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奇幻正文

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月家村(捉虫)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5:36:22
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
泪痕剑/英雄无泪同人 空蒙山色
作者:风过潇然
来源:晋江文学城
江湖险恶,人心难测。天命高悬,路有荆棘。卓东来历尽千辛万苦爬到顶点,却失去了他此生最珍贵的朋友。一个横空而来的陌路人,却知道了他最大的秘密。荣升轻声叩问:杀之?放之?留之?禁之?东来可有抉择?

都道江南好山好水,男子温文尔雅,女子软语娇浓,只是在偏远地方,还是穷山恶水,尽出刁民泼妇。

十里村是江南远了嘎子的地方,因离着北地近,又依山傍水,田地稀少,为了争几口粮食,喝几口水,整日里都有媳妇婆子撸着袖子叉着腰破口大骂,在厉害点的,骂骂咧咧几句,直接冲上去甩几把掌,揪着头发在地上打滚。

“姐,你怎么不出来看啊。”月家村一处修了大砖房的院子里,七八岁大的幼童梳着冲天辫,穿着一件薄薄的棉袄,白白胖胖的脸上还有几道黑色的痕迹,他一把推开大门,跑进了院子里。

院里是仿造镇上人家建造的一进院子,大门里边空了一块地,后头是一排大砖房,房门上了锁的都有好几间,这空地上也没空着,一个穿着大红色夹袄,下身穿了一条菱娟裙子的窈窕少女正把切得细细的草料喂给架子上几十只兔子。

听到动静,她转过身,无奈的笑了起来,宛若一道春风一般颦婷立着,声音清扬婉约,跟黄莺出谷似的:“月余华,你又出去调皮了吧,整天跟个泥猴子似的。”

话说得毫不客气,但偏偏语调娇浓得仿若深埋地底的女儿红,又淳又醉人,只见她从袖里抽出一块粉色的秀帕给弟弟擦了脸,边问道:“你方才大吼大叫什么呢?”

月余华正闭着眼享受着姐姐精致的服侍,一颗脑袋都差点成了浆糊,还是好一会才想了起来:“姐,村里的桂花婶子和柱子哥媳妇打起来了,桂花婶子的衣裳都被扯破了,里边还穿了红色的肚兜呢。”

啪的一声,月余华脑袋上被拍了一下,他睁开眼,就瞧见她亲姐姐月大姑娘正寒着脸,冷眉俏眼的看着他,不由得吞了两口唾沫,条件反射的一把捂着屁股,结结巴巴的问道:“怎…怎么了?”

他好像应该确定没惹到这个面弱心狠的娇花吧?

“怎么了?”月桥粉色的唇一勾,划出一个冷冷的弧度,白嫩如玉的手指一把扯过亲弟弟的耳朵拧了一下,听到来自月余华的痛乎声这才放松了点力度:“我平日里怎么教你的,非礼勿视懂不懂?”

才几岁大的娃就知道对着长辈说些不雅的词汇了,简直讨打。

“我没有!”月余华据理力争,嘶吼道:“我没有看,是她们自己打架打出来的。”就那两团东西,他又不是没看过,怎么可能特意去瞧?…太侮辱他月三爷的人格了!

分明就是两个不知羞耻的婆娘自己作死,想叫人围观,而他,恰好路过,仅此而已。

“真的?”月桥也不是不知道村里的媳妇婆子们有多泼辣,打红眼了,露半个身子都不撒手的,也确实怪不着小弟,她面露愧色,如烟的眉轻轻一拢,蕴满了愁绪:“是姐姐不好,你还疼么?”

不过拧下耳朵,对乡下的男孩来说,还没有摔一跤痛,不过月余华惯会打蛇上棍,当下就瘪了嘴,哭唧唧的:“姐姐不信任余华,余华心里疼、耳朵也疼。”

小小年纪,甜言蜜语了就会,月桥心里又记了一笔,月余华自小由她带大,这点小心眼还逃不过月大姑娘的法眼,当下也不理他,又把草料喂给了等侯焦急的兔子们,这才转身去井边打了点水洗了手,还招呼着浑身散发着怨念的月余华招了招手:“走吧,去菜园子摘点菜,前两日啊爹留了块肉,正好红烧。”

月当家常年不在村里,带着老婆孩子在乡下收猪,还在镇上租了个摊位,虽然累了点,但做屠夫这行,油水高,要不然也不会在这村里起了砖房还供了个读书人。

这一读书,那就是个无底洞,好在月家老二月余煦脑子好,读书厉害,要不然早就被月屠夫撵回来壮大他的杀猪摊了。

月家老大月余粮就是读了两年书实在没什么天份,没等月屠夫撵人呢就自觉回来接他老爹的传承了,有道是怕流氓有文化,这月老大这个杀猪匠自然也不是一般的杀猪匠。

人家杀的是猪,卖的是嘴皮子,说出来的话那是头头有道,有条有理的,唬得这些本来就对读书人敬畏的平头百姓那是认准了月家杀猪摊,这种手腕,生意不好都不行。

月余华一听红烧肉,又开始兴奋了,浑身的哀怨之气早就被吃的给挤到了天边,狗腿的替亲姐姐拉了大门,正献媚的笑着,就见一婆子打从门前路过,那婆子眉骨微凸,面目有些尖刻,见到他还扯了个僵硬的笑,打着招呼:“华哥这是打哪儿去啊?”

