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市正文

拉响淘宝警报庶子逞凶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9:28:47
拉响淘宝警报
拉响淘宝警报
作者:海李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文正在营业,欢迎移步~《校草每天靠我续命》:现代校园,一点玄学,光头校草在线炖鱼,锦鲤少女酸甜可口顾良夜天生倒霉透顶,春天花粉过敏、冬天见风感冒,一块广告牌砸下来,十个人里九个人都避开了,只有他踩到香蕉皮摔了一跤,被砸个正着;就连学校考试,全年级2000人唯独他被错发了超纲试卷……父母兄长决定为他逆天改命。玄学大师:命不可改,然我观此子面相,定能活到99岁。顾良夜:……不如死了算了。直到他遇到了汪翘。汪翘:人旺气旺身体旺,财旺富旺运道旺,祝你旺上加旺!顾良夜一个鲤鱼打挺,原地满血复活:我,还能

出了院子。姜麒兄妹就像两只挣脱牢笼的小燕子欢快不已。

只见他们一路蹦蹦跳跳的,寻着声音热闹处找去,很快在穿过几道小门,两兄妹眼前豁然开朗。

入眼处一个很大的花园耸立其间。园中亭台楼阁、流水潺潺,偌大的水池里,一座逼真假山跌宕起伏,山下水池中,含苞待放的莲花有粉的、红的、白的可谓琳琅满目。

再加上院中草地上多不胜数的奇花异草,俩兄妹感觉,仿佛一下置身于美丽的画卷之中,一时间甚至忘记了他们是偷跑出来的。

“哥哥、哥哥,快看这些花好漂亮、、、、”

“怜儿快来这里,好漂亮,有好多鱼、、、、”

置身于花园中的俩兄妹觉得双眼已经不够用了,他们一时爬上假山、一时跳上花台,好不欢快。

后院中来来往往的下人,虽然早已发现他们两个上蹿下跳的小捣蛋,但都没有制止,毕竟今天来的客人很多都带了家眷,有小孩在花园中玩耍再正常不过。

再加上俩兄妹穿着打扮都非常精致,他们出现在此根本不用怀疑。

无人看管,这也使得一向好动的两兄妹在花园中随意放肆的玩闹起来。

不过下人不制止,并不代表没有人打搅他们。

就在俩兄妹玩性正好的是时候,远处的回廊走来一群小孩,小的四五岁、大的十来岁。他们中有衣着华丽的小少爷,也有粗布麻衣的小仆人。

“表弟,今天我们玩什么”

众小孩中,一个八九岁长相壮硕的男孩,向他们中间一个胖的像球的男孩问道。

被询问的那个男孩看上去四五岁的样子,胖胖的个子,看上去要比同龄人高大上很多。

这孩子不是别人,他便是当初王文所纳的兰香阁女子所生,此子取名斌。寓有文武双全之意。

后来姜家母子离开主屋不久,为保继承之位,王文便将此子立了嫡子。

不过王斌以嫡子身份列入族谱,但因出生低贱,其母兰香去没有办法成为王家正妻,如今兰香也就把希望寄托在了唯一的儿子身上。

也因为此,从小锦衣玉食的王斌养成了一种骄横的脾气,再加上后来以“长孙”名义入族谱,其父王文又很大可能成为下一任家主,院子里的其他房、旁支的大人都让自家子女让着他,慢慢的便使的这小王斌成了个混世魔王。

“恩、、、还是和上次一样骑马打仗,今天谁当我的马啊!”被征求意见王斌倒有些领头的模样,抱着手想想说道。

“啊!”

只是王斌话一出,看着他那肥胖的身体,几个下人的孩子脸马上便苦了下来。

最后还是一个十一二岁,瘦瘦的男孩万般不情愿走了出来,趴在地上,眼睛一闭,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做起了‘战马’。

早已习惯被下人服侍的王斌也没客气,直接一下便跳着坐到了‘马’背上,只可怜下面当马的小仆差点背过气去。

王斌都上马了,他的几个堂兄弟、表弟妹也没客气,各自找了自己的“马”玩了起来,争相追逐乐不可支。

只是这小孩心性来的快去的也快,很快几个小孩便玩腻了,只留下几个趴在地上气喘吁吁当‘马’的小仆。

“都没有意思、、、、”其中一个玩腻了的小孩,当先起身坐到了旁边的小亭里随口说道,很快其余孩子也跟了进去。

“没用的家伙!”见到兄弟纷纷离去,王斌也没了玩性,一脚踢翻下面的“马”最后一个走进了小亭。

回到小亭,几个孩子开始为再玩什么发起愁来,就在此时,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娘,突然如发现新大陆般的问道:“诶?那小娘是谁?”

