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穿书嫁给残疾王爷之后在线阅读邋遢男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6:16:59
穿书嫁给残疾王爷之后
穿书嫁给残疾王爷之后
作者:一月红
来源:晋江文学城
颜水心穿书后成了安王爷在监牢里被迫娶的王妃。囚犯们都道安王是得罪了皇帝,才被挖了一只眼、毁容,砍了一条腿。人人可欺安王。颜水心看过原书,安王不但没得罪皇帝,他的伤还是救皇帝光荣来的。这不是普通的囚牢,而是反派晋王为了谋财夺位、排除异己,集纠权贵弄出的致命死牢。牢里的囚犯每天死几个,死哪个,成为了权贵们重金押大小的乐子。半年以后,皇帝带领禁卫军救出安王。牢里的三百三十号人,就剩几个没死了。皇帝让安王决定剩余牢犯的性命。安王面无表情地挥挥手:“挖个大坑,都埋了吧。”安王妃就在填满土的大坑里壮烈升天了

许是因为有了个约定,于是便对周六格外期待,这个周六来的便是格外地快。

宁言觉得第一次见男神的话,还是留个好印象才保险——便早早就起了床,从内到外,从上到下把自己打理个遍。

买了好久、但是几乎快落了灰还没怎么用的各种化妆品也就此派上了用场。

末了,宁言照着镜子左看看又看看,又涂了个豆沙色的口红才算是看着舒服了。

和宁言寝住一个寝室的邓雪大概也是没遇见过宁言这副用心捣鼓自己的情况,去走廊接水,路过她位置的时候还不忘拍了拍她的肩膀,挤眉弄眼地问,

“今儿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有情况了?”

“rue——你该干嘛干嘛去得了叭你”

宁言觉得自己还是脸皮薄?才不想和她腻歪这种玩笑。

再说这才要去正式见第二面,八字还没一谱呢八卦什么!散退散退!

待一切都打点好了,看了眼时间差不多也是中午了。

宁言想了想,最终在去吃个午饭和赶紧去会堂找朴衔蝉学(调)习(情)之间,选择了去找朴衔蝉!

少吃一顿饭就当时减肥了叭!

一路上脚下就和生了风似的,到后来几乎是“哒哒哒”小跑起来。

然而真等着到了会堂楼下,刚一站在楼梯口便听到了楼上传来的“do——”“re——”“mi——”的音节。每一声都拉着老长。

宁言听出是琶音之后大概数了一下,每一个音的拍子都一样。不多不少,刚刚好好十二拍。

一个个都魔鬼吧!牛的肺哟都是呜呜呜……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就,宁言反倒迈不开腿了——

她想借着来军乐队学乐器的机会和朴衔蝉接触,但是并不代表,她愿意、可以、和其他人一样提足了一口气吹个这么长的长音。

还未转身迈开回去的腿,后肩就被人拍了一下,然后耳边传来了低沉沉的,又温柔的声音——

“愣着干嘛,上楼啊,不是说了这周想带着你们合一个新歌嘛,铺子我昨天已经放仓库了,找不着就问孙阳要,然后你自己先慢慢练着。别老因为不想练基础就——”

声音的主人一边说一边往楼上走,想和身后这姑娘讲讲道理,冷不丁一回头,却发现是张陌生的脸。

男生不由得愣住,试探着问道,“同学?你是要来找什么人么?”

宁言一口气没憋上来,险些笑出声——眼前的男生将将及肩的头发乱糟糟地,能扎上的就被一根黑色皮筋扎上,扎不上的就任他们肆意地支着,有些还已经粘在一起,不知道是有了多久没洗。一副老厚的眼镜下是挡不住的黑眼圈。

宁言宅惯了,又懒。不出门的话很少打理自己。但是眼前这位大兄弟?好歹是去带训练,多少,注意点儿形象啊喂——她的迷妹滤镜突然觉得有点撑不住了?

心里百般吐槽,面上仍是带着笑脸,答,道“嗯,对。我来找人的!”

