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杀手伪装进行时在线阅读第七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9:49:54
杀手伪装进行时
杀手伪装进行时
作者:西亚缇
来源:晋江文学城
1.全文存稿,欢迎入坑2.每天下午15:00更新3.1V1,HE文案:十年前,云昭随乌南太子车驾前来盛京朝拜,却遇上八皇子起兵夺权。看惯了离乱与血腥的她心血来潮,在叛乱里救了个比她小一岁的世子。小世子文文弱弱,不曾涉足泥潭,却面临着毁天灭地的灾难。云昭第二次来盛京,因伤误入慕王府,却看到昔日狼藉一片的地方变得冷清幽寂,而印象中的那个人除了那一身的广袖白衣,无一处与当日相似。慕淮追查十年前叛乱之事,却发现当初屠了王府,原本应该处斩的皇子在乌南露了踪迹。而与此同时,府上那个来路不明的女子也开始蠢蠢欲

天空是一片阴沉,灰暗的云宛如压到了人的头顶。北风刮得不算紧,但照样刺骨。每一阵打着呼哨掠过去,会把人吹冻得缩颈弓背,仿佛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凸起疙瘩……

在如此恶劣天气下,还是有人为了生计而奔波着。

一行六人,四人骑马,两个人力车夫。

领头的是位女子。年纪也就不过二八,披着大红色边镶狐皮翻毛斗篷,英姿飒爽,好不神气啊。

紧随于侧的是位人高马大的一条汉子,满脸络腮胡,两只铜铃眼。一副忠心保主的架势。

紧接着就是双杠手推车,这辆双杠车外包铁皮的四角上,嵌扣着四只亮银钉。方正模棱的车体虽说不大,却沉得慌,不知道里头装了什么金银财宝。车轮滚动间,总在雪地上辗出两条深深的辙痕。

只是车头上的一面小旗帜甚是引人注目,“天云镖局”四个金色大字随风波动。

原来是镖车。

不消说,后面跟着的两位,也是此趟的镖师了。

不过这而位有些独特,一位虽是酒糟鼻,可还是朝天的。另一位的左耳却不知道哪儿去了。

过不多时,在那女子身后的汉子向后喊道,

“‘同福客栈’到啦,二小姐有交代,大伙就在那里打尖!”

顶着风,没一会就到了那‘同福客栈’,还没开口,就有人出来招呼了。

出来的是谁?正是叶小芸。

原来叶小芸离开狄腾虎,就一路奔来。可惜身上盘缠不多,到了‘同福客栈’就所剩无几。正巧客栈缺人,叶小芸心想,不如在此凑足盘缠再上路也不迟。身上没钱,可是寸步难行啊。

就这样,叶小芸就留在了‘同福客栈’。刚在镖车到来之前,掌柜的就准备着了。这不,镖车刚到,就吩咐叶小芸出去招呼了。

叶小芸一边殷勤接客,一面张罗着拴马上料。刚想招呼他们把车子退到角落,车子已被退了进去。掌柜的没说话,叶小芸也就任他们去了。

其实细想一下,有谁敢把押的镖放在外头啊。

叶小芸关了门,才发现虽只有六个人,但却分了,三个地方。

那位领头的女子独据一桌,另三位镖师合占一桌。剩下的两位车夫呢?原来他们没有资格上桌,在火炉边,一条板凳两个人合坐。

掌柜的一待那女子坐下去就上去招呼了,

“佟二小姐,至少有两个多月没有伺候你啦。近来可好?总镖头也还得意?佟二小姐真是一代英雄,女中豪杰,这冷的天,也偏只有您才能上路走镖。别说胆识过人,就这等辛苦,多少男子汉也吃不住啊……”

那称做佟二小姐的一挥手,扯开斗篷上的丝带,冷着声道:

“给我来一份酱驴肉,一个烧饼,烧饼要刚出炉的,外带一碗酸辣汤,另一碟甜烂黄豆,一碟泡菜心。他们吃什么你自管去问!”

