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青春正文

我的姐姐是艾露莎在线阅读第8节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2:19:18
我的姐姐是艾露莎
我的姐姐是艾露莎
作者:k君
来源:飞卢小说网
对于你们而言,二次元是什么?是精神上的寄托!是我辈中人地神圣之地!诸君,让我们一起沉浸在二次元地世界之中吧!(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哟,又是你啊丰少爷,又来和我们穆总表白呢?这是第几百次了啊?”

丰左西装笔挺,手捧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穆溪租的房子的门口。看到穆溪回来,他原本很高兴的,却又被雷悠悠的揶揄给怼到了。

“我是来找穆溪的,关你什么事儿!”丰左没好气地啐道。

都说搞定一个女人,首先要笼络她身边的人,特别是她身边的闺蜜。这个办法,丰左也不是没试过。

从前那个叫文姣的,倒还好相处,至于这个雷什么悠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已经和她彻底不待见了。

“是不关我的事,但我作为围观群众,发表一下自己的感想,没犯法吧?”雷悠悠道。

穆溪生怕这两个人又吵起来,忙忙冲丰左道:“好了好了,你俩别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之间有什么感情纠葛呢!”

“谁能跟她有……”丰左的话没说完,一瞥到穆溪额头上的纱布,两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

“小溪!你的头怎么了!!”

丰左的声音突然提升了几十分贝,吓得穆溪打了一个哆嗦。

“没什么大碍,磕到了而已。”穆溪道。

“让我看看——”丰左立马伸出了一只魔爪。

雷悠悠赶紧挡在穆溪面前,喝道:“滚滚滚,医生刚处理好的,被你一碰,又得感染了!”

丰左气急,作势挽起了袖子:“雷悠悠,你是铁了心了跟我干到底了是吧!”

“怎么,你擅闯民宅,骚扰病人,还有理了?”

“谁骚扰病人——”

“好了好了,你们再这么吵下去,病人不追究,隔壁被骚扰的邻居也要报警了。”

穆溪将房门打开,朝着雷悠悠使了个眼色。

雷悠悠“哼”了一声,不服气地扭捏着身子走了进去。

“屋子太乱,没来及整理,就不请你进去坐了。”穆溪看了一眼丰左,“花你拿回去吧,我不需要。”

“别啊小溪,”丰左靠在墙上,撒起娇来,“人家刚从保加利亚出差回来,一下飞机就奔你这儿,等了你一个多小时,为的就是给你一个惊喜,送上这一束最新鲜的大马士革红玫瑰啊!”

雷悠悠突然又从房间探出头,幽幽吐了俩字:“浮~夸~”

“雷悠悠你——”

“我不喜欢玫瑰花,我也不希望你再为我做这些事情了。”穆溪认认真真同丰左说道。

丰左的眉头蹙了起来,但他的愁容只停留了数秒,整个人又神采奕奕起来。

“哎哟,你管我呢!我乐意!”

说着,丰左将那一束玫瑰花塞进了穆溪手里,不待穆溪回神,便大步迈开往电梯去了。

“小溪,今晚早点休息,我明天再约你吃饭啊!”

丰左的声音回荡在走廊。

穆溪叹了一口气。

她抱着玫瑰走进房间,雷悠悠一边关门,一边啐道:“大热天的穿西装,怎么不热死他!”

“噗嗤——”穆溪没忍住,笑出声来,“至于嘛?你们俩前世是不是有仇啊?”

雷悠悠眯眯眼:“很有可能。”

说着,伸手接过穆溪递过来的玫瑰花,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

“不过,今天这束花,倒还挺好看的。”雷悠悠嘀咕,“比起他平日里那些审美,简直强到天上去了!我敢肯定,这花一定不是他选的!”

穆溪依然在笑。她无奈地摇了摇头,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雷悠悠还在不停地吐槽:“但穆小溪我提醒你啊,不管怎么样,你要顺着自己的心走,千万别被这些有的没的给迷惑感动了!反正你又不缺钱,你一定得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不能将就!”

“我倒是想嫁给喜欢的人,可是你不是让我远离他么!”穆溪不假思索地应了一句。

话说出来,自己都愣住了。

雷悠悠也是愣了好几秒,才问道:“你这是……承认你还喜欢顾清流了?”

穆溪心虚地将目光移到别处,应道:“我只是打个比方。”

雷悠悠叹了一口气:“果然啊,知你者莫若我雷悠悠,我就说嘛,这七年的时间,根本就没能让你忘记他。”

“我只是打个比方,我早就不喜欢他了。”

“得了吧你!”雷悠悠斜了穆溪一眼,顿了顿,像是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似的,突然严肃起来。

“如果一定要在姓丰的和顾清流之间选,我宁愿你选择前者。虽然我很希望你能嫁给爱情,但我更希望你被人全心全意地照顾。”

穆溪的心里涌起一阵暖流。

“好了,不说这些了。”穆溪拍拍雷悠悠的肩膀,假作开心,“我爸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现在都不知道排到哪儿了呢!那么多的选择,我总能找到一个喜欢的吧!”

雷悠悠撇嘴:“希望叔叔不要再按他的审美为你择偶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千金小姐的身份,估计也要等到结婚的那天,才会公布了吧?”

穆溪点点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么多年以来,我也习惯了。”

话刚说到这里,穆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本市号码。

“喂,您好。”穆溪接通电话,礼貌地问候了一声。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熟悉中带着些扭捏。

“你,咳,你没事了吧。”

穆溪明明听出了那个声音,却还是故意问了一句:“不好意思,请问您是……”

顾清流愣了一下,语气明显有了些不悦,说话也利索了起来:“甲方的电话,穆经理也不惠存一下的吗?”

