眼睛可怜兮兮道:“哥哥,求你了,你可怜可怜我吧。人家已经两千多年没吃过东西了。”

然并卵,就算葛云暖长得好看,知道她根底的吴邪也不可能对一个女鬼怜香惜玉,而且他对雕刻什么的根本不通。╮(╯▽╰)╭吴邪想既然这个女鬼两千多年没吃东西都没事,这一顿不吃也不会怎样。葛云暖见吴邪准备睡了,知道吃饭的事没有希望,闷闷不乐地躲进了了玉坠里,第二天早饭也没见她出来。

第二天三叔几人吃了早饭,穿过森林到达古墓的地址的时候,却发现很可能已经有人进去了,于是连忙开始打盗洞。当吴邪他们几个进入了古墓的时候,躲在玉佩里的葛云暖突然感觉到同类的气息,从玉佩里爬了出来,刚出来就发现周围黑漆漆一片,她刚刚从那个不见天日的水洞出来,没想到还没来得及四处游游山玩玩水,就又被他们带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地洞,整日见鬼。葛云暖闷声道:“喂,你们来的是什么地方?”

“啊!”吴邪被葛云暖吓了一跳,他们毕竟是在古墓里,神经一直是绷紧的。本来他们几个大老爷们走在地道里,突然出现一个本来不存在的女人的声音,不下一跳才怪。“姐姐,你做什么出来,没把人吓死。”

葛云暖瞪着吴邪不说话,她好不容易重获自由,还不能出来了?我这点动静就把你吓死了,之后还有更可怕的呢。

吴邪被她看的后背发凉,深吸口气方回答她的问题,“我们在一个战国时期的古墓里。”

“啊,古墓,战国时期的古墓。”葛云暖点点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所谓墓穴就是人死后的宅院,你们这样是不是在擅闯别人的阴宅?不问自取是为盗也,你们要偷东西?”

“我们不是盗墓贼,我们这次下墓是为了保护文物。”吴邪反驳道,他可不想顶着一个盗墓贼的名头被这个女鬼鄙视。

葛云暖对着吴邪眨眨眼,问道“那你们跟主人递过拜帖吗?”

吴邪摇摇头,葛云暖潜在的意思,吴邪也明白——没有递过拜帖就是擅闯。吴邪不想跟一个女鬼解释什么是保护文物,她一个古时候的女鬼哪里知道保护文物一说。这个女鬼连着吓了他两次了,他不想跟她多说话。“反正我们不是盗墓贼,再说了就算我们是盗墓贼,你一个女鬼能拿我们怎么样?”

葛云暖怎么说也是一个千年老鬼了,吴邪这两句话也引不起她心情起伏。“我不能拿你们怎么样啊,反正这个墓主人我也不认识。不过我在这里感觉到了同类的气息,我虽然不知道战国是什么时候,不过年代应该很久了,恐怕这里面的僵尸会很厉害哦。”

“已经到了这里,哪里还有走回头路的道理。”三叔插嘴道:“你这个千年粽子我们都碰到过了,还怕再来一个?”

“那是我善良,我是好鬼。”葛云暖哼哼,有人陪她说话她就高兴,“万一这里面是恶鬼怎么办?”

三叔没说话,潘子答道:“如果是恶鬼,能杀就杀,不能杀就跑呗。下斗就是这样,如果怕危险就不下斗了。”

葛云暖还想问一句万一跑不掉呢?可是想想这句话不怎么吉利,未免讨人嫌还是不要说了。而且还有那个好厉害的闷油瓶小哥,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再不济不是还有她呢嘛,怎么说也是同类,辈分还比她小,保住这群人不成问题。至于递拜帖什么的,傻子才递,哪儿有小偷去主人家偷东西还提前交代名字的。而且盗墓不是一般的偷东西,万一主人的鬼魂跑你家里催你还东西怎么办?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到了机关石门。吴三叔和潘子找到了藏在石门两旁守护石兽嘴里里的开关,打开了石门。葛云暖对于潘子说的那句“以前的人可没我们聪明”很不以为然,她也是古人,潘子那句话也把她鄙视进去了,而且这个机关分明做的非常简单,有什么好显摆的。(ˉ▽ ̄~)切~~

过了机关石门,除了过道对面的砖墙,再没有别的路可走,石门已经关闭,他们只能破墙而入。不过小哥说那墙是防盗夹层墙,里面灌有矾酸,只能把砖头往外拿,不能砸或者往里推。否则会怎样?三叔说否则矾酸就会在破墙的强大冲力下瞬间喷洒到他们身上,烧掉他们的皮。

这防盗夹层墙和炼丹用的矾酸都不是一般权贵人家能用到的东西,看他们刚才过得那道石门就可以看出这墓室的规模并不小的样子,众人暗地猜测他们盗的到底是什么人的墓啊?战国时期战火不断,七雄争霸,各路英雄豪杰、能人异士层出不穷,到底是哪一路的权贵倒霉被人闯了阴宅呢?

至于要过这道门,还是要靠小哥。只见小哥伸出他那两个特殊的手指顺着砖缝游走,突然在一块砖头上停下来猛然发力,手指戳进那块砌砖头的缝隙,不可思议地从这堵砌的瓷实的墙上把那块砖头抽了出来。然后他们用管子把砖头后面的矾酸引出来。

“那个管子是什么东西做的?为什么不怕腐蚀?”葛云暖奇怪道,甚至还好奇地用手指去碰了碰导流到地沟的硼矾酸,比水要粘稠一点,没什么特殊感觉。

听到他们砸墙的声音,她又问在一边打手电的吴邪,“他们砸墙用的是什么?不像是青铜做的。”

“是锤子和钢钎,是合金钢的材质。”

“合金钢?那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还会自己发光的?耳朵上带的又是什么?竟然能和地面上的人通话?”

