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惊悚正文

灵震万域在线阅读第2节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2 5:43:54
灵震万域
灵震万域
作者:出门遇见雨
来源:纵横中文网
神灵之下,一切皆为蝼蚁……荡魔时代,一个神秘而强大的组织——天盟,镇守世间,结束了动乱时代。突有一天,帝崩,天盟散,天下乱,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没有人知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一切真像就此掩埋在了历史之中……万古岁月过去,在蛮荒的四灵域中,一注定与修炼无缘的少年终将崛醒……在这里,有上古神魔,有从远古走来的神灵,有洪荒异兽……

按照穿越小说的套路,车祸是最容易发生穿越的方式。傅莹从来没有想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在昏迷之前,现代社会的高楼大厦还呈现在自己眼前,等再次睁开眼之后,却是古色古香的床帏。

见她醒来,周围有人开始呼喊,但说的却不是汉语,好像某种外语,可奇怪的是自己好像能听得懂她们在说什么。

她们在说:“格格醒过来了。”

等等,格格?

随着渐渐醒转,某些不属于她的记忆也开始一点点地恢复过来。她意识到自己好像不只是以前那个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傅莹了,现在的她,应该是清朝的某位大家闺秀。

她本想在起来之后,找镜子看看自己的“新”模样,却没想到冲进来一个妇人,一把抱住了刚刚用手撑起身的自己,哭着说道:“我的儿,你终于醒过来了。”

这妇人说的同样不是汉语,那句话是自己在心里翻译过来的。也幸好有原主的记忆,知道这妇人是原主的亲娘,故而被她突然这么一抱,方才觉得没有突兀。

熟悉?陌生?傅莹不知道如何形容这种感觉。

但无论是原主还是自己,都会为这种劫后余生而感到高兴,因为原主可是的得了重病,这也是她刚刚想起来的。

那妇人哭了一会儿,松开了自己,用手绢擦了擦自己的眼泪,然后继续用那种不是汉语,但她却能听得懂得语言说道:“你好好在这里呆着,我去告诉你阿玛这个好消息。”

说完之后,她又匆匆离开,就像匆匆到来那般,脚下生风,生怕错过什么的样子。

傅莹一时还没有太清楚明白这一切,她挣扎着要下床,却身子一软,几乎又要倒在床上,幸好身边的丫鬟反应灵敏,扶住了她。

她突然想起原主可是卧病在床好些时日能,身体虚弱至极,突然下地,肯定是不行的。

果然,身边一丫鬟说道:“格格,你不要乱动,在床上好好躺着吧。”当然,她说的依然不是汉语。

这个丫鬟说完,另外一个丫鬟就搬来一个靠枕,然后两人合作让她靠在软枕上,并重新盖好了缎被。

“镜子,你们帮我把镜子拿过来。”

傅莹急着想见见自己的“新”面孔,这回她说的是汉语。

身边的丫鬟们微微一愣,明白自家格格的意思之后,其中一个丫鬟眼疾手快,从梳妆台拿了铜镜,递到傅莹手中。

傅莹端着镜子,看着镜中的人物。

见她柳叶细眉下是一双丹凤美目,樱桃小口却无半点血色。鹅蛋脸本应有的双颊丰腴,却生生被疾病“削”出了棱角。

这模样虽清秀美丽,但却是个病美人。

不过,这个“自己”比现代的自己可年轻了近一半的年龄。她刚刚想起,她这在清朝的身体才十六岁而已。

傅莹很满意自己的“新”模样。她摸着自己的脸,像面对手机前置镜头那般,不禁对着镜子做个微笑的样子,喃喃道:“傅莹?富察·傅莹?”

七天之后。

傅莹坐着一张湘妃竹蝶纹描金靠背椅,手肘支在紫檀木俯仰山棂格书案上,手掌拖着自己的双颊。青檀皮半熟宣纸铺展开来,一端还用白釉瓷镇纸压着,可宣纸上白白净净,没落下半个墨点。

她无心写字。自穿越过来已经一个星期了,当然,在古代是没有“星期”这个概念的。这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她除了恢复身体之外,还在捋顺自己在古代的身份。

