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六离神剑李青之慕容建中(慕容三藏)7(7)

来源:17K小说网 2021/6/11 4:19:38
六离神剑李青
六离神剑李青
作者:辰雨痴心
来源:17K小说网
历经磨难!丹田被废,家族的堂兄弟姐妹嘲笑!下人的嘲讽,受尽人间冷暖,人情世故,人在江湖飘,那不挨刀。江湖!哈哈!有人地方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爱恨情仇,阴谋血雨腥风,闯江湖,混的就人情世故!辰雨痴心的力作《六离神剑李青》

慕容建中怨念地看着眼前郁郁青青地森林。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他会迷路。要知道,当年在北疆的时候,他带人穿梭在草原上,追击敌军,从来都没有迷路过。可现在,他都不知道在这破地方转了几圈了!

慕容建中看着周围相似地景色,顿时一阵气馁,一屁股坐到地上,长叹一口气。

他现在要考虑的可不止是找出去的路。还要防备随时可能出现的宇文护。他几乎可以确定,他现在到了北周的地界。而且,还是在关中和汉中之间的终南山区。这时候的终南山还是一片原始森林呀!

他想起几天前,他在洛水击败宇文护,当时意气风发,对着宇文护那是穷追不舍。即使独孤罗提醒已经过了两国国界线,他也没有下令停止。反而还将士卒分成两队,以增加搜索力度,趁周国其他军队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抓到宇文护。

他对独孤罗说道:“昔日邙山一战,宇文泰为神武帝击败,几乎全军覆没。却因为没有追击而让黑懒(宇文泰小名)逃过一劫,终成大患。如今我岂能放过宇文护?”

本来他就只带着六千精骑,这么一分,就更少了。

更悲催的是,他被手下的一个偏将给坑了。他更没想到,这个偏将竟然是娄国舅的人。专门来给他找不自在的。

这位卧底先生自称看到宇文护的逃逸方向。慕容建中那时鬼迷心窍,以致于没有看到偏将那闪烁的眼神。傻乎乎地被人带到这片原始森林,不断在里面绕圈。这时候,他才终于发现不对劲。

这里在他们来之前,根本就没有大队人出没的痕迹,宇文护肯定没有往这边跑。

他一清醒,卧底先生自然也就暴露出来了。还不待他说话,早就憋屈不已的士卒已经将他围殴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看到他。

只是,他也已经被带入迷宫之中了。

他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的地形,而且,他派出去找路的人也已经失踪好几十人了。

慕容建中又是叹了口气,对身边的人吩咐道:“再让人去找找看,附近有没有人出没。还有,不要走丢了。”

“是。我会让他们小心的。”随侍领命。

还不等他去传令,就传来了一声兴奋地喊声。

“将军,将军,这边好像有人!”

慕容建中马上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枯叶和尘土,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都跟上。”

……

慕容建中看到眼前身着骑装的人,顿时一怔,他忍不住说道:“罗仁兄,你怎么也在这里?难道你也迷路了?”

随后,他又发觉不对。别说独孤罗没有他那么小,也不可能来这里。单说眼前的人的装束,跟关东的齐国人有很大的不同。再看到为首的人身边跟着的那些人,他立马知道怎么回事了。

这是北周的人出行打猎。

他心中一紧,他们的行踪现在可不能暴露。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即下令将他们拿下。

对方也察觉到面前的人是敌非友。知道自己这边寡不敌众,调转马头,立即就跑。

“射他们的马,别让他们跑了!”

慕容建中大喝道,说着挽起弓,朝着领头人的马一箭射了过去。

“嗖”的一声,骏马应声而倒。

倒地的骏马将他们的主人都掀翻在地上。齐军的士卒一拥而上,将他们围住。

为首的那个长得像独孤罗的人看到他们被包围,不仅没有慌张,反而冷静地看着慕容建中,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与我们为难?”

慕容建中饶有兴致地看着他,或者说是她,看着她俏似独孤罗的脸,突然说道:“你是独孤伽罗。”

独孤伽罗迟疑了一下,点点头,问道:“你是齐国人?你们怎么可能在这里?”

慕容建中说道:“这不重要。我现在想问一下独孤小姐,这里是哪儿?”

独孤伽罗突然笑了,揶揄道:“慕容将军不会是,迷路了吧!”

慕容建中一怔,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姓慕容?”

独孤伽罗说道:“慕容将军在洛水大败晋国公(宇文护),连齐国公(宇文宪)都战死沙场。这可谓是震惊朝野啊!晋国公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她说到这儿的时候,居然有些幸灾乐祸。不过,宇文护跟她确实有仇。

独孤伽罗继续说道:“听说慕容将军在战后对晋国公穷追不舍,没想到真追到关中了。慕容将军的锲而不舍真是让人佩服啊!”

