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从零开始的二次元在线阅读第3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1:37:40
从零开始的二次元
从零开始的二次元
作者:吃土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获得冥神传承,降临于二次元,吾,掌控生死,目前写问题儿童,下个世界从零开始的异世界(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叶侍郎闻言一惊,“王爷,小女……”

谢卿安懒得再听他废话,阔步走出前厅,迎面遇上端着茶盏的叶夫人。

叶夫人一怔后很快反应过来,“见过九皇子,您去哪里?不用茶了?”

(长得也太好看了,朝朝没福气啊,这么好看也看不了几眼。)

谢卿安:……

“听说叶小姐病了,本王去探望她。”冷冷淡淡。

叶夫人却是一喜,“小女在后院,王爷请。”顺便踹了一脚赶出来准备阻止的叶侍郎。

一行人来到后院,叶夫人指着院门道,“小女就在屋中,王爷请进。”

谢卿安也不言语,抬脚走进院里,叶夫人一把拉住想紧随其后的叶侍郎,拖着他走到旁边角落里,低声埋怨着。

“你是不是傻,王爷摆明是想见见朝朝,既然赐婚,见面很正常,我见这九皇子人中龙凤,也不像是快死的人,说不定得了重病是谣言,让两人培养下感情,你个糟老头子去凑什么热闹。”

叶侍郎为人古板寡言,唯独对叶夫人言听计从,心中默默吐槽人中龙凤这个词不符合九皇子废柴人设,随叶夫人走到一旁。

谢卿安站在院中,正屋的帘子并未遮上,屋内情况一览无遗,一名纤弱少女正在翻箱倒柜,找个不亦乐乎,旁边的小丫鬟也在费力寻找什么。

悄无声息走进屋里,少女正专注的往盒里放下一块碎银,纤细的手指点着盒中之物。

小巧的鼻尖上沁着细汗,肌肤赛雪,脸颊嫣红,似染上一抹胭脂色,说不出的娇艳明丽,尤其是水汪汪的杏眼,黑白分明,美得不可方物,难怪太子惦记着。

(哎呀,堂堂侍郎嫡女就这点体己银子,这些钱怎么够跑路?)

跑路?谢卿安秀目微眯,眸中闪过一丝冷意,胆子还真肥,一哭二闹三绝食,现在还想着逃跑?为了那个獐头鼠目的狗太子,这么不待见他?

叶朝朝放下盒子,转身望见一名绝美少年静静站在屋里,少年容色昳丽,温润如天边月,高华似岭上雪,一双桃花眼笼着寒霜含着讥讽,不由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敢闯进来?”

谢卿安也不答话,抬抬下巴问道,“在做什么?”

叶朝朝见他衣着华贵,神态恣意,忽然想到刚才老爹要去见九皇子,难道这人就是九皇子?冲喜的对象?如果真是九皇子,万万不能得罪。

“臣女叶朝朝见过九皇子。”

谢卿安嗯了一声算是承认身份,冷言又道,“这是在做什么?”

叶朝朝忙把箱盖合上,挤出一抹甜美笑容,娇声道,“王爷,臣女十分感激皇上的赐婚,得以嫁个如意郎君,想找些银子出来去庙里买些贡品供奉。”

谢卿安挑挑眉,我就静静地看你表演。

(这哪里是英俊少年啊,英俊这个词怎么配用在这里,应该是倾城才对,怎么会有这么帅的人,秒杀所有小鲜肉啊,直播简直直播室都要原地爆炸,那句怎么形容来着,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谢卿安不自觉唇角微翘,虽然不明白鲜肉和直播什么意思,不过暗恋倾慕之意他还是懂得,哼,太子那蒲柳之姿算个球,能和本王的盛世美颜相比?果然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玉树临风,修长如竹,不过这身绯色衣服不好看,若是一身墨绿色才搭嘛。)

这个该死的女人居然还敢嘲笑本王,这是赤\\裸裸的挑衅,讽刺本王被绿的事实。

勉强将怒火按捺下去,谢卿安淡淡问道,“听闻叶小姐病了,可好些?”

叶朝朝放柔声音,娇怯怯的模样,“多谢王爷关心,臣女无碍。”

(什么鬼,重病缠身的人探望另一个病人?上演一出同是天涯病重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不过九皇子看起来活蹦乱跳,不像是全村去他家吃饭的模样。)

谢卿安深吸一口气,双拳紧握松开再紧握再松开,屋里还有个小丫鬟,屋外没准还有两个听墙角的老不休,冷静!

“三月春光明媚,听闻叶侍郎府上的园子风景怡人,不如本王邀请小姐前往观赏。”

“好……吧。”

谢卿安不知道叶府花园往哪里走,看上去那位叶小姐也是个迷糊的人,将叶府后院绕了几个圈,终于走到花园。

叶府花园确实风景不错,中心还有引来的一处活水,两人默默无言,沿着活水一路前行,走出叶府,走到一处河畔。

这条河环绕京城,两岸许多富贵人家都在河畔建造花园,引活水入园,作为观赏湖泊之用。

四顾无人,谢卿安停下脚步,桃花眼黑白分明似醉非醉,原本是极美,不知为何却如三月桃花寒风里,带着一丝凛冽。

“叶小姐这身衣衫还真是不搭,土里土气。”薄唇翕合,极尽嘲讽之意。

叶朝朝看了眼自己绛紫色襦裙青葱色褙子,确实浓浓的杀马特风格,点头应道,“王爷说得是,这襦裙换成油绿才搭。”

油绿?谢卿安额上青筋凸起,又讽刺他被绿?这是说上瘾了?

眉眼一冷,单刀直入,“半年前宫中的百花宴,听闻叶小姐去了?”

叶朝朝一愣,既然九皇子这么问,原主应该是去的吧?“是啊,臣女去了。”

还挺坦诚,无耻至极,谢卿安勾唇冷笑,“可见到了太子哥哥?”

叶朝朝压根不知道原主的事情,只能含含糊糊,“也许吧,不熟。”

这话听在谢卿安耳里,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这个该死的贱女人背着人做出如此下贱之事,这会子还瞒的滴水不漏。

“太子可是极好?”他恨得牙关紧咬,继续追问。

叶朝朝不疑有他,犹犹豫豫回道,“自然是极好……吧。”

(国之储君,说太子不好不就是说皇帝眼瞎选错人?太子,怎会不好?)

谢卿安此时怒火攻心,读心术发挥失常,只读到叶朝朝后半句所想,太子,怎会不好?

当着他这个未婚夫的面还念念不忘太子?难怪敢偷偷摸摸私定终身,自己头上的草估计要齐腰了。

他气得眼前发黑,恨不能将这个女人当场掐死,方解心头之恨。

退婚,必须退婚,和这个杨花水性的女人在一起,他会活活气死,只是婚事是父皇所赐,定不会允许他无缘无故退婚。

突然一个念头跳出来,若是这个女人不慎落水,他是不是就可以用闺秀失仪、丢尽皇家颜面这个罪名,请父皇恩准退婚?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