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凤栖梧桐之追忆血泊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10:30:23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凤栖梧桐
我们的少年时代之凤栖梧桐
作者:阿33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明明自己一身戾气却为尹柯不参加银鹰选秀赛而找借口,想尽办法帮助班小松重组棒球队,帮助沙婉,帮助唐缇。邬童值得一个很好很好的女孩,用赤诚的心来爱他。于是有了凤栖。凤栖梧桐,天意如此。

这夜仿佛落得很快,长乐馆的花灯逐渐燃起,在这个刚刚死过人的水字房间内,尸体已经被兵部侍郎夫人带走,只有一片狼藉和沉寂。

独孤朗瘫坐在檀木椅上,翘了个二郎腿,随手拿起桌上的酒壶直接倒进口中喝了一口,还满足的啧啧嘴,“长乐馆的梨花酿就是不一般!”

师仲柯看的直无语,都说那个人中毒身亡了,他还敢喝这里的酒,师仲柯看他还要去拿酒杯,赶紧道:“将军不怕也中毒吗?”

独孤朗停滞了一下,眉毛一挑笑道:“仵作也验过了,他是药魂散吃多了,发作起来就一命呜呼了。”

“药魂散是什么?”师仲柯不解问道。

独孤朗往嘴里扔了颗果子,饶有兴趣挑逗道:“你在长乐馆应是知道的,怎么没人和你讲?”

师仲柯才来一天,长乐馆的人也并未重用她,这些事自然不会告诉的这么周全,她摇头:“我刚来不久。”

独孤朗上来了兴致,清了清喉咙,注视她又问了一遍:“那你是真的不知道?”

“回将军,我从未听过药魂散。”

独孤朗目光炯炯,闪过一丝异样的笑意,他起身走向她,和他四目相对,师仲柯不禁退后一步低下头,独孤朗淡笑道:

“壮阳的补药罢了,男子用的。”

师仲柯一阵尴尬,或是难堪,她轻皱眉头,这个独孤朗是故意打趣她的!

看师仲柯脸上红晕的表情,独孤朗得逞的笑笑,他又道:“但是这药魂散随处可买,即使一些很小药材铺也会卖,从这查起的话只怕毫无头绪。”

师仲柯抬眸,“那将军的意思是?”

“你猜呢?”独孤朗定睛看着反问她。

“由将军定夺!”

独孤朗摇摇头,“我定夺不了,你来决定如何,这可关联到长乐馆你们十几个人的性命。”

说完,独孤朗看向窗外的长街下面伫立几个人,正怒视的等着他,他无奈冲师仲柯道:“我付了你今晚的钱,你明日告诉我该如何。”

师仲柯看着独孤朗走出房间,她觉得一阵闲愁,今天这事本就是她被无意卷进来的,现在她反是抽不了身了,拜他所赐!

“独孤朗…”她现在也猜到了他是谁,他就是将门独孤府的小将军,世人皆知独孤家世代为将,至今已十二代为将,现在独孤府世袭乃是南凤国护国大将军,也就是独孤朗的父亲,独孤宇河

南凤国人人皆知,独孤宇河将军征战四方,为南凤国开疆扩土,立下了汗马功劳,当今圣上亲赐丹书铁券,封为一品护国大将军。

另赐其三代为将,良田百倾,所以以纨绔肆意传名的独孤朗才能受了将军的官位,不然以独孤朗他这样子,是怎么也不能被授予将军之位的。

独孤朗大摇大摆的刚走出长乐馆,就看见他大哥独孤峒气势汹汹的瞪着他,他故意跳到独孤峒面前,故意一副醉颜初醒的模样:

“独孤峒,这是什么春风吹又生的,能把你吹来长乐馆了?”

独孤峒一把扯过独孤朗衣袖,目光隐含怒气,“猖狂!你可知道你惹了什么大祸,父亲要我带你回去!”

独孤朗懒散的被独孤峒推上马车,嘴里还念叨着:“不就来了一次长乐馆吗,你们真是大惊小怪!”

独孤峒什么也不管,独孤家规就是不许出入烟花之地,更甚是今日兵部侍郎夫人亲自跑去独孤府告状,父亲现在都火冒三丈了!