正无聊间,听到有人惊呼,根据她的指引,其余几人当即发现就在不远处的花园中,有个身着白色裙衫,手拿一束鲜花正蹦蹦跳跳追逐着蝴蝶的小娘。

“好像没有见过?”几个小孩相互看看最后都摇头说不认识。

“不会是小偷吧!”一个小孩儿惊讶的说道。

“啊、、、、、”此话一出,无疑惹来一片惊呼。

“哼,偷到我家来了!那不是找死,你们几个还愣着干什么?给本少爷揪过来!”一听到对方小偷的身份,王斌当即来了兴趣冷哼了一声,上前叉着手,怒狠狠的对几个小仆吼道。

地上几个死狗般的小下人闻言,不敢怠慢一下跳了起来,此刻他们终于找到了可以出气的地方,当然不可能再偷懒。

当先两个十二三岁的下人飞快的跑了过去,近前其中一个便对弯腰摘着花的小娘吼道:“喂,干什么喃!”。

眼下正在弯腰采花的姜麟儿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花束也掉了一地!当姜麟儿惶恐的慢慢转过身,看清后面是两个凶神恶煞的小仆人之时便知道不好,机灵的她,当即“呵呵”的笑了声,便要脚下抹油。

可姜麟儿着才刚转身,头皮就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赶紧护住自己发髻之时,她不禁“啊”的一声疼叫起来。

见姜麟儿想跑,当先反应过来的一个小仆人一把便抓住了她的长发,同时骂道:“小丫头想跑,快把她给公子揪过去”

两人小仆说着拉着姜麟头发便走,根本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识。

“啊,轻点,疼、、、”面对二人的无理,姜麟儿痛苦的挣扎着眼泪都出来了,以前都是被母亲、哥哥宠着,她那里受过欺负。

感受着撕心裂肺的疼痛,直到这时姜麟儿才想起自家哥哥来,不禁带着哭腔喊道:“哥、、、、救我、哥哥、、、”

远处刚爬上假山顶峰,准备看看院子有多大的姜麒,突然耳朵传来妹妹的叫声,寻声一看,只见妹妹正被两个高大许多的男孩拽着头发倒托这走。

面对此景,姜麒双眸一下便喷出了愤怒的火光,心中呼了声:“糟了、、、”

担心妹妹安慰,火气的姜麒脚下不敢停留,一个大鹏展翅,接着几个纵身便从数丈高的假山上跳下去,落地一个懒驴打滚,也不等身体停止便飞快的朝前方向跑去,整过动作行云流水只在刹那间就以完成。

“哥快点、、、、”姜麟儿看到哥哥身影出现,眼睛红红的急忙叫道。

被姜麟这一叫,两个小仆也意识到了有人过来赶紧回头去看,可刚一回头,还没开清来人长相,便觉手上有股大力传来,接着还没弄清楚,便被推的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虽然这两个小仆没有看清楚来人动作,可被他们拉着的姜麟而是看的清清楚楚,姜麟儿只见追上来的哥哥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两个小恶仆的手,在他们的腕上一揪接着一推,就让那两人‘噌噌、、’退出好几步,还差点摔个狗啃泥。

“小妹你没事吧!”姜麒拉过妹妹关切的摸了摸她那被扯坏的发髻担心的问道。

“没事,哥我们快走、、、、、”姜麟儿揉了揉被拉的差点断掉的头发,虽然很想撒娇,可看着围过来的人也顾不得疼痛,推着哥哥就要走。

看着妹妹焦急的表情,姜麒也想起了他们是偷跑出来的不能惹事,虽然心中气愤万分,但也不得不忍让,随即向妹妹点头便准备离开。

可就在这时,一个傲气十足的声音响了起来:“哼、、、、那里来的野小子,打了人就想走”

无疑这声音就如同在一锅热油中突然浇了一碗水。一下便炸开了。

姜麒转眼看去,只见出声之人是一个比自己矮小,但身材去很肥胖的孩童,随着说话,他还拖着肥胖的身子如同球一般滚了过来。

“大公子,小心这小子好像会武艺,力气好大、、、”见王斌上前,刚才被推开的下人揉着有些肿胀的手腕,上前提醒道。

“呵呵,有功夫又如何,我们家那个自小不习武”不待王斌说话,一个十来岁的男孩不屑的说道,说着还挽了下衣袍上的广袖,有种跃跃欲试的想法。

王斌虽然被下人提醒有些害怕,但看看四周兴奋不已的堂、表兄弟和后面起哄的几个小妹,顿时底气十足,道:“野小子,你是从那里来的,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嘛!”

