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市正文

加油天籁琴音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12:43:07
加油
加油
作者:冷雪冰冬
来源:纵横中文网
于木果和林木森打幼儿园起就是玩伴!谁也没想过有朝一日会在一起!就算打死他们,他们也不会承认的!“林木森,你给姑奶奶我记住了,早晚有一天老娘我会收了你!”这是于木果的心声!“于木果,你也给小爷记住了,早晚有一天你是本大爷的!”这是林木森的心声!一对冤家,不打不相识,不说不叫不热闹!天生一对,绝配!

天音阁的一所幽静的房间中,风悠然坐在一章檀木椅上,右手端着一盏茶,细细的品味,面部表情似乎是毫无波动。而他的一边,李轻柔却在瞪着他,一双美眸中,有着些许火气,但却不敢发作。

而风悠然对面的椅子上,端坐着一名貌若天仙的女子,她披着一头过腰长发,一双眸子里,温柔似水,只不过眼神有些慌乱。而她的双手,不断地交缠着,似乎是在纠结什么,一张小脸憋得通红,煞是可爱。她此时的样子,换了任何一人,都会把持不住,只不过,风悠然的双目失明,即便是再美的风光,他也看不到。

“不知苏小姐请我二位前来,是有何事?总不能是想和在下在这儿饮茶吧。”风悠然此时放下了茶杯,朝前拱了拱手,一席话语,却是让人如沐春风。而他的脸上,永远都是一种,温柔的笑容,是多么的阳光。

而苏若雨此时,则是被这一句话惊醒,想到自己在这儿发呆,却是忘了本意,不禁不好意思道:“小女请二位前辈前来,是想......是想拜师学艺。”其实,她真正的想法,是让两人弹奏一曲,毕竟眼前这两人,很显然是琴道大家。只不过,她又觉得,自己的要求可能会唐突了,所以只能说是拜师学艺。在她的心中,这两人早已被定义成琴道大师了,不过,这家伙猜的确实是八九不离十。

“呵呵,小姐不必拘谨,其实小姐您的初衷,是想让在下,抚琴一曲吧。不过怕碍了面子,也不敢提出,所以索性一搏,来个拜师学艺之说。”风悠然端起香茗,细细拼了一口,随后如是说道。

似乎是被说中了心声,那位苏小姐的脸颊一片通红,感觉都快滴出水来。然后她只得轻轻“嗯”了一声,声音却是如同蚊子一般,及其细小,若不是风悠然听力不错,恐怕都能听漏了。

“拜师学艺,还是不必了,在下学艺不精,弹奏完后苏小姐不笑话风某就好,而且风某曾立誓,绝不收徒,所以......不过苏小姐,你这里可有好琴,之前在楼下,我可是一把好琴都没有找到啊。”风悠然说道,表情淡然自若,嘴角总是噙着一抹笑意。

而那苏若雨,则是听了他的话后,眼睛里有些失落,不过还是立马说道:“前辈若不嫌弃,就用我的琴,弹奏一曲。我这琴,唤作凤羽,乃是由天下最有名的工匠打造,不知是否合乎前辈口味。”

而风悠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在李轻柔的帮助下,坐回了轮椅上。苏若雨在前带路,三人很快便走到了天音阁二楼的一处楼阁上,那里,静静躺着一把古琴。

直到到了那把古琴跟前,风悠然却是没能把持的住激动,一双手迫不及待的伸出,又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琴弦上,似乎是怕一个不注意,损坏了这件完美的艺术品。他的双手,轻轻触摸着每一根弦,感受着琴弦上的纹理,感受着琴弦上的温度。渐渐地,他的心平静了下来,整个人,也似乎与古琴融为了一体。

似乎是不经意间,他的指尖轻拨,琴弦微鸣,只这一下,却似是凤鸣,吸引了天音阁中所有人的目光。随后,风悠然满意的一笑,一双手,在那凤羽琴上,不断舞动,一个个音符传遍了整个天音阁。而后,又似乎撞破了天音阁的墙壁,琴音婉转,竟是在长安城的大街小巷,纵横穿过,闻着无不称秒道好。

风悠然则是完全沉浸于琴中,忘却了一切,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手上的那一把琴。他的手,舞动的越来越快,琴声,也是越来越锐利。本是凤鸣,而后又有龙吟,之后又是龙凤飞舞、紫气东来。琴音竟如有了生命,在他的双手间活跃,音符在不断地跳动,每个人,都情不自禁,陷入到了这琴声之中。

就是长安街上,每个人也都停止了动作,静静的听着这琴声,就连马儿,也是停下了奔蹄,沉醉在琴音中。而长安城的中心——皇宫大内,本应是早朝之时。但朝堂上,所有人都沉浸进了琴音之中,无论是铁面无私的宰相魏征,还是上面那位帝王传奇。

