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惊悚正文

异灵界之狂战士猎僵尸,恶斗王者僵尸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5:25:13
异灵界之狂战士
异灵界之狂战士
作者:素颜花痴
来源:纵横中文网
一个狂战士跌宕起伏的一生,三本天书,恶魔诅咒,真龙附体,推翻一切统治建立自己的永恒帝国,

把一块黑巧克力若无其事的塞进嘴中,秀眉轻撇,丹丹妮依靠在卫生间的门前,语气中带着一抹轻蔑的说,

“想要学会吃人类的食物,对于我们来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这需要极大的忍耐力和长期坚持锻炼,才能完美的做到。”

“咕咚!”巧克力不经易间竟然给咽了下去,丹丹妮俏脸苦涩,一个箭步奔冲而上,极为汉子的一拳将独占马桶,跪着探头伸在马桶口前,还未呕吐完的叶枫,给干飞了去,她发出便秘般的呕吐不止。

爬起身来,俯瞰着眼前女孩发窘一幕,似乎内心中有着一股久违的快意,好似报复成功而来快感,叶枫嘴角扬起一抹弧度,很快面色紧崩起来,丹丹妮己经迅速的调整过来状态,淡然风轻的步步走来,吓的叶枫踉跄后退。

“臭小子想笑话本姑娘是不是,”

丹丹妮甩了下美丽的短发,“告诉你,如果不是长期刻苦训练的结果,我怎能做到如此迅速就控制呕吐不止的胃,吐长了很容易在人前暴露身份,好好的学学。”

猛然咽下口水,耳畔中能倾听到自己口水如涛河滚动般巨大声音,叶枫笑比哭还难看的摇手又摆手,“是的丹丹姑娘,我一定向你好好学习,再接再厉的训练好这个。”

“不是再接再厉,是一定必须完成这个修炼,懂嘛。”

冷不防被她出手敲了个的爆栗,双手捂头,叶枫呲牙咧嘴的苦笑点头,心中却想,这个女人怎么回事,老是这么具有暴力倾向,自己把她想像的太好了,距离自己倾慕对象,好似差距不小。

“天鳞,带着这头小龙去实习下一课目,猎取食物。”丹丹妮,极为霸道的从叶枫身前走过,释放出来的气势,威慑的叶枫一个右拙躲避,好似被风猛然掀起来的落叶,心神一凛。

“什么猎食,难道带我去杀人?”怔然无语的望着那凸凹有致的背影,叶枫不敢置信的捂嘴惊叫。

他早该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自己被圈在了龙窝里,不学会吃人,会被视作异类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不光是人类的信条谚语吧。

这么快就要拿投头状了嘛,心中还没有准备好呢,但面对着霸道十足的这头女龙,叶枫千万个不愿意,咂巴着嘴,也不敢把反对她的话说出来。

他有种身份反转的错乱感,虽然这名叫丹丹妮的女龙族,长的确实和前世那个自己心仪的女人想像,不过这性格也太大不同了,简直是天上地下的反差。

自己倒像是女人,这丫头龙好似大男人一样,让叶枫完全搞的没脾气。

一个身高足有近二米的中年男人,很听话似的随着她的话音一落,便神出鬼没般的己经站在了叶枫的跟前。

男子长着一副冰冷若霜的面容,好似一头看着猎物的狼般,眼神特别的森寒,凌角分明的脸部之上,反射出极为硬郎的光芒。

一套血红色大袖战袍,满头绿色的短发,根根粗壮坚硬,看上去好似插在头皮上无数根的青刺般,使得这名叫天鳞男人,准确叫法是男龙的人,更增了硬朗气势。

“那个丹丹,我有话说.....”叶枫伸手呼唤的想要叫住她。

“天鳞会教你做好一头真正的龙的。”娇身掠过门去,人去楼空的空气中,回荡着丹丹妮的不耐之声。

夜色笼罩着青青的大山,一高一矮两道人影,行走在曲伏蜿蜒、如蛇盘旋在半山腰的弯路之上。

忐忑不安的心情,举手投足间己经被叶枫一滴不漏的给展露了出来,左看右瞧的姿态,尽显着心慌意乱的情绪。

天鳞好似一头高昂着四蹄前行的战马,一幅无惧任何的雄姿尽显,好似能踩在石上留下个深印似的,步步留下铿锵脚步声,沉重有力的响动在宁寂夜空中,更显气势和叶枫形成了个鲜明对比。

