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惊悚正文

佛系反派之第一章(1)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4:44:36
佛系反派
佛系反派
作者:渲洇
来源:晋江文学城
你永远不知道,你穿越后会遇上怎样的操蛋人设。人生赢家楚见薇一朝不慎,成为了一部古代刑侦文里……丧心病狂的反派小boss。问题来了,如何向正义的原文主角组们解释那些破事都不是我做的,在线等,急。面对着每天往她手里递刀子、在她面前花式作死的人们。楚见薇表示:不不不,我只想做个好市民。在死亡率极高的刑侦文中,楚见薇躲过了一桩又一桩的杀人案、躲过了日渐黑化的原文男女主,回头却看见自己才领回家的“好妹妹”默默把刀藏在袖子里,对她露出了无辜的微笑。问题又来了,如何在这个鬼畜的世界里保持冷静,在线等,急!!!

连大市火车站出口,一个穿着短袖热裤,戴着蛤蟆镜的长腿美女猫步走出,身后拖着个半人高的行李箱,引得附近的各色雄性动物们连连驻足,有人突然系起了鞋带,有人突然接起了电话,还有人理由都懒得找,干脆就站在那,直勾勾地凝视着,大有望眼欲穿直至透视的架势。

她叫刘玲玲,大学毕业第三天,前来连大市投靠哥哥刘福。(注:此哥为同父同母的亲哥,非干的,非表的,非脸熟却叫不上名字的种种)

站在出口不到三秒,刘玲玲察觉到了周边火热的眼神,虽然在大学时期就已习惯身旁男人的视线,但那种偷瞄是遮遮掩掩,偶然间看回去,甚至偷瞄的主人会满脸通红,那时候她往往会泯然一笑,内心升起一种成功捉弄了别人的快感。

可现在,刘玲玲感受到的眼神是如此的炽热,如此的肆无忌惮,活像一个个探照灯,不躲不避地竖立在一旁,照的她如同赤身裸体般,浑身不自在。刘玲玲不禁摸了摸大腿上那小的可怜的超短裙,那二两布料此时给她带来了极大的安全感。

一个笑容猥琐的出租车司机与同伴对视眼后,小跑着来到刘玲玲跟前。

“打车吗?美女”

刘玲玲面色有些堂皇,几乎在看向出租司机的同时,摇手道:“不用,谢谢”。说完有些慌张地拖着行李箱扬长而去。

随着美女渐渐远去,系鞋带的终于系好了,接电话的也打完了,那些不找理由的则一脸惋惜,扭过头继续搜寻其它目标。

空气中只留下出租司机同伴们的嘲笑声:“哈哈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靠,我就一揽活儿,好不好?”

“揽个毛揽?你那眼珠子直奔人大腿去的”

“去去去,尽扯淡!”

刘玲玲想尽快远离这个地方,可出租司机们的戏虐声持续飘入了她的耳中,她假装没听见,但心里的一股无名火却在反复升腾着,昨天晚上和嫂子的通话内容不由又翻上心头。

“喂,玲玲啊,是我,嫂子。我看到你发的微信了,真不巧,你哥昨儿个就出差去了,把手机落在了家里,我也才看见,等我联系下他同事,让他想办法给你回一下。你已经上火车了吗?”

“嗯”

“那怎么办那?哎呀!你说我这两天,小家伙正闹得厉害,走远了还真就不行。要不......这样,玲玲,你先找个宾馆住下,等你哥回来了,我让他立刻去接你。”

“哦!我知道了,嫂子,你自己注意身体”

“哎呀,我倒不担心我,就担心你啊,这外面跟学校可不一样,啥人都有。你挑个大点的宾馆住着,等找你哥报销,一定要记住,安全第一。”

“知道了,嫂子”挂断电话的刹那,坐在火车上的刘玲玲,心中难免有些失落,嫂子再亲,始终是外人,讲了那么多看似关心的话,却绝口不提邀自己前往家里去住。其实,刘玲玲内心也不想打扰她,哥哥不在,她和嫂子俩人只会很尴尬,一旦嫂子开口邀请,自己反而会找个理由婉拒。可现在嫂子绝口不提这事,她又心中一寒,哪怕是一个毫无诚意的邀请呢?

这个念头伴随了一路,刘玲玲的心情变得很糟糕。

大学四年,连大市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知不觉间已跻身为东北乃至全国都有名的港口城市。经济的腾飞带动了城市大规模的旧楼改造,拖着行李箱迈步在全新的步行街上,刘玲玲宛若来到了一个毫无干系的陌生城市,心里无比落寞,只知道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

“喂”刘玲玲在手机里翻到了闺蜜王茜的号码,曾经的高中时代,二人同梳着假小子的发型,互相称兄道弟,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叛逆岁月。在大学期间,二人尽管分隔两地,却也一直保持着联系。如今回到了连大市,除了哥哥外,刘玲玲脑海里只想到了她。

“茜茜,我回来了。”声音低沉,毫无生气。

“是吗?太好了,总算又能经常见面了,怎么样?工作找好了吗?”电话那头的声音充满喜悦,甚至有点亢奋。

“别提了,还工作呢!我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啊?啥意思?你哥搬家啦?”

“不是,他出差了,就嫂子自己在家。你也知道,我跟她聊不来,所以......”

“明白了,你是想投靠洒家是吧?”

