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奇幻正文

从武侠世界崛起卷前卷 第一章 西伯利亚的阴云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6:45:13
从武侠世界崛起
从武侠世界崛起
作者:武无二
来源:飞卢小说网
从大唐双龙传的世界崛起,在风云世界称霸,在火影世界肆虐,在诛仙世界崛起。诸天万界,唯我独尊。(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天地四方曰宇,往古来今曰宙。

宇宙者,空间与时间之合集也!

而无数的宇宙组合在一起,可称之为“大宇宙”。

在某个宇宙里,有一星系,叫做“银河”。

银河之摇臂处,有数位面以玄奥之态组合,互为主从,其天圆地方,曰“蔚蓝之星”。

在茫茫海洋之上,有大洲数座、强国三家,曰“美帝”“苏修”“华夏”,我们的故事,由此而始。

雷同者,恰合也!

公元60年代初。西伯利亚,奥伊米亚康。

天际的夕阳化作橘红色的火球,将清冷的光照在皑皑白雪上。距离北极圈仅仅350公里,年平均-50℃ 的低气温,使得这片广袤的永久冻土上罕见人烟。

鞭声清脆,成队的驯鹿拉起满载着冻鱼、皮毛和日用品的爬犁,踩着过膝的积雪,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缓慢的行走在科雷马公路上。寒风掠过,掀起爬犁上厚厚的帆布一角,隐约可见红纸上印着的金色“福”字和成串的爆竹。

临近华夏春节,年前最后一次的例行采购,任务格外繁重。为了照顾到常年背井离乡的华夏专家和工作人员,每年的这个时候,“委员会”里的苏方领导们,总是会破例安排后勤处的毛子们,尽量多的采购贴近华夏风土人情的“年货”,以便让华夏兄弟姐妹没有在外的疏离感——苏修老大哥么,当然要无微不至的照顾小兄弟。

可是,尽管“糟鼻子”上校——契科夫在电报里给几次三番的要求“军需处”的大爷们把东西给备齐,可是在这个物资紧俏的年代里,稍微上点档次的华夏日用品,在莫斯科的高官显贵家属圈子里还供不应求呢,哪有多余的东西分给这些苏维埃共和国军队序列里都找不到番号的家伙们。

凭借庞大的精英人才储备,苏修人的重工业,在全世界也是数一数二的顶尖水准,无论多挑剔的行业内工程师,看见“苏修制造”,无不挑起大拇指,说一声:O 'hara less (哈拉少)(作者按:俄语“好”的意思),可是轻工业么,用“孱弱”都不足以形容高傲的苏修老大哥的窘迫——这也是华苏友好的根基之一——互惠互利么!

所以,从北京运到莫斯科的华夏日用品,无论多少,总是极其抢手的。

何况,即便有最高领袖的殷殷嘱托,“克格勃”的同志们,也不愿意万里迢迢、不辞辛苦往上扬斯克山脉跑——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隆冬时节最低温度能达到-70℃,能把“苏维埃的骄傲”——Mi-1(作者按:米1直升机)的螺旋桨都冻住,加之天上还有美帝的“探索者一号”虎视眈眈,等着发现红色政权和社会主义同盟的最大秘密,同志们每次来,最后的路程都得步行前往,肩扛手提的,偷偷摸摸如同鬼子进村——该死的,希特勒50个机械化师都折戟沉沙于这片伟大的土地,我们居然怕了一个仅仅18磅重、还在外太空巡游的金属疙瘩。

于是,每次物资里的“伏特加”都会少上一多半——连喝带拿的总免不了——反正领导们也这么干,这叫上行下效。至于库雅特地区的同志,你们有鱼有肉能吃饱肚子就不错啦,美酒就当做是大爷们的劳务费好了。想告?去啊!在苏修的土地上,还没听说过有敢和“克格勃”叫板的人类呢。

故此任凭契科夫他老人家喊破喉咙,物资该少的还是会少,而且少的越来越来多。气得上校同志热血上涌,把那颗红红的酒糟鼻子都涨的闪闪发光,汗毛孔清晰可见,像极了猴子的那个部位。

东西少了,日子还得过,研究不能停。这个项目寄托了两国7亿人民的殷殷期望、倾注了最高领袖的一片心血、人类的未来都将毕其功于一役,我们一定要勇往直前,不辜负祖国和人民的信任——契科夫上校如是说。每次列会,他总是身穿笔直挺阔、胸前满是闪闪军功章的苏修军装,声音洪亮,辐射了整个会场,一只手掐着腰、一只手在台上指点江山,似乎“十月革命”时的列宁同志附了体。

“格老子的,满嘴臭屁,怕是自己想着升官发财吧?”华夏研究人员里有个“小四川”,在下面小声嘀咕着,被左教授给了一肘,他才停止每次例行的拆台。

对于华夏新年,苏方人员也是非常期盼的,那就意味着有饺子吃、有“二锅头”“老白干”喝,至于新年是咋回事——跟大爷们有一卢布关系?