“她没告诉过你,格撒分盟的龙是从来不吃活人的。”天鳞高大的背影,投射到地面上,形成一片阴深的黑色,好似大海般包围着左看右瞧的叶枫,森然有力的声音,好似洪钟大吕冲击的叶枫心神一震。

“哈哈....哈哈”叶枫被这话一击,好似醍醐灌顶般明悟的说,

“咱分盟老大是菲尔莉大人,她的目标不就是要和人族和平共处嘛,我早该想到了这个,怎么会去吃活人,那不是只会加深和人类的仇怨嘛,这么简单道理,我竟然没有想明白。”

好似心中压着一大块巨石,终于如释重负的给搬了开去,叶枫深呼吸着夜色中的微凉空气,好似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夜晚中的空气原来这么的新鲜、清静。

令人发毛的叫声,听的叶枫毛骨悚然,他的眼球猛然扩散至最大,声音有些发瑟,“你带我来的是什么地方,深更半夜的,会不会.....?”

“我想不通菲尔莉大人,为什么会收留一条你这么胆小的龙,龙族会怕鬼和死人吗?”天鳞不奈的嘴角扬起,发出耻笑的讥诮声。

一座座石彻成的坟墓,形态多姿多样的座落在方圆百米的山坳里,足有数百座石墓!

这些墓似乎都年久失修,破破烂烂的躺在土层中,有的被山水冲出的裂缝里,伸出一条早己经肉皮腐烂的骷髅手,夜月下映射出森冷的骨光。

“小心点,”天鳞淡淡的说着,继续朝前走去。

“为什么要小...啊....”叶枫好奇的问,立即有事实向他解释了这小心的玄机在哪,他一脚踩空了一座破烂的墓身,整个人坠进了墓坑中,发出惨绝人环寰般的叫声,好似人遇到了鬼一样的惊悚反应。

爬出来竭力的甩掉,抓住自己腿袖上的一只骷髅手,骨骼断碎的声音空灵的响动!

“你很幸运掉进去的那墓中只是一具烂骷髅。”天鳞淡淡的说,脸上涌显出一丝冰冷的笑,意味明显。

慌忙从地上狼狈的站起,冲向前去,叶枫双手紧张的有点颤抖着,紧紧的拽住身前这高大男人的绿袍下摆一角,好似一个受到惊吓到的小姑娘,任何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神经过敏。

“你喜欢吃活人?”天鳞一步一进着说。

大力摇头,气息粗喘不均,“怎么可能,你误会了我的意思,龙族似乎不喜欢吃死人的吧,就好似猫不吃死老鼠一样。”

“我想你也同样误会了我的意思,我们格撒分盟吃的也不是死人。”

“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们只吃活死人。”一股阴冷煞气,在天鳞的身上释放,他此时好似一柄拔出鞘外的神剑,强大的气息,形成无形有质的攻击力,地面在这股气势的压迫下,发出崩裂的声音,四处都显现出龟裂的地缝。

这股强大杀意,好似有意放过叶枫,他身上的衣袍,出现纵横交错的裂纹,好似被无数道剑气所伤。

叶枫己经忘记了抓住身前男人的衣角,两只眼晴聚精会神的怔在了当场,双眸不移不弃的望着前方。

那是一座巨型石墓,有破烂的墓缝,好似打开的一道巨大石门,道道有光可见幽绿色的光,好似小型探照灯一样照射出来,摇摇晃晃的移动着。

低哀的叫声,带着让生人远避的恐怖,似人又像兽的混合叫着。

“那是什么鬼?”叶枫脱口而出这句没有意思的话。

“你可以这么叫它们,但准确来说,这些是活死人,也叫做僵尸。”

天鳞目光一丝一豪,都不能放过蛛丝蚂迹的紧盯着那道墓道裂口,双手取出一柄黑色战兵,外形像刀酷似剑,强横的罡气,便是从此器物上散发。

似乎想到了什么,叶枫猛然惊醒般的叫,“这座墓为什么比普通墓大的多,这些死尸变成了僵尸,为什么全纠集在一起?”

“我们抓僵尸除了吃以久,还有一个目标,便是为民,不对,是为人类除害,”

天鳞步步带煞朝前坚定不移的走,每一步似乎有着一股与自然浑然一体的特殊气息,溢射进那地面上崩裂出的缝隙里去。

“僵尸分等级,修为越高实力越强,意味着智商也越高,这座墓不是人为制造的,而是一具僵尸王的墓宫,我带你来就是要剿灭这个小型尸国。”

“什么?”

