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奇幻正文

少爷为何这样做在线阅读第7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6:40:11
少爷为何这样做
少爷为何这样做
作者:半满的瓶子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日常小甜文,现代都市,小甜饼伪学渣校霸蛮横少爷X真学霸乖巧小管家

袁明回到家,袁大娘正在门口望着,忙问:“怎么样了?”

他含糊的道:“家去说。”

袁大娘又向几个邻居道谢,这才关了门进屋,见袁明垂头耷脑的坐着,忙问:“到底伤得怎么样啊?”

袁明道:“不清楚,总之浑身都是血。”

坐在一旁的袁大嫂惊叫道:“唉呀,那就是不成了呗。”

袁明愤怒的瞪她一眼,喝斥道:“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袁大娘也不高兴,嫌袁大嫂说话晦气,白了她一眼,问袁明:“姜家怎么说?”

袁明烦躁的道:“方正他娘晕过去了,姜家大姑娘说是咱们家的责任。”

姜大嫂又惊声道:“凭什么怪咱们家?是他自己赶车摔倒坑里的嘛,关咱们什么事?讹人也不是这么讹的,真是穷疯了。”

话都让袁大嫂说了,袁明气得跳起来给了她一个耳括子,骂道:“滚回屋里,你在这跟着捣什么乱?有你说话的地方没有?”

姜大嫂捂着脸哭:“你怎么打我?又不是我讹你?你个怂玩意,对着外人跟缩头王八似的,你倒回家来打老婆?我告诉你,姜家不管要多少银子,横竖我是一文也没有的,大不了他死我,我给他赔命去。”

这夫妻也算心有灵犀,总之打定主意,真赔钱,他们也不赔。

袁大娘拉拉个脸。

这可真是越不爱听什么,她就越说什么。

袁明心里也不舒坦,他本就怕这事闹到官府,得他给方正赔命,偏他媳妇口没个遮拦,非要瞎叨叨,气得他动手又给了两拳。

袁大嫂哭叫着对袁大娘道:“娘啊,你儿子疯了吧,他就这么动手打媳妇,您也不管管?”

袁大娘怎么没管?

她拉了半天,可到底上了年纪,袁明又年轻力壮的,她还挨了一下呢,当下气得道:“你们两要闹就给我滚出去。”

这才吓唬住袁大嫂,灰溜溜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袁大娘问炕上的袁大伯,道:“你说说怎么着啊,看这事弄的,本来大好事,怎么就……”

袁大伯磕着烟袋锅子,道:“明子媳妇也没说错,这事又不怪咱。”

袁明急了,道:“可姜家那姑娘说要报官。”

袁大娘一咬牙:“报什么官,她怎么敢?进门先打一百杀威棒,那就是个死,是钱重要是命重要?那又不是她亲哥……”

袁明问:“可要那方正真死了呢?”

袁大娘不说话了。

姜家寡妇失业的,一家女人,就方正一个男人,他要真死了,那一家女人真活不下去,做什么事都不稀奇。

袁大伯咳了两声,对袁明道:“你慌什么,那方正又不是你推的。”

袁明心道:虽然不是我害的,可那酒是我灌的,万一县太爷一时糊涂,非要拿我顶缸呢?

他目光咄咄的望着袁大伯:“爹,那你说怎么办?”

“她不会报官的,说这话也不过是吓唬你,想要几两银子。”袁大伯说着冷哼了一声,道:“要银子嘛,不给,人却有一个。”

袁明眼睛一亮:“对,赶紧把妹妹嫁过去,到时成了一家人,看他还怎么好意思跟我计较。”

袁大娘一听不干了,袁喜儿是她亲闺女,虽说腿有毛病,可那也是她的宝贝疙瘩,她道:“不成,万一那方正要是死了呢?”

袁明才不管,他道:“死也没那么快,怎么不得拖个一两个月的,爹,咱这就让人去跟姜家说,只要她们不计较,咱们这两天就把喜儿送过去。”

袁大娘看着袁大伯:“她爹,你倒是说句话啊。”

袁大伯道:“明子的话也对,明天先让人过去姜家看看。”

………………

姜家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张氏醒了,人怔怔的躺在炕上,心里空落落的,仿佛魂都被人摘走了。她木讷的想:天还没黑,我怎么就睡着了?

对了,刚才我做了个恶梦,梦见我们家方正一身是血的被人抬回来的。

吓死我了,幸好是梦。

她一骨碌爬起来,头有些晕,她只得坐了片刻,才扬声道:“方正呢?方正,你回来了没有啊?”

外头响起脚步声,进来的却是四老太太,她忙过来道:“你醒了?”

“四婶,你怎么在这儿?我怎么睡着了?”

“唉,你哪儿是睡着了,你是晕过去的。”

“不,不是,出,出什么事了?”张氏一脸惊恐。

四老太太道:“你们家阿正,出了点儿事。”

张氏一把捂住耳朵,一边摇头一边哭道:“我不听,我不信,我们家阿正不会有事的。”

四老太太叹了口气,道:“阿正还昏着呢,你这当娘的总得照顾照顾,他身板子那么重,我也搬不动,不说别的,起码你得给他换个衣裳,擦洗擦洗吧。”

张氏号啕大哭:“老天啊,你怎么就这么见不得我好啊,我一连死了两个男人,就剩这么一个儿子,你还想怎么样?是不是非得逼我去死啊?我到底前世作了什么孽,你要这么惩罚我?我不活了。”

四老太太看她哭得这样悲惨,心里也不落忍,只得迈步出去。

张氏哭了一阵,只得收了泪,匆匆忙起身下地,去了西屋。

方正果然僵直的躺在炕上,一动不动。天还没黑,他身上血迹斑斑,看得张氏腿都软了。

她扑到炕沿,轻摸着方正的肩膀,一抽一噎的哭着。

她问四老太太:“甜甜呢?”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倒不好好照应着方正,忒是觉得那不是她亲哥是吗?

四老太太道:“她去城里请郎中了,说是怕镇里的赤脚先生不顶用。她临走的时候从你那里拿了一只银镯子,说是先当了用用。”

四老太太不知内情,还当是姜知甜偷拿的。

张氏呆呆的道:“那本就是她的东西。”

也是她唯一从她亲娘那儿留下来的念想,这回算是都搭出去了。

张氏抹了一把脸上的泪,起身去打热水。

四老太太虽说上了年纪,腿脚倒灵便,早把热水烧好了。

张氏替方正把衣裳脱了,用干净帕子给他从脸到全身都擦了一遍。

血是从他头上和腰间流出来的。

还有其他地方也有,不过都是皮外伤,这会儿已经不流血了。

张氏只能念阿弥托佛,希望方正只是外伤。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