马车开始缓缓走着,独孤朗掀开马车窗帘向楼上看了一眼,在那里师仲柯斜倚在窗边,微风吹的她的发髻有些乱,独孤朗眉间展露一点笑意。

这时独孤峒打开他的手,帘子落了下来,“别不舍了,回去你就等着关禁闭吧!”

独孤朗不屑的瘫倒在独孤峒肩上:“大哥你替我求求情。”

独孤峒嫌弃的推开他的脸:“每次惹祸都要我替你求情,今日我不管了,爹就等着你呢!”

“不要这么绝情啊,大哥…”

“我可是你亲弟弟…”

“你就我这么一个弟弟呀…”

…………

独孤朗被独孤峒一路揪着带到他们父亲面前,独孤峒冲独孤朗挤挤眼,小声提醒道:“跪下!”

独孤朗瞥了一眼上座一脸严肃的父亲,不情愿的跪下:“爹,我回来了。”

“你跑去长乐馆做什么了?!”独孤宇河看似平淡,其实压着怒火,独孤朗也是清楚的,撇撇嘴道:

“冯夫人都找上门来了,你还明知故问。”

独孤宇河一拍桌子,茶杯都是一颤,“放肆,你去长乐馆暂且不提,你何故招惹了别人的命案!”

独孤朗这时站起来,有恃无恐的模样,坦然道:“爹,如果是为了这件事责怪我,那我可不认,你是不清楚当时冯夫人在长乐馆做了什么,如若我不插手,长乐馆现在都不知死了多少人,我乃正义之举,何错之有!”

“你…”独孤宇河一时语噎,“救人无异,可偏偏惹了那冯夫人,你还答应了三日之期,过了三日后你若拿不出证据来,在皇上那里你难辞其咎!”

独孤朗耸耸肩,“这不是还没到三日之期,不到最后谁知道谁更胜一筹。”

独孤峒见此道:“爹,这次错不在朗儿,无论换了谁也是看不惯那冯夫人的,再者三日之期即使到了,在皇上那里冯夫人也不敢说非要朗儿给他侄儿偿命,皇上自然也会有决断。”

独孤峒是跟随父亲征战几次的,同时现在又是皇上亲封的副将,在父亲眼里,独孤峒也是最能继续发扬独孤将门的人,所以他每次说的话,都是孰轻孰重的。

独孤峒也帮衬求情,独孤宇河长叹一口气,“这次便罢了,明日你不许出门,去练兵场好好练练剑法!”

独孤朗没有应声,看了眼独孤峒,又问道:“爹,今日上朝时,皇上有没有给淮王赏赐?”

“赏了些东西,”独孤宇河觉得好奇,“你为何这么问?”

独孤朗挠挠头,“没事,就是好奇他现在私囊得有多少钱啊…”

“你…”独孤宇河气的瞪圆了眼珠子,“赶紧滚回房间睡觉去!”

独孤朗偷笑着跑出去,他出去后,独孤峒也暗笑,“爹,今日民间突然传遍了淮王有谋士的谣言,想必是传到了皇上耳中,所以皇上对兵符之事只字未提。”

独孤宇河沉头,“是啊,淮王剿匪一事的确让人生疑。”

独孤峒眼底划过异样,低声道:“爹,想必你也猜到散布这谣言的人是谁了吧?”

独孤宇河即气又无奈的叹口气,“你不是也知道了,他这个纨绔的性子啊,难得他这么有心。”

“爹,朗儿从小就与人不同,他生性善良,所以才不喜和武打交道,但如今他也长大成人了,除了性子贪玩一些,可武功足已自保,您或许该对他退一步了。”独孤峒说道。

“为父何尝不想,可他冠以独孤,早晚是要继承将门上战场的,万一哪日皇上提起来,他总得应对啊。”

看得出独孤宇河的担忧,独孤家的每个人封予将位,皇上绝对不是单单为了他们享受荣华富贵的,万一哪日圣旨一到,独孤家每个人都要义不容辞。长乐馆内即使发生了命案,可是看这里的每个人都如平常,客人依然络绎不绝,只是那个发生命案的房间没有人在进来,除了师仲柯从未出来过。

师仲柯在这里坐了一夜,她靠着窗边注视着那摊血红色很久,或许别人呆在这样一间房间,并看到那些血迹时不免恐惧,可她什么感觉也没有。

因为她见的血远远比这多的多,留的最可怕的地方也远远比这里恐怖。

师仲柯从窗边看着长乐馆下进进出出的官员,她眼底满是尘埃和仇恨,这些道貌岸然的王公贵族,都是她的仇人!

