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惊悚正文

魂环人面桃花相映红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8 14:29:24
魂环
魂环
作者:杨长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举头三尺无神明,公道只在刀中

于昊要去的正是那长安城南郊的桃林。

诗云:”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可是明人却不是如此,他们的眼里似永远都有着太阳,即使十殿阎罗来了都断不了其魂,就连来到长安的他域之人,似乎会被这气节同化,这使得圣城虽然下着小雨,却依旧热闹。

而于昊不会关心长安是否喧嚣依旧,他脑子里只有那桃林。每年都和赵笠去采桃花的于昊,自然知道清明时节,正是桃花灿烂之时,桃花经过这清明细雨,也正是达到了取材的巅峰。所以树上开的花,落在在于昊的眼里不是粉色,是金色,是钱。

南郊的桃林,自然是没有落花城那般,花飘河面十里仍可见的数量,可也占了好几座山。江南烟雨配桃花,如此美景,或许只有文人雅士欣赏,但这长安城中大多数都是那追名逐利之人,所以这南郊桃林相比于长安城的车水马龙,真的可以说是人迹罕至了。

可是这次这桃林却是等来一个逐利之人,这就是于昊。少年被斗笠遮掩住的小眼睛,带着火热看着桃花,仿佛是看到了一坛坛酒,一枚枚金币。

少年穿梭在这桃林这间,如灵猿般,时而上树,时而在地上行走,但和猿猴不同,猿猴过树最多也就少两三个果子,而这头顶斗笠的黑衣少年,路过一棵桃树后,花团锦簇就只剩下星星点点几分殷红。

桃林中一座小木屋内一紫衫轻衫少女,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左手带一羊脂白玉手镯,右手正捧着一卷医书,口中喃喃自语:“桃花,味甘....”。

读完此段少女将手中书扣在桌上,走出木屋,来到一棵桃树旁,拇指与食指轻捏一朵桃花放入朱唇之中,开始慢嚼起来。

“呸呸呸,这医书莫是骗我不成,这味甘从何处得来?”这才没嚼两口,少女就伸出小巧的舌尖,将桃花残渣吐了出来,脸上布满黑线。

紫衫少女正在抱怨之时,似觉桃林中有动静,心生疑惑:就算桃花繁茂,有人来赏花,可这清明雨天也不会来此,会是谁。想着便寻声而去。

“在哪桃花,盛开的地方,有我可爱的故乡,桃树倒映在碧绿的水面....“一黑衣少年正站在一棵桃树粗干上,用镰刀将伸手够不到的桃枝割断,让桃枝落在下面放好的背篓中,嘴里还唱着这记忆里的歌曲《在哪桃花盛开的地方》。

“你在干嘛?”一声娇喝,吓得这黑衣少年险些从树上摔了下来,斗笠也歪了,若不是里面扎了个道士发髻,说不定斗笠会直接掉下来。

这个狼狈少年自然就是于昊,他在树干上四处张望,眉头皱的很紧。只见从桃林深处款步走来一紫衫少女,正用她那明亮的双眼仰头瞪着树上的于昊。

于昊一见是一女子,将镰刀往地上一丢,手扶斗笠从树上跳下来,或许是因为常年站桩的缘故下盘功夫好,落到地上竟稳稳当当。

于昊怒视着紫衫少女,道:“你有病呀,大白天出来吓人。”

这紫衫少女也是个火爆脾气,道:“你才有病,这桃花如此动人,你不留来欣赏,败坏于它,扫他人雅致,真是病的无药可救。”

于昊这时细瞧了少女装模,瞥见其手上的羊脂白玉镯,心想别不是个大家子弟。

虽说自己背后有张府,但也不可能总给别人添麻烦,更何况于昊不知道这张芸的态度,一旦张芸不帮他,那他也许就是万劫不复。

于昊想到这嘴底下一软:“姑娘是小子唐突,但是并非姑娘所见这般,这桃花我取之有妙用。”

紫衫少女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闻于昊此言气消的同时提起了一丝兴趣:“你这桃花是用来入药,还是用来做糕点。”

于昊答:“皆不是。”

紫衫女子更加疑惑问道:“桃花除了这些难道还有其他作用吗?”

于昊听到这话,不知道是看这有些婴儿肥的女子,扎着马尾,明眸皓齿,甚是好看,还是见少女好说话,故意报复,竟然就起了调戏的心思。

于昊轻咧嘴角,笑道:“当然是有用的,比如姑娘你不就被我勾引出来了吗?”

“你这登徒子,竟敢轻薄与我“这紫衫姑娘面带羞红有些愠怒,但是与这桃花林中桃花映衬,展现出来的美貌,真的让于昊在这清明似断了魂般。

“登徒子,你和我说正经的,那桃花到底何用?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我我.....我就哭给你看。”这紫衫少女心底很是好奇,可是又气的不行,还不知道怎么办,说着这眼泪似乎就要夺眶而出。

于昊哪里见过这架势连忙道:“姑娘你别哭呀,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这紫衫少女闻言,就拿那红红的大眼睛看着于昊,瘪这个小嘴巴,也不说话。于昊见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心底很是不忍,说道:“那个桃花呢,我是用来酿酒的。”

紫衫少女闻言,更是委屈,声说道:“你骗人,桃花那么苦,酿酒岂能喝的,你不愿意说就算了,休要哄骗我。”

于昊凌乱了,问道:“谁告诉你桃花不能酿酒的。”

少女撅着个嘴巴,没有底气的小声道:“我我我猜的。有本医书告诉我桃花味甘,结果我尝了一下,苦死了,我就觉得不可以酿酒。”

于昊一听这话有些想发笑,他用从老道学的哪一点浅薄的药理皮毛对她说:“这桃花晒干入药当然是甜的,可是你这生吃如何不苦呀。”

少女眼底泪水慢慢收回,道:“哦,原来是这样,那这桃花酿得的酒好喝吗?”

