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娱乐之最强导师第7章在线阅读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4/8 22:08:57
娱乐之最强导师
娱乐之最强导师
作者:上一上天榜
来源:飞卢小说网
张艺星“他给华夏的偶像下了一个定义,是我们偶像的导师。”黄垒:不要叫我老师,娱乐圈只有他才有资格称为老师。何宭“他教会了我们,真正《向往的生活》。”冯小钢“他将带领华夏电影走向世界的舞台。”-----迪力热芭“我永远忘不了他帮我彻夜补习时留下的汗水。”赵小刀“我的插刀的功力,都是他插出来的。”吴璇仪“我将在他的调教下,带领女团走上世界的舞台。”程萧“如果早点遇见他,我们华夏的女团早就吊打韩团了!”------这是一个热衷于调教的故事。他一开口,全世界都要安静。(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

“子兮姑娘何必取笑景迤呢?”燕景迤摇头失笑。

“那兮倒真不知殿下来此为何了。”

“听闻子兮姑娘与风三公子颇为相熟。”燕景迤突然又提起了别的。

子兮喝酒的动作微微一顿,抬起眼皮瞥了他一眼,毫不隐瞒地回答:“殿下所言不错,兮与风三公子自幼相识,自是颇有几分交情。”

“那这红楼,想必姑娘亦不陌生。”燕景迤又道。

“红楼?”子兮微微蹙眉,似乎有几分疑惑,“兮与风三公子相熟与这红楼有何干系?”

“呵呵……”燕景迤垂眸一笑,说出的话带有几分叹息与遗憾,“迤本以为姑娘是个豪爽之人,没想到却也是这般遮遮掩掩,虚虚实实。”

“殿下此话何意?”子兮双眼微眯,脸上也表现出几分不虞。

“这红楼名义上虽是容公子在掌管,实则幕后之人却是风三公子。既然子兮姑娘与风三公子自幼相识,又岂会不知?”

“是吗?”子兮垂下眼皮,掩去眼中的惊诧之色,故作不在意道,“兮虽与风翊相熟,却从不过问他的事,这红楼于我而言,更无丝毫吸引力,兮亦从未问过风翊有关红楼之事。”她说完又看一眼燕景迤,“五殿下倒是消息灵通,连红楼的幕后之人是谁都能查到,子兮佩服。”她虽在夸赞,可语气中的讥讽谁都听得出来。

燕景迁见气氛有些不对,有些尴尬地看一眼子兮,他邀请她上来,并不是为了对峙。

燕景迤倒是不甚在意地一笑,“子兮姑娘还真是快人快语。”

“五殿下过奖了。”子兮也笑,“兮常年行走江湖,性子有些急躁,若有言辞不当之处,还望五殿下勿怪。”

燕景迤淡淡一笑。

燕景迁提着的心终于又放回了肚里。

“这么说,五殿下今夜来此是为了风翊?”子兮又问。

“不错。”燕景迤点头。

“兮也是前不久得知风翊来了燕国,并入住沐王府,这才前来寻他,本想着再与他一起游历江湖,兮也好有个伴。只是等兮到了沐王府,却得知他已走了的消息。”子兮不紧不慢地说着,“这又过了这么几日,风翊怕是早已不在燕国了吧,怎么五殿下却来此处等他?”

“难道子兮姑娘与风翊公子并无联络吗?”燕景迁心下狐疑。都说子兮姑娘同风三公子交情匪浅,有怎会不知他的踪迹。

“兮与风翊从不事先联络。”子兮摇摇头,“我二人的相遇自来靠的便是缘分。”

“江湖儿女皆是子兮姑娘与风三公子这般随性自在吗?”燕景迁有些惊讶,两个好友竟无联络方式。

子兮淡淡一笑。

“据七弟的打探,风三公子并未离开颖城。”

“是吗?”子兮撇嘴,“这风翊还在颖城,我来了竟也不知来接我,真是岂有此理!”她看起来十分恼怒,“亏得我还专门来寻他玩!”她自己嘟囔完,拉着云承站起,对燕景迤二人抱了抱拳,“既然风翊仍在颖城,那兮便去寻他了,若两位殿下先行等到他,定要告知与他,我子兮也来了。”说完一阵风刮过,身影已经消失。

“这子兮姑娘的轻功绝顶还真是名不虚传哪!”燕景迁呆愣过后,一声惊叹。

“五哥。”见燕景迤沉默地看着门口,他问出心中的疑问,“难得见子兮姑娘一面,五哥就这么轻易放她走?”

“你能拦得住她?”燕景迤眼神淡淡一瞟,燕景迁讷讷住了嘴。

“五哥为何要告诉她我们来红楼之目的?”他更疑惑这件事。既然皆知风三公子与仔细姑娘的关系,为何又要在她面前提起风翊?

