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血液笔记面试(二)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4/9 7:32:56
血液笔记
血液笔记
作者:清述安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真实的世界,一个真实的末世,有人吃人的家人,有为了爱而选择牺牲的男人,这里有怪物,有猎物,有这我爱的人,为汝而爱,汝应为吾而生。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上午

三月二十三日是威海国立大学各系新报社录取结果的统一发放日,不用看,周颖都知道自己没戏,她倒是觉得无所谓,依旧乐呵呵的像个没事人一样——那种“中央集权”的地方,不去也罢,像我这种自由自在的灵魂怎么能被禁锢在那种暗无天日的地方呢?

她裹着灰色大衣,手里拎着一杯热乎乎的巧克力奶昔,慢慢的在路上溜达着——这么冷的天,又是星期六,校园里空荡荡的。

“周颖。”

清脆的呼喊从身后传来,她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呆呆的看了片刻渐渐靠近的浅蓝色身影,然后不确定的问道:“王凯同?”

“你能记得我真是太好了!”王凯同上扬起嘴角,点了点头,乖巧的大眼睛里透露出兴奋,周颖不置可否的冲她笑了笑“那个,你有时间吗?能不能陪我走走?”

周颖看着她,有些难为情的样子,稍稍犹豫了一下,终还是点头答应了。

周颖倒不是不愿意陪她,只是,她虽然和王凯同是同班同学,但和她并不熟悉,近一年了,周颖和她说的话总共也没超过三句,而且连她的名字都是这次新报社面试时才知道的——若不是在面试时她太过优秀周颖也不会注意到她。

不过,周颖对王凯同的印象倒一直还不错——乖巧懂事、对人对事都特别有耐心,很温柔贴心的一个姑娘,班里的同学都挺喜欢她的。

反正自己现在也没事可做,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陪陪她。

“面试结果怎么样?”王凯同看着别处,语气很随意,表明她只是想随便聊聊。

“还能怎么样啊,没录上呗——这个还用想吗?我那天的表现你又不是没看到。”周颖苦笑一声,大口吮着奶昔“你呢?”

“没录上。”

王凯同淡然的摇了摇头,周颖却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周颖一向只关心自己的事情,别人的事她从不会过问,因此也就没注意其他人的面试结果,但在她心里王凯同是肯定能被录取的。

“不可能吧,我觉得你说的很好啊,怎么会录不上呢……”

“说实话,这是我这么多次面试里准备的最充分、说的最好的一次——以前的那些都只是锻炼,这次我是真上心了。”王凯同咬了咬嘴唇,一副不甘心的样子“为了这次面试,我利用假期自学了计算机,又帮同学去做了杂志排版,每天都泡在图书馆里学习相应的技能,我的一个朋友还为此天天跟我通电话,教我一些面试技巧,光这个介绍我就练了一个星期……”

周颖安静的听着王凯同的叙述,心里又泛起了那种大悲的情怀——她准备了这么久都没录上,我什么都没准备……我确实没有资格再去抱怨什么了。

“没事,以后还会有机会的……”

“不去了。”

王凯同笑着摇了摇头,周颖一时有些尴尬——她不太擅长和女生相处,尤其是和不熟悉的女生。她的手紧紧攥着塑料杯,试探着问:“我们这五个人都有谁面试上了?”

“那个男生和那个女生。”

王凯同淡淡的说着,虽然没有指明,但周颖明白,毕竟五个人里她就只有那两个人不认识。

“什么?!那个女生也就罢了,那个男生是怎么回事——拜托,他可几乎没开口……”

“因为他是男生。”

王凯同又是淡淡的几个字,然后笑了。周颖的眉头都堆成了山峰。

“什么意思?”

王凯同听到这一问,转过身盯着周颖看了半天,然后泄气的笑了,周颖有些不明所以,但很快这种疑惑便被一种无力感吞没了——是的,她从王凯同的笑中听出了一种对自己“涉世未深”的无奈,还有一丝嘲笑——她分不清那嘲笑是好是坏。

“周颖,跟你说件我的事吧。”

王凯同抬头看着天空——今天的太阳很温暖,阔别已久的温暖——她伸出手去触碰这久违的温柔。

周颖点了点头,心情还停留在那抹让她无法释怀的笑中。

“这次面试之前,有个学生会的女生跟我说‘你给我送点钱,我就让你过’,当时我以为她在跟我开玩笑,而且我觉得我准备了那么久、那么充分,肯定会过的,就对她笑了笑,结果那天面试时我看到了她,她冲我笑时,我的感觉立刻就不好了——然后我就真的没被录取。”

王凯同微微回过头看着周颖,她的笑容有些刺眼。

“你说这是巧合吗?”