那些家破人亡的画面不停的在她眼前浮现,就是做梦也会看见那个惨绝人寰的场面,她用力在熊熊大火中拼尽全力的跑着,不敢回头,不敢停下,身后尽是兵戈相撞和惨叫声,还有父亲和两个哥哥拼死一搏挡住敌人,父亲胸口还在流血,可还是向她喊了最后一句话:

“快跑!别回头!向前跑!”

那晚没有星光,大火烧的夜幕都是血红色的,一直到白日,她终于筋疲力尽的停下,她再也没有了力气,可她用了最后一点勇气回了头…

那一幕,她永生不忘!

就因为这些冠冕堂皇,自以为是的王公贵族,她家破人亡!

她指甲紧紧扣进木窗内,她眸中除了恨,就是万丈深渊下的黑暗,她不会白白浪费这条父亲和两个兄长救下的性命,她在那一天就已经发誓:

要让仇人及他们所识之人,皆用白骨哀悼她的亲人,用血流成河祭奠那晚死去的十万亡魂!

这时一声开门声拉回了她的思绪,淮王的突然出现,师仲柯并不意外,她关上窗,转身道:

“淮王殿下,今日让您失望了!”

楚淮看见细粉妆容的师仲柯眼底一丝惊讶,她的眉眼像极了几年前的一个女子,只是她的眉间少了一个美人痣,还尽是冷漠,几年前的那个女子是不会有这种眼神的。

“以后离独孤家的人远一点!”

“殿下命我探查来这里每个人的消息,唯独不要独孤家的人的消息吗?”师仲柯察觉到他此时的气场不对劲,有些许怒气。

他锁眉,又说不上来,独孤家和他是对立,也是最需要探查的人,可当第一次这么看到师仲柯正面时,他有种熟悉又陌生的特殊感觉,或者说是似曾相识,可他也清楚,师仲柯不会是她,因为她早就不在人世了。

尽管如此,他隐隐有着错觉,师仲柯身上有她的影子,也许上天眷顾,他面前的这个女子,就是她的影子…

他不想让她和独孤家的人有丝毫关系,换言之,不想她和自己的仇人有丝毫。

“独孤家的人是不会出现在长乐馆的!”他面色冷漠道。

师仲柯听说过传言,独孤家的人是从不出入这种地方的,而出现在这里的独孤朗,师仲柯不禁起疑,他怎么会那么巧,偏偏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了长乐馆…

她应声道:“一切听殿下的吩咐。”

楚淮一进到房间就看到了这里的场面,充斥着各种恶臭,而她竟然还会留在这里一整天,“在这里一切小心谨慎,若是身份暴露,你自行了断!”

“是。”师仲柯暗暗坚信她不会是那样的后果。

“另外,若是有事找我,可随时回弄玉居,那里会有人接应你。”

“是,我记下了。”突然之间,师仲柯也察觉到了楚淮异样的转变,他话里处处都是矛盾,一边说出事自行了断,又说有事可回弄玉居找他,总之楚淮变得很奇怪。

楚淮道:“你现在只需尽快查出散布谋士谣言人的线索,其他的可暂且不管。”

“是。”

从楚淮进门开始,师仲柯一直只恭维的几个字,而楚淮的目光却也在躲闪着师仲柯,师仲柯感觉的出来,她也在好奇,到底是什么使楚淮不敢直视她。

两人沉默很久,楚淮问道:“在沙漠之前,你可来过都城?”

楚淮突然一问,师仲柯捉摸不透,她还是违心的说道:“出身寒门的人,有的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过一个地方,我只是运气不错第一次来到都城。”

她来都城一共三次,前两次是跟随父亲而来,这是第三次,但现在她铭记,她名唤师仲柯,是一个崭新的人,一切都是空白的人。

楚淮没在说话,转身离开之际道:“记住本王的话,你对本王有没有价值,都由你决定!”

说完楚淮很快就离开了,师仲柯停留了一会,在楚淮的身上,她隐隐发现了破绽,就是独孤家。

他很忌惮独孤家的人,那么也就是说,他其实是很想探查独孤家的人的,只是她不知道今天出现的独孤朗会不会可以成为一个机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