上校同志有令,大家积极执行,就算是要赶上驯鹿、坐着爬犁,来回用上一个礼拜,翻过高高的切尔斯基山脉、跑到哈巴罗夫斯克地区的华苏边境,也不会多说一个“不”字,只有到了那里,才会有华夏人定居,从他们的手里,才能买到来着华夏的日用品。

这就是驯鹿队能出现在这里的背后原因。

夕阳渐渐的落下,满是树挂的森林挡住了最后一丝阳光,黄昏到来时,远远布满冰霜的地平线上,切尔斯基山脉已经隐约在望。

“Laura 、Laura(乌拉) ......(作者按:俄语“万岁”)”一周的奔波,研究基地终于快到了,队伍里的老毛子们忍不住高呼了起来,一边叫着,一边手舞足蹈,活动着快被冻僵了的身体。

性格内敛华夏人员虽然没有跟着欢呼,可是也都露出会心的笑容。纷纷跟着动手动脚,促进血液循环,增加身体热量,在这个酷寒的天气里,小便是要拿根木棍的——要一边尿一边敲,不然有冻掉小弟弟的危险。

作为队伍里唯一的女同志,张育红也跟着慢慢活动手臂,她用厚厚的羊皮手套擦了一下睫毛上的霜挂——这里外出绝对不能带眼镜,不然会粘在脸上,再想拿下来,就得跟着血淋淋的一块皮肉。

这个才20出头的小姑娘却没有其他人的兴奋,大大的眼睛里满是担忧——她的表面职务是队医,暗地里的身份却是通讯员——直接受华夏中央委派,负责研究基地和外界的秘密联络——有许多事情,是不能公开给“苏修老大哥”知道的。

国际上,苏华两国高层好的能穿一条裤子,那是给美帝和欧洲人看的,实际上,随着华夏国力的日渐强大,社会主义阵营里,第二种声音已经开始越来越多的抢占了话语权。

苏修人得寸进尺,在“长波电台”和“联合舰队”问题上,惹的太祖几乎翻脸。赫鲁晓夫的“大家长”做派,开始逐渐的不受中南海待见了。

张育红忽然想起三年前被秘密派到研究基地的前夜,一个平时只能在收音机里听到名字和《人民日报》看到照片的首长,亲切的接见了她,如同父亲般嘘寒问暖,忽如其来的幸福让卫校刚刚毕业、根红苗正的小姑娘差点晕过去。

首长日理万机,拉拉家常后,只说了一句:“育红同志,你要知道,这个任务关系着华夏民族的未来,党和人民考验你的时候到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准确及时的把消息传递出来啊。”

看着首长那张因为操劳而消瘦的面庞,却时刻带着暖人心脾的笑意,张育红喉头哽咽,一句话也说不来,只能重重的点了点头。

此时,她觉得左手手套里的那张小纸条是如此的沉重,需要自己用生命的力量去保护。

那张纸条是三天前哈巴罗夫斯克的早市上,一个擦肩而过的中年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取走她靴子里那份情报时,顺手塞到她手套里的。那人风霜满面、行色匆匆,在华苏交界的地方,这样讨生活的华夏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至于什么时候动的手脚,如果不是她早就认识对方并有准备,可能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更不用说身后那个名为保护、实际负责盯着自己的苏方军人了。

这个中年大叔一直都是张育红的直接联络人。而他每次出现,几乎都会变一个样子。有时是个小伙子、有时是个老大爷;有时是个小贩、有时是个农民;甚至有时是男的、有时甚至是女的。

而每次他以自己本来面目出现的时候,都意味着一件事:出了大事、事关生死存亡的大事。

这个面目普通的中年大叔,是一个传奇人物。

黑龙江省的最东北,有个合江地区(作者按:1949年后取消并入黑龙江,首府为佳木斯),此地有个不雅的匪号——贼城。

解放前,小偷小摸、地痞无赖与官府勾结,沆瀣一气,横行无忌,出入大街小巷、公交站台,明抢暗盗,本地人出门都要小心翼翼,据说大雁飞过都得拔下羽毛——外地人到此,不留下点财物,几乎就不可能。

