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豪门正文

情义之巅在线阅读第三节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2 6:02:54
情义之巅
情义之巅
作者:透过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个世界充满冷漠和算计,但是总是有那么几个志同道合的人可以温暖自己的心,亲情,爱情,兄弟情,情情都浓

坐在饭桌上,任自强大口吞咽着缺少油水的面片,百感交集之下依然感觉这种久别的味道分外香甜。他快速吃完把碗一放嘴一抹,说了声我吃好了,不顾父母诧异的目光一溜烟的跑出堂屋,直奔地窝子而去。

一头扎进地窝子才发现里面光线太暗,初进去两眼一抹黑,适应了好一会才看清。一进门是个一米半宽的过道,剩下的地方都被一张八米长,两米深的大土炕占据。土炕上铺着竹篾编的席子,补丁摞补丁叠好的褥子、被子整齐的放在一角。

任自强踢掉露着脚趾头的布鞋,一下蹦上土炕,躺在席子上心花怒放的忍不住手舞足蹈。嘴里情不自禁的念叨着:“我也穿越了,竟然真的回到小时候!”

他鸡冻的实在是情难自禁,不由唱起了歌:“用我们的歌,换你真心笑容,祝福你的人生从此与众不同。哈哈哈!”任自强得意的放声大笑。此时此刻,他浑然忘记了另一个世界的家人。

正笑着,耳边一个稚嫩的童音传来:“果果,果果,我要上,我要上。”任自强从幻想中醒来,侧头一看炕沿上小妹娇娇露出个小脑袋,两只小胖手抓着炕沿使着劲却怎么也爬爬不上来,小脸涨得通红。

任自强赶紧一个懒驴打滚起身跳下床。安慰道:“娇娇别急,让哥哥来帮你。”说着,两手穿过小妹的腰,抱着一使劲把她放到炕上。小妹被弄得痒痒得,扭着小腰咯咯的笑了起来。

任自强跟着跳上土炕,把小妹挪到炕中间。看着小妹的红扑扑的小圆脸,长长的眼睫毛,水汪汪的大眼睛,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萌极了。

任自强捧着小妹的小胖脸,又狠狠的亲了几口,大笑着说道:“好妹妹,我的宝贝妹妹,我一定让你过上公主一样的生活。”

小妹眨着大眼睛,嫌弃的用小胖手擦着脸蛋,一边问道:“公举,什么是公举呀?”

任自强脑门上一万只乌鸦飞过,这可不是文化丰富的时代,肚子都没填饱哪有小画册呀,电视更是遥不可及。‘白雪公主和小矮人’是啥时候知道的故事,他此刻也记不清。

任自强想了想解释道:“就是有好多好吃的好玩的,有好多的漂亮衣服,住大大的房子。”小妹一听好吃的,口水都流下来了,喊道:“糖糖,我要吃,我要多多的。”

任自强拍着胸脯说道:“哥哥给你买,哥哥有钱。”说着就顺手摸口袋,谁料想小口袋空空如也。任自强才反应过来,这是时空错乱综合症呀,又代入了。

他连忙哄着小妹说道:“哥哥马上就挣钱,挣到钱就给你买糖糖,现在哥哥给你讲个小公主的故事好不好?”

好不容易才安抚住小妹一颗向往糖糖的心,给她讲起了《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从前,有一个国王和王后,他们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起名叫白雪公主••••••。

小妹闹腾了半天,瞌睡虫也找上了门。故事还没讲一半,小妹眼睛一闭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睡着了。任自强拿过一件衣服轻轻盖在小妹的肚子上。

任自强叹了口气,双手交叠在脑后望着黑乎乎的屋顶,想着靠什么挣钱改变家徒四壁得窘境呢?近四十年的记忆画面如流水般在脑海中掠过。

这时他才记起他在跌落山崖前是有家人有儿子的,自己不告而别短时间会引起亲人、铁子们的哀思的吧?不过也无所谓,他也是‘四十不惑’,见惯了生离死别、人走茶凉,早看明白时间的流逝可以抚平一切。

既来之则安之,管他是平行世界也好,还是时光回溯又重新来过。任自强此时不作他想,除了鸡冻还是激动。这源于他经历过的四十五年是辣么平凡无趣,他有些过够了。能重新活一回,拥抱不一样的精彩生活已让他忘乎所以。

这会儿满脑子都是凭借自己的‘远见卓识’解决家里的困难先,缺吃少穿,如今家里的烂包光景真的太难啦!

