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市正文

超时空乱流在线阅读第三章

来源:17K小说网 2021/4/9 5:19:00
超时空乱流
超时空乱流
作者:界冥
来源:17K小说网
时空的概念在重新定义以后,世界,将会变成怎样?不同文明的冲突,将会带来怎样的后果?在绝望中挣扎,或是在平静中等待死亡?不愿接受自己的命运,却又逃不出这样的困局……

魏无羡行至溪边,望着水中的倒影想起了以前和江澄、师姐在一起的日子。江澄:“魏无羡你说过的,将来我做家主你做我的下属,要一直辅佐我.....他们姑苏蓝氏有双壁,我们云梦江氏就有双杰......”师姐:“阿羡来喝汤了,你最爱的莲藕排骨汤......阿羡,我们三个要一直在一起,永远不分开.....”

一群路过的修士打断了魏无羡的回忆,这群服色混杂的各家子弟边走边抱怨:“这个金小公子,金家和江家都这样惯着他,小小年纪便这么霸道跋扈,日后若是让他接掌了兰陵金氏还不得翻天。咱们都别活了!”

一名心软的女修叹道:“怎能不惯他宠他?那么点小便父母双亡。”

“父母双亡又如何,世上父母双亡的多了去了,人人都像他这般霸道跋扈,那还得了!”

“不过这金凌身世也是惨,你说这还没满月呢,他父亲就被魏无羡给害死了,他母亲江厌离最后也被魏无羡害死了”

“江厌离也是冤,带出这么个白眼狼。”

“怪不得江澄这么恨夷陵老祖,这十六年来,只要遇到用魏无羡邪术的就决不轻饶。”

“要怪也怪魏无羡仇家遍地、天怒人怨。”

魏无羡听到这些话愣住了,那是师姐的儿子金凌。兰陵金氏族中那么多子弟,他实在是没想到,遇到的恰恰是金凌。若他知道,又怎会讥嘲金凌“有娘生没娘养”?如果是别人对金凌说这句话,他会教这人领会到什么叫祸从口出。可是这么说的,竟然是他自己。静立片刻,魏无羡扬手给了自己一耳光。“自以为心若顽石,却终究人非草木。”

蓝思追一行人探寻食魂兽的踪迹,来到了一处古坟堆,上前查看发现一个扫地的老丈,询问得知只是个看守坟墓的老人而已。蓝思追温文有礼:“老丈,这大梵山有奇怪的地方吗?”扫地老丈:“有..有,你们俩去山顶上的天女祠看看吧。那啊,有一尊舞天女,那是一块石头,居然长得跟人一样,你说这是不是很奇怪啊?当初啊,温老爷他说....他说什么来着...”思追等人商量:“我们去天女祠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众人对老丈行礼离开了,待他们离开,老丈才想到:“对了,他们说,那石像会动啊!”

魏无羡拉着小苹果随意走着,发现周围都长着聚灵草,行至坟堆处才得知这是温氏一族众人的埋骨之地。魏无羡想起那个学舞天女跳舞的阿胭和舞天女,立即明白:“不对,这里作乱的不是食魂兽...糟了,金凌!”再想询问那老丈,却不知踪迹。

思追一行人行至天女祠,他们说起了听到的传闻:“据说数百年前,佛脚镇一猎户入深山,在石窟中发现一块奇石竟极像人类,四肢健全作舞动之姿,更神妙的是这石像头部五官依稀可辨,乃是一名微笑的女子。佛脚镇居民大以为奇,还自发编出许多传说。”景仪拿出风邪盘却毫无动静,抬头疑惑:“听当地人说这天女祠许愿很灵的,怎么破败成这样,也不找人来打扫打扫?”金凌带着一堆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不屑又高傲的说:“一块破石头,不知道被什么人放在这封了个神,也敢在这里受人香火跪拜。这些个乡野村民,整天求神问鬼烧香拜佛的,也不知道神佛都自顾不暇何况还是一尊没名没分的野神。真要这么灵,那我现在就许愿要这大梵山吃人魂魄的东西,现在立刻出现在我面前,他能不能做到?”金凌带来的人纷纷附和:“是啊是啊,金小公子所言有理!”突然一名修士晕倒在地,众人查看却叫不醒他。石像也动了起来,众人拔剑,一张符咒飞来,暂时压住石像,魏无羡:“都退出去,当心这尊噬魂天女。”说话间舞天女又动了起来,魏无羡的符咒已经压制不住他了,赶紧带着小辈们离开。

