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网游:永恒召唤师之身世(4)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6:55:18
网游:永恒召唤师
网游:永恒召唤师
作者:四季春
来源:飞卢小说网
第一个虚拟网游开始发售,时隔一年的楚夜再次进入游戏,高端游戏仓特别彩蛋,职业抽奖获得特殊的隐藏职业。从此走向了,与众不同的人生道路。“妈耶,快看那是什么……龟,好大的龟。”(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一个大汉从门外探头进来看看院里,抽身回去,从外头“砰”的关上大门,在门头上加了一把大锁。

聂尘坐在那里,听着铁锁的声响,一动不动,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狗子蹲在大门里面,垂着头唉声叹气,不住的自语:“这两天不是眼见好了吗?怎么今儿又忽然……唉,打了陈家少爷,怎么得了?怎么得了!”

荷叶端着熬得热气腾腾的药碗出来,轻轻的放在石桌上,看到自家公子木愣愣的样子,眼泪又不争气的掉下来。

她伸出手来,用一方上好的绸布手绢,温柔的去擦拭聂尘脸上被粘上的一些水滴,边擦边细语如风:“公子啊,现在不比得从前,聂老爷不在了,夫人也不在了,聂家就剩下公子一根独苗,不能像以前那样想打人就打人了,你要息气,今后可得靠我们自己了啊。”

她说一句,就落一串泪,颗颗滴在胸前的月牙白对襟袄裙上,几句话的功夫,就湿透了胸襟。

十三岁的小姑娘,哭得梨花带雨悲从中来,听得大门边的狗子把头埋的更深了。

“公子快些好起来,聂家偌大的家业,眼看就要没了,我一个婢子,本该跟着家母去了,只是看不得公子今后无人照顾。荷叶从生下来就在聂家,从记事起就服侍公子,死也要死在聂家,不会放下公子不管的。不看着公子好起来,哪里……啊!”

聂尘的手,握住了荷叶的手绢,还冲她轻轻眨了一下眼睛。

那双明亮的眼睛,哪里有半分癫狂疯痴的样子。

“公子!”荷叶又羞又喜,惊得站了起来。

狗子闻声望过来:“怎么了?”

“公子他好像好了!”荷叶回头朝狗子喜道。

“真的?”狗子跳起来,几步靠近,却见聂尘一副木头一样呆滞状,对着药碗发怔,那双眼睛浑浊无神,脸色苍白面无表情。

狗子失望的摇摇头,荷叶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刚才明明……

“算了,你快让公子把药喝了,然后进屋去歇着吧,日头渐长,马上就要热起来了。我去劈柴,陈少爷刚才叫虎哥他们把门锁了,我们出不去。”狗子道,朝院子角落的柴房走去。

荷叶听话的把药碗递到聂尘嘴边,那中药苦得令人作呕,不过至少比那充满恶臭的无根水要好得多,聂尘虽然抗拒了一阵,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把药喝了。

喝完之后,荷叶牵着聂尘,进了屋里,这院落虽然不大,屋子却不小,堂屋开间三间宽阔,后面有偌大的卧房,两侧有厢房。屋子梁高一丈五尺,深达两丈,走进堂屋,坐在正中的八仙桌旁,对着墙上挂着的一幅巨大蛟龙入海图,聂尘常常有一种坐在篮球场中间的感觉。

“公子,奴婢去洗衣服了,这里有茶水,有你喜欢看的书,你好好的坐着,不要乱走,外面陈少爷派来保护你的人很凶,你乱走的话,他们要生气的。”

荷叶叮嘱了一番,转身出去,看着这个丫鬟瘦瘦小小的背影远去,聂尘不禁长长的叹了口气。

南海聂家高门大户,鼎盛时聂家老爹聂震东在南海县诸多海商中也算一号人物,家中有海船近十艘,府邸里人来人往,上门的客人朋友几乎可以把门槛踩断。

三天前的夜间,一群黑衣人夜袭聂家,将聂家上下五十来口人杀得干干净净,聂尘因为垂涎隔壁李员外家三女儿的美色,半夜翻墙企图去搞一腿,虽然被护院察觉没有得手,却侥幸逃过了一劫,不过当他被李家护院追赶要翻墙回家时却看到了血流成河地狱般的一幕,慌张中又急忙掉头逃回李家院子时被人从身后用飞棍击中了头,从墙头上跌下去受了伤,被李家人救了过去,李家护院众多,抵住黑衣人,方才捡了聂尘一条命。而狗子和荷叶两人,因为被派去香山县采买东西,逗留晚了,留宿在香山县,恰恰也保住了两条命。

无情最是读书人,仗义总是屠狗辈。聂家家破人亡鸡飞蛋打,任凭过往如何的阔气显赫,最后陪在身边的,却是两个小厮,多么的讽刺!

这么一来,名震南海的聂家,就只剩下了他们三个人。

聂家的亲属闻讯赶来,收拾残局外加报官,这样的屠门绝户,在沿海一带,并不罕见,大明的海商,往往跟海匪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遇到海匪火并,受到波及灭门是常见的。官府根本管不了,象征性的过来查看一下,就开始善后。

往日里没事就上门的人们,再也无人关心聂家剩下的骨血,而是人人都想上来啃上一口,聂家家产不少,田地店铺众多,外加十来艘海船,任何人看来,都是一块大肥肉。

衙门里的官吏、市面上的行商、黑道上的帮派,每天都有人上门来,形形色色的脸庞底下,都藏着一颗同样的心---落井下石。

好在聂家表亲陈家,也是一尊颇有势力的海商,及时的站出来,帮聂尘保住了大部分家业,虽然因为聂尘受伤魔怔的关系,暂时由陈记商行管理聂家家产,但陈家家主陈家弘说了,等聂尘一旦年及二十,加了冠礼之后,就要一四五六的全交还给他,聂家名下的店铺财产,全都保留聂尘的名字,陈家一个子儿也不要。

现在聂尘不过十六岁,还得等几年。

陈家的做法,光明磊落,人人都竖起大拇指,赞一声好。

唯有聂尘自己知道,脑袋后面被打出来的那个大血包,正是那位表哥---陈风,亲手飞棍敲出来的。

他趴在墙头上亲眼目睹,陈风在杀掉聂家最后一个人之后,得意忘形,拉下遮面的黑布露出的那张脸。

这一场灭门大戏,就是陈家一手导演的悲剧,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所图的,不过是聂家的家产。

而陈家还留着自己一条命,不过是想逼问出来,聂家藏在暗处的一笔现银所在,这是海商不成文的规矩,为了提防意外,海商家族都会暗中藏一笔银钱,这笔钱只有家主等人知道,是留着保命用的救命钱。

聂家家大业大,这笔钱当然不少,陈家想套出来,才以保护聂尘的名义,将其安置在南海卫城的这处别院里,派人看管,又请人治病疗伤。

聂尘摸摸头上包裹的布条,把刚刚记起的一幕幕,重新思量了一遍,觉得头大。

一穿越过来,就要面对这样棘手的局面,真TM的倒霉啊,一着不慎,小命难保。

随手翻翻桌上荷叶给自己留的几本书,《金瓶梅》《玉蒲团》赫然入目,全是限制级的书本,还TM配有插图!

聂尘觉得头又大了几分。

这副身躯的本尊,正如旁人所言,是个不折不扣的纨绔,天天遛鸟逗狗、看小书听大戏,文不知春秋武不识剑戟,这样的人物,竟然在这般险恶的环境下,能活到今天,也算极度幸运了。

只是不知道,自己今后能不能延续这种幸运,多活些日子。

抬头朝房梁上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聂尘低头,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打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