干什么呢?现在是80年,辛疆还是大锅饭。得亏这里地多人少,一个队上百十户人几千亩地。随便种种,哪怕产量不高靠天吃饭也饿不死人,可来钱的路子没有呀。

养鸡现在不行,也太慢。卖鸡蛋更不可行,人口本来就少,还有交通还远。从公社还要走二十多公里才到县城,何况现在连个班车都没通呢。

写书,写歌,不行,这是要一鸣惊人的节奏。自己才六岁,没上过学不认识字,这转折也太大,吓不坏人吓坏花花草草就不好了。

想了半天无果,他的小身板扛不住,发出了疲劳的信号。任自强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也睡了过去。

任自强正在和周公相会呢,忽然觉得脸上一阵刺痛,打了个激灵睁开眼一看,小妹的小圆脸出现在眼前。小脸涨红拍着任自强的脸喊道:“果果,尿尿!”

任自强一看,这是要憋不住的前奏呀!赶紧翻身起来跳下炕。鞋都顾不上穿,光着脚抱着小妹下床,紧赶慢赶的跑到地窝子外面让她方便。

幸亏小妹还穿着开裆裤,刚蹲下,一股清流就冲了出来。听着哗哗的水声,任自强觉得自己的小尿(sui)泡发紧,他三蹦两跳的跑到屋后,掏出小丁丁,舒舒服服的放了一泡水。

短时间思想还是不好转变,任自强这会儿还是按照几十岁的习惯行事!他清晰记得自己十来岁时还被母亲王翠兰领着去女澡堂洗澡,也没人在意他这个小屁孩。

任自强也就记住女澡堂白花花一片,黑漆漆一点。什么三围,神秘三角区,通通没有概念,也没啥吸引人的地方。

说起来那些‘风情’在当时还不如一个糖豆的诱惑大。可现在谁知道自己六岁的身体里面有个四十多岁的灵魂呢?一切的一切都变得不同,他起码得避讳和羞耻是知道的。

任自强提好短裤转到屋前,小妹也完事了。就牵着小妹的手进了堂屋。堂屋里空荡荡的,父母亲肯定是带着大表姐上地去了,二哥去上学了,小学学校就在队里。

现在是六月初,还有一个月就麦收。麦田里要除最后一遍草,估计父母他们是拔草去了。任自强到碗橱里拿了个小搪瓷碗,从茶壶里倒了碗水伺候着小妹喝完。自己也灌了一碗,咂咂嘴,有股很大的土腥味,一时还不适应。

没办法,现在村里没有自来水,喝的用的还是涝坝水。顾名思义,就是十来户人家共同出力挖个大池子,蓄满天山上融化的雪水,澄清以后家里做饭喝水都是它,包括牲口的用水也是。

村子周围挖了能有十来个这样的池子,本地人都叫它涝坝。夏天用水有涝坝水,冬天只能到外面破冰融雪化水来做饭饮用。

所以整个冬天几乎不洗澡,头上身上虱子到处都是。觉得身上那儿痒随手一摸就是一个,放到嘴里嘎吱咬碎嚼巴嚼巴咽进肚子里,虱子再小也是肉不是吗?

