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契约闪婚:霍少,手到擒来第九章在线阅读

来源:掌阅小说网 2021/4/9 12:45:35
契约闪婚:霍少,手到擒来
契约闪婚:霍少,手到擒来
作者:冬哥
来源:掌阅小说网
五年前,她红透半边天;五年后,为爱息影的她却被渣男男友和闺蜜双重背叛。一怒之下,来到民政局的她,偶然遇见了同样被放鸽子的霍少,她大胆向前:“霍少,我们拼个婚如何?”霍少沉思一会,点了点头:“好啊!”……新婚夜,她看着走向自己男人,眉头紧皱,“霍少,我……我们只是假结婚。”“是吗?那还真不凑巧,我把它当真了。”

月亮被飘过来的云团遮住,天地间漆黑一片,树林中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在寂静的夜中回荡。

“喂喂,扔这就行了吧!这个奴隶咳得这么厉害,浑身起疮,可不是得了天花吧!”

一张简陋的草席包裹着不知明的东西,像抬畜生一样被捆绑在一根粗木上,由两个消瘦蒙面的男人抬着。两人的步伐很快,是不是做贼心虚一样四处张望着,从草席里不时传来的咳嗽声,像夜晚的狼嚎一样让人胆寒。

“不是吧,那个胖子分明是说这奴隶只是得了疱疹,让我们连夜把他扔到‘万人谷’。”

走在后面的男子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停下脚步,恍然大悟般喊道:“我们被骗了!”

“什么?”前面的男子扔下扛在肩上的木棍,席子砸在地上,里面的咳嗽声更加剧烈,可是却没人在乎。

“你想想,那个胖子站的老远,当时都是拿方巾捂住口鼻的,他要是不这么说,我们怎么会去?还是谨慎一些,我看这个奴隶也活不长了。不如,就把他扔这吧!”

“这 ……”

“别犹豫了,回去我们就说把他扔到万人谷就行了,难不成他还去找?都是出来混的,大家意思意思就算了,你省事,我也方便。而且那些商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大家都是苦命人,就别再互相为难了。”

男子想了想,用力踹了裹起的草席几脚,里面的奴隶浑身都是流脓的疮,看样子也活不长,而且对方说的没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奴隶如果真有什么传染病,倒霉的是他们自己。

“好!那我们就把他扔这吧,不过我们还要溜一会才能回去,那胖子贼精贼精的,我们回去的太早他会怀疑。”

“哈哈,还是兄弟你想的周到!”

两人的嬉笑声,渐行渐远,他们都为彼此的决定而感到愉快。

“咳……咳……”草席里的咳嗽声越来越大,急切的仿佛快要窒息一般。

周围渐渐没有了声音,地上的草席开始不规律的动弹起来。

“他们走远了吧!”男孩开始尝试挣脱束缚自己的草席。他蹬着脚,像一条毛虫一样向前蠕动,粗糙的草席扎刺破脚趾,腥味很快在狭小的空间传开,男孩又不住的咳嗽起来,身子想火烧一样难受。男孩在狭小的空间里虚弱的呼吸着,现在他离自由只差一步,他真的很幸运,没有被胖子整死,而是被扔掉。他赌赢了!

“咳……咳…… ”凉风吹过渗入头皮,男孩大口喘息着从草席里挣扎而出。趴在地上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一切。灰翳的眼里有激动有迷茫。

身上破旧的单衣已完全被血浸透,混杂着一股恶臭,他抹开袖子,一连串溃烂脓疮的恶臭扑鼻而来。金色的疱疹有的结痂,有的和溃烂的伤口粘连在一起,看起来恶心无比。男孩的目光没有在溃烂的胳膊的上停留,而是紧紧掐住了手腕,干枯的手指,仿佛镶入肉中的骷髅。

借着月光,男孩从周围找到了一块尖锐的石头

……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奴隶,我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你是我的东西,给他烙上我的记号!”

“想跑?我告诉你,无论你在哪,只要有人看见这个标志,就会把你送回来,除非你死,不,不对,即使你死,也要带着这个烙印!”

“你敢刮花我的记号?狗东西,来人给我把他往死里打!然后再给他烙上一个!让他记住,他谁的奴隶!”

……

那个胖子的脸他一辈子都不会忘,他不是奴隶,更不是某个人的东西!男孩握紧石头狠狠朝手腕出的烙印刺去。石头在他手中仿佛一块利刃,毫不留情的将手腕竖着划开。他疼得浑身痉挛。鲜血流过脓疮叮的他生疼,他并没有住手,相反,看到手腕的烙印划花之后,他反而更加疯狂的朝手腕刺去。

一下,两下,三下!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疯狂!他恨这个烙印,撕开它就仿佛撕开胖子一样!

他不停地朝手腕挥舞这石头,直到累的没有力气才渐渐住手,手臂已经没有了直觉,手腕被划的稀烂,浓稠的鲜血不间断的从伤口冒出,泄露他最后一丝生机。

男孩看着模糊的手腕只觉得痛快,他终于摆脱奴隶,摆脱胖子得到了彻底的自由,他可以去任何地方,也不会有人把他抓回来了。

“咳……咳 ……”男孩勉强拖着身子爬到绑着草席的木棍面前,撑着木棍,摇摇晃晃的准备离开!

“要去哪呢?我已经无家可归了!我要去哪可以找谁?”男孩问着自己,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有流出来,他哽咽着,继续前进。

不知道是不是夜太冷,他的身子渐渐冷了起来,眼皮也越来越重。

“是快要死了吗?”男孩开始这样问这自己。

“死了,是不是也很好呢?”

