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人人都爱上皇帝之十殿阎王(6)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6:44:38
人人都爱上皇帝
人人都爱上皇帝
作者:晴空下的丧尸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世人皆知大夏王朝的德庆帝爱女如命,在德庆帝看来,儿子都是充话费送的,女儿才是掌中珠心头宝。沈琬身为德庆帝唯一的女儿,打一出生就被德庆帝捧在手心宠爱着,想要什么就有什么,哪怕她说句对皇位感兴趣,爱女如命的帝王都会不顾一切立她为储君。十岁那年,一场意外,让沈琬不得不女扮男装,成为双胞胎哥哥沈琰,参与到夺嫡之争中去。慢慢长大,沈琬才发现,原来那年被迫死去的小女孩,竟然成为了那些少年心中无可替代的白月光,心头抹不去的朱砂痣!某男拜倒在沈琬的龙袍之下,双手奉上一颗真心:琬琬,这颗心这个人都是你的,你想要什

巨大的爆炸震的染柒脑袋发晕,巨大的火球将染氏神庙的后山几乎轰成了平地,要是没有结界的保护,恐怕神庙的主殿也会被爆炸的余波牵扯进来。

摇晃的火光中,染柒能看到一个和人类一样的瘦弱身影。仔细一看,那家伙手中似乎拿着类似锁链的东西。

那人缓缓从火焰中走出,而那些火焰则在他经过时自动汇聚到了他的身后,形成了一个赤红的火焰纹章。

“我到地方了,一会就把碎片带回去。”那人似乎是在和谁说话,但在其他人看来,他就是自言自语。

“小心点,这家伙不太对劲。”染柒本想冲到斩鬼人们的身边与他们一同作战,但刚踏出一步,那些人便发出了警告。

这些斩鬼人虽说等级不高,但好歹都是身经百战的,如果他们说眼前这个男人不对劲的话,染柒能明白,自己以及神庙中的所有人恐怕都会有危险。

【羽走】是染柒能借助的唯一力量,但此时,灵刀却安静的躺在储物室中,如果不去拿上灵刀的话,染柒自知,自己有勇无谋的冲上去只是自寻死路。

“我可以召唤灵刀过来,但以你现在的剑术,就算拥有灵刀恐怕也不是那个家伙的对手。”这时候,羽走凑到了染柒的耳边小声的说着。

“你知道那家伙什么来头吗?”除了染柒之外,没有人能看到羽走,染柒深知这一点,所以问话的时候,他也只是发出了只有羽走才能听到的声音。

羽走思考了一会,她虽是刀灵,但【羽走】本身却只是用于祭祀的刀,没有跟随斩鬼人上过战场的她,对鬼族的知识并不是很在行。

不过眼前这个人,即便是她也曾经听说过。

“大概是【十殿阎王】其中之一。”羽走的表情慢慢变得沉重,“据说【十殿阎王】是鬼域最强的存在,但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十殿阎王】,只有最强的斩鬼人才有与之一战的能力,他们是鬼域的王,分别统治着不同的地狱。

不过这样一来就麻烦了。染柒咬了咬手指,眼前的斩鬼人们最高的才不过【辛】级,他们想战胜那只巨兽都困难,面对【十殿阎王】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血气结界...又是这该死的东西...”那男人似乎没有攻过来的意思,他有些气愤的盯着脚下的土地,咬了咬牙。

斩鬼人们似乎也抓住了这个短暂的迟疑,几乎是在一瞬间,几十名斩鬼人从人群中冲出,刀剑出鞘,袭向鬼王。

“等等!那家伙...”染柒立刻开口阻止他们鲁莽的行动,但下一秒,无数的鬼手凭空出现,瞬间便控制住了所有冲向鬼王的斩鬼人们。

“真是聒噪,安静一点。”那男人右手一握,几十个巨大的鬼手从撕裂的空间中冒出,直接将那些斩鬼人全部捏成了肉酱。

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另所有人都感到不安。

“为了防止刚才的情况,还是把你们也控制住比较好。”他又伸出了手,染柒和神庙中的其他人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腿被抓住了,低头一看,他们的脚都陷入了凭空出现的黑泥中。

“打破结界需要不少力气,你们说不定能变成我的‘粮食’,感到荣幸吧。”那男人笑了一下,借着便跳起,左手的锁链“轰”的一声将地面给击穿了。

染柒没想到,神庙之下居然还别有洞天。但现在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

当男人朝地底空间跳下时,染柒与羽走对视了一眼灵刀便立刻从屋内飞了出来。除了染柒之外,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尤其是染柒的父母。

“柒儿你...居然能掌握灵刀吗?”父亲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这些事情一会再说吧。”染柒拔出【羽走】几刀便消灭了困住众人的黑泥。“大家快走吧,爸,妈,你们也赶紧离开这里。”

“你难道想自己去对抗那个男人吗?”染柒刚转过身,他的父亲便拉住了他,“别做傻事,赶紧跟我一起走。”

“老爹,再怎么说我也是染氏的传人,连自己家的神庙都守护不了的话,说出去会让人笑话的。”话虽这么说,但染柒知道,自己应该不是那个男人的对手,但如果他就这么退缩的话,所有人都会有危险。

