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被迫成为太子妃以后1)大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6:43:58
被迫成为太子妃以后
被迫成为太子妃以后
作者:李从嘉
来源:晋江文学城
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已开√移步专栏可见。文案:人世间有百媚千红,唯独你是我情之所钟。秦似很烦,被迫成为了太子妃以后,又被迫做了个皇后。说好的阴狠毒辣喜怒无常纨绔乖戾的主呢?——死了吗?被季旆黏到烦躁的秦似,终于把季旆关在了门外。大冬天的,季旆裹着个毛绒毯子,在秦似寝殿门外,批起了奏折。秦似欲哭无泪——要怎么做才能暂时失宠?在线等,挺急的。————*————*————预收文: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大致可归纳为三类人:为钱,为名,为利。

作为一国太子,帝国未来的继承人,整个国家的财富都是皇家的,追风自然不差那个钱。

至于那点蝇头小利,就更不会入他的法眼了,那些所谓的虚名对他来说也都是浮云。

倒也不是他没有烦恼,而是他的烦恼并不在这三大类别里面。

严格来讲,他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或者说,他的躯壳属于这里,内在却蕴藏着另一个世界的灵魂。

他现在所处的这个国家叫白迹国,纵是在他认知的那个世界里,翻遍了所有的百科全书和野史也没有找到这个国家的名字。

作为一个熟读上下五千年历史的愤青,他总算体会到了英雄无用武之地的那种痛苦和无奈。

祖辈姓追,一个奇葩的姓氏,名字也颇具个性,追风,特么的听起来像个大侠,还有点玛丽苏的味道。

他很不喜欢,想改名。

万一将来有机会再回到记忆中那个世界写本回忆录的话,这个名字过于违和,毫无代入感。

可是,他说了不算。

虽然他在另外一个世界的身份已经想不起来了,好在其它东西倒是记得比较清晰。

就比如说他现在在大漠里开的这家店,什么泡面、饼干、矿泉水、牛奶、豆浆、煎饼、手抓饼……等等,全是那个世界特有的食品,由他根据记忆亲手制作,由于原料、工具、设备等因素的限制,导致味道以及口感上面远不及那一世,但在这个远古的封建社会绝对称得上是极品。

这次借着替皇帝陛下微服巡视边疆的机会出来,追风想做个尝试,看看自己带来的这些“新产品”受不受边疆将士的欢迎。

出来前,皇帝陛下与他打了一个赌,只要他能低调地卖出这些商品,那么今后便准许他在本国大力生产和销售这些东西。

皇帝老爹一直不太喜欢他,所以他必须要赢,彻底改变老爹对自己的看法。

但,前提是,必须低调!

“咚咚咚——”

听到外面的敲门声,追风一时难掩内心的紧张和亢奋,可是惊喜之余又有点恐惧,来的如果是过往的商客和本国的军士倒也罢了,倘若是月氏的那些野蛮人,麻烦就大了,那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啊,他这次出来没带护卫,只带了贴身太监小六子一个人。

“殿下,要开门吗?”小六子激动的搓了搓手,出来都两天了,连个鬼影都没见到,如今好不容易听到有人敲门,怎能叫他不激动?

“不急,看看情况再说。”

“是。”

“还有,一会注意你的那只没遮掩的大喇叭。”

“知道了,掌柜。”小六子捂着嘴,他年纪不大,脑子灵活,唯独这张嘴把不住风,赶紧猫着身子隔着门缝往外瞅了一眼,却见门外空旷的草地上来了许多官兵,从军官到士兵全是清一色红色盔甲,腰间佩挂直刃刀,这样的装束必然是白迹军士无疑。

为了防止碰到的是熟人,追风忙将假胡子贴上,他得低调不是。

简单做了一番化妆后躲在门边上偷偷看了一眼外面。

两个白迹军官各骑一匹战马,盔甲较普通士兵更为精致了一些,骑着枣红色战马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八字胡,一脸急躁地环顾四周,不时探着脖子往里瞅,另一个有五十多岁,头发花白,表情略显深沉,颇有大帅之风。

从八字胡以及身后士兵对他的态度可以看出,他才是军中的核心人物。

“掌柜的,快开门,再不开门我老孟可就砸了。”

自称老孟的八字胡声如洪钟,目如火炬,他身边的一名小兵道:“将军,此处地处荒凉,我们几日前出来的时候未曾发现这里有人家,如今凭空多出一个小店来,恐防有诈。”

小六子忍不住想笑,心说有诈你个鬼,睁大你的眼睛瞧瞧,这可是当今太子殿下,一会儿可别让你吓尿了裤子。

八字胡眉头微皱,转头看了看旁边的白发将军,白发将军捋了捋胡子没有说话,他对这种小事似乎不屑一顾。

八字胡道:“那就给我撞开,老孟我倒要看看里面究竟是何方妖孽?”

士兵便要撸起袖子去踢门,没成想门自己开了。

两个年轻人正面带微笑地看着他们。

“你是这家店的掌柜?”八字胡目光清冷地看着追风。

“是。”追风不紧不慢地回答。

八字胡微微点头,目光绕着小店扫了一圈,发现这家小店摆设独特,货架上的商品更是新鲜罕见,便一改刚才的跋扈,心平气和地说:“掌柜怎么称呼?”