风气日下,一时无两。就连中央政府听了都头疼。

这时,从市井之中出来一位了不起的人物,他年纪轻轻,却身怀绝技,不但侠肝义胆,又仗义疏财。外人只知道此人姓“范”,不知其名。因其人经常劫富济贫,又广交三教九流的朋友,得了一个“合江*贼王”的雅号。

后来,华夏成立人民政府,范贼王弃恶从善、洗心革面,经常出面规劝那些依然从事黑暗勾当的人员,劝其改过自新,开始正当营生。

政府也很欣赏其为人,干脆将他招募情报队伍当中,发挥所长。

范贼王精善“妙手空空八术”中的“脱袍换位”和“李代桃僵”,别说从靴子里取分情报往手套里塞份纸条了,故老相传,妙手空空练到极处,能眨眼之间,换走女子的小衣而对方尚不自知。

想到这里,张育红的心情愈发沉重,范大叔当时虽然目不斜视,可眼尖的小姑娘还是看到他下巴出那道新疤痕,那是距离割喉仅仅寸许的要害。是什么情况,让一个身上高超的老特工差点丧命?

华夏“龙组”与苏修“克格勃”之间的较量,已经趋于白热化了。

这意味着什么?张育红已经不敢再往下想了。

“喂,育红同志,想什么呢?”身边的李爱国用力的拉下捂在口鼻处的大围脖,呼出一口瞬间结成冰花的口气,用手套拍拍她,问道。

这个华夏队伍里负责警卫工作、和张育红假扮情侣的小伙子,才不过二十四岁,长的浓眉大眼、皮肤黝黑,一笑就露出洁白整齐的一口牙齿。

张育红一惊,连忙笑笑,向他打了个眼色,用手捂捂肚子说:“我要方便一下,你去跟少校同志请个假。”

李爱国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小伙子一跃而下,几步跑到最后那辆爬犁上,用熟练的俄语跟那个全身捂在羊皮大衣里、只露出两只精光闪闪的眸子的人“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

那人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他鹰隼一样的目光撇了李爱国一眼,用带有浓重斯拉夫味道的俄语道:“天马上要黑了,队伍不能等太长时间。我可不想在基地外面过夜。车队不会停下来等你们。”

说着,他整理了一下自己臃肿的袖子。

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让“龙之须”出身的李爱国瞳孔一缩——他能判断出,少校那肥大的袖子里,至少藏着一把马卡洛夫手枪——这种全长仅163MM、双动击发、单发精度极高的手枪,一直是苏修特工们的最爱。

加上腰间大衣里那只瓦斯普冲锋手枪、背后布套里那只AK47,靴子里的钨钢匕首以及不知藏在哪里的手雷,少校同志完全是一个人型的军火库。

这是个危险的人物。

事实上,上个厕所能用多长时间,这个毛子完全是在打官腔。他骨子里的傲慢,让他从来就看不起华夏人,即便是合作伙伴。

李爱国肚子里腹诽着,脸上却笑的灿烂:“不用等,我们能赶上,伊万少校。”

那人的心情因为刚才无意中的发现,正有些抑郁,他实在不愿意理会这个没礼貌的华夏人,再次挥了下手臂,下巴抬的高高,“哼”了一声道:“快点去吧。另外,叫我伊万诺夫先生。”

李爱国大声回答:“是。”他学着苏修军人的样子,冲少校敬了个不伦不类的礼,背过身来,又吐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苏修人的名字都太长,比如这个伊万,他的全名叫做“伊万•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伊万是名字,中间部分是父亲的名字,最后则是他的姓。一般来说,亲近一点的熟人都只称呼名字或者是姓。为了表示尊敬,要加上父亲的名字。而用到全称时,则大多数是在正式场合。

李爱国没大没小的直接叫名,当然让少校先生心生不悦。他以为华夏年轻人不懂礼节,立刻给予纠正。而恰恰相反,作为华夏最年轻一辈里的精英,李爱国精通俄罗斯民族的文化,绝对不会在这些细节上搞错。