清朝的她,也还叫傅莹,不过以前她姓傅,名莹。现在的她,姓富察,名傅莹。满人一般情况下只称名,很少连名带姓地一起说了出来。

别人叫她名字,多还是叫“傅莹”,这听着还挺顺耳的,算是老天给的她穿越福利了。

她在清朝的爹叫李荣保。乍听上去,好像是汉人的名字,其实人家是正儿八经的旗人,还是镶黄旗上三旗的旗人。富察家崇尚汉家文化,所以给子女取名多效仿汉人。

她这个爹更是如此。

因“富察”中的“富”与汉姓“傅”谐音,他便给所有的子女中的名字里,都加了个“傅”字。

一般按照汉人的习俗,儿子和女儿同辈名字里是不用同一个字的。可她这个爹大约将“傅”当成了富察家的汉姓,所以不论儿子女儿,名里头一个字都是“傅”。

她的清朝爹担任察哈尔总管,是统管一方的长官,自然是要职。

至于这察哈尔是哪里,傅莹也不清楚,但她是有一点印象的。当初上历史课时,好像民国时期有一个省就叫察哈尔。反正这察哈尔离京城不算远,这是她穿越过来之后才知道的。

她有九个兄弟,还只有一个妹妹。古代贵族家里子女众多,这点她觉得没什么可大惊小怪,虽说她是个“史盲”理工科女,但她又不是文盲。

她是家里的嫡长女,身份在富察家算是尊贵了,反正自她穿到这里来,还没人敢给她“穿小鞋”。在原主存在的记忆里,也没有什么受欺负排挤的经历。

一切看起来都挺好的,但某些地方她还是有些不适应。比如古代远不及现代生活方便,即便是古代的贵族,也享受不到现代平民也触手可及的先进科技。

因有着原主的经历,她方才觉得没那么别扭。

另外,还有语言问题。

看了那么多影视剧,她以为清朝汉语相当普及了,但这回她穿过来,她才知道原来满人家里还是多说满语的。幸好自己有原主记忆的帮助,对满语相当熟悉,否则来这里岂不是成了聋子哑巴了?

当然,也没那么夸张,毕竟这个时期很多满人也通汉语,可若自己不会满语,人家笑着骂你,你恐怕还在那里傻笑以为人家夸你呢。

继承原主技能,这算是老天给她的另一项穿越福利。

穿越福利是发了不少,可也有坑爹的设定。比如,她已经被指婚了。

当然,在古代结婚多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自由恋爱结婚这种事情甚少。傅莹毕竟是在现代社会生活了近三十年的人,心智什么的都成熟些,凡事也能看开些,被皇家指婚也觉得无所谓了。

她虽能接受指婚这件事情,却无法接受自己被指婚的对象。因为她被指婚给的那位,正是历史上有名的乾隆皇帝!

说起她未来的夫婿,乾隆皇帝,傅莹脑中总是蹦出一些不太褒义的词,什么“好大喜功”啦、“风流多情”啦……

这样的男子,放在现代就是妥妥一个“大猪蹄子”。如今,她就要嫁给这个“大猪蹄子”了,她不郁闷才怪呢。

因为“了解”自己要嫁这个人的本性,她就对爱情不抱什么希望了。

想想人家别的穿越者,穿过来难免要和帅哥风花雪月、花前月下一番,而自己未来的日子,很可能就是冷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各种莺莺燕燕在那里卿卿我我。

想到这种无聊的未来,傅莹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看到自己小姐在书案旁发呆了近半个时辰,又频频叹气,她身边那个叫玉净的丫鬟终于忍不住对她说道:“格格,你大病得愈,乃是天大的喜事,为什么要唉声叹气呢?”

被丫鬟这么一叫,傅莹略略回了神,放下自己的手肘,笑着对那丫鬟说道:“玉净啊,你会说汉话吗?”

玉净不知傅莹问这话的意思,懵懵地点了点头。

“那你以后尽量和我说汉话。”傅莹用汉语嘱咐道。

见玉净点头同意之后,她又转头看向另一个丫鬟,用满语问她:“木其尔,你呢?”

这个蒙古族丫鬟忙摇头摆手,用汉语回道:“汉话,难……不会。”

傅莹微微摇了摇头心想,若在这个时代不会说汉语,那就和现代不会说普通话一样另类。

自己刚转回头,就听到有人叫自己:“额云(满语‘姐姐’的意思)!”

接着就看到一个穿着对襟马褂的男童,抬腿迈过门槛进了屋子。

这个八岁男童,是自己的同母胞弟傅恒,自从自己穿过来之后,他几乎每天都来看自己一回。

傅恒进了屋子之后,就来到自己身边,问道:“额云,你今天好些了吗?”

说来也奇怪,自她穿到这具身体上,原本病恹恹的身体就像是施了法一般,恢复得贼快。

头一天还在床上躺着,第二天就可以下地,七天过去,基本看不出生了要命的疾病。连给她瞧病的大夫都连连称奇。

傅恒的头发被剃去了许多,只在脑袋后面留了一小片,然后被辫成一个细细的辫子。从前面看脑袋光秃秃的,就像是剔了个秃瓢儿。

傅恒长得和他亲姐一般清秀,剔个光头也十分可爱,傅莹忍不住用手摸摸他的脑袋。

“额云已经没事儿了,你不要担心啦。今天在学堂学什么了?”傅莹用满语问他道。

“今天老师教我学《诗经》,我背给姐姐听: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听着傅恒用流利的汉语背诵《关雎》,傅莹心里默默吐槽一番,想这古代的教书先生怎么教小孩子这个呢?傅恒才八岁,懂得什么“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刚想到这里,见自己母亲身边的一个丫鬟,过来对自己说,家里来了个蒙古远亲,要见见自己。傅莹听罢,慌忙起身随那丫鬟而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