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复*在线阅读第7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13:54:43
复*
复*
作者:轻*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他对你说重话了?”祁祯樾问。

邵韵宅去甩他的手,可甩不开。“你放手啊,他没有,倒是你先放手……我跟你没那么熟……”她说着流着泪。

祁祯樾道:“不。”

邵韵宅又气又烦,低着头哭出了声。毛珂一看,连忙道:“七王爷还是先放手吧,小姐这会儿是恼着了,有什么话等成亲时在说吧……或,过几天来王府说吧……”

“都是你……从中作梗,不然桓清就娶我了……”邵韵宅气到胡说八道。毛珂在一旁吓得连忙道:“王爷,小姐绝不是怪罪王爷的意思,她这会儿是糊涂了……还请王爷先放手,我带小姐先走……”

祁祯樾抬起头看着她的,“就这么让你难过么?”他的语气怪怪的,让人听不清情绪。

“我要说是,你去让皇上取消婚约啊……”邵韵宅依旧是哭,她从未这么难过,不单单有是被桓清甩开的难过,还有因两人以后再也没有交集而难过。

祁祯樾眼光复杂地看了她一会儿,道:“不去。无论你有多难过,这门亲事不能作罢。”说罢,他放开了手。硬是拿袖子给邵韵宅擦了擦眼泪,而后跟着邵韵宅直到把她送上马车才离开。

邵韵宅伏在毛珂的肩头哭了一路,直到马车回到了宰相府她才抽抽噎噎地停止。毛珂看着她这个样子也十分心疼,却也是无可奈何。回到府中,邵明阳便请她过去挑选嫁衣的布料首饰,邵韵宅两只美眸哭得又红又肿,便推脱说累,后便歇下了。

晚上邵楠枫来了,邵韵宅一见他又止不住想哭。这可把邵楠枫吓了一跳,“宠儿……今日是皇上皇后给你气受了?”却一想也不敢,他们爹可是在朝中势力庞大,就看在他们爹的脸面上,也不敢对邵韵宅如何刁难。

“哥哥……桓清不要我了……是我一厢情愿啊……但是,心好疼啊……”邵韵宅揉揉红肿的眼。

邵楠枫心疼坏了,连忙伸手将她揽入怀中安抚,“没事,没事……他没这个心,就随他吧……你就要当七王妃了……”

“不许提……”邵韵宅把脸埋到她哥的胸膛里哭。邵楠枫叹气:“再怎么样,至少你嫁给伏里,不委屈你当侧妃……”

邵韵宅才不听,哭累了便有些困了,窝在邵楠枫怀里昏昏欲睡。邵楠枫抬手叫下人过来。毛珂连忙应声过来。

“哦,你去把诺梨叫来……”邵楠枫道。

“大少爷我就是诺梨。”毛珂低头道。

邵楠枫大惊,“啊,看来子祥说的是真的……”

“是真的。可如今小姐重要。大少爷还是多劝劝小姐吧。”毛珂虽语调淡漠,眼神却担忧地看着邵韵宅。

邵楠枫叹气,“如今还能怎么办?下月她就要嫁去景平王府了。”他伸手拢拢她的发丝。邵韵宅已经睡着了。

“诺梨你看着她,逃婚是万万不可的。”邵楠枫想了半天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毛珂微微点头,“她真敢。”

邵韵宅醒后,天已大亮。她头痛欲裂,“珂姐……”

毛珂进屋道:“小姐醒了?要梳洗么?”

“妈的,感觉我昨天相当丢人啊……”她这会儿回神想起昨日的种种,不禁有些尴尬。失恋发起疯来的确是不管不顾了。

毛珂一笑,“倒是……有些可爱。”说着给她倒水洗脸漱口。

邵韵宅叹了口气。“少来。不过……桓清是明日成亲么?”

