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市正文

宿主即真理pink lady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2 6:40:52
宿主即真理
宿主即真理
作者:笔海涛声
来源:纵横中文网
有了一个脑子不好使的系统,那么万事可商量啊。

秦泓丽拖着自己的好友不知走了多远的路程,正想招手打个出租车回去,哪知这条街到了午.夜时分,是没有一个出租车司机想过来。原因无他,自然是怕那些醉酒的人弄脏自己的车子。

还好离自己的公寓不是太远,待会儿打电话给婉儿妈妈就行了。她想着,咬咬牙,决定选择外面灯光大道走去,午.夜那里人虽不多,但走明亮的地方总归是好过走阴暗地方吧!

一阵急.促的摩托声传到她耳边来,不会吧,居然这么倒霉遇到飞车族,早知道不答应婉儿来这里喝酒。她正要拖着她的好友走到一边,然而时间不等人,刺眼的白光把她的影子拖得老长老长,呼啸声仿佛在耳际穿过,突然,一声令人牙涩的刹车声把她从思绪拉回。“原来是哈雷机车,怪不得那么大声响。”秦泓丽心里想着,但又好像觉得自己的着重点是不是搞错了。

“两位女士,刚好我也下班,顺路的话可以载你一程哦!”机车主人打开外罩,露出较为帅气的面孔,正是秦泓丽所熟悉的人——刚才表演调酒的男人。

秦泓丽正想拒绝,但看着自己好友的情况,犹豫了半天没有回复。

叶天也猜出她的心思,唉叹一声,我是坏人真对不起:“那个,如果你觉得我的方向不是朝着你家方向的话,你还是可以打手机给警察的嘛!”话音刚落,她旁边的女生已经忍不住在旁边护栏里呕吐起来,时不时还呛几下,急得秦泓丽轻拍她朋友的背部,以缓呕吐的辛苦。

叶天用脚支着摩托,没有做任何表示,因为他知道,呕吐会缓解喝酒带来的不适感。

待那边搞定得差不多后,叶天再次发问:“怎么样,还上不上?”

“你最好不要动什么坏心思,我的柔道技能足以让你吃足痛苦。”无可奈何,她只能坐上对方的“贼车”,中间夹的是她的好友。

“接着。”叶天飞过去一个头盔。见她帮她的好友戴头盔,叶天抽了抽嘴角:“你是笨蛋吗?这头盔是给你戴的,她坐中间风是不会吹到她的。”她那想要反驳的话语立刻被她咽了下去。

“家在哪儿?”

“long泉小区。”叶天闻言愣了愣。

车在飞驰,叶天开的还是ting快的,骑行过程中,叶天突然对秦泓丽说:“要是我真对你们动了什么心思,早就在酒里下药然后在一个小巷子里面干掉你们了,哪还用做这么多事?”

“你要真这么做我才真是看错人了呢!”秦泓丽俯身抱着婉儿,恶狠狠地反驳。

哈雷机车在一个安静的小区门前停住了它的嘶吼,在关掉油门后,秦泓丽二话不说下了车,并把正抱着叶天腰部的婉儿也想拉下来,哪知依然酒醉中的婉儿反抱得叶天越紧了,就连叶天也察觉到她的力度。

“昊,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一番语无伦次直接让叶天判断她还未从酒醉中恢复过来,在两人的帮助下,婉儿总算回到了秦泓丽的怀抱。

然而走着走着,背着婉儿的秦泓丽发觉不对劲,转身对后面推车进小区的叶天说:“你怎么还在这儿?”叶天不语,待锁完车从车库里出来后才回答:

“因为我也是里面的业主啊!”叶天对此翻了个白眼,见秦泓丽还是不信,只好掏出了衣袋里的long泉小区门卡证明。

见她虽然经过了坐车这么一段的休息时间,但依旧背起人来气chuan吁吁,他只好快步过去,在秦泓丽愤怒的眼光中,替她背起了婉儿。

(秦家)由于秦泓丽的父母在几年前出了车祸,这间屋子如今只有她一个人住,当然有时候婉儿也会过来陪伴她。

公寓虽小,然而各种设施具备,不多不少,给人带来一种主人干净利索的感觉,几个吊灯发出莹白色的光,把客厅的每一处每一角都亮给叶天看。叶天把已经酒醉已久的婉儿放在皮制沙发上,使她整个身体半陷于沙发内。一旁的秦泓丽半蹲在她旁边,理了理她额间的碎发,又是哀叹了一声。

叶天左右看了看,没有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只好向秦泓丽发问:“那个,秦泓丽啊,你有没有蜂蜜?”关于名字问题,两人已经在坐车途中交换了。

“你拿这个干嘛?”秦泓丽看着似乎睡着的婉儿,没抬头,有些疑惑地问。

叶天习惯性的打了扳指:“你要知道,蜂蜜水可以解酒的喔,对于她那种初次饮酒的人是最好不过的饮品。”

秦泓丽也不问叶天怎么看出婉儿是第一次喝酒的原因,只是点了点头,从厨房里面的柜子旁拿出一罐蜂蜜。一旁的叶天拿出筷子是了一下大概的甜度,然后挖出一大勺蜂蜜,兑了半碗水,搅拌几下,待水变成浅黄.色时才停止。

见叶天对自己点了点头,她拿着半碗蜂蜜水出去,再次半跪在婉儿旁边,一勺勺的伸到婉儿嘴里喂她。午.夜12点的铃声敲响,但对于叶天来说,这还很早。

按照这样的节奏,也差不多快完事了。叶天想着,正想转身离开,突然,已经恢复正常状态的婉儿猝不及防的抓住了他左手腕,就连本想再喂她几口的秦泓丽此时也撅不开她的口。

睡梦中的婉儿拼命摇头,好像是梦到了什么让她接受不了的事实:“为什么,为什么要丢下我……”说着,大力一che,生生把叶天给弄得后退几步。

秦泓丽见状,马上就联想到了那个可恶的男人。见叶天死掰也掰不开紧握的手,忍不住冲她说:“笨蛋,那个男人,根本就不足以让你付出真心啊,为什么还要执迷不悟,你不是早已经知道了吗?”不得不说,这话,还真是有效,婉儿的手顺这叶天的手落下,虽然最后不死心的抓了抓他的指尖,但还是垂到了沙发下面。

“能冒味问一句吗,这又是怎么一个情况?”叶天打算作死一次。

“滚!!!”秦红丽把怒气撒到叶天身上,吓得叶天赶忙跑到玄关底下找鞋子,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秦泓丽消气后,也是意识到自己的作为不对,怎能对刚才帮忙相助的人说这样的话呢!她也是快步走到门口,对走得还未远的叶天道:“对不起,不过如果有缘,再告诉你吧!”

房内,婉儿的眼角,滑落下一滴眼泪。

新书上传,多发一章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