涝坝里的水是死水,滋生蚊蝇不说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小虫。取水的时候最多用两层纱布过滤一下,就担回家做饭,烧水。搁到现在,那是不可想象的,喝这样的水那还不死人呀。

奇怪的是当年就没事,没听说谁喝涝坝水喝死人的,连拉肚子的都没有。只能感叹原生态的就是好,没有农药、化肥的刺激,细菌呀虫子呀毒性也小,人自个儿就能抗得住。

感慨了一会,任自强看着小妹,唉!还是先当好小奶哥吧。任自强对小妹说道:“娇娇,哥领你出去玩。”小妹听话的走过来拉着他的手蹦蹦跳跳的跟着出去。

沿着村边的土路向南走去,远远望去南边不远处是连绵不绝的天山山脉,像一条巨龙横亘在西部大地上,把辛疆一分为二。天山南部的地方称为南疆,北部的地方称为北疆。

任自强的家就在天山北坡十来公里的地方,每天一抬眼就能看到巍峨的群山,还能看到白雪皑皑的雪峰。再热的天,看到雪峰你也会不由自主得打个激灵,心里感觉从里到外凉个通透。

任自强领着小妹走到村头的田地里,小麦已经长得齐腰深。那是相对于大人比划的,任自强现在的个头进去能露出个头皮就不错。小麦也抽穗了,如厚厚的绿毯铺满整个田野,鼻端充盈着小麦的清香。

任自强又向旁边的一块地里看去,地里也是绿油油的。走近一看,一颗白杆上长满发着蜡质光泽的绿色叶片,头上分出好多杈,每个杈顶上长着一个小骨朵。

任自强越看越觉得熟悉,猛一拍脑门:“我靠,怎么把这个宝贝忘了,这不是红花吗?挣钱的路子这回有门了!”

红花别名草红花,为菊科一年生或多年生植物,以干燥的花序及其所产的种子药用或食用。红花的花序为妇科良方,具有活血化瘀,消肿止痛的功能。

主治痛经闭经,淤血,跌打损伤等症。咱们不小心扭伤,用的红花油涂抹,里面的主要成分就是红花的提取物。

任自强他们村里76年引进的红花种植,主要作为轮换作物。何谓轮换作物,就是今年假如种小麦,收完小麦后要让田地空置一年。俗称‘晒地’、养地,以此让土地积蓄肥力。

由于是大锅饭,农民一年忙到头,除了交公粮,分配给自己的只够吃的,农民手里没有花销怎么办。县里就引进了红花种植,但是有条不能逾越的红线,红花地不能占用口粮田。口粮田是配给水的,不言而喻红花地没水要靠天吃饭。

于是各个公社就打上了轮换地的注意,也不占用水资源。开春把红花种子往地里一撒,全靠天公作美。老天爷开眼下几场大雨,红花基本就长成了。

红花采摘时节,只要能走动的全家齐上阵。天麻麻亮就去采摘,晚一步就让别人摘完了,完全是手快有手慢无的野蛮作业。红花还没到开的最大、质量最好时就被采光,这样等级上不去,卖不上好价格。手快的一早晨能摘个五六公斤湿花,三公斤湿花能晒一公斤干花。

红花价格可不便宜,一公斤干花在八十年代左右就五六元钱。家里人口多的,一个花期能挣六七百元,人口少的也能赚个三四百。就是红花花期太短,也就能摘两个星期左右。

当时,这是各家的每年固定收入,家里的针头线脑,零嘴花销全靠红花。任自强对摘红花是又喜又怕:喜的是摘完红花卖了后家里有点钱,自己可以吃个五分钱的冰棒,还能吃点水果硬糖;怕的是每天天不亮就起床,你不起来,对不起,没得商量!父母揪着耳朵,屁股上顺手就是重重的几鞋底,打的你哭着也得起来。

家里唯一不用去的是小妹,把她扔在床上根本顾不上管。每天采摘完红花,母亲就撒着欢的往家跑去看她。可没卵用,晚了,醒来找不到家人的小妹嗓子都哭哑了,屎尿搞了一裤子。

最可怕的是有一次小妹的手在睡着时不知被什么东西咬的鲜血直流。好像在四五岁的时候,不是现在,现在她的手好好的。

王翠兰每次都是一边哄着小妹一边流眼泪,没办法,家里十来张嘴要吃饭、要穿衣、要上学,得拿命去博呀!这就是当时的生活,苦难的生活啥时候是个头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