风悠然的双手,竟是如同灵蛇一般灵活,不断在一个个琴弦间跳动,音调也在他的手下,有规律的转变。而那原本高亢的声调,却是又在到达顶峰,隐隐又蛟龙出海之势后,骤然停歇。

而后,琴音突然跌落低谷,所有人眼前的画面一转,却见四周是茫茫风雪,寂静冷清。一名白衣剑客,徒步走在雪地上,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声响。所有人的心,在这一刻,都感觉到了彻骨的冰寒,感到了无尽的孤独,就好像是身临其境一般。

就在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将要承受不住之时,琴音突然再次拔高,并且音调高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高度。只见那画面中剑客,停下了脚步,面对这漫天风雪,猛然拔出长剑,一道刺眼的剑光迸出,撕裂了漫天风雪。每个人的心,又在这刹那间骤然停止。

终于,风悠然的手拨弦的速度放缓了许多,琴声回归了平常,如同一弯静静流淌的小河,静静地流过春回的大地,流过了一座树林。

此时,琴声再次一转,如泣如诉。只见那竹林中,一男一女,站在那里,女人似乎是在向男人倾诉着什么。而那男人一脸不耐烦的模样,把自己身上的那块玉佩扔到了女人手上,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而那女人,则是抱着玉佩哭了起来,显得那么的无助。

琴声此时,慢慢停歇,似乎是要终结,那画面也渐渐淡去,而每个人,似乎是将要醒来。但是就在这时,琴声突然嘶哑,又把所有人的思绪,拉回了画中。

只见此时又到了一处战场,战场上无数军人在浴血奋战,这其中,有一人极为刺眼。这个人,所有人都认出了,他就是刚刚的那个男子。只见此时的他,身上插着无数箭矢,浑身沾满了鲜血,神智都有些模糊。终于,在无穷无尽的厮杀之后,他倒在了战场上,而他的手中,却死死握着一缕青丝。

琴音平淡,画面辗转,只见那座树林之中,一所木房子矗立,房子边立了两座坟。一座坟前,是那名将军手中的青丝,另一座坟前,则是他扔给那名女子的玉佩。而那屋中,炊烟袅袅,却无一人开门。而小树林中,也没有人前来,寂静,但却从不冷清......

琴音再转,一晃眼到了数年之后,有人发现了这个地方,发现了这两座坟,才知道了这段故事。而这段故事传来传去,传到了一名儒生的耳中,他提起了笔,作了这首曲。至此后,这首琴曲,便就一代一代,流传了下来......

终于,风悠然停下了手,琴音也慢慢消逝,但是每个人,都沉浸在琴声之中,无法自拔。而且,一些人的眼睛里,还都噙满了泪水,就好似那画面,是他们亲身经历一般。

过了良久,所有人才从那种状态下,反应过来,而后,无论是大街小贩,亦或者是达官贵人,乃至于皇帝陛下都早早退了朝,所有人的目光,都瞄向了天音阁的方向。而天音阁中,人们从梦中惊醒,看着那风悠然的神色,竟是无比的狂热。而那苏若雨,则是眼角红润,看着那风悠然,眼神里一片的不可思议,很显然,她被这优雅动听的琴音彻底的俘虏了,她完全就不知道,这世间竟有如此高人。

而李轻柔,则是看向了风悠然,一双美眸,竟是变幻莫测,情感极其复杂。只有她自己明白,风悠然此曲,明显就远远地超过了他原本的琴技,这简直就是神曲,如何是人间能有的。而且,这种琴曲,若是能感悟如此深刻,必须是要亲身经历过的,就算是亲眼所见、练习千万遍,也绝对弹不出这么好的效果。那么,他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能弹奏出这种琴曲。

风悠然一曲罢了,便就静静坐着,没有了话语,嘴角不复原来的笑容,竟是有了些苦涩。也不知道,这一次抚琴,究竟是触动了他内心的哪一根弦。

良久后,他才缓过神来,慢声道:“在下一曲作罢,既然苏小姐也已经听完,那么风某有些琐事,还得回去,就不多留了。”此次明明是为了买琴而来,却无意间触动了心中最为脆弱的那一根弦,真是,自作孽啊......

而后,那苏若雨突然反应过来,眼神一下子变得坚毅,直接就“噗通”一声,跪在了风悠然面前,在风悠然愕然之时,开口道:“还望前辈见谅,晚辈有眼不识泰山,不知前辈竟是仙人下界,还妄图做前辈徒弟。前辈,能不能......能不能让我做您的侍女,陪侍左右......”

这一句话,直接就把风悠然吓了一跳,堂堂唐朝商界第一世家苏家长女苏若雨,居然跪在自己面前,要做自己侍女,这......估计李轻柔这丫头能杀了自己吧......就在风悠然刚准备拒绝这位大小姐时,门外传来了一个响亮的声音......

“皇帝陛下驾到!”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