“白风。”

“白迹人?”八字胡愣道,他身后的白发将军在听到“白风”时,脸色微微一变。

“是。”

“白掌柜,你莫要害怕,我等是白

迹军,一路追击月氏至此,路过此地,弟兄们都口渴得紧,想讨碗水喝,咳咳,当然,如果有食物自然最好,你放心,东西老孟我照单付钱,不会白吃白喝的。”

追风抬头看了看外面,这些白迹军士排着很长的队伍,少说也有七八十号人,其中还有不少伤员,想来不久前这些人经历了一场恶战。

要是这么多人每人一个煎饼,一杯豆浆外加其他一些食物,的确是笔不小的生意。

心里正盘算着,八字胡身边的一名校尉有些不耐烦了,“小子,磨蹭什么呢?有什么好吃的赶紧给我们每人来一份。”

小六子想去教训那士兵,被追风眼神阻止了,微微一笑道:“本店的食品倒是不少,就是不知诸位要吃什么?”

八字胡撇撇手,道:“只要能填饱肚子就行。”

追风指着门上由他亲手绘制的价格牌依次向他们推荐,大家伙看到那些栩栩如生的商品,忍不住直咽口水。

八字胡一时拿不定注意,便冲身旁一言不发的白发将军苦笑道:“我说老曾啊,这个时候你就别装深沉了,想吃点什么,你只管叫来。”

被称为老曾的那位长者也被那些图案吸引住了,顺手指着那个油光闪亮的手抓饼,淡淡道:“一百份。”

“一百份?”追风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小六子,小六子亦是眼冒白光,仿佛看见一堆金灿灿的银子在向自己飘来。

“怎么?是店里没货,还是怕我们不给钱?”八字胡一脸的郁闷,再次强调:“我老孟就不是那种喜欢赖账的人。”

“不,不,我不是意思。”

“那是啥意思?管你啥意思,只管给我们侍候好就行,白迹人,不赖账。”

后面几个字听着挺让追风感动的,于是赶紧和小六子一起忙碌起来……

随着手抓饼的陆续出锅,整个店里飘起了一股诱人的香味,让人闻了就想流口水。

分发下去的手抓饼到了每位士兵手里,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这时,一直沉默寡言的白发将军却突然打了一个“停”的手势。

小六子不明白他什么意思,追风知道对方是害怕饼里有毒,不敢轻易让自己的士兵食用。

作为行军打仗的一军统帅,谨慎一些是很有必要的,追风不怪他们,随手拿起一块刚做好的手抓饼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小六子看着追风一嘴的油腻,竟情不自禁地流下了哈喇子,赶紧背过身去用袖子擦掉。

白发将军放心地点点头,八字胡以及其它兵士这才放心的食用,手抓饼闻起来香,吃起来更是美味十足,士兵们大呼过瘾,可是一个饼下肚只能管个半饱,那些吃得快的士兵只能看着别人手里的饼眼馋。

白发将军和八字胡等几个头目坐在店里空位上,把个十来平方的小店挤得人满为患。

别看他们平日里人前人后,吆五喝六,凶神恶煞的,比起普通士兵,他们的吃相也好不到哪去,八字胡抱着一张手抓饼三两下功夫便“滑”进了肚子里。

白发将军开始还有些拘束,受这些吃货的影响,胃口打开,便也不顾形象地大口大口咬了起来。

看着这些千奇百怪的吃相,追风心里阵阵窃喜,心说父皇啊父皇,这次你不认输都不行了。

八字胡和白发将军低着头窃窃私语了一通,前者忽然转过头向一脸喜色的追风问:“白掌柜,你说此物叫手抓饼?”

“正是。”

“为何叫如此奇怪的名字?”白发将军语气淡淡。

追风解释:“因为这种饼从皮到里面的馅都是由手工打造而成。”他知道自己的回答有点牵强了,到底因何叫这个名字,他也说不清楚。

八字胡笑了起来:“这么说来,饺子和包子也是手工制作而成,为何不叫手工包和手工饺?”

“叫法不重要,关键好记就行了。”追风尴尬地笑笑。

众人点点头。

酒足饭饱,部队要开拔了,八字胡让追风算一下多少钱。

按照每个饼二十文,每杯豆浆十五文来算,一共是三千五百文钱。

八字胡倒也慷慨,拿出五两白银放在桌上,说道:“多的不用找了,再给我们士兵每人一个那个什么饼。”

“好嘞。”追风没想到这些人竟然出手这么大方,便带着小六子继续投入到忙碌当中。

每个士兵再次分到一个饼,自然是欣喜若狂,只是这一次他们并没有狼吞虎咽,而是捧着手抓饼放到鼻子前面闻了闻后宝贝似地揣到怀里,生怕被人给抢了去。

“集合!”士兵开始列队。

追风倚靠在门口的一颗柱子上,静静地看着那一个个灰头土见的白迹儿郎,这些人为了守卫边疆,一年难得回故乡去亲人团聚一次,却还要遭受朝中那些文官的奚落。

白迹国历来重文轻武,皇帝一边打压武将的同时,一边将文官地位抬得很高,致使吏治腐败、贪污盛行,而那些军人却被盘剥得很厉害,连基本的福利待遇都被强行剥夺。

白发将军回头富有深意地看了追风一眼,却没有说话,军官们领着各自队伍井然有序地离开了,唯独不见了八字胡的影子。

(若觉本书尚可,莫要忘了收藏、投票支持,谢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