月余华收敛了笑,嘴里模模糊糊的喊了声:“淮婶。”

他清秀的小脸上一下就写满了客气疏离,看人的时候不咸不淡的,与满山招猫遛狗的孩童瞧着就不一样。

“恩,你家姐姐呢。华哥啊,听说你家又有一窝兔子鸡仔要出了?”淮婶不做痕迹的打听起来,努力做出和气的模样与他闲话家常。

月桥正在门后,闻言眉头一挑,粉嫩的唇轻轻撇了一下,几个大步走了出来,绕到月余华身前,轻轻带上了门,掏出锁一扣,自然的对着婆子笑道:“淮婶打哪儿来啊,这快响午了,怕是急着回去做午饭吧?”

她牵了月小弟的手下了台阶,又道:“我也正要出门去菜园子里摘点菜呢,华哥都饿了半天了,下次等鸡仔们出炉了淮婶提两只去给小三小五补补身子。”

月桥生的白净,脸蛋又精致,一把声音又酥又软,听得人浑身都麻麻的,淮婶想到家中淮哥对她的爱慕推崇,占了便宜的高兴都生生被压了几分下去。

这种祸水似的女人都是败家的相,模样生得比镇上的娘子还出挑,偏偏投生在了农家,这不就是丫环命小姐身么?

乡下地方,娶媳妇得看勤不勤快,能不能打理家务田地,月家丫头连田都没下过,只在家里喂点牲畜,绣点帕子就撂挑子了,等以后进了门,还不得把她供起来,这当婆婆的倒是要上山下地啊?

虽然有一万个不喜,但淮婶是个会做人的,面上总是对月桥夸了又夸,对月屠夫两口子也是话到点处。

他儿子一个读书人凭什么娶你月家的闺女啊,做准岳父的不出点力,不搭把手可能么?

拢了拢手中的篮子,淮婶提着脚步就走了:“那我就不客气了,你们忙,我得回去伺候我家那几个了。”

她一走,月余华一张撑起来的小脸就垮了下来,面上还有些不平:“淮家婶子尖酸刻薄,老爱占便宜,自己篮子里就几颗菜还遮得严严实实,生怕给了我们点。”

他们月家是缺那点菜吃的人么?

月小弟想起淮家婶子往日的作风,担心的看着面带微笑的姐姐:“婶子一点也不好相处,姐姐就不怕以后嫁过去吃大亏?”

这摆明了就是把他们家娇养的闺女以后当牛马使唤,放血的时候还立牌坊的节奏。

怎么看…也不是良配。

“你啊,还小不懂呢?”月桥牵着他的手,迎着微冷的寒风,唇边笑意闪过:“你觉得你淮家哥儿如何?”

淮哥儿,自然是个好的,月淮与月余煦可是十里村有名的读书郎,还是美少年模样,又知书达礼,连镇上的落地举人都对他们夸了又夸,称他们天资不凡,若是在多点用心,以后必然能一飞冲天,蛟龙入海。

这样两个前途无限的人,自然是十里八村最受欢迎的人,遣了媒婆上门说亲的人家更是不知凡几,镇上的员外郎、主薄都有意愿为自家闺女结亲,淮婶自然有资格挑剔未来儿媳妇,不过,都被月淮给拒绝了。

十里村都姓月,月淮更是打小就有主意,淮叔淮婶都是在老实不过的人,除了淮婶有些小气,又爱炫耀之外,屋里屋外还是妥妥贴贴,说句不好听的,这天下的父母又有哪个能拗得过儿女?

淮婶就算嫌弃月桥被养得跟娇小姐一样,最后还是得听从儿子的,而他儿子,又格外听月桥的话。

“所以,淮婶就是只纸老虎?”月余华恍然大悟,他就说这个心眼子多得跟竹塞一样的娇花姐姐,在淮婶面前怎么那般大度呢?

感情,他姐姐压根就没把淮婶当对手。

月桥点了点他的脑袋,笑靥如花,粉色的秀娟轻轻遮住了一半的菱唇,烟波浩渺,风情无双。

一点小恩小惠,给了也就给了,就算不看在月淮面上,可淮婶家两只小的她也喜欢啊,又乖巧听话,以往在后山给生畜打草的时候没少帮忙,她也早打算等喂好了给他们补补的。

总归来说,她是十分满意这门亲事。

月余华似懂非懂,看着姐姐格外舒展的模样,心里最后一丝不虞都散掉了。他再不懂,也知道这个姐姐无论何种境地,都会生活得很好。

娇花似娇,柔弱掩世,他应该为他未来姐夫担忧才对,床榻之间,知不知道有一个“狠辣心硬”的女子相拥而眠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