“啊。”朴衔蝉一副了然了的模样,而后继续问起来,“你是找艺术团的人还是军乐队的人?找艺术团的人的话上楼梯右拐第二个教室,找军乐队的人的话告诉我人名,我把他给你叫出来……”

这个欠欠的样子哦,不知道为什么宁言就突然想逗他一下。没直说了自己姓名,反倒是卖起关子来,“嗯,他是找你们军乐队的人。”

“谁呀?”朴衔蝉就这样和她对视,眼里全是探寻欲,见宁言顿着许久不说话,其实也没有几秒钟的事情,他却有点儿急了,“谁啊?你快说呀——”

“咳。”宁言清了清嗓子,“那我说了?”

“嗯,说吧,找谁?”

宁言朝他俏皮地吐了下舌,往前迈了几个台阶,从高处往下看他,“我找朴衔蝉。”

朴衔蝉:……(没的话说)

** ** ** ** **

宁言本以为朴衔蝉知道是她来找他之后会有什么反应,或是什么客套。

事实是,一句话都莫得。

在她报完了“朴衔蝉”的大名后,朴衔蝉前一秒还挂着的笑容下一秒就整个僵在了脸上。直往楼上走着,回过头见宁言还愣在原处不动,才讲了句,“来啊,跟上。”

不知道为什么,宁言很明显地就感受到了来自朴衔蝉突如其来的低气压,前后反思了一下,自己好像也没做什么惹他气呀,怎么就突然冷淡了呢?

嘤。

跟着朴衔蝉走近军乐队教室之后,看着他和指绘着其他人练长音的队长打了个招呼之后便去了卫生间,走前还和宁言说了句,“你先到仓库里看看吧,军乐队的乐器全在里头了,你要是有感兴趣的一会儿告诉我,我都可以教哈。”

“嗯嗯,好嘞!”宁言点头如捣蒜。

在朴衔蝉转身去了走廊卫生间之后,宁言顺着他方才手指的方向走进了那间所谓“仓库”。

其实军乐队的乐器左右也就那么些,她知道的也都七七八八。好久之前她来面试过的时候,也还都见过。之前就没找到她喜欢又灵魂契合的,现在这一下子更是犯难。

便在存放乐器的众多架子上翻翻找找,觉得总会有和她可以凑眼缘的乐器叭——

然后,在险些掘地三尺之后,宁言在一个小箱子里看见了让她眼前一亮的东西——

镲。

两根红缨在手掌中缠上两圈,便稳稳地拿了个正好。

稍微使使力气,声音又响又脆,稍微找个拍子,韵律感就非常强了。

还有什么比玩镲更快乐的么?

没有!

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宁言玩的简直不亦乐乎,转了个身还想换着法子玩出花来——

两镲一合的脆生声音便在宁言朴衔蝉二人耳边炸开,又在仓库里回旋许许不散。好像在头顶写了个尴尬二字。

对着愣了神的朴衔蝉,宁言做错事的小孩子心虚似的,背过手去,把“赃物”藏在了朴衔蝉看不到的地方,磕磕巴巴地说,“呀,学长回来了哇,好快……”

“嗯……还行吧,也没有很快。”朴衔蝉沉吟一阵,这句话又怎么想着都别扭着,便索性岔开了话题,指着被抛弃到地上的装镲的小盒,问道“这是你挑好的乐器?”

哦豁?

“是呀,我觉得镲还蛮好学的叭,哈哈哈——”

“行吧,我去给你找个小镲的谱子,你试试看谱打打找找感觉。”

话毕,朴衔蝉便转身去翻她身侧的那边柜子。

踮起脚,勉强够到了最高的那层柜子上的东西,一把都带下来,朴衔蝉手里便多了不少的纸张和文件夹。

一页一页地翻看着,表情严肃又认真。

宁言看着在她身边认真找谱子的男孩儿,突然意识到——

朴衔蝉的头发不乱了,梳的一丝不苟就算了还喷了发胶定型?!面上比起方才也干净了不少?!甚至身上还带着淡淡的香水味?!

???

感情刚才说去卫生间是去打理自己了?

这是把军乐队当家了么?设备这么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