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莞城青春之第十章

来源:黑岩网 2021/4/9 6:09:47
莞城青春
莞城青春
作者:老茧
来源:黑岩网
下载客户端,查看完整作品简介。

酒足饭饱,送走两兄弟后,明溪崩溃地抱着自己三个月大的孕肚瘫倒在傅晋洲的办公室内。

“傅总,我和你打个商量行不行?”

闻言,傅晋洲放下手中的笔,静静地看向明溪。

“下回儿咱们别约饭了,即使不得不吃,也麻烦您千万别再给我夹菜了。”

明溪话音刚落,傅晋洲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大小也算个明星不是,我要节食保持身材的。”

明溪没有看出傅晋洲在生气,眨巴着眼睛自顾自道。

“我是靠脸吃饭的啊,我要是长胖了,还有哪个导演会来找我拍戏?”

“你在小看我。”

“有我在,没有任何导演敢随意拒绝你。”

听完明溪的理由,傅晋洲脸色稍缓,垂眸看了眼她纤细的长腿和骨相分明的胳膊后眼底里就只剩下浓浓的心疼了。

“以后你不允许再节食了。”

“你是傅氏的女主人,你不用惧怕任何人。”

“……”

好man的话,可问题是,她也不想发胖啊!

注定无法沟通了。

见明溪没有再回答,傅晋洲默认她屈服了,按铃叫了一份水果后,清了清口正色道。

“合同已经准备好了,一会儿你记得签了。”

“什么合同啊,是我们的假结婚契约?”

听见合同两个字,明溪来了兴致,摸着肚皮直起了腰,完全没有察觉到傅晋洲因为她的话而瞬黑八度的脸色。

“那就是我们的离婚合同咯,你放心你的财产我一分都不会染指的,至于……戒指,还有伯母给的钱财别墅,你随时都可以安排人来进行交接。”

“给你的就是你的了,无论是我还是我母亲都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收回。”

傅晋洲原本随着明溪的话而越来越糟的心情在看见她依依不舍地拨动粉钻时瞬间暴雨转晴。

“至于这枚戒指,永远都只会有你一个主人。”

“你真大方!”

“那一会儿要签的是……”

闻言,明溪拼命地压制着自己的疯狂上翘的唇角,望着傅晋洲喜滋滋道。

“经济合同,从今天起你就是明日传媒旗下的女艺人了。”

“以后像昨天那样的广告或路演都不要再接了,你是我的夫人,我不希望再看见你被人欺负。”

“好,我明白了。”

明溪脸色暗了暗,昨晚果然是错觉。

“你放心,我不会再给傅氏丢脸了。”

丢脸?

傅晋洲古怪地看了明溪一眼,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倒是看出了她的不高兴,于是理所应当地哄道。

“唯爱在找代言人,后天你去试试吧。”

“谢谢,你真是个好人!”

听见“唯爱”两个字,明溪失落的心情立即回升,再次望向傅晋洲的眼神里满满的都是兴奋。

唯爱是国内最富盛名的珠宝奢侈品品牌,比之G&Q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再加上全世界一百零六个恒洲广场的软广硬广宣传。

到那时,不仅她的知名度可以大大提升,还可以让她顺利地以一个超高起点踏进时尚圈。

“你很高兴?”

见着明溪星星眼的模样,傅晋洲暗喜着抿了抿唇,心里默默地有了更进一步的计划。

“当然!”

在成功拿下“唯爱”年度全球代言人后,明溪带着从启名一起打包带走的花刚进入了《澜莺传》的剧组。

在剧组内,因为头顶“傅氏老板娘”的金招牌,明溪可以说是能横着走了,进组时,无数的人,包括大大小小的明星和工作人员都明着暗着试图送礼讨好她。

直到明溪摆出一副冷脸,日常里除了认真拍戏就是研读剧本后这种情况才渐渐减轻。

不过,依旧有几位执着的盯着她不放,毕竟傅氏的招牌太过响亮,哪怕是攀上一丁点的关系都能在这儿娱乐圈里好混很多。

“哎呦,她今天怎么走得这么早,我记得没她戏啊?”

目送着李卉儿离开后,明溪两脚蹬掉高跟鞋,仰躺在躺椅里悠哉悠哉地晃着腿。

“你很扫兴?”

花刚斜乜了她一眼。

“还好吧。”

明溪伸手从一旁小桌上拿起镜子,欣赏了一番自己的盛世美颜后,柔声道。

“花刚,不是我说你这个人就是不够灵活,她是有所图没错,可我每天听她“叭叭叭”得在耳边讲八卦不也是有所得吗?”

“那你知道她现在急匆匆地赶回去是为了换衣服见你的男朋友,你还高兴得起来吗?”

花刚挑起眉头瞪了明溪一眼后,踹了踹她的大躺椅就要把她拽起来。

“你说傅晋洲来了?”