“若不告诉她,我们又如何见得着风翊呢?”燕景迤低声呢喃。

“可告诉她,我们不是更见不着风翊?”燕景迁更加不解。今夜,他们之所以来此,便是得知风翊会来。可五哥把此事告诉子兮,那不是让她去通风报信吗?既然风翊有心避而不见,自然不会再出现。

“相传子兮最讲义气,她定不会告诉我们风翊的消息。可她却会告知风翊有人在等他。”燕景迤解惑,“而我猜风翊定会来。”

“五哥为何如此肯定?”燕景迁有些搞不懂了。

“因为风翊他需要一个人。”燕景迤自信一笑,“需要一个值得他辅佐之人。”

“五哥?”

燕景迤淡应一声,道:“我们便在此等候吧。”

虽然燕景迁还是不太相信风翊会来,可五哥的话天生便让人信上几分。是以,他也按他的吩咐静心等待着。

不知过了多久,直到子时将近,红楼的客人走的只剩寥寥无几之时,燕景迁才感觉到一些异动,来者轻功不错。

“五哥?”他有些不安地看着燕景迤。

“让两位殿下久等,翊心中罪过。”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风三公子既来了,何不现身?”燕景迁提高音量道。

“呵呵。”他的笑极其清爽,似乎为这燥热的夜添了几丝凉气。他声音清脆如玉击,平息了他们因等的过久而烦躁的情绪。

“不知两位殿下等翊可是有事?”清风袭来,一个影影幢幢的白影已立在帘外。

“景迁。”燕景迤放下手中的茶盏,看一眼门口,“请风公子进来。”

“不必!”风翊话音刚落,人已出现在雅间内。他笑意温润,看着他们的眼神却并无什么情绪。少年人手中拿着一把折扇,衣袖被风带起,他便立在那里,犹如仙童。

“风三公子果然好风采!”燕景迤赞叹一声。

“五殿下谬赞!”风翊淡淡一笑,“翊只是一介草莽,如何比得上殿下与生俱来的荣华气度?”

“请!”燕景迤手指他对面的席位,风翊意会,盘腿坐下。又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杯,微微勾了下嘴角,浅啜一口,笑着说:“五殿下这是在害翊啊!”

“风公子此话怎讲?”燕景迤挑眉。

“翊向来浅眠,这夏夜更是不易入睡。”风翊放下手中的茶盏,“五殿下还让翊喝这醒神浓茶,可不就是害翊吗?”

“风公子还真是风趣!”燕景迤低低一笑。

风翊也浅浅笑着。

“风公子逗留颖城多日,不知这颖城风情可还入公子的眼?”

“确实不错!”风翊点点头,“颖城作为燕国都城,一个燕山是其屏障,可阻千军万马。一个颍河是其后盾,可育代代子民。”

“果然不愧是人称冠盖九州的风三公子!”燕景迤好不吝啬地夸赞,“字字句句皆与人不同。”

“翊好生惭愧!”风翊略有些难为情的样子。

“风公子此来想必不仅仅是为了游山玩水吧?”燕景迤把玩着茶盏,明知故问。

“呵。”风翊挑挑眉,“翊一江湖闲散人士,除了游山玩水之外,还有其他目的吗?”

燕景迤不甚在意地一笑,“风公子既来了,我们便明人不说暗话。”

“嗯?”风翊抬起眼皮看他一眼,“原来子兮并未胡说啊!她告诉我燕国两位皇子寻翊有事,翊还以为她故意逗我玩,原来竟是真的。”他顿了顿,又道,“实不知翊何德何能,竟劳烦两位皇子等候。”

“风公子小小年纪便闻名于五国之内,又岂会是无能之辈?”燕景迤道,“迤今日等风公子来,只有一事相商。”

“哦?”风翊提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茶,动作自然流畅,仿似方才说喝浓茶睡不着的人不是他。

“风公子设这红楼倒是别出心裁。”燕景迤环顾厢房,嘴角噙笑。

“全靠容公子经营得当。”风翊似乎毫不惊讶他知道红楼是他的。

“风公子当真交友广阔!”燕景迤意味深长地笑笑,“这韩国首富的公子竟也心甘情愿为公子所用。”

“翊与容公子自幼相识,我们之间不谈利益,只有朋友之谊。”风翊倒也不否认,而他的话更像一种澄清,“翊生性惫懒,这些事便只有容公子多费些心思了。”

“只是韩国离此甚远,红楼设立在此,怕是容公子亦有顾及不到之处。”他似乎话中有话。

“看来五殿下是想为容公子解忧喽!”风翊转动着手中的茶杯,水面却无涟漪。

“颖城毕竟还是我燕国都城,若有人一心想铲除这一方势力,不知风公子能不能顾得上呢?”被他戳穿心思,燕景迤却也无丝毫表情变化。

风翊闻言面色一寒,紧盯着燕景迤道:“只要五殿下不动手,翊实在想不到还有谁会对一个烟花之所出手。”

“这可难说!”燕景迤毫不示弱地与他对视,心中也无一丝愧疚,“我那二哥可还一直盯着风公子的动静呢!”

“呵!”风翊定定看他片刻,轻笑一声坐直了身子,杯中茶温热,他浅啜一口,微微皱了下眉头,有些嫌弃地把杯子放下,“但愿五殿下这条船上的酒不若此茶苦涩,令人难以下咽。”

“风公子还真是直爽!”燕景迤失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