他有意为之的目的,是希望给对方粗鄙没有教养的印象,以达到麻痹对方的效果。

做特工工作的,都像是在弈棋,高手对决时,总有那么几步,你以为是闲子,直到收官阶段,才能明白其中的妙处——“龙组”第七组“龙须”的组长承宣如是说。

很明显,等到二人踩着深深的积雪,相互搀扶着,向树林走去时,心生厌恶的少校看都不愿看一眼,只是大声的命令着队伍加快速度——这个毛子心眼忒坏。

身后传来安德烈的大嗓门,这个光头大汉一边赶着驯鹿,一边冲二人喊道:“年轻人,这就忍不住要野战么?忍不住也得快点,小心那东西用的时间长了,冻僵了收不回来,啊哈哈哈哈.......”

身后大笑与口哨声四起。这些整年困在深山里的雄性动物,荷尔蒙满溢,唯一的乐趣就是女人。基地里还好,苏方女人不少,有女专家、有女军人还有后勤人员,加之苏修人对于“那事儿”一向开放,你情我愿的随时可以成就“好事儿”,不像华夏人总是遮遮掩掩。可华夏方面却只有张育红一个,加上小姑娘长的不错,大大人眼睛、粉里透红的脸蛋、梳着两条长长乌黑的辫子,平时没少受这帮畜生明里暗里的调戏。

只是因为一来毕竟是革命同志,不能用强;二是明面上有李爱国做挡箭牌,老毛子们也没太过分;左教授又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这也让想动歪心眼的毛子不敢越雷池一步。

转过一颗两人合抱大树,李爱国和张育红对视一眼,明显能看到对方脸上的红晕,至于是冷还是羞涩,就不好说了。

李爱国干咳一声道:“我...我四下看看。”说着背过身去,装做侦查警戒,可年轻人的心里,早就“扑通扑通”跳的像是揣了一只兔子。

共同的革命理想、朝夕相处的情谊和假扮情侣的默契,让这对年轻人早就心生好感了。只是严格的组织纪律和道德修养又时刻在提醒着自己——这可不是谈论风花雪月的场所。

特工生涯,就是在万丈悬崖上走钢丝,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结局。

等到李爱国做了个“安全”的手势,张育红这才平复了一下心情,转到树后,开始解自己的下裳。

当裸露皮肤接触到凛冽的空气时,零下50度的冷气如同刀割,直沁到骨子里。让没有衣服保护的皮肤一时失去知觉。

张育红不由得发出“啊”的一声轻呼。

正全神贯注的做警戒工作的李爱国以为发生了突发情况,顺手拔出藏在腰间的马卡洛夫手枪,两步就抢到树后,结果一眼看到已经褪下半截裤子的张育红,微微岔开双腿,正手持一张小小的纸条,往自己的月经带里藏去,那大片的雪白中间,是一小丛黑色的毛发,正倔强的生长着。

恰逢张育红抬头看来,两个未经人事的青年男女,一时僵住了。

足足有三秒时间,二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如同中了定身法。

天可怜见,二人扮演了两年多的情侣,也只是牵牵小手而已。眼前的一幕,实在是刺激太大。

还是女孩子最先反应过来,她克制住自己本能的尖叫,半转过身去,强忍羞涩,继续完成藏情报的任务。李爱国则是赶紧掉头就走,结果脚下拌蒜,差点一头栽倒。

等到追上车队时,李爱国再也不敢向张育红看上一眼。他充耳不闻安德烈这些畜生的关于“快枪手”的调侃,仿佛丢掉了魂,他的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抹雪白,以及那小丛黑森林。

天黑了下来。

在伊万的命令下,最前面领路的驯鹿车上打起了一只手电筒,用白纸筒罩着——防止高空的眼睛窥视。做特工的,时刻都要警惕。

马上要到基地的缘故,大家都放松下来,大声的说笑着。毛子们开着粗俗不堪的玩笑,话里话外都围绕着女人。华夏的几个工作人员也交头接耳,谈着自己的家庭和亲人——对于离家在外的人来说,过年就是过关啊。

只有伊万诺夫一直沉默,作为一个经历过二战战火考验的军人,他有一种对于危险最敏锐的直觉——这悬之又悬、类似野兽本能的东西,曾不只一次救过他的命,是他能从“斯大林格勒”战场上、在德国人的飞机坦克下活着回来的原因。

远远的地平线上,黄昏时分看到那一圈一圈绕行的灯光,始终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就像这西伯利亚天空里四季不散的阴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