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市正文

反派总逼我嫁给他之第七章(7)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12:55:18
反派总逼我嫁给他
反派总逼我嫁给他
作者:七蜀二师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档文《娃娃亲了解一下》求个收藏,谢谢!下本开《你好,未婚妻》求收藏。————————-纪妤珺穿书后,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对万恶的大反派动了恻隐之心。他微凉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颌,勾起唇角戏谑道:“来喂本王喝汤。”她唯唯诺诺变成小怂包,只为有一天离开王府去过逍遥自在的小日子。小剧场:某日王爷的属下问:“王爷,纪姑娘要逃走。”王爷:“也好,本王出去陪她玩。”后来,整日想逃跑的纪妤珺拉着王爷的袖子娇滴滴:“奕哥哥,陪我玩。”、王爷将她揽进怀里,吻上她嫣然红唇:“听娘子的”。本文排雷:1、本文穿书(剧本),

第二天一早,沈倾脑海里的生物钟响了,他习惯性的揉了揉眉心,睁开眼睛看着头顶陌生的天花板,一时搞不清楚自己身在何处。

他的专职司机老婆早产,昨天临时请了一天假,助理转达的时候听到“早产”两字他眼皮直跳,办公室的温度瞬间降到冰点。

助理以为他因为请假的事生气了,小心翼翼的说他来充当司机,当场就被无情的拒绝了。

沈倾最近不知为何心情烦闷,压抑的厉害,从公司走出来时天色已晚,看着城市的夜景,打算一个人逛一逛。

路过一家酒吧时,他鬼使神差的有想喝一杯的冲动,思考不如行动,他做事风格一向如此。

他从小就对酒精比较敏感,深知自己的酒量如何,他喝酒的次数屈指可数,即便是应酬也是滴酒不沾。

一改往常,他选在并不起眼的吧台角落坐下,点了一杯调制好的蓝带冰酒,他只记得,前期有个女孩想过来跟他打招呼,但是被他一记冷眼拒绝了。

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他喝着喝着就感觉头很晕,有点迷醉,想睡觉,然后…

然后他就记不太清了,浑浑噩噩的好像看见了姚瑾庭?

怎么可能。

是不是越不想看见谁,偏偏每晚都能梦见谁?

沈倾好奇,昨晚到底是谁将他带到这里的?

他的丑态是不是被全被那人看了去?

是不是应该考虑灭口?

撑起上半身倚靠在床头,打量着身处的卧室,装修风格看的出卧室主人是一位简朴低调的人,但是选择东西的眼光很独特,不过…

这床头柜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儿童玩具,角落里还有一筐奥特曼是怎么回事?

就在沈倾想房子主人可能童心未泯的时候,卧室门被推开了小缝隙,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从门外探进来,一个很好看的小孩子,他好奇的盯着床上的人看,发现他醒了,小脸立刻笑开了花:“叔叔,你醒啦。”

就在沈倾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听到门外传来让他浑身僵硬的声音:“暖暖,快过来,不准打扰叔叔休息。”

“爸爸,叔叔已经醒啦,眼睛睁的大大的。”暖暖转头向爸爸说道。

沈倾看着门口的孩子,又看到走过来的姚瑾庭,整个都不好了。

“叔叔,起床吃早餐…”

“你别过来!”沈倾看着向他走来的暖暖,身体避如蛇蝎,眼神像是看到怪物一样。

小孩子的心思单纯,吓了一跳,赶紧又窝回爸爸身边。

姚瑾庭摸着儿子毛茸茸的小脑袋安慰道:“暖暖乖!先自己去吃早餐,等一下爸爸和叔叔就过去陪你。”

暖暖乖巧的点点头,自己转身出去吃饭了。

“抱歉,不知道你不喜欢小孩子,暖暖是我的儿子。”姚瑾庭看着坐在床上脸色发白的人说道。

沈倾也觉得自己反应过激了,但是他控制不住,语气冰冷:“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昨晚你喝醉了,在我朋友的酒吧里,我只好先将你带回来。”

原来昨天他的真遇见姚瑾庭,那不是梦,想到自己居然在姚瑾庭的床上睡了一夜,他就浑身不自在,低头发现身上穿的并不是自己的衣服,那也就是说…

姚瑾庭看对方扯着衣服脸色渐黑,忙解释道:“你吐了一身,你的衣服已经洗好烘干了,在你旁边。”