周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早就听说现在的大学社团和组织全都是各种潜规则,官场气息浓厚,可她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这么透明,这么不加掩饰……

“大学嘛,总得有点潜规则……”

“之前,我的一个朋友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可我不信,我去参加各种面试,结果都被淘汰下来了,那些看似不可能被录取的人都顺利进入了他们想去的部门,还有那些男生,什么都不用说就直接被录取了……”王凯同失落的笑了笑,齐肩的长发掩住了微微湿润的眼眶“现在,我的热情用完了,我再也不想参加这些活动了……”

“别这样,你别这样,她们不录取你,又不代表你不优秀,这只是他们的规则有问题。”周颖看着眼前这个一直积极乐观的女孩突然现出有些绝望的神情,她的心里竟会生出一种深深的罪恶感,也不知道她这到底是在替谁感到罪恶“你还会有很多机会的。”

“也许吧。我只是觉得这次没录上,很对不起我的朋友,他毕竟帮了我那么久,结果我还是让他失望了。”王凯同低着头,笑了笑,眼角上扬,像是自我安慰般说道“不过,没关系,我会更努力的。”

阳光照着她的笑颜,很是动人——这个女孩要多坚强勇敢才会露出这么美好的笑容。

“还有,谢谢你陪我,我现在的心情好多了。”王凯同说着顺势拉起了周颖的手,刚才的不快好似立刻烟消云散了一般,唇角带着沁人的笑“我早就发现你人很好了——大家都是这么说的,而现在我终于能跟你说说话了,我真的很高兴。”

突然被夸奖,周颖不好意思的笑了,她突然发觉到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很不一般——在她面前你会感觉自己很愚蠢、很幼稚,似乎不管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是不对的,会发现自己原来那么狂妄。

周颖感到了这个女孩带给自己的无形的压力。

“要不要一起参加活动,共同进步?”

“可以啊。”周颖想都没想便爽朗的答道“以后的活动可以叫上我。”

“嗯,那就太好了!”王凯同灿烂的笑着,眼睛弯起“以后一起,那我现在就不再耽搁你了,改日见。”

“嗯,改日见。”

周颖都没想到自己会答应算是刚刚认识的王凯同的邀请,也许这就是志趣相投或是不忍拒绝吧。

匆匆说完王凯同就小跑着离开了,周颖在原地看着她离开时欢快的背影,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个好姑娘,一点都不会因为打击而放弃,不像我——我就只知道抱怨,却从来不去做任何改变。哦,现在想想,大概我过去所表现的与世无争也只不过是我没有与世相争的能力罢了。

周颖的手背在身后,盯着空旷的操场,一股凄凉划过心头——我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个样子的……

二零一二年三月二十三日中午

“没被录取,你就不难过吗?”陈杰宁慢慢的喝着咖啡,看着一副无忧无虑样子的周颖,操心的撇了撇嘴。

“难过有什么用?”周颖一边大口啃着面包,一边嘟囔着“那种地方不去也罢,我又不喜欢那个浓妆艳抹、霸道的要死的主考官。去那儿,不是我把她气死,就是她把我气死。再说了,就我那天的表现,能被录取才怪呢。”

陈杰宁看着她那副自嘲自讽又大义凛然的样子笑出了声:“那天,那些话你也真敢说,你没听见别人都在恭维赞美吗,你张口就是这不好那不对,还把主考官教训了一顿——哦,看来我还是小瞧你了。”

“怎么了?我说的都是实话。就你们那样个录取法,能录取到优秀的编辑吗?你们光看说的好不好、马屁拍的响不响,不看工作能力,哪有这个样子的?有些人就是不愿说,你能把他们怎么样?至于那个主考官,她就是活该,谁让她优越感那么强的,不说说她,她就永远不知道收敛——如果新报社能不在她手上烂掉,那真是谢天谢地了。”

“也就是你这个样子了,一点儿也不把那些人和规则放在眼里。”陈杰宁看着她高高撅起的嘴,叹了口气,无奈的举手投降。

“嘁,不说这个了。你是什么时候当的值?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太不够意思了。”周颖认真的盯着他,故意把不满写在脸上“早知道我就向你讨讨经验了。”

“我没经验。”

“切,没经验一下子就进去了。”周颖一副你不仗义的表情“你是谁啊……”

“因为我是男的。”

陈杰宁的语气不附带任何情感,闪着冷漠的眼睛转向了窗外。

看着陈杰宁倏的严肃的俊俏脸庞,周颖一下愣住了,脑袋嗡嗡作响,头脑里快速闪过那天面试时的情景和上午王凯同对她说的那番话,她突然就明白了,然后就再也开不了口,心被无尽的失落和嘲讽填满——在这样一个缺少男生的院系里,那些女生到底有多饥渴才会公然做出这种事?只要是男生,无论好坏都会被录取,好的还可以晋级为男友……怪不得那天那个男生可以那么悠哉悠哉……原来,原来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原来只有我愚蠢的认为那是一场公平公正的竞争……

在这样的运行体系下,让那些想凭努力进入社团、进入组织的人无可奈何,他们虽然不说,但在他们心里到底积压了多少愤恨啊?

也许,这就是现实吧,不是所有的事努力了就会有结果——这么简单的道理我却要花那么长时间才明白,我,我真的好可笑。

陈杰宁盯着周颖失落的面孔,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毕竟他也是这个体系中的一员,毕竟他也是这个体系得以运转的帮凶,毕竟经历了那个过程的他也不会比别人更光彩。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