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惊悚正文

我的超市通今古[位面]在线阅读血光夜宴2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7:32:43
我的超市通今古[位面]
我的超市通今古[位面]
作者:荼蘼夫人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文案:事业爱情都处于低谷时期的云初,抱着逃避心理继承了自家十分普通的小超市,然而在成为超市老板的第一天,她就发现她家的超市根本一点都不普通——每到深夜,超市就凭空会出现一扇木门,然后不断有穿着不同朝代衣服的客人光临。—被父母以两斗米价格卖掉的小丫头,捧着云初给的一个面包吃得狼吞虎咽,喝着AD钙奶当场抱着她的腿哭着说要给她当丫鬟。—马上就要上战场的民国士兵,拿出珍藏的手表,想要在云初这里换了米面给战友们吃一顿饱饭。—被家暴的古代小媳妇拉着云初泣不成声,一边喝着可乐说活不下去了要跳河,一边喊着再来一

众人俱是一脸惊异,宋然见到明熙帝反应这般反常心里也是十分迷茫。但她很快就从惊奇的神情中恢复过来,再次向明熙帝行了一礼,便转身去查看梁玉曦的尸体。

面对宋然的行礼,明熙帝这才回过神来,立即又恢复了平日的威严模样。

沈亦澈看着宋然清瘦的身形,嘴角微微露出了一丝不屑,他显然不相信这样一个女子能解开其中的玄机。

周围的人也像是未曾窥见到天子方才的异样一般,都又将注意力转移到梁玉曦的死上。

大部分人已经从害怕中回过神来,转而换上了一副看热闹的心态,窃窃私语起来。

在场所有人中唯有段金蕊作案的嫌疑最大,同时也是最有动机的人,毕竟没了梁玉曦,那她成为七皇子妃的可能性又大了很多。

因着这样的看法,众人自然便都用着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段金蕊,段金蕊本就因着好友的骤然离世而痛心,又被其他人怀疑,脸色更是凝重委屈了几分。

宋然虽是一介女流之辈,但是身为京兆府尹宋知行的千金,她自小便跟着父亲四处办案,自然对破案的事十分了解。

如仵作所言,梁玉曦呈青紫色的面容和流出的黑血似乎都昭示着其为中毒而亡。然而宋然不相信有人能毫无痕迹地下毒又悄无声息地处理掉作案的器具,于是她开始细细地观察起梁玉曦身上的东西。

当她检查到梁玉曦的手臂时,发现梁玉曦的衣袖内侧粘上了一块小到几不可察的黄渍。她用食指轻轻地抹了一下黄渍,只觉得有些粘手,像是糖霜一类的东西化了一般。

稳妥起见,宋然还是叫来御医上前检验那块黄渍,不消一会御医便检验出确是糖渍无疑。

宋然又仔细察看了梁玉曦身上的其他地方,再也没发现其他的可疑之处。虽然御医和其他人都已经将席上的食物和餐具验了一遍,但宋然仍是不死心地将所有东西都察看了一番。

在看到桌上那盘被吃了大半的大闸蟹时,她的脑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一切似乎都明朗了起来,她想,她已经知道了凶手的作案手法了。

宋然没有立刻说出自己的看法,而是转身指着跪在地上,此刻不知是因为被吓到还是因为伤心而一言不发的侍女问道,“你便是梁小姐的贴身丫鬟吗?”。

听到自己被突然问话,侍女本就因害怕而苍白的面孔更是变得惨白,她愣了一下才颤抖着回话,“回宋小姐的话,奴婢正是小姐的贴身丫鬟柳儿。”

宋然见她反应激动,但仍是不紧不慢地问道“嗯,那梁小姐今日除了宴席上的螃蟹可有吃过其他东西?”

“回,回梁小姐的话,再没有了。” 柳儿依旧十分紧张,回话的时候更是恨不得将头都埋在地里,不敢正视周围的任何人。

宋然不再去理会她,而是直接问御医道,“不知大人可否看出这糖渍源于何物”

“老夫看这糖渍颜色浅淡,质地不稠,这般粗糙制作不像是宫宴所用,倒像是民间之物,例如糖果包衣之类的。”御医一脸疑惑,不知道这宋家千金为何如此关注一块无毒的糖渍。

宋然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这个案子,可以结束了。她转向柳儿再次问起了与刚刚无二的问题,“柳儿,你仔细想想,梁小姐真的没有吃过其他东西了吗?”