“是……吧?”毛珂没敢看她,扶她下来给她洗脸梳头。邵韵宅托腮,“其实……我也是不甘心。”

“不甘心你这么美,却打动不了他?”毛珂笑着问。

“太他妈的对了。你说我要长得丑,也就算了,问题是我长得这么美,妈的,还能被人甩,这他妈不科学啊……”邵韵宅气的想拍桌子。“不过,唉,我也看出来了,他或许也就是利用我而已。”想到这点心中不禁有些失落。

此时又有小厮来请邵韵宅了,说老爷在房中等她。不得不去了,邵韵宅起身跟着小厮去到了邵明阳的房中。

一进屋,只见屋中除了邵明阳外还有一堆姑娘老妇,二娘和三姐也在。

邵明阳指着地上一箱一箱的东西说是给她的嫁妆,邵韵宅低头一看,一箱箱的黄金珠宝,不禁感叹我爹真是个贪官啊。

“宠儿,这是府上第一次嫁女儿,爹定不会亏待你的,你看还差啥,我让人给你添置。”邵明阳拉着邵韵宅问。邵韵宅摇头,“不缺了。别忙了。”

谁知她话音刚落,二娘便道了一句:“要论嫁人还是薇儿年长一些,怎会轮到宠儿。不过既然宠儿都要嫁出去了,还是要大办的。”

邵明阳随口道:“那不然让薇儿跟过去?反正都会姐妹的。”

“这……那还请老爷跟七王爷明示。”二娘立刻喜笑颜开。

邵韵宅白了一眼。妈的,在这儿等着呢。

后又说了不少婚嫁事宜,才放邵韵宅走。临出门时,她听到二娘跟邵明阳道:“七王爷哪里,老爷别忘了。”

三姐出门挽着二娘愤愤不平道:“我样貌哪点比不上她,她竟能嫁给七王爷。”

“你又有什么不平的?那七王爷在朝中又不受宠,不过若能入了王府也算是有个不错的归宿。倒是你也学着机灵点,拉下那丫头指日可待……”

“二娘。”邵韵宅在身后唤她。

二娘惊讶回头。

“请我去你那儿坐坐吧。”邵韵宅笑道。

两人一愣,面面相觑一刻后,二娘才道:“好。”邵韵宅去了二娘的屋子,坐下后只见二娘给她三姐使了眼色,“薇儿去吧我的茶拿来给你妹妹泡上。”

“是。”三姐白了邵韵宅一眼去偏房泡茶。

邵韵宅冷笑一声,开门见山道:“二娘也应听说了吧,你给我的龟苓膏让我家珂姐吃了,她捡回一条命却面目全非。可惜啊,你没害成我。”

二娘表情一滞,“这……你在胡说些什么?”

“这种巫蛊之术终是害人害己你自己心里能不能有点儿逼数。”邵韵宅不理她接着道:“我说的你肯定都明白。本来呢,老娘想放过你们俩,结果你们正赶着老娘失恋的时候撞上来了……现在只有杀人能让我快乐。”她眼神突然凶狠起来。

二娘被吓了一跳,“你这丫头真是魔怔了。说的话我一个字也听不懂。薇儿,茶泡好了吗?快给你妹妹端上来。”

三姐应声给她端了上来。邵韵宅端起茶递到嘴边,观察到两人的表情都变得有些欣喜。她弯沉一笑,突然起身,飞快出手捏住她三姐的下颚,把茶灌了进去。

“啊啊——”二娘失声尖叫。只见三姐应声倒地浑身开始抽搐,剧烈咳嗽。二娘转身跑去屋里拿法器和一些瓶瓶罐罐,邵韵宅跟上去出手打掉她的手,摔碎了瓶瓶罐罐的东西,扭住她的手腕道:“珂姐说算了,我想着你们会收敛,谁知还是这样——”

“啊——”二娘尖叫,“邵韵宅你放开我,你姐姐要死了——”

“关我屁事。老娘刚才都提醒过你了你不听啊……”邵韵宅喊道:“来人呐——死人了——”

“你要干什么——”二娘恶狠狠地瞪着她,“你不得好死——”