众人跑了出来,魏无羡边跑边喊:“孩儿们,孩儿们等等我啊!”蓝景仪无语:“谁是你的孩儿们,知道我们是谁家的吗?”魏无羡停住喘气,随意抱了抱拳:“好好好,各位大哥,能不能放一个你们那个□□,叫你们家那个...那个二君上来啊。”思追、景仪摸摸自己的衣兜:“信号弹在莫家庄那晚就放完了。”魏无羡:“你们没有补上?”思追淡定点头:“忘了。”魏无羡:“这都能忘,这让你们二君知道了等着被罚吧。”景仪哭丧着脸:“完了完了,这回要被罚死了。”魏无羡点头,一副长辈口吻:“罚!该罚!不罚不长记性!”思追:“莫前辈,你怎么知道那个吞食灵识的是舞天女。”魏无羡:“我看到的。”景仪迷茫:“你看到什么了。”魏无羡无奈:“古坟堆,所以我判断绝对不是食魂兽或者食魂煞所为。”思追迷茫:“为什么?”魏无羡无语的笑了:“我说你们姑苏蓝氏教你们那么多仙门礼仪、家族谱修士历史这种又长又臭又要背的东西也就算了,怎么凤和也不教你们点实用的?这食魂兽和食魂煞,是靠吸取死者尚未分散的灵识为生的。那我问你们,这里有那么多灵识不散的修士古坟放着不吸,为什么要吸活人啊?”景仪赞同的点点头:“好像很有道理。等等,你不是疯子啊?”魏无羡不说话了。思追岔开话题问:“那阿胭姑娘呢?”魏无羡:“我再问你们,一个即将成亲的夫君不见,她一个弱女子会怎么做呢?”思追想了想:“求神。”“不错,而且阿胭姑娘还有一个特别之处,为什么所有人当中只有他的灵识回来了?”见他们疑惑,又循循善诱:“阿胭的父亲,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在得知女儿灵识消失,医药无用、束手无策的情况下,他会怎么做?”景仪也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他也去求神了!所以他也去天女祠许了愿,愿望是希望阿胭的灵识回来。”魏无羡一脸欣慰:“没错,舞天女将阿胭的灵识吐了出来,所以他的灵识受损,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模仿天女像的舞姿和笑容了。”众人明白了。思追:“所以刚刚金凌那句,现在我许愿,要这大梵山里吸人灵识的东西立刻出现在我面前,就让舞天女复活了!”魏无羡反应过来:“金凌!你们有谁看到金凌了吗!”

山下茶摊,江澄、蓝忘机、慕清坐着喝茶等小辈们回来。江澄手指轻敲着桌面,慕清一看便知道他在担心金凌,终究是多年好友,即使心里有些怨气,却也忍不住安慰一句:“放心,金凌不会有事的。”江澄见慕清主动理他有些激动,刚想讲话却被跑过来的修士打断:“宗主糟了,金小公子他们有危险!”听到这话,慕清三人急忙冲向山顶。

正在寻找金凌,听闻弦响,魏无羡循声望去,金凌站在不远处的高坡上,已将第二支羽箭搭上弓,拉满了弦,放手又是穿颅贯脑的一箭,力度强劲,竟让食魂天女踉跄着倒退了几步。思追喊道:“金公子!放出你身上的信号!”金凌充耳不闻,一心要拿下这只怪物,沉着脸,这次一把搭上了三支箭。被当头射了两箭,食魂天女也不着恼,依旧笑容满面,朝金凌袭去。虽然她边走边舞,但速度快的可怕,瞬息便拉近了一半的距离。一旁闪出来几名修士,与她缠斗,绊住了她的脚步。金凌箭箭中的,步步不停,看来是铁了心地打算先把羽箭射光,再和食魂天女近身搏杀。手倒是挺稳,射得也准,只可惜所有的仙门法器对它都是没用的!场中和食魂天女混斗的一群修士已有三四个被吸走了魂魄,金凌拔出佩剑,距离食魂天女已不到两丈,心脏怦怦狂跳,脑中热血上涌。

情急之中,魏无羡拔出景仪的剑,砍了一段竹子做成笛子,吹出一段旋律。景仪嫌弃嘴炮:“都这时候了你还吹什么笛子?难听死了,真是个疯子。”魏无羡继续吹奏,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管召唤出来的是什么,只要够狠够凶,能撕碎他就行。”却见一个凶尸飞了出来,踹碎了舞天女的手臂。他的脸苍白清秀,甚至还有些忧郁的俊逸。但因为眼睛里没有瞳仁,只有一对刺目的死白,再加上从脖子爬上面颊的数道黑色裂纹,使这忧郁变成了骇人的阴郁。长袍的衣摆和袖口破碎褴褛,露出和脸惨白成一个颜色的手腕,扣着漆黑的铁环和铁链。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