慕容建中轻笑,她说话的语气哪里是佩服,分明是在讽刺他。这小妞是输人不输阵,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刺一刺他。

不过,他倒也不在意,他还需要她帮忙呢!

慕容建中微笑着说道:“时间紧迫,我也不再废话了。我想请独孤小姐帮个忙。”

听他说要她帮忙,独孤伽罗灵动的眼睛一转,她当然知道慕容建中要她帮什么忙。不过,这也是她的机会。

慕容建中一看就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说道:“还是收起你的小算盘吧!现在你们是我粘板上的一块肉。如果你乖乖跟我们合作,不管我们是不是能安全回到齐国,都会放了你们;若是你们不合作,我就不知道该拿你们怎么办了。你说我应该怎么办呢?”

独孤伽罗气哼哼地说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慕容建中冷哼一声,说道:“你说呢?”

独孤伽罗无奈地说道:“好吧。希望你能遵守诺言。”

慕容建中伸出四个手指,说道:“我发四,绝不会食言。”

独孤伽罗知道他的伎俩,可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根本没有权利反驳。

慕容建中问道:“我先问一下,这里是哪里?”

独孤伽罗说道:“这里是华州,再向东八十里是潼关。离齐国的洛阳可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呢!就算你过了潼关,还有函谷关,弘农等关卡在等着你。你过得去吗?还是跟着本小姐,到我家去做客吧!”

慕容建中说道:“好。”

“什么?”独孤伽罗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慕容建中不容置喙地表情,她这才知道,他是认真的。她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你不会真的要去长安吧!?”

慕容建中大笑道:“好不容易来一次关中做客,怎么好意思不去拜访一下主人家呢?不打声招呼就走,岂不是太不给主人家面子了!”

独孤伽罗嘀咕道:“他们才不希望你给面子呢!你分明是去掉他的脸面。”

慕容建中笑道:“那你是带不带路呢?”

独孤伽罗说道:“既然你要和他们打招呼,我为什么不带路呢?”

慕容建中说道:“那就好。”

转头又吩咐道:“去找几根绳子来。把他们都绑了。”

独孤伽罗马上跳脚了,大声质问道:“你,你怎么能这样?我现在跟你可是一条船上的人。你何必这样?”

慕容建中冷笑道:“是吗?我看未必吧!”

这小妞这么不安分,应该老早就在策划怎么逃跑吧!

慕容建中说道:“在下实在对独孤小姐不太放心,还是绑着你比较放心。”

独孤伽罗支吾着说:“可,可我是女的。你身为男子难道不应该让一让小女子吗?”

慕容建中揶揄道:“我可不认为你是个普通的女子。像你这样的巾帼女子,不束缚一下,我实在不太放心。别磨蹭了,绑了!”

绳子很快就找来了。她们打猎的行装里正好有。

其他人倒是乖觉,乖乖让人绑上自己。

可独孤伽罗这妞实在是太不乖了。对着拿着绳子的士兵怒目而视,还不断挣扎。因为她是女子,士卒也不能太过分,顿时有些束手无策。

慕容建中皱皱眉头,“噌”的一声,拔出宝剑,将它架在独孤伽罗的脖子上,冷声说道:“你最好还是乖一点比较好。不然,我认识你,我的宝剑可不一定认识你。”

独孤伽罗愤恨地瞪着慕容建中,咬咬嘴唇。

就在慕容建中以为她会妥协的时候,独孤伽罗居然把头往他的剑哪里伸。

慕容建中大惊,他可没想过要杀她。不然独孤罗那里就不好交代。他赶紧收起宝剑。

谁知,独孤伽罗竟突然暴起,推开身边的士兵,转身向外面跑去。

慕容建中一开始有些发愣,随即马上反应过来。不禁有些咬牙切齿,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安分了。

他从身边的士兵手里抢过一张弓,从箭囊里取出一支箭,朝着独孤伽罗的腿一箭射了过去。

独孤伽罗痛呼一声,栽倒在地。

慕容建中快步跑到独孤伽罗的身边,冷声说道:“我的箭术可是跟斛律将军学的。你还是不要妄想逃跑了。”

独孤伽罗忿恨地看着慕容建中,想给他一拳。却没想到腿上一痛,疼得她眼泪直打颤。只是她倔强地含在眼眶里,不让它流出来。

慕容建中看着她泪眼摩挲的样子,顿时一阵心软。她毕竟也只是个十七岁的女孩子。

他扶起她,温声说道:“好了。我马上让人给你治伤。只要你乖乖地听话,我一定把你怎么样的。你大哥和我可是好友啊!”

