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奇幻正文

重生之无尽世界深夜的医院

来源:黑岩网 2021/4/9 12:53:51
重生之无尽世界
重生之无尽世界
作者:行走凡尘的诗人
来源:黑岩网
下载客户端,查看完整作品简介。

“妈妈哪去了?”江珉总觉得事情有些奇怪,但是以他当时仅仅七岁的智商,却并不能参透。

难道她已经自己好了,还自己一个人去上厕所了?

“居然都不叫我。”江珉有些生气的埋怨了几句。他们所在的八楼的厕所暂时停用了,要上厕所的话得去七楼上,值夜班的护士离开之前有特意同江珉和他的父亲讲过。

他顺着楼梯往下走,一边走,一边奇怪晚上的灯光怎么会变得这么暗。

或许是为了不影响走道内可能留守的家属们的休息,整个楼的灯光都变得很暗,间或着有黑色的小虫掠过光源,在地上留下影影绰绰的阴影。

一个落脚没站稳,差点顺着楼梯道翻下去之后,江珉有些后怕的扶着栏杆往下看。

这里的楼梯间距,怎么好像比其他地方的都要高很多?

“梆!”

向下延伸的楼道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敲击声,毫无防备的江珉吓了一跳后,心里有些气愤。

为什么会有这么顽皮的人大半夜还要敲楼道旁的铁栏杆吓人?

此时的江珉已经到了七楼,他站在楼梯口向下看了一眼,眼睛一眯,突然重重的用手敲击了一下身旁的铁栏杆。

“梆!”

这次的撞击声比江珉之前听见的任何一次都要响,在声音结束之后,江珉又在原地逗留了一会儿,直到等了好一会儿都没听见楼下的人继续做出回应以后,才满意的笑了笑。

想吓我?我凶起来吓死你!

江珉满意的拍了拍手,直接去了厕所。

在江珉进去的时候七楼的厕所里还有一个人,一个背对着小便池照着镜子,一身黑色西装的年轻男人。江珉注意到他一直在摆弄着自己额头前的那一小嘬儿刘海,这个过程持续了很久,从江珉艰难的脱掉系的很紧的裤子放水,再到穿回去,他依旧没有停止过手上的动作。

这个叔叔好自恋啊。

江珉提好裤子之后,有些嫌弃的又看了一眼年轻男人。这一眼,竟让他瞧出了不对劲的地方。

“叔叔,你的脖子上是什么东西?”尽管微弱的灯光让江珉看所有东西都有些模糊,但是年轻男人脖子上那一大块深色泛红的阴影,还是让他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协调感。

那不是人身上应该有的,这个叔叔有点奇怪。

问出这句话后,江珉有些紧张地咽了下口水。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到了一丝突如其来的恐惧。这间光线暗淡的厕所里一定有什么东西脱离了他的认知,但是以江珉的年纪,却找不出最关键的问题。

“叔叔?什么叔叔?叫哥哥!”年轻男人并没有把神经已经高度紧张的江珉当回事,他甚至看都没看江珉,依旧低着头摆弄他的刘海,声音沙哑地回答着江珉:“这是我的死因啊,你是不是傻?”

“什么……是死因?”这个词汇显然在江珉的现有词库里超纲了,他歪着头不耻下问,原本不知来由的恐惧居然因为好奇消退了大半。

“喂,你搞什么,跟我装什么……人?”年轻男人不耐烦的回过头,面无表情的脸在看到江珉之后出现了一瞬间的扭曲,连带着语气都变得慌乱了起来:“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什么是死因?”江珉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依旧对那个自己并不能理解的词汇不依不饶。他敏锐的感觉到这个词是让他觉得诡异的根源,也是解开所有疑惑的钥匙。

“……”年轻男人沉默了,他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眼珠子有意无意的向厕所里面瞟,好像在看什么东西。

顺着洗手台和小便池往深处走去,是两排大门紧闭的隔间。这家医院的厕所都修的很大,厕所里的隔间很多,长长的两排渐次进入了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一点一点的隐没在黑暗里。

“什么死因?小朋友你听错了吧?”在江珉忍不住想要再次开口发问之前,年轻男人先一步打断了他,“这是哥哥新买的丝巾,是不是很配我的发型?”

年轻男人不动声色的拉了拉自己的衣领子,稍稍遮掩了一些脖子上的深色阴影。他虽然说话的语气很俏皮,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阴恻恻的。

“……还行吧。”江珉毕竟是一个有家教的孩子,他十分勉强的给予了这个评价。

江珉刚回答完这个问题,注意力便又被别的东西吸引了。他听见了水滴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这声音越来越频繁,好似水滴越来越急,就来自厕所里面的隔间。

就在顺着右边进去的第六个隔间里,有液体顺着门与石台的缝隙流到了地上,很快就汇集成了一小滩。江珉好奇地伸长了脖子想要看看那一滩液体是什么,却被年轻男人按着头往后推了两步。

年轻男人的力气使得有点大了,江珉生气的举起手推搡了一下。当江珉的皮肤和年轻男人的皮肤碰在一起的时候,一丝彻骨的寒意将他冻得打了一个哆嗦。

江珉疑惑地抬起头,本想问年轻男人你的手为啥这么凉,对方却先一步松开了手,大跨步走向了那个有液体流出来的隔间。

在示意江珉不要跟过来之后,年轻男人迅速的抬高了右腿,而后以极重的力道踹在了隔间的门板上。

“嗵!”

江珉和隔间的门板俱都一颤之后,隔间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那东西在地上翻滚了几圈,最后撞在隔间四面的门板上,发出了几声沉闷的撞击声。

“朋友,在隔间里撒尿的时候能不能对准了,不要总是给别人添麻烦。你都滋了这么多到地板上了,需要我亲自帮你把把么?”年轻男人抱着手臂站在隔间门口,把“亲自”两个字眼咬的极重。

“……”

江珉直觉年轻男人是愤怒的,他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虽无任何情绪的变化,但是那双眼睛,那双一直让江珉觉得有些深邃到可怕的眼睛,居然隐约透着杀意和怨毒。

隔间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