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惊悚正文

[倚天]安之若逍第四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8 7:29:54
[倚天]安之若逍
[倚天]安之若逍
作者:枚绿i
来源:晋江文学城
简单的说呢,这是一个带着“攻略西门吹雪”系统任务的安之,在坑货系统的失误下,一不小心,跟杨逍碰上的故事。轻松爽文向,靠北冥神功和一张嘴“打遍天下无敌手”站无忌x非原版周芷若(不喜勿入)张·胸怀万民·无忌:“在女人堆里烦什么,姑姑说了,我老张是要做大事的人!”周·手无缚鸡之力·芷·母仪天下·若:“不行,我不行,我看见血就仿佛看到警察叔叔和手铐,争霸武林我不行的,最多上京赶考。”林·嚣张跋扈·安·武功盖世·之:“西门吹雪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吹不到雪的了,最多吹吹逍这样咯。”杨·骚气·逍:“吹逍?今晚

“岑公子,这就是含章堂。”

紫一大太监领着岑子霁入了含章堂,中德宫是大宁未加冠皇子们的居所,皇子们各领一处地方带着自己的伴读与一干太监宫女嬷嬷们居住。

“这是您的屋子,您要是想要什么就让她们替您去取。”

屋里站着一个嬷嬷与一个宫女,看见岑子霁进来了向他行礼,

“奴婢叫月杉。”

“请起。”

岑子霁入宫只带了一个张嬷嬷,张嬷嬷和月杉互相见了礼。

“岑公子,这会儿三殿下也该起来了。您与咱家去前厅候着吧。”

“好。”

青四递给寝屋里刚醒的殷修谨一方湿帕擦脸,殷修谨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问道:“怎么听外面有些嘈杂?”

“殿下,是您的伴读来了。”

“是谁?”

“是腾国公家嫡出的三公子,他还是与您同年同日所生的呢。”

“嫡出的三公子?那跟着我还真是委屈了他。”

“殿下!您这是哪的话?”

“好了。”

殷修谨打断了他的话,凝思撇了青四一眼,她服侍好殷修谨洗漱穿衣妥当后才同青四等人随殷修谨去了前厅,岑子霁正坐在软垫上听着紫一说着宫中的规矩,忽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年岁与他相仿的男孩进来。

想必这就是三殿下了。

岑子霁向殷修谨一拜,“岑子霁见过三殿下。”

殷修谨见紫一大太监身边向他行礼的小男孩与他年岁相仿,心里已了然。

“紫一公公,这位是?”

紫一大太监替岑子霁介绍着,“三殿下,这是陛下为您找的伴读,岑腾公家的三公子岑子霁。”

殷修谨走过去扶起岑子霁,很关切地问他:“子霁用过早膳了吗?”

“回殿下,子霁还没有。”

“你们先把早膳端上来。”

“是,殿下。”

“紫一公公,我已见过子霁。你可以回父皇那复命了。”

“那咱家就不多打扰了,先告退了。”

“公公慢走。”

凝然出去送紫一离开,殷修谨坐在主位的软垫上。岑子霁坐在一侧,一时间他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还是殷修谨率先开口道:“等用过早膳,我领你去宫中转转如何?”

“好,多谢殿下。”

岑子霁应承着,目光却被殷修谨腰间系的玉佩所吸。那玉佩色泽极佳,饶是见过很多美玉的子霁都不禁多看一眼。他抬起头来发现殷修谨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岑子霁感到窘迫竟有些口不择言。

“殿下,您的玉佩很好看。”

殷修谨解下玉佩递与岑子霁细看,“这是太子哥哥送予我的。”

岑子霁小心看过还了回去,“这真是一块美玉。”

殷修谨把它重新系好在腰带上,宫女们端上早膳。两人慢慢吃着也没再说话,宫中吃食是比家中更加美味,一碗杏仁粥也做的软香滑糯。岑子霁心情大好竟有些吃多了。

水华宫·

“哦?是岑腾公的三公子?”

“是的娘娘,皇上这回真是给了康妃好大的脸面。”

“什么脸面?不过是个不袭爵的幼子。要说脸面。”后一句堵在贤妃心里没说出口,太子的伴读才是真脸面。

映冬小心看着贤妃难看的脸色便知道她又在想太子的事,只能小心赔笑道:“是了娘娘,岑腾公家的大公子仍在家中。我们二殿下的伴读也是长子,只有三殿下不是。”

贤妃心里微微舒服了些,“下次这些话不准再说了,传出去打烂你的嘴。”

“是,娘娘。”

第二日卯时就要进学,两人早早就由宫人服侍着起床了。待用过早膳后,两人只带着青四进了书房,王先生已经先到了。两人行礼,王先生亦回礼。

王先生先带着他们拜了先贤的画像,拜完之后才算是真开始进学了。

“今日我们先来学开蒙文。”

子霁看着开蒙文,这里面有些字他是识得的,娘也教过他握笔。不知道殿下如何岑子霁想着,偷偷地看了殷修谨一眼,见他正专心看文连忙稳住自己心神专注听王先生说话。

“先跟我读……”

就这样,王先生读一句,两人也跟着读一句。如此循环往复,一个上午两人已学了十几句。

钟声响起,宫女端来饭食。三人谨遵“食不语”,默默吃饭。岑子霁不爱吃鱼,只吃了些其余的肉食和菜。吃过午饭宫女收拾好后,两人又开始学习了。王先生拿起毛笔教他们两人握笔,见他们两人握的都不错,就开始教他们写字。开始只教他们一些简单的字,并让他们写下百遍。写完两人都是手指酸痛,王先生一页一页翻看着,满意的点点头。

“三殿下,今日的功课就教到这了。明日我会考您今日学的功课,还望您好好温习。”

“我会的,先生告辞。”

“先生告辞。”

待王先生走后,岑子霁这才揉着酸痛的手指与脖颈,他见殷修谨纹丝不动问道:“殿下,你感觉如何”

昨日两人一起在宫中游玩,让本就年岁相同两人关系亲密了不少。

“我还好,你这就要去武场练武了”

“是,殿下。我先行告退了。”

“你快去吧。”

待子霁行礼走后,殷修谨又拿起书开始朗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