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眉眼盈盈处在线阅读第9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4/9 6:48:40
眉眼盈盈处
眉眼盈盈处
作者:月华如水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其实这篇文,我想说明的只是,每个女人都有一个公主梦,只是长大了才知道,公主又怎么样,并不是打扮得美美的,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行了,她的生活里,有着比平常人更多的凶险。水平所限,写不来公主,就写一个贵族小姐吧,当然,是穿过去的,这样,才符合公主“梦”啊!把这篇文章送给所有曾和我一样做过“公主梦”的女士们,嘿嘿……由于工作原因,只能三-四天更新一次,不好意思!

这是一个阴谋,一个构造严密,准备良久,环环相扣的阴谋。

事后回想起那一天发生的一切,我得到这样的结论。

从我收到征召信的时候,这个阴谋就开始了。

那个负责处理我恢复现役事务的胖子古象,就是这个阴谋的枢纽。他放出了我要来长安办事的消息,计算了我到达长安的大概时间,通知江小白来长安蹲点。在我在小厅里等候的时候,我就觉得为什么古象的秘书对我笑的那么古怪。娘希匹的,肯定是秘书出去通知江小白来捉人了!

然后顺理成章的,我被江小白无缝对接地从古象办公室里带走,一路快马加鞭地送到火车站,北上章平。

再然后,江宇父子就把我送到了厨房,屏退所有闲杂人等,迫使我直面他的闺女。

“真...真狠呐...”

但我其实也是自投罗网啊。

就算天下英雄都明明白白晓得李世民的打算,他们还是会乖乖入彀。

正如我即便潜意识里知道江小白的打算,潜意识里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还是愿意去踏他的陷阱。

我是真的喜欢江晓安,真的真的喜欢。

在厨房里摊牌之后,我便和江晓安一起推着餐车到餐厅去。

不出其然的是,江宇和江小白都正襟危坐,换上一身严谨的汉服,绷着脸,眉头微皱,一副满脑子忧国忧民的样子。

我就看着江宇隐秘地转动眼睛,确认了江晓安脸上带着轻轻的笑意后,便下意识地出了一口气,随后意识到这样子不好,又立刻恢复到心怀天下的伪装,浑身隐隐散发出神圣不容侵犯的气息。

江晓安轻轻拉了我一下,我深深地呼吸,叫了一声:“伯父。”

“哎...”江宇马上憋不住了,笑容从里到外发出来,嘴角几乎咧到耳根去,起身朝我走过来,用力拍了拍我的胳膊,大笑道:“如初啊,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

我:“......”

好吧我承认当时我被深深地震惊了,怎么我刚和你女儿确定关系你就想着结婚啊?这剧情不对吧你身为女方的父亲不应该各种不舍各种哀怨各种希望你女儿能晚一点结婚吗,不应该是我这个男方希望早点抱你的女儿入门吗?

后来我和江小白聊天的时候,江小白倒是一副恨铁不成钢地对我说:“你他妈地在想什么,我妹那时都25了,你不急着结婚我妹还得急呢,你不知道过年的时候我们回老家,那些亲戚都在问为什么我妹那么大年纪了还单身,都想着给她介绍对象。”

我恍然,这个世界的澳宋处于19世纪前中期的英国水平,(女子的结婚年龄远远比21世纪的中国要小,虽然没有现在的大明那么夸张,但25岁还没嫁人的贵族女子确实有些奇异了)诶不过说起来,像我和江小白这样的名牌军校毕业的高材生,又都是贵族出身,到了24岁和26岁还打光棍,也着实是少见。

话说回来,在江宇发出了触及灵魂深处的质问后,江小白和江晓安同时发出了礼貌又不失尴尬的笑声来打圆场,江宇也意识到自己问的好像太急了,也讪笑着坐下来,招呼着大家吃饭。

接下来的几天其实没有什么好记录的,因为江家把我拉来的最大问题在第一天就解决了,之后无非带我四处逛了逛。

至于我和江晓安啊,我待在女方家里,还能做什么事情?最多只是牵手一起在公园里走了走,在月色下的湖上划船,然后互相交出初吻。

那时我们聊了什么,我现在也记不清了。唯一铭记在心的,就是她说了一句,“我会去明国找你”。

1629年2月16日,我和江小白一起登上北去的火车,离开了章平。

看着站台上渐渐消失的江宇和江晓安,江小白碰碰我,打趣问我是不是舍不得他妹妹。

我说老子男子汉大丈夫远游万里往返南北半球怎么会舍不得你妹只是话说回来,晓安说那天晚上她就知道我的感情,那你在宿舍里打了我一顿到底是为了给你妹妹出气收拾一个渣男还是因为我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把你某次喝醉酒在厕所里一边洗澡唱歌最后唱嗨了光着屁股跑出来跳舞的破事说了而心生不满找个由头来搞事?

江小白马上顾左右而言他,低着头说些什么“读书人的事...”“‘茴香豆’的‘茴’有四种写法”之类我听不懂的东西,没胆子再继续调侃我。

我也没再理他,靠在卧铺的枕头上思考着现在世界上的情况。

由于澳宋在元老院众人穿越过来后才开始了波澜壮阔的大航海大殖民时代,现在世界各国的情况被影响不大,基本上还是按照历史上的走向在发展。

关于那时欧洲的历史,(我在上辈子不怎么了解),我只能通过那时发行的相关报纸和私人撰写的游记了解,无非就是英格兰的倒霉国王查理一世在和议会龌龊不断,被勒紧钱袋子没钱打战,只能采取诸如强行借钱和指示士兵闯入民宅,然后因此与议会继续激化矛盾,为自己将来光荣成为全欧洲第一个被公开处决的君主打下良好的基础。

至于大明嘛,现在澳宋的实行的西历是2月,那么中国的农历大约是一月份,崇祯皇帝还在忙着给魏公公及其党羽安排各种罪名,然后毫无还手之力地落入了东林党徒的怀抱中。

唉,朱由检还是太年轻,不懂平衡术,今后的岁月里再也培植不出一支能和东林党对抗的势力了。

至于中国总督区武力经略的重点,辽东局势倒是处于诡异的平衡中。

一方面是澳宋亲自下场控制的金州要塞牢牢保卫了旅顺半岛的安全,为东江镇提供了一个稳定的大陆基地。同时又提供船只移民了不少东江镇的家属到了被我们占领的济州岛,为东江解除后顾之忧,因此此时的东江军士气远比历史上好。

另一方面,虽然袁都督依旧心如坚铁地要封锁东江镇的粮食供应,但澳宋前期提供的红薯南瓜等高产作物大大缓解了此时的粮食危机。并且...澳宋往旅顺港运输粮食,说是给自己国民吃的,大明水师难道敢说一句闲话?

后金方面因为要维持在金州地峡的武装对峙,出征察哈尔的军事行动比历史上缩水了一些,原本在去年农历十月就该结束的远征拖到了29年年初,现在还在消化战利品中,不知道会不会对今年年末的入口战役产生蝴蝶效应。

我侧头看了看,江小白已经躺在卧铺上睡着了,不由地轻叹了一口气。

(“这厮不知道历史发展,现在倒是无知者无忧。”我伸了个懒腰,抓着枕头盖在脸上,“不管了,想着心烦,天塌下来有元老院顶着,我一个没编制的野生穿越者想那么多干什么。”

“反正后金再怎么开挂,老子也不信他们还能在这个世界逆天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