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大明春色在线阅读第10章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8 14:02:36
大明春色
大明春色
作者:西风紧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明初年风云激荡,注定要身败名裂、被活活烧死的王,必须走上叛天之路。恩怨爱恨,功过成败,一切将会如何重演?

时零(2)

永夜,那个在玩家心中很虚无却又是不能否认的神一样的玩家。站在城头,白衣长袍,黑发飘扬。

也许看上去,是柔弱、或是狡诈。

但没有人能够否认,他很厉害。

静了,游戏中的背景音乐的曲调被拉得冗长,世界频道却并没有多余的信息,君尘未老的话,一直出现在上面,没有丝毫移动。

没有人会愿意招惹红豆南国生,甚至永夜。

官方谈论曾说过,以前有人被永夜轮白过,当时的110级,只需要七分钟。

这短短七秒,成为了所有人心中的顾忌。

就在此时,城头上的永夜,似乎动了。

一道金光之后,永夜的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把长刀。

精致的刀身上,纂刻着一条金色的长龙。

金龙的眼珠,是用逆天魔龙神的内丹镶嵌,虽是黑色,却并不黯淡它浓郁的眼神!

魔龙神作为锁龙塔通关魔兽,它的实力,是绝对不会让玩家们失望的。

永夜,竟然将八十层的锁龙塔,全全通关。

“世界”永夜:全服的第二把神器,就作为彩头好了。

只见永夜抬起右手转身,将手中的龙神剑,重重插入地面,泛起一道裂痕,细密的裂痕,直至竞技场中心。

“世界”永夜:要比,我便奉陪到底。

不屑、荣耀。

这便是苏蔚晚眼中,永夜凝聚一身的正气。

若是这个男人身在古代,一定会是一个威武不屈的大将军之才!

横扫千军如卷席,就算战死沙场,也不会说一句后悔。

永夜。

苏蔚晚在心中默念着这两个字。

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你。

原本一月洞天势在必得的比试,已经没有办法预料结果了。

善后的工作,苏蔚晚全权交给了南国生的众位大神,而自己,却在纠结着与自己共同作战的队友。

此时多么希望那个人是舟遥遥以轻扬,相互了解对方的技能攻击方式,已经提高了胜利率。

但他又偏偏高过了130级。

随便选人变局又太多,一个不好,自己还可能会选到对方的间谍,专坑自己。

“好友”舟遥遥以轻扬:硬碰硬的情况下,战士与剑客的配合是很不错的。

舟遥遥以轻扬将信息发了过去,这边却忙着翻找自己多年不用的小号密码。

苏蔚晚好强的性格自己也是知道的,如果自己明说着用小号帮她,她是一定不会接受的。

本来这次比赛的任务分配,口碑不错的永夜负责出风头;会说话的君尘未老负责打理突发事务;而自己,则是隐匿一旁,不引起别人的注意,负责用小号与繁花向晚并肩战斗。

一切简单的计划,便将一月洞天的帮主逆光拉入了圈套中。

原本这都只是繁花向晚一个人的事情,但舟遥遥以轻扬却总想着要帮那个甚至连性别都还不清楚的人。

没有任何原因理由。

此时的苏蔚晚正看着场外的人山人海,密密麻麻的人已经挤满了苏蔚晚本就不太实用的视线,就连连名字都看不清,还看什么资料?随手点了一个,居然是个20级的医生。。。。。。

来看戏的小白,是组队来的啊?

再是一眼带过,本是失望的,但记忆中,似乎有何已经触动到自己的东西。

回过神去,竞技场的外围的NPC身边,站着一个琴师。

素白色的长袍,腰间挂着一枚碧青色的玉牌。墨色的眸子,像是能包罗万物,而原本黑色的长发却已经在根部处泛出点点银丝。

在其他人眼里,那也许只是一个风烛残年,柔弱不堪不必放在眼里的琴师。

但苏蔚晚看,像极了神雕中去寻小龙女的杨过,但却没有丝毫的戾气,倒是一身沧桑,就像经历重重落花流水一般。

头上的ID,黑色的宋体字,写着——时零。

那个从剑桥大学毕业的风风光光的昂热,拥有着控制时间的强大言灵的嚣张校长,是苏蔚晚高中时期,最崇拜的人物。

那时的记忆如涓涓细流而来,苏蔚晚有预感,那个人,很亲切,很亲切。

苏蔚晚点开时零的人物信息,129级,琴师必备的智慧,已经加到了巅峰。

“陌生人”繁花向晚:那个,有空吗?

“陌生人”时零:?

“陌生人”繁花向晚:嗯。。。我有个PK,需要一个帮手,有空的话,交个朋友,和我一起作战吧。

似乎过了好久,那个人都没有回复自己。

苏蔚晚觉得可能是人家不愿意,正有着另寻他人的冲动。时零的图标,似乎闪动了一下。

“陌生人”时零:好。

“陌生人”繁花向晚:谢谢啦,我们先加好友,然后我把我的技能和被动效果都截图发给你。

“陌生人”时零:好。

组了团,这个叫时零的琴师,一直自动跟随这苏蔚晚的女战士,直至竞技场中心。

一路上沉默无语,再次翻开好友栏才看见舟遥遥以轻扬发来的尽量找剑客的信息。

“好友”繁花向晚:刚刚没看见,在说我们这个服的剑客又不多,哪里找来个适合的!?