夜,越来越凉,扑通一声,男孩栽倒在地。这样也不错吧,就这样死了,反正他已经没有任何地方可以去,没有任何亲人了!

时间在他的世界里慢了下来。一种难以言喻的疲惫感爬上心头。

……

“活下去!昶儿,你一定要活下去!好好的活下去,娘不需要你报仇,只想要你平安。活下去!活下去!”

“娘?……”

对了,他要活下去,他要报仇,父亲,母亲,全家上下百余口人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一条莫须有的收受贿赂陷害官员大臣的罪证连查都没查就坐实罪名,将父亲处斩,这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他一定要知道是谁害死了父亲!

他做不到不报仇,但一定要活下去!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咳……咳……”轻微的咳嗽声伴随着暗红的血迹消失在树林之中。

天色微亮,一个男子背着沉甸甸的竹篓在山间行走,脚步匆匆,一边望着快要升起的太阳,一边焦急的擦拭额角流下的汗水。

“咦?那是?”男子犹豫片刻,还是放下背篓朝不远处那个灰色的小影子跑了过去,当影子在他视线里渐渐清晰的时候,他的脚步也不自觉的慢了下来,腥味混着淡淡的恶臭,脸上和胳膊上的疮,在太阳的照射下泛出明晃晃的金色,看起来恶心极了。

男人不敢贸然上前,痘一类的病症最为棘手,它们的传染性很强,如果男孩得的是天花,他就会贸然搭上性命。

男子掩住口鼻,站在远处仔细的观察着男孩的痘疹,不多时,他就发现了异常,男孩身上的疮症虽然严重,有溃烂,样子和天花很像,但它的反应倒和过敏有些相似,都是连成一片。比起痘症,红肿更为明显。

虽然解除了天花的危机,但是……

“死了吗?”

男子小心翼翼的超男孩走进,男孩身上的血并没有干涸的痕迹,应该倒下没多久,男子转身看看天边已经露出小半脑袋的太阳皱了皱眉,伸出手指放在男孩脖间的动脉处。

片刻过后,男子眉头微皱,他又加重几分力气,但指尖依旧没有感受到任何脉象。死了吗?男子看了看淹没在血泊中的模糊的手腕,应该死了吧,失血过多,或者风寒?

唉!男子轻叹一口气,眼里有一丝悲戚,算了,早点回吧!

咳 …… 咳……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突然间,男孩抓住了男子准备收回的手,呼吸烫的吓人。男人下了一跳,那一刻他突然想起了送尸人口中的诈尸!

本能的男人感觉到恐惧想要挣脱离开,但惊恐不已的双眼却看到了男孩微动的嘴唇,微弱的呼救声从唇中传来……

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他吞了一口口水,掀开男孩破烂的衣服,血腥味和臭味扑鼻而来,呛得他轻咳几声。男子定定心神,烂疮和溃烂的伤口看起来依旧模糊可怖。男子强忍住作呕的感觉,小心翼翼的抱起男孩,背过沉重的竹篓,快速在阳光下消失了。

……

身上痒酥酥的,一种清凉的感觉混着淡淡药香传入鼻腔刺激着还处在麻木状态的神经。他想真开眼,却发现眼皮很重。全身传来的疲惫和疼痛似乎全压在了眼皮之上。

“大夫?这个孩子怎么样?”

“有点难办啊!这孩子吃了大量的芨芨草,导致浑身红肿起疮溃烂。脓疮和炎症又感染了他身上的伤口,再加上又受了凉染了风寒。病情不容乐观。我已经剜掉了腐肉,给他敷了药。剩下的,就只能看天意了!”

“唉!他不过还是孩子,怎么会 ……”

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是总能听到一些模糊的声音,有时候还能听到婴儿的哭闹声,只剩下意识的他,不知道这样算活着还是死了,他也试图睁开双眼,但总是还没看真切就无可奈何的闭上了眼。

“已经五天了,他还能醒过过来吗?”

“唉,看看吧,应该快了,这个孩子究竟遇到了什么事?那些楚人对这些孩子真的下的去手啊!”

“楚人?”男孩的意识不自觉的记住了这两个字,又不受控制的再次进入沉睡。不知过了多久,眼皮上的困倦感渐渐消失,温暖明亮的感觉照在眼皮上很舒服,意识渐渐可以和身体同步,他再一次试图睁开眼睛。

模糊的视线混着光影,看的不真切,模糊间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

“你醒了?”

温柔的声音,慈祥的笑容,男孩的眼泪不由自主的从眼角流出,沙哑的嗓间挤出一个略显生涩的称:“娘?”

妇人意外的笑了笑,点头答应着。端起一旁的碗,轻轻吹了吹,又用勺子搅了几圈,送到嘴边抿了抿觉得温度差不多了才舀起一勺递到男孩嘴边,柔声道:“把药喝了吧!”

“娘,我就知道你没死!”男孩咽下药哽咽道。泪水却始终在眼眶里打转,憋得眼眶通红。

妇人没有回答,只是给男孩喂药。男孩安静的享受着这一切,但是!

当男孩再一次抬头时,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凌厉而惊恐,他猛然打翻妇人手中的药碗,伏在床边疯狂的扣着喉咙,将药全部催吐出来。

“你给我……灌了什么…… ?”男孩红这眼瞪着妇人,宛如一头凶狠的狼!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掌阅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