“我拒绝回答。”吴邪无奈道。他有一种如果回答了她,他好蠢的感觉。

“难道很机密吗?也是,毕竟那么神奇。”

这次吴邪一个字都不想说了,倒是前面的三叔闲闲地回了一句,“不是机密,而是你问的问题听着很蠢。”

很明显三叔都听不下去了,葛云暖听了便不再问这些常识性的问题,反而问起了历史。三叔才不想回答这些问题,只能是无邪一路解答她的疑问,潘子偶尔也会插上两句嘴。葛云暖也才知道了她生活的朝代被人们称之为西周,而他们来的地方则是东周战国时期的古墓。和夏商灭亡差不多,西周的灭亡也是因为一个女人。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为搏美人褒姒一笑,致使犬戎攻打镐(浩)京的时候,各路诸侯根本不相信敌军来袭,后来犬戎就这样轻松地攻破了镐京。葛云暖没想到曾经繁华昌盛的镐京竟然是因为这样一个可笑又可悲的理由成了废墟。

“西周灭亡之后呢?有西周了,难道还有一个东周吗?”

“对,周幽王自作孽不可活,众诸侯便拥立原来的废太子宜臼为王,他就是周平王。既然镐京成了一片废墟,周平王便把国都东迁至洛邑,所以称为东周。然后便开启了诸侯争霸的春秋战国时代。”

“诸侯争霸?听上去战争不停的样子呢。诸侯争霸如何?”

“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发生了很多故事,有香艳的、有励志的、有纵横捭阖的……”

“我要听香艳的。”吴邪话没说完,云暖便插话道。

“啊?”吴邪不解的看着葛云暖,潘子听了倒是笑了起来,这竟然是一个爱听香艳故事的女鬼。

吴邪啧了一声,“你一个女鬼和我们一群大老爷们一起,听什么香艳故事?”葛云暖不知道有一个叫蒲松龄的人写了很多关于女鬼的香艳故事,比如倩女幽魂。

不知不觉他们聊到了历史上的四大美人,葛云暖问:“吕布因为一个美人就杀了自己的义父后来又怎么样了?”吴邪回答:“能怎么样啊,人家厉害,手持方天画戟骑着赤兔马投奔了袁绍,要知道吕布可是三国第一猛将。”

她又想问杨玉环的事。吴邪也被问烦了,虽然盗墓有人说说话不那么害怕,可是总说些历史上的桃色艳闻,话题和现在黑漆漆、阴森森的环境不大相符,所以吴邪问她:“你怎么那么多的问题?”

葛云暖无辜道:“我两千多年没和人说话了,有点无聊嘛。”吴邪懒得搭理她了,说了半天他都口渴了。

自破解了藏有矾酸的防盗夹层砖墙后,他们才真正的进入了墓室。和话痨葛云暖说话的时间他们已经进到里面了。一进到墓室就看到正中间有一个方鼎,方鼎的后面正对着他们的是一个石棺。葛云暖能感觉到那里面就是她感觉到的那个同类。这只是一个守门的护卫啊,就已经这么厉害了,这阴宅的主人到底是哪一方权贵?

葛云暖歪着头看着那个方鼎下面的祭台,上面雕刻的文字她认不出来,毕竟西周和战国时期的文字还是有差别的。而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统一了六国文字,然后焚书坑儒,很多文学典籍都遗失了,现代研究秦朝以前的历史有很多困难。

此时吴邪三叔等人四散走开打量着整个墓室。他们也很快把目光放到了这个祭台上的方鼎里。葛云暖不想看那些祭品,偏着脑袋走开。而潘子看到里面陪葬的好东西,竟然要爬进去。这里面的东西根本算不上多好,他是有多贪财啊。三叔让潘子赶紧下来,这是放祭品的难不成他也想做祭品?潘子却不以为意,以为三叔在吓他。葛云暖看不下去了,阻止道:“赶紧出来,你三爷可不是吓唬你。有我这个女鬼在你跟前,你还心这么大。拿了那些祭品,小心石棺里的人生气。”

而小哥显然也感觉到了什么,也对潘子警告道:“她说的没错,不要乱动。”说完双眼紧紧地盯着那个石棺,嘴里发出“咯咯咯”的声音,从来没有表情的脸也变得惨白。潘子听了葛云暖的话,又看到小哥这番举动,之前还一派轻松的几人显然想到了之前葛云暖说的她在这里感受到了同类的气息,那石棺里恐怕就是她说的那个千年粽子了。潘子赶紧小心翼翼地放下手里拿的东西,从那个方鼎里跳出来,注视着小哥的举动不敢乱动。

然后那个石棺在几人的注目下,不负众望地剧烈晃动起来,而且冒出一阵阵不祥的黑气。想到里面可能有一个千年粽子,众人就不寒而栗。在看到小哥重重地朝那个石棺跪下后,也都有样学样地低头跪下来。葛云暖没有跪下,她是一个千年老鬼,又不是人,怕一个僵尸做什么?

小哥在跪下后嘴里连连发出吴邪他们听不懂的声音,如此大概过了小一刻钟的样子,那个石棺才终于停止晃动。小哥又磕了一个头后,方才起来对众人道:“天黑之前必须离开这里,不要碰这里任何东西,也千万不要碰那个棺材,轻轻地过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