“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邵韵宅喝道。

而后外面没了声音。她三姐的皮囊干了,如一副干尸一般躺在地上,瘆人极了。

邵明阳和邵楠枫赶到时,她二娘正抱着三姐的尸体哭的昏天黑地。邵韵宅则在一旁一副惊吓状,瑟瑟发抖。

邵楠枫一把搂住邵韵宅,“爹——我上次就说让你严查这府里的巫蛊之术,如今还是闹出人命了——”

“是她——”二娘指着邵韵宅,眼中满是仇恨,“是她害死了薇儿啊——老爷——”

邵韵宅摇头,“不,不是……”她双眼噙泪,满脸惊恐。

“住口——”邵明阳怒喝。“东西都是从你房里搜出的,你还能说什么?下月府里就要办喜事了,竟还能出这种事!”他怒不可遏,下令谁也不准走漏风声,随后邵韵宅被邵楠枫带回房中。

“真没想到二娘还要害你。”邵楠枫心有余悸。“不过这次她误害了薇儿,也算是自食其果了。”

“嗯……”邵韵宅还是一副被吓得恍惚状。

“那……诺梨好好照看她。我先去了。”邵楠枫摸摸她的脸,给毛珂交代了几句便离开了。

毛珂过去关上门窗,“你是真害怕吗?”

邵韵宅立刻恢复了得意洋洋的样子。“当然不是。她就是老娘弄死的,吼吼吼~她们俩活该。”

毛珂瞪了她一眼。“差不多得了吧。方才……九王爷身边的平隐托人给我递来了一封信。”

邵韵宅眼神一亮,“桓清要跟我私奔吗?”

“他在侧门等你,有话对你说。”

“珂姐你偷看我信我操你妈——”邵韵宅边骂边披上披风往外跑。

“慢点——别被人看到了——”毛珂连忙跟上,就怕她逃婚。

邵韵宅一路小跑到偏门,发现门锁了。她搓搓手心,一下跳上了院墙,从墙上翻下。

祁祯睿看到她从院墙上跳下吓了一跳。“宠儿——”他跑过去抚邵韵宅。“不必这样。”

“桓清,你想对我说什么?”邵韵宅抓着他的双手,眼中满是期待。

祁祯睿看着她,“宠儿,你去跟你爹开口,让父王改婚,做我府中的侧妃吧。虽不如正妃头衔,但我对你的宠爱不会少一分一毫。”

邵韵宅突然深情凝固道:“桓清啊,你为何不去和皇上说?”

“我?如今正是父王重立太子之际,我不可让他对我有看法的。况且,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么?”他竟笑了一声。

邵韵宅缓缓放开他,心头的感觉渐渐起了变化。“桓清,我在你眼里很贱吧?一直倒贴你?”

“你说什么?”祁祯睿并未听懂。

“桓清我问你。若我要你去和皇上说要纳我为妃,你去么?”她好像一直看错了人。

祁祯睿定定地看着她。摇了摇头。

她心里坚持的东西,瞬间瓦解。祁祯睿从来就不是男主。至少此刻,已不是她的男主。

“桓清你回去吧。我会嫁给七王爷。”邵韵宅垂下眼眸。“以后你见我别忘了叫一声‘大嫂’。”

“宠儿……”祁祯睿还想说什么。被邵韵宅举手制止。“桓清,不对,九爷请回吧。”

这一切,是尘埃落定了。

她回头,侧门已被毛珂打开。毛珂在门口等她。

邵韵宅进了门里。大门关上,毛珂担忧地问:“没事吗?”

“为他这种人哭,太蠢了。”邵韵宅却还是眼眶红了。

回去的路上,平隐看着祁祯睿心痛欲绝的状态,忍不住道:“那为何不跟她说清楚?”