三天不见后,明溪对于这个印在自己配偶栏里的名字已经感到一丝生疏。

“当然,现在大半个剧组的小妖精都去接驾了,就你还赖在这儿不动弹!”

“好香一块唐僧肉!”

明溪乐呵呵地打趣了一句后才懒懒散散地爬起身。

“你都说她们是群小妖精了,那我一个正室和她们一样多掉价啊!”

话罢,明溪掀开门帘就要往外走。

“等等,你就穿这身儿!”

花刚一把合上门帘就要把明溪往内拽。

“她们一个个花枝招展的,你就穿一身运动服,我的小公主啊,这合适吗?”

“是谁说的,无论何时何地,都要艳压群芳来着!”

“难道我明溪不是靠脸就可以做到艳压群芳了吗,什么时候要靠这些身外之物?”

明溪自恋地扬着头,唇角轻咬,眸光潋滟地扫向花刚。

“再说了,她们一个个五颜六色,袒胸露乳的,不是更衬得我一身纯白元气满满吗?”

“真的?”

花刚半信半疑。

“当然!”

话罢,明溪憋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笑意挤到花刚耳旁小声哔哔道。

“而且最重要的是,傅晋洲他讨厌鲜艳的颜色,更讨厌有人在他面前露胳膊露腿,因为他觉得辣眼睛。”

“不信你看他穿衣打扮是不是从来一丝不苟,严丝合缝,高中时那位的风纪扣那都是要扣到最上一个的!”

明溪话音刚落,门帘就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从外挑开。

“傅晋洲!”

“……你怎么来了啊?”

明溪原地呆愣了一秒后,反应极快,瞬间梨涡浅浅,扬起璀璨笑容。

“我来当然是为了看你。”

傅晋洲一把捏住明溪的小白爪,冷冽的眼神刚落在花刚身上,花刚就极有眼色地走了出去还特意把门口的一群人连拉带拽地全部拖走。

“你这个经纪人还不错。”

傅晋洲几不可见地勾了勾唇角,“这几天你过得怎么样?”

“……还行。”

明溪用力地挣了挣,把手从傅晋洲手中抽出。

“不好意思,我忘了。”

傅晋洲似是才发觉不妥,小声道歉道。

“没关系,演戏演全套嘛,我理解。”

明溪舔了舔唇,笑意依旧。

“今天你是来看拍摄进展的吧,我听孙导说你投资了这部剧三个亿呢。”

明溪话音刚落,傅晋洲脸上的笑容便全部收敛了起来,声音低沉道。

“只是区区三个亿而已。”

“……呵呵。”

明溪假笑了两声,缓了缓后接话道。

“再过一个小时,我有一段戏要拍,你要来看看吗?”

“乐意至极。”

一个小时后,跟来片场的傅大佬老神在在地坐在导演身后,深邃的眼神担忧地望向片场。

今天明溪要拍的是一段跳水戏,整个片段皆为背影拍摄,本来像这种一个正脸也没有的片段是允许选用替身拍摄的,再加上明溪现在的身份,处事圆滑老练的孙导一早就为她准备好了身材合适的替身。

但,明溪拒绝了。

这是《澜莺传》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片段,同时也是澜莺性格的第一个转变点。

双八年华的澜莺家破人亡,在走投无路下选择了用跳湖的方式自我了结。

明溪发丝凌乱,穿着一身残破不堪的蓝色纱裙从黑漆漆的小树林中踉踉跄跄地走向湖边。

她刚从一群杀手的手中逃出,不远处的澜家火光冲天,已经烧了将近一个时辰,父亲母亲皆被刺死在了厅堂,兄长与姐姐也被害了……

两位嬷嬷护着她逃出澜府,一路上到处都是死尸,到处都是鲜血,甚至她还来不及啼哭一声,澜家便在瞬息间付之一炬了。

再然后,两位嬷嬷也因为替她挡箭,而死在乱箭之下……

她彻底地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走出漆黑的树林看见那一汪湖水的时候,澜莺眼中闪过的不是绝望而是一丝解脱。

她脚步踉跄,连走带爬地走进了冰冷刺骨的湖水之中,她抬头望月,享受着湖水慢慢灌入身体时所带来的窒息感。

父亲,母亲,兄长姐姐,澜莺来了……

湖水彻底地没过了她的头部,但她始终没有挣扎,而是静静地任由自己沉入湖底。

突然,西面的草丛中窜出了一个高大的身影,紧接着他一个猛子扎进湖水中……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一直坐在孙导身后的傅晋洲也猝不及防地行动了,他快跑着冲向湖水,狼狈地甩开外套后,在众人膛目结舌下,一个飞身同时跳进湖中。

很快,他便超过了比他早先一步跳进湖中的男演员,奋力地朝着明溪游去,一把搂住她的脖子后把她向上托举着带离水面。

直到这时,岸上的人群才发现明溪情况不对。

“快叫救护车啊!”

孙导用力地一把推向身旁已经吓懵的小助理。

“明溪,明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