可那柳儿仍是死命地摇头,一口咬定梁玉曦没再吃过其他东西。

宋然此刻已经不在意她的说法了,只是轻轻地对她说出了四个字,“你在说谎。”便转身对着帝后福了福身道,“禀陛下娘娘,民女已经知道梁小姐是因何而亡了。”

“速速道来。”帝后也希望这个案子可以尽早了结好给梁老一个交待,自然一刻都不想耽搁。

宋然直起身子,对着众人宣布道,“梁小姐并不是中毒致死,而是因食物相克而亡。”接着她又似笑非笑地盯着柳儿道,“但是梁小姐的死却并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刻意为之。我曾问过梁小姐的贴身侍女柳儿,梁小姐生前可有食用过其他东西,但她一口咬定没有。可是就在方才验尸的时候,我分明发现梁小姐的衣袖内侧粘有民间的糖渍,糖渍的位置确切表明这是梁小姐在吃东西的时候粘上的。而这样的糖渍只可能来源于民间的糖果包衣,比如说,最近秋日里时兴起来的冰糖葫芦!你说我猜的对吗?柳儿。”

在听到冰糖葫芦这四个字时,跪在地上的柳儿瞬间面如死灰,趴在地上不愿吭声。

众人自然明白她做出这样的表现显然是因为被宋然戳穿了真相。

宋然不顾她的反应,继续陈述着,“中秋佳节,正是螃蟹和瓜果丰收的时节,世人大多知晓柿子与螃蟹相克,但是却鲜有人知螃蟹和山楂一起吃同样会致死!就连我也是幼时随家父一起游历蜀中才恰巧知晓此事。现今梁小姐便是因为这个缘故猝亡,看上去便像是中毒一般。”

听她分析缘由,众人皆是不住地赞叹她广博的见识。

但是案件并没有结束,幕后的凶手还没有被揪出来。宋然又向着柳儿走近了些,俯视她道,“只是我不明白,一个侍女为何会用如此恶毒的方式去谋害自己的主子?”

“一个侍女自然没有这么大的胆子,要想知道幕后主使是谁,只需将她带去慎刑司严刑逼供便是。”

沈亦澈在旁边看了宋然破案的整个过程,心底还是有些佩服这个小小女子的,但他并未在面上表现出任何不同的情绪,只是冷血地继续说道,“不想受太多皮肉之苦,便将幕后主使供出来,本殿还能考虑给你留个全尸。否则,谋害当朝贵女的罪名就足以让你和你的家人死一千遍。”

他的话语如同毒蛇的信子击溃了柳儿最后的心理防线,本就吓破胆的柳儿此刻如坠冰窖,她早就知道一旦东窗事发自己肯定难逃一死,但是她一直以为只要她的家人可以拿了银钱逍遥度日就可以了,没想到如今这个局面竟然将自己的家人也送上了绝路。

想着要保全家人,柳儿便不再有所顾忌,只是不停地磕头求饶,“殿下饶命!奴婢所做的一切都是二小姐指使的啊!奴婢全都招供,只求殿下能饶恕奴婢的家人啊!”

梁太傅听到柳儿指认的是自己的亲女儿,眼前一黑,差点又晕了过去 ,幸好一旁的苏长陵眼疾手快地扶住了他,才没让他跌在地上。

京城的人都知道,梁太傅府上有一对孪生女儿,只是小女儿梁玉昕自幼便身体不好,十岁刚过便被送去了城郊道观养着,从未出来见人。

宋然也有些无法相信会有人杀害亲姐,继续询问她道“你说是梁二小姐指使的你,那你可有证据”

“有的有的。”柳儿此刻只想着保全家人,自然十分配合,只见她伸手从袖间抽出了一支白玉簪双手奉上,“这个发簪便是当时二小姐打赏给奴婢,说是作为奴婢帮她办事的酬劳。”

宋然接过发簪,看着簪头上的并蒂莲花样式,正在思衬着她的话的真假,只听皇后突然开口道,“这只簪子确实是玉昕的。当年梁府诞生了一对并蒂姐妹花,是百年难得的吉祥事,本宫便赏了两个孩子这对并蒂莲花簪作为贺礼。不曾想,如今却成了她们姐妹相残的筹码。”皇后闭了闭双眼,似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而一旁的梁太傅,在看到簪子之后也是心如死灰了。

“沈烨,去将梁家二小姐请来。”沈亦澈侧身向手下低声吩咐到,“无论用什么方法,务必将她带过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