独孤伽罗不忿地说:“我大哥才不会这么对我!”

慕容建中说道:“谁让你这么不乖,你合作一点就不会有皮肉之苦了。”

独孤伽罗沉默不语。

慕容建中看向副将,说道:“让他们指路,大军向西,直取长安。”

副将很快传令下去。完了之后,迟疑一下,问道:“将军,我们真的要去长安吗?”

慕容建中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说道:“你说呢!”

副将顿时说不出话了。

这时,随侍又问道:“将军,这个女人要怎么办?要不要绑起来?”

慕容建中说道:“不用了。她毕竟是个女人。”

独孤伽罗不忿地想道:“刚刚怎么没想过我是女人。慕容建中,今日的一箭之仇,本小姐必有所报。”

虽然慕容建中没有再绑独孤伽罗的意思。但他还是不放心她。最后在独孤伽罗恨不得将他吞了的眼神下,给她套上了一个铃铛。这下,她到那里,他都可以听到了。

……

慕容建中一路向西,大军昼伏夜行,避开北周的耳目,两天后,有惊无险地到了长安城郊。

慕容建中看着长安城高耸的城墙,顿时沉默不语。

独孤伽罗嘲讽道:“伟大的慕容将军,你不会带着你的三千大~~军去攻打长安城吧!你真是太威武了。”

慕容建中不理会独孤伽罗夸张地叫唤。沉思片刻,马上吩咐道:“马上带着两百个机灵的人,乔装一番,混进城里去。在城里准备好起火的物什,待明日我攻城之时,就四处放火,制造混乱。”

“是。”

又对着副将说道:“你带着五百人到东边,在马尾上衔枝,扬起尘土,明日听到我号令,就朝长安城冲,但切记,不可靠经长安城。明白了吗?”

副将应诺:“是。定不辱使命。”

慕容建中点点头。

第二天,慕容建中带着剩下的两千多人,马尾上也绑着树枝,奔向长安。

一路上尘土飞扬,远远望去,宛然是十万大军。

大病初愈的宇文护得知之后,眼前一晃,差点要倒下去。

一旁的贺兰祥赶紧将他扶住。

宇文护也顾不得威严,马上急声叫道:“快,扶老夫去城楼上。还有,”

宇文护顿了一下,说道:“去请韦孝宽过来。”

贺兰祥吩咐手下去请韦孝宽,自己则扶着宇文护去城楼上。

慕容建中看着城楼上突然出现的宇文护,马上笑着,高声说道:“宇文大司马,多日不见。身体可无恙?”

宇文护看着城外嚣张的慕容建中,气的鼻子都歪了,指着慕容建中,大骂道:“鲜卑小儿,大周境内岂容你如此放肆。这长安城下,就是你的葬身之所。”

慕容建中哈哈大笑,道:“当日,在洛水的时候,你也说那里是我的葬身之所。现在又换到长安了。宇文公,你偷天换日的本事可真是当世第一啊!”

宇文护怒不可遏,慕容建中这是又在讽刺他杀了三个皇帝的事。还提起当日在洛阳的一战。

高湛的战报上没有写清楚。宇文护可算是亲身经历的。

当日,慕容建中见城中的粮食短缺,若是一味坚守,等不到援军,自己就先崩溃了。只能求速战。于是,他主动提起当初约战的事。

宇文护不知道慕容建中缺粮,见他主动约战,冷笑着答应了。

被偷袭之后,他就传令让周围的州郡调兵前来。连负责攻打豫州的权景宣都被调过来了。此时,周军的第一批援军已经到了。他又有了十万大军。而且,到了明天,权景宣的一万人也会到洛阳(洛州)。他根本就不怕慕容建中。

为了防止慕容建中又来劫营,他又吩咐诸将加紧防备。

这时,宇文宪向他建议,明日趁着慕容建中到洛水决战的时候,派人去偷袭洛阳。

宇文护吃了慕容建中的大亏,正想着怎么挣回来呢!宇文宪的建议正中他下怀。他同意了宇文宪的建议,让他带着五千人去权景宣的军中,明日一起偷袭洛阳。

只是,让宇文护始料未及的是,慕容建中早已料到他的打算。他先让独孤罗带着三千人趁夜渡过洛水,在对岸掩藏好。

又让独孤永业带着五千人守卫洛州。他叮嘱独孤永业,如果明日有人来偷袭,先故意放他们进来,等他们进了瓮城,再关上城门,射杀降迫城内的周军,最好能先杀周军主将。

而他带着剩下的七万人去洛水之畔,跟宇文护决战。

一切都按照慕容建中的剧本在进行着。当然,宇文护当时还以为在演他的剧本。

他自信满满地带着十万大军来跟慕容建中决战。

两军在洛水列阵,因为侧翼是洛水,对方攻击不到,所以宇文护几乎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前锋。而慕容建中却采用较有弹性的弧形阵。