“原来是顾总。”穆溪忍住笑,故作镇定。

“……医生把检查结果都传给我了,你的身体没有大碍。”顾清流道。

“嗯,我知道。”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

好几秒后,顾清流才自己将话题重新拾了起来:“你不必感谢我,今天的事情起因在我,我只是尽责任罢了。”

“嗯,好的。”穆溪道。

“……但你也不要想借此打什么小算盘。既然你的身体没事,以后咱们还是公事公办。”

“我明白,顾总。”

“……”

顾清流总算是撑不下去了,一句“再见”都没说,直接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猜想到电话那头顾清流一脸吃瘪的模样,穆溪终于忍不住,对着黑下去的手机屏幕大笑了起来。

一旁,雷悠悠的嘴角抽了抽:“咋回事?是哪个相声演员来的电话吗?这么好笑?”

穆溪正要说话,手机屏幕突然又亮了,跟着响起了短信铃音。

还是刚才的那个号码。

——“明晚七点,Live西餐厅,一起吃饭。”

又响了一声。

——“别多想,只是赔偿。顺便聊聊方案。”

顾清流的语气不容置喙。

穆溪突然想回他一句——这个所谓的“赔偿”,可以折算成人民币吗?

但想想他手中还握着她的方案,也就作罢了。

** **

第二天,穆溪继续顶着纱布去赴宴。

别说彩妆了,连隔离霜都没有涂,就洗了个脸,拍了拍水乳后就出门了。

不过她天生皮肤白,五官玲珑,即便不涂脂抹粉,也有一种清水出芙蓉的气质。再加上她一身精致的穿着,手中还提着爱马仕的经典款包包,西餐厅的服务员一见到她,立刻笑盈盈地迎上去了。

顾清流订的是靠窗的一个卡座,服务员领着穆溪过去的时候,座位还是空的。

直到十多分钟后,顾清流才姗姗来迟。

“不好意思,公司临时有事,让穆经理久等了。”顾清流说话的声音不急不赶,也没有丝毫气喘。

穆溪一眼就看出了他的“假匆忙”,却也不揭穿,礼貌地笑笑,应道:“顾总日理万机,能抽空出来指导,我已经很感激了。”

顾清流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穆经理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穆溪仔细打量了顾清流一番,发现他今天是空手而来的,并没有带包,手上也没有拿什么文件。

“怎么,我身上有什么不对劲吗?”

小动作被发现,穆溪却没有惊慌,只平淡地问道:“我只是好奇,顾总说要同我聊方案,却空手而来,难道已经把整个方案都记下来了吗?”

“经商和记忆力并无多大关联,我又没有最强大脑,记东西这种事情,我可不厉害。”顾清流顿了顿,抿了一口清水,“但有一点除外——记仇,我很厉害。”

穆溪笑了起来:“还好我没得罪过顾总,否则,咱们这笔买卖可就很难成了。”

“你怎么知道你没得罪过我?”顾清流的眼眸微微眯了起来。

穆溪应道:“如果我得罪过顾总,顾总怎么可能在那么多知名装饰公司里挑了星辰,把这么重要的一个机会放到我手中呢?”

顾清流笑而不语。

“顾总,您来得匆忙,没有带方案是情理之中,更何况,这些东西本来就应该由我们多准备几份。”

穆溪说着,从手提包中拿出了今天新打印好的方案,递到了顾清流面前。

“顾总,我先同您介绍一下我们团队这次设计的理念吧,因为SENSE集团是一个年轻的……”

“这些对我都不重要。”顾清流打断了穆溪的话。

刚好在这时候,服务员端着前菜过来了。

穆溪将后面的话咽进了喉咙里,不解地与顾清流对视。

“穆溪,我可以不用看你的方案,直接同意星辰进场。”顾清流缓缓道,“你也应该明白,既然我能从那么多家装饰公司中选择了星辰,所谓的设计理念、装修风格,甚至包括后期的造价,我都不在乎。”

“听顾总的口气,似乎有些看不起星辰。”穆溪说了句玩笑话,语气里却透着一点不高兴,“看来顾总真的是看在我这位老朋友的面子上,才会选择星辰啊……”

顿了顿,又耸耸肩,做出了一副释然的模样。

“也行啊,都说‘熟人好办事’,不用比拼实力就能得到顾总眷顾,星辰和我——何乐而不为!”

听了穆溪的话,顾清流笑了一声,似是讽刺地说了一句:“是啊,能躺着赚钱,谁会想站起来呢。”

“但能躺着赚钱,那也是能力的一种。”穆溪不卑不亢,从容应道,“顾总顾及情面,让我沾了光,我既然得了这个机会,自然也会尽全力,用实力证明顾总的选择是正确的。”

“我刚才说过了,实力什么的,对我不重要。”顾清流再次强调。

穆溪一怔,眼神稍稍有些闪烁。

“对我而言,重要的——是你。”

顾清流带着磁性的声音,伴着餐厅里悠扬的大提琴曲传入了穆溪的耳中。有那么一瞬间,穆溪甚至以为自己回到了七年前。

在她面前,那一双清澈的眼眸,依然透着独有的温柔。

“我可以再给你一个机会,分手,来我身边。”

“如你所见,现在的我能给你任何你想要的。就算再过七年,你也不见得能找到比我更有实力的。”

“至于从前的那些,都可以一笔勾销。但是从这一刻起,你必须只能是我顾清流的女人。”

顾清流的话一字一句敲打在穆溪的心里。

最深最重的,莫过于那一句——从前的那些,都可以一笔勾销。

从前的那些……

他凭什么一笔勾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