“好友”繁花向晚:安啦。我找了一个琴师,看样子很稳重,就是话不太多。

剑客榜前三名被某三只大神牢牢占据,哪个还会想当出头鸟?

苏蔚晚撇撇嘴,继续看着身边的小琴师。

衣着形象和永夜有着五分相似,却又没有永夜那种柔弱到令人一点也看不透的气质,倒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仙人。

该夸游戏的美工大神呢?还是该夸时零君的审美呢?

正是苏蔚晚纠结的时候,时零的图标便闪动起来。

“好友”时零:你把灼烧的被动带在“绯”里面,会有狂热效果,我也可以用玄系的火系技能配合。

“好友”繁花向晚:啊?

小晚同学好像一直都没有搞清楚状况!

“好友”时零:我说的是技能。

“好友”繁花向晚:哦哦,知道了。

连忙依照这时零说的改了技能。那灼烧是打副本送的被动卷轴,苏蔚晚一直把它呆在技能栏里面,还是今天才知道拿东西可以镶嵌在技能里面,居然还会有新的被动技能出现!

想到自己,难道不是一直不愿意在一众玩家面前显摆吗?

苏蔚晚释然,大笑。

高手就是深藏不漏啊!哈哈。

。。。。。。

(栀枯:小晚你堕落了!)

苏蔚晚在剩下不多的时间里,与时零交流着技能。曾经的苏蔚晚的女战士属于豪放派,冲上去根本就没有考虑什么后果。但这次,在于时零的共同研究下,有了一套很不错的方案。

倒是苏蔚晚只顾着与时零交流,一直忽视了,不远处的一个一身黑衣的剑客。

毫无疑问,这就是舟遥遥以轻扬的小号,名叫晚风来。

风一去就不回来了,就连舟遥遥以轻扬自己都不明白,那个晚字的意思,是黄昏破晓,还是迟。

莫名其妙的内心难耐,让舟遥遥以轻扬一怒下关闭了小号。正准备关闭电脑,却总觉得不适合。

一次次的告诉自己,那个叫繁花向晚人,身处虚拟的世界。

但自己却又一次次的想她,宁愿一天都趴在电脑前,看着她能附带感情色彩的文字。

舟遥遥以轻扬苦笑,但又不得不否认。

也许,这就是倾心,那个莫名其妙的东西。

PK的时间已经到了,双方六人按时站在场地两旁,比赛正常开始。

比赛的裁判众人推举了影阁的阁主,夜。

永夜与逆光,则是各立自方城头,静观其变。

利利、慧慧、晓晓、秋秋,分别是法师、舞者、医生、医生。照目前的情况看,对苏蔚晚来说,最好的事情莫过于对方没有神出鬼没的刺客。

班花家族的那四个人的等级大多都是登陆的时间长累积的经验,或是直接大量的食用经验丹。虽然攻击力达不到那个水平,但操作技术也是不容小视的。

苏蔚晚所在的这个服务区,最不缺的就是操作一流的大神。

但在这种情况下,繁花向晚真的放弃了神器“太阳当空照”,而是握着战士的新手重剑,身上的盔甲倒映着发上的深栗色,潇潇洒洒站在竞技场上。

时零则是盘膝坐与繁花向晚身后,碧色玉牌化为一盏长琴,带着幽蓝色的烟火漂浮于自己面前。

当四人像这里冲杀而来,繁花向晚没有动,众人的耳畔,全是琴声。

这是时零冷却时间为72小时也就是三天的大招——天·大雪无痕。

没有多强的法术伤害,倒是将时零的蓝条耗去了五分之三。

对除刺客外的职业人物,正面扛上这招,五秒内处于冰冻状态,冻伤效果以每秒消耗同等于三倍自身等级的蓝,而释放者以及队员攻击速度加速百分之三十。

漫天大雪,将匿迹一切。

苏蔚晚嘴角微微上扬,这么说来,短时间内,全为法系职业的对方,便成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只见界面上的女战士抬起手上的重剑,火光在眼眸中一闪,那柄重剑,便在外围燃起了火焰。起步,不施加任何其他技能的情况下,两秒内的八刀,直接灭掉了班花秋秋。

而在下一刀,又奇迹般的秒掉了班花慧慧。

仿佛能从繁花向晚的眼中,看出那一份无法隐藏的桀骜不驯。

或许此时其他的观众才会注意繁花向晚手中的那柄重剑。的确是战士的新手装备,但它独一无二的地方,在于它已经达到了满星也就是紫色装备的阶层,而在新手剑的附加镶嵌栏中,只有一个只有繁花向晚与时零知道的秘密——绝命卷轴。

有百分之十的几率直接秒杀对方。

苏蔚晚当然不会告诉其他人,这是她在副本中向一个糟老头NPC低价买的。

咳咳。

紧接着,时零的下一个技能——玄·凤求凰准时送达,扣上苏蔚晚灼烧与狂热下的技能。

对于凤凰之火的洗礼,是一切冰系魔法师都无法抵抗的。

在班花利利倒下后,只剩下了班花晓晓一个。

其实当时苏蔚晚正纠结着怎么解决,却发生了一个很逗的事情。

从头到屋一直深沉、清冷的时零,竟然一个箭步冲上去,就那么直接的,残暴的用自己手上那把看样子价值不菲的古琴砸了几下,然后冲苏蔚晚卖着笑。

“世界”时零:我得下了。

“世界”时零:替我向两位帮主问好。

“世界”繁花向晚:好。

好可爱。

苏蔚晚不禁在心中碎碎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