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同桌想跟我谈恋爱在线阅读第4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5:31:47
同桌想跟我谈恋爱
同桌想跟我谈恋爱
作者:荀和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大哥们顺便点一下评分哈!】【接档文《那你别来啊》戳专栏可见】微博@荀和文案:佐矜头一次收到来自男生给他的情书,信上内容不多,只有一句话,用好看的字体写着——同桌,你看咱俩都长得那么好看,不如就谈个恋爱吧。你矜哥表示,就算谈恋爱,他是要做上面的那一个。在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佐矜被压得死死的,他使出浑身解数对着祝缴比了个中指:“放你的屁。”话痨骚得一批在校明星学霸攻x每次在处分边缘试探怕鬼学霸受————下一本预收《那你别来啊》求收藏噻~文案:⒈池樂被囚禁在这里十三年,每天都看着那些人在他身

两个月后,夏国,梓州,主街道,一座石桥上。

桥上挤满了人,以致不能通行,近看才发现原来是一男子抓着一位少年,少年的手上拿着一个鼓鼓的钱袋。

“还说不是你偷的,我家公子这钱袋还自己长脚到了你的手上?不要说这钱袋是你的啊,小小年纪就学会了偷鸡摸狗,你家父母是……”

“洢璘!”云楚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她总算找到人了,本来是一起在街上走着的,一眨眼的功夫人却不见了,可让她找了半天。

她两步站到洢璘身旁,把他护在身后,刚刚那个人的话她也听到了,只是之前还没见着人,不知道他说的竟然是洢璘。

“你是他什么人?”男子见到云楚,便警惕地质问她。

“我是他姐姐,我弟弟怎么了?”云楚语气不善,气势比男子还足。

“你是他姐姐?那你知道你弟弟在外面……”男子已没有刚刚气势汹汹,但还是得理不饶人。

“等一下,我自己问。”云楚打断了对面男子的话,她看向洢璘。

洢璘的小脸已经涨得通红,又气愤又委屈,“我没有偷他的钱袋,是我看到有人偷他的钱袋,又从那人身上顺了回来,是来还给他的,结果他们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还诬陷我!”

“听到了吗?”云楚看着对面的人问,她是绝对相信洢璘的,如果是他偷的,他绝对会承认,何况,他早答应自己不会再做这等事了。

“小贼又怎会自己承认?总之带他去了官府,由不得他不说实话。”男子依旧嘴硬,但其实也只是吓唬吓唬他们。

云楚恼了,更重要的是他和洢璘都不愿意与官府有牵连,她索性不管不顾,对着男子身后的人说道:“那边那个是鸡还是狗的,你倒是出来说句话,钱袋是你的,别站在桥上摆pose看风景了!”

“你——!竟敢这样跟我家公子说话,还骂我家公子!”男子说着要动起手来,云楚赶紧拉着洢璘闪到一边。

“君子动口不动手,欺负弱女子和小孩是吗?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

旁边的看客倒很敬业地开始指指点点,男子收回了拳头。

看风景的人不禁失笑,倒是有趣,有趣。

“再说了,不是你说的小小年纪就学会偷鸡摸狗吗?既然是说偷了你家公子,那不就是你在骂你家公子是鸡是狗,关我何事?”云楚优哉游哉地说道。

“你!”男子气得直捶自己胸口。

“算了,小白。”男子转过身来,面色清冷,然云楚的脑海里却只能想到“温润如玉”四个字,真应该如古书里的感慨一句,“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美貌,哦,不,俊朗之人”,自己在演艺圈,也是见过不少帅哥的,只是,那个叫小白的,到底是谁给他的勇气叫小白?

“这位姑娘如此伶牙俐齿,你岂是她的对手?钱袋找回来就好了。”男子说道,似是开恩。

“等等,”云楚又喊住了他们,“你们这么走了可不行,先得还我弟弟一个公道,不说我弟弟帮你们找回钱袋要答谢,至少也得道歉吧,不然这在场的街坊邻居还都把我弟弟当那小偷了,我们还怎么见人?”他们到梓州还没有几日,她还要去找工做事,这名声可比什么都重要。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到底是不是你弟弟偷的,我们都还不知道。”小白回头说道,其实他也不过十六七岁的样子。

“那就是你们也承认没有证据证明咯,大家都听到了吧,而且如果我弟弟说的是事实,那么这里也不是你们丢钱袋的地方,我弟弟也不是在偷的时候被你们抓到,这也就不能构成案发现场了。”

“小姑娘,算了吧,我们都相信你弟弟,这位公子一看就是大门大户,你们不要再争说了,到时吃亏的是你们。”有好心婆婆上前劝说。

“婆婆,不是我得理不饶人,今日若是我被冤枉了,这事便到此为止了,但我弟弟他还是个孩子,他心比天高,不曾受过这等委屈。”云楚说道。

洢璘的眼神暗了暗,眼眶也变得湿湿的,但他倔强地忍住,只在心底默默发誓,这一生一定会照顾好姐姐,让姐姐过好日子。

男子再次开口,他倒是很敬佩这姑娘护弟弟的样子,“确实不是令弟偷的,事后回想,我与那小贼擦肩而过,有一面之缘。只是怀疑令弟是那同伙,便想试他一试,现在看来,在下确实是要谢他寻回钱袋。”男子向洢璘微微施礼,小白似乎还心有不甘,可能是头一次遇到光说话就把自己压得死死的女人吧。

什么?早就知道不是!云楚更气了,他们真的是……太看不起人了。

“这张银票,就当是谢礼,也表示在下的歉意。”男子示意小白掏出一张银票,然后递给云楚。

云楚看到是整整一百两,那钱袋子里都不一定有这么多钱吧,果然是大门大户,不过自己不稀罕,哼!

对方不要,自然不能硬塞,男子笑笑,带着小白离开,围观的人也纷纷散开,继续过桥。

突然,云楚感觉自己被什么人一推,她一个踉跄没有站稳,趔趄着就往桥栏上倒去,眼前的河水让她惊恐万分,正欲抓住什么,发现手边什么也没有。

“啊——洢璘——”她以为这会成为她的遗言。

“姐姐——”洢璘见云楚要摔下桥,赶紧去拉,但因为刚刚突然被人冲撞,他与云楚散开了,这会儿冲上前去已晚了一步,他看到故意撞人的人里,有那个真正偷钱袋的人,他们一定是听到后来报复的。

落水的一刹那,冰寒刺骨,河水瞬间灌入云楚的鼻子嘴巴,她想呼救,只是水被灌入更多,她全身挣扎,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她感觉自己在发抖,在被恐惧支配,在面临死亡。

“云楚,这是你自找的,不要怪我!”琳达的声音就如同梦魇般在云楚的耳边不断回响。

“不要,不要,姐……救我……”她拼命地想要喊出来,可是和那天一样,她的喉咙仿佛被什么堵住,心脏仿佛被什么压着,让人喘不过气来,只有无声的泪在流着,她害怕,无助,仿佛自己被天地都抛弃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