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综影视之恋爱脑在线阅读第一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4:18:01
综影视之恋爱脑
综影视之恋爱脑
作者:依恋初阳
来源:晋江文学城
向暖希望自己是个小太阳,能够时时刻刻温暖着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人。

突然惊醒。

邵沧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还在教室里。他的头枕在胳膊上,半个胳膊已经麻了。

现在正是早读课刚结束的时候,教室里的声音不算闹也不算静,身边同学闲聊的闲聊,补觉的补觉,一切看上去都像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高三日子。

刚刚的……是梦?还是说,他现在才是在梦中。

邵沧的目光瞥到身旁空荡荡的座位,桌上的书整齐的摞放着。桌子主人像是有强迫症,每一本书都完美的左上角对齐。

记忆到这里出现了某些断层。

邵沧发现自己居然想不起他同桌的样子了。

“沧哥,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声音从后门传来,说话的人又走到他面前。

邵沧抬起头。

男生戴着一副圆框眼睛,直接在邵沧的前座上坐了下来,他扶了一下眼镜,跟邵沧小声说话,“我听说了。岳均那小子……”话没说完便戛然而止。

夏京捂住自己的脸,只留两个眼睛,磕巴道,“沧、沧哥你为什么……这样看我?”

“你脸上的伤是不是早上在楼梯摔的?”

啊?

夏京松开手,不自觉摸了一下创口贴,看向邵沧的表情错愕。

很显然,他说对了。

邵沧沉默片刻,椅子在地上划出刺啦的一声响声,他站起身,“我去找老师。”

“等……”夏京也迅速站起来,想再跟邵沧说句什么,却突然被旁边一个同学挤了一下,又跌坐回了椅子上。

办公室不远,就在他们教室对面,隔着一个长长的走廊。

推开门,办公室里意料中的没有其他老师,邵沧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苍老身影。想到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他微不可查的皱一下眉,情绪有些低沉的抵触。

邵竹书抬头,看见自己孙子进来,他气顿时不打一处来,“给我进来!”

一张纸被重重的拍在办公桌上。

邵沧关上门走近,一眼就看见那张纸上抬头十分显眼的大字。

写着——退学通知书。

从邵沧小时候父母离婚之后,就是邵竹书一直带着自己孙子。但他却没想到,临到退休之前,邵沧居然还会给他犯这么大的事。

邵沧看到那张纸,垂下眸子,面容好看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这是什么态度!觉得无所谓?!”邵竹书拍了两下桌子,本就忍着怒火,看见邵沧这幅不求上进的样子,更觉得十分失望。他开口正要训斥,却突然感觉一阵气血上涌。

邵爷爷弯腰捂住自己的心口,胸膛陡然的剧烈震动了两下。

邵沧也看见了,他脸色一变,连忙扶住了邵竹书。

“你把手给我放开!”邵竹书一想到那张退学通知书,就忍不住想打断邵沧的腿,“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

他挥开邵沧的手,重新直起背来,背挺得很直,目光锐利地看着面前个头早就比自己高过许多的孙子,训起话来毫不留情面,“你已经高三了,好好数数还有几天高考,再数数你自己还有几天成年?啊?你觉得自己干的像是一个成年人会做的事情吗!”

邵沧将手插进兜里,沉默地听着那些早就不知道听了多少遍的训斥。

“整日不学好,和同学打架、逃课,这次还把人送进了医院!丢不丢人!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会打架,会欺负同学,本事大得不得了?啊?”

“我看你这书是真的不想读了!”邵爷爷声音拔高,显然这次是真的气的不轻。

“我没有。”少年的声音在办公室响起,清楚而沉静。

邵竹书还没训完,冷不防听见这句话眼睛瞪了一下,他没想到邵沧居然还会否认。

邵沧将手从兜里拿出来,又整理了一下拉链,像是在考虑用什么措辞。

他缓了缓,最后开口的声音诚恳坦荡。

“我并没有要故意气您,爷爷。”

“这次打架的事情——”

“是我不对。”

邵竹书听完这番话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他先是怔了一下,然后才有些不太相信,刚刚的话,居然会是从他孙子的口里说出来的。

.

邵沧没想到自己重生了。

如果说夏京脸上的伤是巧合,是他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那么他爷爷的话,邵沧确信自己已经原原本本的听过了两遍。

那些印象深刻的记忆并不是他的梦,而是真实存在过的经历。

同样是在这间办公室,相同的退学通知书,不同的是,邵沧在被训斥之后和他爷爷大吵一架,摔门而去。邵爷爷旧疾复发,被送去急救。而他却在三天之后,回学校时才知道这件事。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邵沧大脑一片空白,在赶去医院的路上就出了事。

一辆大型货车乱闯红灯,直直的朝路上唯一的人开了过去。邵沧看着迎面而来的货车,本以为自己会被撞死。

刺耳的尖鸣刹车声响起,一个人突然出现,一把抱住邵沧,将他扑了出去。

全部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邵沧大脑失去思考能力,只能发怔的看着撑起在自己身上喘气的人。