“你们想怎样、、、”看着逼近的众人,姜麒一把将妹妹护在身后,面无表情的说道。

“哼,想怎样、、、、”对于姜麒的动作,其中一个牛高马大的男孩走了过来,冷哼了一声,接着也不多言,野蛮的便一拳挥了出去,那紧握的拳头,当即带着风声直奔姜麒面门而去。

看到偷袭即将得手,那男孩嘴角不经意的出现一丝笑意,可就在大家都等着为他喝彩之事,诡异的一幕发生了,转眼间,原本得意的男孩额头出现了一丝冷汗。

就在前一刻,那电光火石中,原本还一动不动的姜麒突然出手了,只见姜麒一把扣住了来人的拳头,接着只是稍微一用力,那男孩便觉得手碗被一把铁钳捏住,动弹不得。

直到这时,出手之人这才注意到,眼前那个比自己矮一个头的姜麒有着一双清澈眼眸,那眼眸中,一对诡异的双瞳目正冒着冷冷寒光,盯着自己,嘴角上挂着的一丝时有时无的笑容,好像在嘲笑他一般。

下一刻,还不待他反应过来,接着身体一轻,胸口传来一阵疼痛,整个人转眼间便飞了出去,随后‘碰’的一声倒在了两三米远,同时嘴角磕出一丝鲜血。

“少爷、少爷、、、、”看到自己少爷受伤,两个小仆赶紧上前扶起主子,同时担惊受怕的看着他那灰头土脸的面孔慌张不已。

“滚开、、、、、、”被打之人倒也有几分勇力,一把推开扶起他的小仆,抹了下嘴角的鲜血,恶人先告状般的说道:“小子你偷袭、、、”

“哼,那你可以准备好了再来!”听到对方的话,姜麒无所谓的笑着扬扬头,冷漠的说道。

看着英勇无比的哥哥一脸傲气,身后的姜麟也平复了刚刚的慌张,当即变回了调皮机灵的模样,乘着这歇战的一刻,还不忘向摔的灰头土脸的少年,调皮的做了个鬼脸。

“大家还等什么,上啊、、、、”面对嘲笑,那男孩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胸口,有些气急败坏的左右招呼道。还好虽然他不算聪明,但并不傻,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并没有准备单打独斗。

他这一召唤还有些用,刚刚一同来的玩伴、小仆也都不怕事,‘噌噌’的跑出十多个人来,不由分说便一涌而上,朝姜麒扑去,大有生撕姜麒的意思。

不过虽然以寡击众,姜麒却不惧怕,一边护着身后的妹妹一边游刃有余的还击,拳来脚往、鼻血乱飞!惨叫声当即此起彼伏、惨不忍睹。

尽管一伙人想仗着人多打败姜麒,但奈何他们遇到的对手不是泛泛之辈,很快力大拳快的姜麒便站了上风,他的每一次出手必会有一人躺下。

“上啊,上啊、、、、”面对激烈的打斗,从未见过此场面的王斌当即兴奋了,只见他在外围跳着脚叫好,那指挥作战的模样,仿佛排兵布阵的将军一般,好不威风。

不过就在王斌上蹿下跳,得意不已的时候,突然间一团黑云直扑他肥胖的身子而去。

原来姜麒刚才看着向球一样跳着、叫着的王斌有些烦了,最后来了个擒贼先擒王,当姜麒抓住一个挥过来的拳头后,另一只手探到来人腰带处,随着脚下一沉,“嗷、、”的一声嚎叫,姜麒一下就把手中之人举过了头顶。

来人那不及百来斤的重量,对于能开三石弓的姜麒而言并不算太重,当姜麒将手中俘虏举过头顶之时,甚至将来人在空中转了两圈。那动作差点没有把对方吓的失禁。随后姜麒不再停留,腰间一用力便将举起的人狠狠的扔向了王斌。

片刻后,只听“碰、、、”的一声,刚还得意洋洋的王斌,根本没反应过来就只觉一股大力袭来,头顶痛一下,接着就倒飞了出去,随后两眼一黑,便光棍的晕了过去。

姜麒的着一手力拔山兮,一下就镇住了还坚挺‘战斗’的几人,随即几人不约而同,看向了躺在战圈中**的同伴。

望着惨烈的战场,几人谨慎的一点战意一下便软了下来。毕竟他们都是些孩童,那里见过这种场面,害怕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至于姜麒,虽然切瓜砍菜般的完胜了对手,但毕竟是第一次真刀实弹的打斗,再加上要护着身后的妹妹,他不免挨了两脚窝心脚,头发衣服也有些散乱,平添了些许狼狈。

不过虽然狼狈,但学武几年的姜麒,此刻却有种学以致用的感觉,全身上下通泰不已。

此刻的姜麒就如同一头骄傲的狼,傲视群雄般看看对手下败将,末了嚣张的道:“还玩吗?本少爷还没有发力哪!”

“哇、、、哇、、哥哥好厉害,来呀、来呀!看我哥哥不打死你们个小坏蛋,敢欺负我、、”见哥哥调戏刚才欺负她的人,姜麟儿不禁幸灾乐祸的跳着脚欢呼道。

可两兄妹这言语一出,去直吓的硕果仅存的几个人面面相斥,战圈外那些刚才起哄的小娘们更是被吓的‘哇’一声哭了起来。

他们这些自小娇生惯养的小姐少爷,那里想过有一天会出现这种被欺负的场面,而且还是在家中,不哭也没用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