就算逃出神庙,那男人也有办法把逃走的人全部杀死,这一点染柒还是能肯定的。

他挣脱了父亲的手,沿着洞窟的石壁慢慢滑下了深渊。

男人此时已经到达了深渊的底部,那里还有着一间神庙,但比起地面上的,这里的这座建筑实在是太小了。

不过在这个神庙的外围,有一个肉眼可见的血色屏障。

“几百年了,居然还在。”男人挥动左手,锁链带着呼啸声重击在了屏障上,但是就算是这样的攻击也没能击穿这层防御。

男人稍微退后了一点,火焰纹章重新开始在他的背后凝聚。无数腥红的浊气从深渊上方汇聚而来,他双臂上的文身也被那些浊气点亮了。

双手击地,文身上的红光一口气的直接冲入了地下,紧接着,无数的岩浆和焦石柱从地面升起,让深渊之下变成了活脱脱的地域光景。

“大地狱,给我击穿这该死的罩子。”男人一挥手,无数的岩浆球和数根巨大的焦石柱便从地下跃起,重重的砸在了屏障之上。

紧接着,无数的小鬼又从岩浆中冒出,它们疯也似的朝着屏障冲去,采取了自杀式的攻击方式。

再强大的屏障也承受不了这样猛烈的攻势,在如同暴风骤雨般的攻击之后,血气屏障终于裂出了一道细小的碎口。

男人抓住了这一闪而过的机会,左手上的钉刺锁链飞速挥出。锁链重重的插入了屏障之中,男人用力一扯,整个屏障便如同玻璃一般碎了一地。

“呼...”男人收回锁链,喘了一口粗气。召唤大地狱可不是一件容易事。

染柒此时终于来到了深渊的底端,不过眼前的却是如同地狱一般的光景。他能看到在不远处站着一个男人,那人正是鬼王。

男人也注意到了染柒,眉头一皱,数条锁链便从撕裂的空间中飞了出来,朝染柒攻了过去。在羽走的帮助下,染柒躲过了那些攻击,但脸与手臂上还是留下了几道血痕。

凭他现在的身手,若是没有羽走的帮助的话,恐怕刚刚的攻击就足以杀死他了。染柒舔了舔嘴唇,不安感让他的嘴唇发干。

男人也没想到,不远处的那个少年竟能躲开刚刚的攻击。虽说那攻击并没有出力,但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化解的。

“算了,这种宵小还不值得我费精力,大地狱,杀了他。”男人这样说完,转身走入了神庙的内部。

“给我等下!”染柒叫喊着冲出,但还没走两步就被无数的岩浆和焦石柱打的无暇分心。

染柒现在只会一些基础的剑术,要以这些招式来应敌显然是不够用的。

羽走一边帮助染柒索敌,一边为他施加祝福。作为祭祀用的灵刀,羽走能净化污秽,也能帮助使用者吸收灵气。

一人一刀如此配合,却只能与眼前这些没有生命的物品抗衡,染柒和羽走都清楚,虽然他们能抵挡住攻势,但处于下风的却是他们。

“有什么群杀的大招吗?”染柒问向身边的羽走,然后立刻出刀斩断了向他袭来的石柱。

羽走摇了摇头:“我本是祭祀用的刀,只有些辅助的能力。”她挥动右手,无形的灵压将石柱击退,但却没法将其击碎。

“玩够了吗?居然还没结束?”这时,染柒再次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声音,他看向了神庙,那男人果然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一块泛着光芒的碎片。

这么快就拿到想要的东西了吗?染柒感到有些不可思议。看那碎片的质地应该是金属,但染柒并不知道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碎片我拿到了,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我就回去。”男人又开始自言自语起来,话毕,他的目光看向了不远处的染柒。

“真是令我惊讶,看你的剑术不过是个初学者,居然能活到现在。”他挥了挥手,岩浆和焦石柱的攻击便停止了下来。

“可能是你的攻击太弱了吧。”染柒笑了一声,右脚发力直接冲了上去。他知道,现在的他在那男人面前做任何假动作都是无用的。

“该说你是勇敢呢,还是鲁莽呢。”男人只是一个侧身便躲开了染柒的攻击,在他看来,染柒的出剑速度与龟爬无异。这样的攻击根本无法伤他分毫。

锁链重重的抽打在了染柒的腹部,剧烈的疼痛传入脑中,染柒居然在那一瞬间失去了意识,紧接着他感到喉咙一甜,血液从胃里翻涌而出。

“刚刚我消耗了不少,就用你的心脏为我补充吧。”深渊上方出现了十几个黑色的空洞,每个空洞中都飞出了三条锁链,将染柒的四肢和身体捆了起来,拉到了半空中。

最后的锁链从男人的左手发出,那条带着钉刺的锁链直直的冲向了染柒心脏的位置。

万事休矣。染柒闭上了眼。

“吓!”这时候,上方传来了其他人的声音,染柒抬头看去,一个中年男人持刀跃下,手起刀落,精准的斩下了鬼王的左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