“她也说了,她要嫁给七哥。”祁祯睿看向窗外。“真可笑,我以为从小七哥不屑跟我争抢。原来他是一直在等机会抢走我最看重的东西。”

“九爷……”

“别说了……算了。”祁祯睿叹了口气。

第二日九王爷大婚,迎娶梁国公主,全京城丝竹礼炮声不断。

邵韵宅趴在窗棂上,看着天空渐渐变暗。

毛珂问道:“小姐……”

“我不难过。我一点都不难过。”邵韵宅咧嘴笑。

“我是让你看看下月要戴的首饰。老爷刚命人送来。”毛珂过去默默她的头。

邵韵宅吸吸鼻子,“好。”

下月到了日子,邵韵宅还未睡醒便被人从床里挖出。初春的阳光映着房中的喜字,扎着邵韵宅眼疼。她任老妈妈们在她头上涂上头油绾成高发髻,戴上了十二只金钗,一对儿流苏步摇和镶着二十四颗夜明珠和红宝石的金凤冠,而后穿上了水红色喜袍,金丝银线绣着流云芙蓉直拖几尺,印着她的皮肤更白了一些,内裙绣着暗色牡丹,邵韵宅瞬间觉得全身重了十斤。她看了眼铜镜中的自己,柳眉明俏,双眸含情,似有人间千种的各色美艳,红唇丰莹,整个人一笑似夺了世间一切光彩。

“我真他妈好看哈哈哈哈哈哈哈……”邵韵宅托着下巴大笑起来。旁边的老妈妈和小丫鬟都被她的笑惊傻了。

“你别恶心人了,快点时辰要到了!”毛珂给她盖上红盖头,手中塞进了个苹果便把她带到大厅,她摸索着给爹和哥哥姨娘扣头行礼,而后被塞进了轿子。

一路上颠簸的不行,邵韵宅觉得自己的头快被颠断了。不知多久到了景平王府,鞭炮味刺鼻,嬉闹声刺耳。邵韵宅从轿中出来,扯着红绸,被牵引着胡乱拜了天地,府中极度吵闹,邵韵宅只觉得头痛无比。而后她被带入洞房中,被交代了一些礼数后便独自等待七王爷。

“操你妈脖子快断了。”邵韵宅张开手躺倒床上,缓解了一下脖子的疼痛。“妈的,古代这陋习得废除啊,累死老娘了……”骂完人,她昏昏欲睡。

“砰砰——”

邵韵宅听到门外有响声连忙起身盖上红盖头坐好。

一股酒气袭来,各种人不断涌入。只听小丫鬟道:“请王爷掀盖头吧——”

等了一刻,邵韵宅的眼前才恢复清晰光亮。祁祯樾低着头,快速看了她一眼后便又低下了头。接下来喝交杯酒,祁祯樾低着头看着她的喜袍裙摆,抬头喝交杯酒时,手猛地一抖,酒杯差点掉落。而后吃生饺子,发果子等,祁祯樾都是低着头。不知道他为何也不开心。

“王爷王妃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小丫鬟们齐声祝福后退出了洞房。

待她们一走,邵韵宅第一件事就是摘了凤冠和头上繁琐的头饰。

“呼呼——老娘终于解放了——motherfucker——”她疲倦地动了动脖子。扭头看祁祯樾坐在床边发呆。

“王爷啊,早些睡吧。”邵韵宅道。

祁祯睿低着头默默地点了点头。

邵韵宅莫名觉得一阵恼怒,她走近祁祯樾道:“王爷,我很丑么?”

“啊?”祁祯樾大惊,抬头看她一眼,却只是一眼,便又低下头。

邵韵宅挨着他坐下,“不是,王爷就没发觉你从见我第一面就没正眼瞧过我么?为啥?”

“我……”祁祯樾欲言又止。

“你他妈看着我说!”邵韵宅去捏他的下巴。祁祯樾想把脸别过去,下巴却被邵韵宅死死捏住,“以后就算你不见我了,今晚看着我的——你看着我——”她硬把祁祯樾的脸掰上来,让他强制与自己对视。

可才对视了一刻,邵韵宅便将手拿开。“不是……你,大哥你耳朵怎么红了?不是,你,你脸红什么?你可别告诉我‘精神焕发’啊,咱这本小说可不叫《智取威虎山》……哎,大哥咱能不能别这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