于昊见眼前这位小祖宗可算消停了,心底也暗松一口气,道:“自然是好喝,只不过现在还没有酿好,等到时候好了给你尝尝。”

“嗯好?”少女乖巧的点了点头。

于昊随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在这里?”

女孩发现眼前的于昊正在盯着他看,这脸有些泛红,把头扭到一边,急促说着:“乔甜甜,这桃林是我家的,为何不能在这里。你呢你叫啥”

“于昊。你说这林子是你家的,这桃林有主人?”于昊一挑眉,有些惊讶。

紫衫少女转过头来,插着腰,理所当然的说:“不然呢?这些桃林从圣王登基以来,就是我爹爹在这里打理,每一棵树都是我爹爹种的。”

突然紫衫少女想起什么,让于昊着背好竹篓,拿起镰刀,拉着他往桃林深处去。

“你干嘛呀?”于昊一脸不解。

紫衫少女回答:“到了你就知道了。”

只是于昊被少女拉在身后,根本瞧不见少女玩味的笑。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刚才还哭戚戚的少女,正在给他挖坑跳,关键是他还跳进去了。

来到一座木屋前,乔甜甜对着屋内大声喊道:“爹爹,我抓到一个偷摘桃花的贼。”

于昊大骇,脸色巨变,心想你这妮子,生的好看,怎的如此阴险,连忙挣脱手准备逃走,就算斗笠掉在地上都不捡。

“是谁?敢来这桃林,摘我桃花。”只见一中年男子,推门而出,这男子正是乔甜甜的父亲,乔风。

其身穿淡蓝云纹长衫,头戴一似与乔甜甜戴在手上的镯子出自同块玉料的羊脂白玉冠,玉冠上浮雕二字经阁。

于昊这才转身要走,就看到乔风出现那他眼前,也不知乔风如何做到这瞬间而至于昊身后,但是于昊看到那玉冠时心里就暗叫一声糟糕。

现在于昊的心里真的是已经将,包括乔风在内的紫衫少女十八辈祖宗骂了个干净,但是却不敢瞪乔甜甜,甚至那额头浮现的不知是细雨还是冷汗的水渍都不敢擦,他心知今天这个是要是处理的不好,估计张芸都难保他。

“小子是你?”乔风盯着僵原地的黑衣少年冷声开口。

听见乔风的问话,于昊硬着头皮开口:“乔大人,小子初到长安城,并不知道这是您的桃林,摘了您的桃花,请大人看在香茗楼主张夫人的份上,饶小子一会。”

乔风闻言哈哈大笑道:“哈哈哈,能知道香茗楼主是张府之人,想来确实和张芸有些关系,但是就算是她来了,也只能在这喝茶,却不敢折我半点桃花,更何况是你这一背篓。”

这笑听得于昊头皮有些发麻,这话更是让于昊心惊胆颤。

正当于昊就要跪下时磕头求饶时,乔甜甜笑着说:“哈哈哈,爹爹,你就别吓唬他了,平日里见那些长安的药铺来采花,也没见你这般。”

这乔风听到乔甜甜这话,左眉一挑,一脸肃杀的神色立马古怪起来:“你这丫头,为父这不配合你吗?就知道拆我台,没看到这小子都快吓尿了吗?没意思,没意思。”

于昊现在心里真的是一阵无语呀,心想这父女两看着都是一表人才,咋都是极品呢?真是人不可貌相。同时也是摸了摸发凉的后背,松了一口气。

乔风看看于昊,又哈哈哈大笑起来,道:“小子你刚才调戏我女儿的时候可不是这个胆子呀!”

于昊只能尴尬的笑一笑:“呵呵呵,乔大人,我真不知他是您的女儿。”

乔风见于昊还是如此紧张:“行了,于小子,你们发生的事刚才我都知道。少年吗?都喜欢漂亮小姑娘,谁叫我女儿生得漂亮”

乔甜甜一听这话,开口道:“爹爹原来你都知道,他刚刚那么欺负我,你都不出来帮我教训一下他。”

乔风脸色有些不自然,看着他的宝贝女儿道:“哎呀闺女呀,你也知道通灵者平时不会随便开神念的。我是见你出去许久未回,才去感应一番知晓那一幕嘛!结果我正要过去的时候呢,就看见你带这小子过来了。”

说到此乔风还表现的很义愤填膺的继续说道:“可是他欺负我女儿我不能不管呀,所以我刚才就吓唬了他嘛,你看多有意思。”

“哼,坏爹爹”乔甜甜撮起他的下巴,撅着嘴很是不满。

乔风摸着少女的头道:“好了宝贝闺女,等会带你去买糖葫芦好不好。”

乔甜甜一听瞬间眉开眼笑,连声称好。

于昊站在那,看着这父女,仿佛豁出去啦,鼓足勇气开口道:“大人,小子正在开店,做得小本买卖,大人仁德,小子离去可否,生意打紧。”

乔风依旧摸着甜甜的头,慈爱的看着少女,口中的话却是对于昊说的:“既是赵笠的弟子,何不进来喝杯茶再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