耳边再次响起轮胎的摩擦声,货车司机骤然加速,又是砰的一声。血花四溅。

两个少年眼前俱是一黑。

邵沧再醒来时,就回到了现在。

他却居然不记得救他的那个人什么模样。

一切恍如一场梦,激烈又不真实,却又让人不得不接受。

“现在知道错了,你早干什么去了?”邵竹书的话,将邵沧拉扯回现实。

邵沧望着他爷爷,这次将话说的很清楚。

“我是被陷害的。”

听到这句话,邵竹书眉间的皱纹明显加深了一些,“你把话说清楚。”

邵沧将整件事情解释了一遍,片刻后,邵竹书虽然对整件事的真实性有所怀疑,但邵沧是他从小带大的,他也从来没有见过自己孙子有过这么认真说话的时候,不免有了几分信任。

邵沧看见邵竹书的神情,就知道他爷爷还是相信他的。然而上辈子的他,不愿意解释,也不屑解释。

“你说的这件事我知道了,但是我不会只听信你的一面之词,学校会继续调查清楚。”

“好。”这件事并没有多么勾起邵沧的情绪,他最关心的问题就是,“我还能在学校待几天?”

“废什么话?现在知道积极了?先给我回去上课。”邵爷爷毫不客气的说。

邵沧无奈的点头。

走的时候,他犹豫了半秒,还是将桌上的那张薄薄的纸也一并拿走了。

邵爷爷看见了似乎想说什么,想了想最后还是没有说。

邵竹书不光是邵沧的爷爷,是西城即将退休的教师,还是西城的副校长之一。

那张退学通知书其实还并没有盖章,是没有生效的,只差最后他的同意。邵竹书没有要偏袒自己孙子的意思,他本来已经准备同意了。叫邵沧过来,就是想让他知道对自己人生不负责任的后果。却没想到,邵沧却对他说出了事情的另一个真相。

.

一走出门,邵沧听见点声音。他略一偏头,果然走廊另一边迎面走过来几个熟悉又欠扁的身形。

他缓缓眯了下眼,将退学通知书折了两折放进兜里,向前和那几人狭路相逢。

走在最前面的一个人,瘦高个,黑色的头发里还挑染着黄毛,显得很杀马特。没想到会遇上邵沧,他脸上瞬间写满了小人得胜的表情。

等到走近时,他夸张的哎呦一声,故意拖长音调,“这不是我们西城的大校草吗?哦不是,说错了,这以后好像就不是我们学校的人了。”

邵沧斜靠在墙上,将手插进兜里,冷静的听着对方的话。

黄毛近一步在他耳边挑衅,“怎么样,沧哥,拿到退学通知书的感觉刺激么?这可是我们大家谁都没有的经验。”

邵沧眼帘抬起,带着冷意的目光从面前的几个人脸上扫过又收回。

他蓦地开口,语气轻描淡写,带着点笑意。

“郭禹,你信不信我不会被开除——?”

突然被邵沧的眼神盯住,郭禹掌心有些发凉。

他忍不住有些怀疑自己看到的那张退学通知单,上面明明写着邵沧的名字,难道……是假的?

郭禹有些不稳定的慌神了,他在心里安慰自己,不可能的,他没有看错,邵沧绝对会被从西城赶出去。

“如果我回来,你就死定了。”

邵沧淡笑,看着郭禹的眼神像看着砧板上的鱼肉。

郭禹怔在当场。他后面的几个人也被邵沧的表情给镇住了。

气氛压抑了几秒。

邵沧突然从靠着墙的姿势转为站直,他个子很高,瘦但不弱,站直了之后,更是直接压了郭禹一头。

郭禹居然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邵沧的笑容一下戏谑了起来,“开个玩笑而已。”

“你!”郭禹一下急了。

没等对方说话,邵沧从兜里伸出手,顺便掏出了一个东西,塞在了郭禹的手里。

“送你了。”说完他的手重新插在兜里,转身悠闲地走下了楼梯。

“站住!”知道被戏弄了,郭禹顿时就要去追邵沧。

这时,前面一间办公室的门正好也在这时打开,郭禹反应不及,和里面走出来的中年男人撞了个满怀。

教务主任一出门就撞见个染头发的混混,再一看他身后,果然还有几个不学好的,气直接就不打一处来。

郭禹几人一见到教务主任,什么深仇大恨都忘了,都像耗子见了猫一样。他再一握紧手上的东西,眼睛瞬间睁大,心里问候了一百遍邵沧的娘,同时连忙将手插进了口袋里。

这一幕极不自然,被教务主任全都看见了,他强硬的将郭禹藏起来的那只手从口袋里拿出来。

拿起他掌心里的烟,教务主任语气严厉,“你们几个跟我进来,把你们家长都找来!”

郭禹顿时急了,他指向教务主任身后的楼梯,“那明明是……”话语被迫终止。

邵沧早就走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