掌柜的似乎受惯了这一套,唯唯喏喏陪笑转身。那桌已有人大声道:

“我们每个人十只鲜肉包子,一碗萝卜汤,再切两盘卤菜,五斤老黄酒——”

佟二小姐柳眉微皱,不轻不重的道:

“一人半斤就够了,喝那么多酒干什么?我们在走镖,不是踏青,喝多了你们就不怕误事?”

那汉子好像也受惯了,赶忙欠了欠身:

“是,二小姐说得是,一人半斤够了……”

叶小芸想笑却不敢笑,他低下头来,只顾打着酒。

别看这片野铺茅店,出菜还真是快。也仅是一盏茶的功夫,一伙人叫的酒菜全已热腾腾的端上桌面,壶里的老黄酒,敢情都烫过了。

吃喝总是令人开怀的,尤其这些江湖汉子,一旦面临美酒热食,更乃风卷残云,狼吞虎咽。大寒天,口腹之欲不觉得会冒旺,众人吃相,便越发不甚讲究。

叶小芸悄悄注意着管二小姐,这位佟二小姐进食的模样却相当文雅细致,轻咬慢嚼,不带丝毫鲁急之态,与她刚才竟截然不同。

这时突听见一车夫低声道:

“快吃,瞎琢磨啥呢?只要二小姐一吃完,说走就得走,谁填不饱肚皮谁自认倒霉……”

叶小芸心想,这位佟二小姐可真是厉害,年纪轻轻的,领着这帮汉子押镖。说一不二,却没人敢反抗的。

又想,她是用什么法子立下如此威严。管得这些大男人一个个低三下四、凛若寒蝉?在这位‘女暴君’手下混碗口饭吃,亦未免讨得太辛苦了。还在这好,虽说不轻松,但掌柜的也没那么难以伺候。

刚想到这,就听见掌柜的在身后叫到

“发什么呆呢,还不快收拾收拾?”

叶小芸“哦”了一声,抬头一看,原来那一帮人已经那车退了出去,又要出发了。

叶小芸一边收拾一边想,这帮人速度可真快啊。这一会就什么都解决完了。

突然门外一阵骚动,叶小芸听见方才那位佟二小姐说,

“是什么意思?我们‘天云镖局,可曾得罪过列位?”

叶小芸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掌柜的说,

“不好,出事了。”

说完赶紧跑到窗台下面,下外张望。

叶小芸也跟着过去,阁着窗缝隙,外面的情形也能看个一二。

只见佟二小姐和三个镖师都已亮出兵器,佟二小姐使的是墨玉钩,女孩子家家的,用这等兵器却也合适。另第三位镖师,一位使的是大板斧,看着也有三十余斤,其余两位都是一样的狼牙棒。

再瞧对面,三丈开外,一字站立着三个人,三人全穿着一式的白袍、戴着一色的白熊皮护耳帽!

那三个人从头到脚是一片素白,站在白皑皑的雪地上,立于缤纷飞舞的雪花间,更是泥塑木雕般半声不响,要不仔细瞧,还真个不易察觉。而看情形,这三位仁兄,好像已经待在那儿好一阵子了,这种天候,这等严寒法,他们莫不成全犯了疯癫!

为首的白袍人持了一把根根见肉的粗胡子,他昂烈的一声大笑,腔调暴厉:

“小娘们,‘天云镖局’算什么玩意,也配得罪我们‘无影三狼’?我们的来意非常单纯,你们是走镖的,我们是劫镖的,摆明了就是这么一回事!”

“无影三狼”这几个字,听在叶小芸耳中不但陌生,更没有什么特殊意义。

然而对于深悉道上行情的“天云镖局”其他各人来说,感觉就大大不同了。

——“无影三狼”是这三个人的共同称号,他们依序为”魔狼”洪刚、”邪狼”凌延全、”鬼狼”祁见羽。

这三位主儿的出身来历,正如先前洪刚所言,他们是专门“劫镖”的。不仅是劫镖,只要属于有价值的东西,他们一概都有兴趣夺。直截了当的说,这就是一群强盗、一群恶匪,偏更是一群武功精湛,心思细密,而又手段毒辣无比的盗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