姚瑾庭指了指他身旁的一摞衣物。

“出去。”沈倾盯着那洗好的衣服并不领情,很不客气的下逐客令,就好像这是他家一样。

姚瑾庭并没有表现出不高兴,态度依旧,转身将门带好。

沈倾快速将自己的衣服换好,走出卧室直奔防盗门,他的教养在姚瑾庭这里全部作废,一分钟都不想多逗留。

看着门口低头找自己鞋子的人,姚瑾庭上前挽留:“吃完早餐在走吧。”

昨夜空腹喝酒,今天他的胃肯定不舒服。

沈倾穿好自己的鞋,都不拿正眼瞧他,余光扫到坐在餐桌上偷偷看他的小娃娃,脸色更冷了。

看着沈倾眼里明显的不耐烦和厌恶,姚瑾庭心下一沉,他就这么讨厌他么?

想到他对暖暖的态度,不免有些心灰意冷。

沈倾看出对方的眼神逐渐变得深沉,推开房门打算离去,顿了顿,转过身看着他,冰冷的眼眸里仿佛能射出冰刀一样,语气夹杂着讥讽的意味:“姚瑾庭,我告诉你,以后就算我睡死在大街上,也不需要你来多管闲事。”

最后留给姚瑾庭的只有自家的防盗门。

暖暖看着重新回到餐桌上的爸爸,问:“爸爸,叔叔怎么走了?”

“叔叔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哦…”

“暖暖很喜欢叔叔吗?”姚瑾庭目光温柔的看着儿子。

暖暖并没有回答,而是说:“叔叔讨厌暖暖…”

他虽然小,但是谁喜欢他谁讨厌他,还是能感觉的出来。

那个叔叔对他好凶,肯定不喜欢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暖暖很想和他亲近。

姚瑾庭看着暖暖垂着小脑袋有点伤心的样子,安慰道:“怎么会呢?叔叔不讨厌暖暖,大家都很爱暖暖。”

“真的么?爸爸。”暖暖眨着黝黑的眼睛问道。

“当然。”姚瑾庭轻揉暖暖的头发,继续说:“快点吃饭,爸爸送你去幼儿园。”

暖暖点点头,专心的吃着碗里的食物。

沈倾回到公司,第一件事就是立马洗个澡换件衣服,他在浴室里冲了将近一个小时,恨不得把自己搓掉一层皮才肯出来,他发誓,他以后再也不会喝酒了。

今天整个沈氏集团温度都是零下,经过一传十十传百,董事长心情不好的事上上下下所有部门都知道了。

开会的时候,个个都兢兢战战的汇报工作,生怕说错一个字就被拖出去斩了。

“沈总,我们集团旗下的仁爱医院想引进一批新的医疗设备,这批设备目前国内还没有,是瑞士名列前茅的公司愿意进口给我们。”

说话的人是仁爱医院的负责人,从市场目前来看,如果可以引进,仁爱在业内便可以遥遥领先。

只不过,想卖给他们公司的负责人好像很神秘,而且价格也压的很低,这让人有点多虑。

沈倾忍着胃痛听他说完,看着负责人一脸期待的样子,泯着嘴说:“查清楚那家公司的来历,相关部门做好排查,不要触犯法律,如果给医院能带来可观的利润,可以考虑合作。”

“好的沈总。”负责人面露喜色。

助理察觉出老板脸色不大对劲,非常有眼力见的问其他人还有没有要汇报的项目,然后在一阵沉默后结束会议。

“沈总,您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小助理跟在老板身后关心的问。

小助理名叫薛鄂,个头偏低,才173左右,比沈倾矮了半个头,身材也偏瘦,做销售出身,能说会道,脑袋里的小九九转的特别快,成为沈倾的助理已经有三年了,不仅是助理,还是投资部的总监。

“昨晚喝了点酒。”沈倾回道。

助理秒懂,接着把事情安排的明明白白,先是请老板回办公室好好休息,把一些想单独汇报工作的人拦在门外,然后订了清淡暖胃的午餐,再把止痛药和胃药双双奉上。

在不打扰到老板的情况下,让女秘书把午餐和药物放到桌上,并贴心的准备了蜂蜜水放在一旁,然后特意换了平底鞋的女秘书轻轻的走出来将门关好。

薛鄂在沈倾身边能待三年之久不是没有理由的,已经把自家老板的脾性摸的七七八八。

该做的事绝不拖拉,不该说的话绝不多说一个字,沈倾交代他的工作也都处理的游刃有余。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