听到了熟悉的戏言,刘玲玲笑了出来:“还洒家呢?都哪年的事儿了。”

“甭管多少年,兄弟你的事儿就是姐妹我的事儿,嗨!乱套了,废话少说,现在,立刻,马上,到洒家寝宫来。”

“啊?那你对象怎么办?”

“对象?早分了,现在我是孤家寡人一个,你呢?”

“也差不多了”刘玲玲回答的有些吞吐。

“我喜欢!姐妹就得有难同当,赶紧,速度点,大碗酒,大口肉伺候着。”

“呵呵,知道了,我现在就过去”

“地址一会儿发你微信上,你打个车,到附近找不到的话,电我,”

“嗯,一会儿见”挂断电话,刘玲玲长出口气,脸上笑容隐现。未几,微信上收到了地址,刘玲玲招手拦了辆出租车。

纪念街106号,站在楼牌号的下方,刘玲玲眼中满是失望。

墙外街对面,一栋30层高的新建大楼毅然矗立,大量民工在粉刷着墙体,进行最后的装饰,楼牌号显示:纪念街105号。

再看面前的106号,六层砖混式老楼,目测建造时间约为90时代,墙体灰黄,时有大面积剥落状,远看让人有一种颤颤巍巍的错觉。号牌只一数之隔,可楼体却有天壤之别。再加上105号楼施工,人工制造出的铁皮挡墙围挡住了周边出口,使得出入106号得多绕两个胡同,才能外出到街上,进出十分不便。

“怎么住在这种地方?”刘玲玲一脸愁容,掏出手机刚要拨号,冷不丁斜眼看见右前方不远处坐着四个民工打扮的人,四个人正围蹲在一快餐车前吃着盒饭,手里各自拎着瓶啤酒,边嬉笑边看向刘玲玲这边。

刘玲玲浅吸口气,忙避开民工的眼神,将身旁的行李箱拖至身前遮挡。左手熟练的翻到了已拨号码,拨通了王茜的电话。

“咻”,远处轻佻的口哨声在空中绕了数道弯,钻入了刘玲玲的耳中,刘玲玲十分紧张,假装没听见,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手机屏幕。

“嘟......嘟......嘟......嘟......喂”听到喂的那声,刘玲玲就像看到了救星,急用手捂着电话,生怕别人偷听似的,小声说道:“你总算接了,快点来,我就在楼下,楼牌号这。那边有民工老盯着我看,好讨厌,我有点害怕,你快来。”

“等等等等,你慢点说,哪个楼下?什么民工?”

刘玲玲焦急地带着哭腔:“106号,就你家楼下,快。”

“哟!这么快就到啦?等我穿裤子,马上。”

“别穿了,快来”刘玲玲迫切的语气尚未传出,王茜已经挂断了电话。

远处民工的虐笑声时高时低,刘玲玲躲在行李箱后偷偷看去,发现四个民工已经横坐成一排,像看戏一样,均将目光锁定在自己身上。见刘玲玲露出脸后,四人纷纷吹起口哨,刘玲玲忙缩回了头,对自己的莽撞行为感到后悔。

“啪”就在此时,一只手重重地拍在了刘玲玲的肩上。

“啊”刘玲玲吓得腿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哈哈哈哈哈”王茜笑的差点背过气儿,抹了抹眼泪,指着地上的刘玲玲:“怎么......怎么吓成这样?”

“你要死啊?开这种玩笑,差点被你吓死。”刘玲玲的神情仿佛老了十岁,在王茜的搀扶下慢慢站起。“快走”刘玲玲顾不得更多的抱怨,王茜顺着她的视线,看出了原因,微微一笑,帮忙拉着行李箱走向106号楼的入口。

一楼被改成了临街小铺,“荣盛号”小卖店的老板娘约莫三十多岁,堆着一脸肥肉,坐在门口翘着腿磕着瓜子,紧打量着门前经过的刘玲玲和王茜。王茜没有理会她,只管前行。

小卖店门口不远处,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男人坐着马扎儿正在掌鞋,边上竖着个招牌“修鞋补鞋擦鞋”,王茜看见后招呼道:“早啊,王哥,今儿周末也出摊?”

那男人停下手里的活儿,一脸憨笑:“啊,在家闲着也是闲着,没啥事”

“也是,我进去啦”王茜礼貌性的招呼完后,和刘玲玲拐进了楼道口。

王茜引领着刘玲玲走上楼梯,边走边小声问:“你猜他多大?”

“谁啊?”

“就刚才那擦鞋的”

“恩......三十七八?”

“哇!你是第一个说他三十多岁的人”

“啊?多了还是少了?”

“我们谁看都说是四十多,就你这眼神......跟你这裙子似的,太短了”王茜戏弄道。

“去你的”刘玲玲一脸羞涩,“别开玩笑了,我刚才在外面都快吓死了,你怎么住这儿啊?”

“不住这儿住哪儿啊?这是我姥爷以前纺织厂分的,他走了后就留给了我妈。这不我毕业了,回来工作,费租房子那钱,还不如住这儿呢,收拾收拾挺好的。再说了,这楼马上就拆迁了,我等着住新楼呢!”

“真的啊?太好了,你这瞬间就成白富美了。”

“得得得,你把白富美那门槛说的也太低了,一套房子就成啦?”

“可不是?”

“哈哈,别胡扯了,看我浑身上下,哪点儿像?”王茜打了个哈哈后,赶紧扯开话题,小声说“我跟你说,刚才打招呼那哥们......28”

“啊?真的假的?”一声惊讶后,走廊里传出了二人嬉笑的声音,渐渐远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