两军交战之后,宇文护对着慕容建中的军阵狂轰滥炸,而慕容建中看似摇摇欲坠,实则岿然不动。

因为宇文护是攻击=方,所以损失要略高于慕容建中。平均杀伤一个齐军,周军就要付出1.3~1.5个人的代价。只是,宇文护的兵比较多,他损失得起。而且,伤亡比例不会永远这样。况且,他还有宇文宪这个杀手锏。

双方大战一个时辰之后,宇文护的大军渐渐凭借人数的优势占到上风。伤亡比例也渐渐有利于周军。宇文护的笑容越来越大。

只是,乐极生悲。就在宇文护最得意的时候,独孤罗的军队从对岸乘船向他们的侧翼杀了过来。

别看独孤罗只有三千人,他攻击的可是周军薄弱的侧翼,真要他杀过去,周军的阵型肯定会大乱。

况且,隔着洛水,周军也看不清他有多少人,独孤罗又按照慕容建中的吩咐,打着的是和州援军的旗号。

周军的侧翼被攻击,一时大乱。而与之相反,齐军看到有援军到了,士气大振。

此消彼长之下,周军一溃千里。

宇文护在尉迟迥的护卫下,带着数千骑逃离战场。

好不容易逃到大营,又听到偷袭洛阳的人回来,说中了齐军的诡计,权景宣和宇文宪都被乱箭射死。

宇文护怒极攻心,大吐一口鲜血,人事不省。

……

想起那段不堪的过往。宇文护脸色铁青地看着慕容建中。同时,心里却异常惊惧,他不明白慕容建中是怎么到这里来的。难道东边的城池都被他攻下了吗?

这时,城中火光四起,宇文护又是大惊。

然而,祸不单行,这时,又有士卒来报,东城外烟尘四起,疑似有大军。

宇文护头痛欲裂,说道:“韦孝宽呢?他怎么还没来?”

亲兵小心翼翼地说道:“韦大人被人袭击,受了伤,现在不知情况如何。”

慕容建中微笑着看着他亲手导演的戏,高声说道:“怎么样,宇文公?为了今日之事,在下可是为你准备了好久。”

宇文护狠狠地看向慕容建中,恨不得将这个人五马分尸,但形势比人强,只好缓了缓语气,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慕容建中微笑道:“我并不想怎么样。我是来做客的。作为主人家,不是应该送客人什么礼物吗?”

宇文护被慕容建中明目张胆的讹诈气疯了。

但他不愧是纵横北周十余年的老狐狸,马上就镇定下,问道:“你要什么?”

慕容建中笑道:“本人也不是贪图宇文公富贵的人。不要宇文公的钱财。我只要虞州等周国的河东之地。”

“不可能。”宇文护条件反射地怒喝道。慕容建中这分明是雄狮大开口。他如果答应了,他就成了朝廷的罪人,以后还如何立足。

慕容建中冷哼一声,道:“那宇文公是不答应了?”

宇文护说道:“一下子割让这么多地,老夫岂能答应?”

“那不是说割少一点你就答应了?”慕容建中说道。

不待宇文护再说,他马上又说道:“那就把玉壁送给齐国,到时候,我自然会撤军。”

玉壁虽然只是个小城,但它的战略价值却很高。昔日高欢就在那里折戟沉沙,以致于一蹶不振。

宇文护知道今天他是必须要答应。要不然慕容建中一定不肯善罢甘休。虽然他觉得慕容建中可能仅有数万人(被慕容建中骗了,严重高估了),未必就能打下长安,但万一他恼羞成怒,在关中大肆破坏,实在是划不来。

他只好同意。

他令人起草的割让玉璧的诏书,又给了慕容建中玉璧的布防图和户籍资料。

慕容建中又威胁宇文护给他通关玉蝶,避免回师的时候被周军骚扰。

宇文护都咬着牙答应了。

慕容建中得到自己想要的,立即扬长而去。

宇文护狠狠的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想着,今日老子认栽。来日定当双倍奉还。

等他知道,慕容建中只有几千人的时候,又是一口老血喷出。

慕容建中早已经走到周齐边境了。

不过,此时的慕容建中也在头疼。他放了一路给他当“向导”的独孤家的人。但独孤伽罗这个小妞死活不肯回去。

他问为什么。独孤伽罗低下头,小声地说道:“我想见见大哥。你带我去好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