这话一出,好似掉进滚烫油锅中的一滴冷水炸开了无数的开油,烧的叶枫整个人活蹦乱跳的惊起,

“你在开什么玩笑,就我们两个人,就要灭掉人家一个尸国。虽然按你说的是小型尸国,能称国也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吧。”

叶枫有点后悔加入这个什么分盟,简直就是一群疯龙,聚在一起,谈什么龙的理想目标要和人类友好共处,处就处呗,为什么要和人家僵尸过不去,他死活也想不通。

他想起了人类有句经典的名言,叫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做龙就了不起了,似乎要高人家其它生灵一等似的,非要和这些没脑却喜欢近战,且极爱胡搅蛮缠的僵尸过不去,人家僵尸是招你龙惹你龙了啊。

叶枫此时想说一句公道话,人家己经死了变成了具尸体,修成能活动的僵尸容易嘛,为什么偏偏被这些龙看中,难道僵尸的味道不错,堪比活着的人类,那僵尸王是不是更加美味呢。

就好像老酒越陈越香口,可这些是尸体的肉,一具存放了上千年的肉干,就算是龙还能有胃口吃下去,叶枫表示深度的怀疑和排斥。

一具具蹒跚行动而出的身影,浑身僵硬着一摇一晃的从那墓的裂口之中走出,好似有着无数的僵尸一样,加入了对叶枫二人扑来的大军之中。

这些僵尸,因面部早己经腐烂不全,变的狰狞可怖,长年待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墓穴里,导致它们身上凝聚出浓浓的霉臭味,好似肉成的酱一样,极是恶心。

各种只能在阴湿环境中存活的苔藓类植物,贴着这些僵尸的身体生长着,有的从失水干枯的皮肤上冒出,有的从破破烂烂成洞的寿服裂缝之中露头,显的搞怪不己。

足有五六十具僵尸,大部分是白毛,余下是绿毛的。

躲在天鳞身后的叶枫,感觉自己此时要有点用处,他迅速的清点这些僵尸的数目和属于它们身上的一些特征,生怕待会混战起来,被自己的战友给一脚踢出去,嫌他太无用似的。

一具绿毛僵尸,挥动着利刀般长长指甲,发出兽吼般的声音,从那探出两只獠牙干瘪无肉的嘴巴里,喷涌出一道道绿色的尸气。

这道尸叫声,随之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同族号召力, 如散沙状的这些僵尸,迅速由蹒跚僵尸的慢走,变的凌厉起来,蹦蹦跳跳组成一个有模有样的尸族战阵!

“靠,没搞错吧,这些僵尸不是低级的嘛,为什么听它们老大一破罗嗓子叫唤,就由爬变成跳了,似乎战斗力也大胜之前了!”叶枫见势不妙,发出有失公充的抗议。

“龙的魔法,百剑森腾!”手舞战器,无数道青郁色的攻击气波,宛如刀剑之光般,从天鳞手中溢射而开。

每道青色的攻击气波,击中在一具僵尸那干枯还不烂的僵硬躯体之上,化为缕缕的青色长线,张罗而开,犹如青青的绿色大网,把僵尸给缠绕而住。

盎然的木属性气息,迸发出来,化为一条条长满青叶的藤条,宛如章鱼伸出来强有力腕足,匝匝结实有力的把僵尸们给扼困而住,任它们如何哀嚎挣扎,也无法摆脱。

“木属性龙力!”叶枫双眼瞪的极大,发出惊叹之声,好似既在河水里要快被淹死的人儿,突然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无力被救命到来的亢奋所取代。

藤条继续加大木属性气息力量的释放下,青色的木质结构,好似一层生长而出的铠甲,神异般的覆盖僵尸们的身体周遭,层层叠叠的包裹起来,像茧更像是囚笼,彻底的锁死了这么多活死人。

一道狮醒般咆吼声,震动了整个巨大墓场的响起,那座中心大墓,连根拔起似的摇摆颤抖!

山石被巨力撕裂的声响,宛如放炮,噼啪作响个不停,哐啷一声炸开,两只钢铁铸造般的锋利魔爪,好似霸王龙的巨型扑食爪子,自断裂的墓壁中探了出来。

一具身高如树的巨型僵尸,从大墓之中走出来了属于它巨无霸的僵硬之躯!

这是一具足有八米高的巨大僵尸,生长着三只头颅,十二只尸臂,身着帝王铠甲,全方位覆盖,能够裸露在空气之中可见的毛发,好似镀过了一层金粉,如风中的金色森草在风拂下,轻轻整齐的摇摆!

“金毛僵尸!”天鳞一直保持着傲视群雄的狂妄神色,发生了改变,恐惧的色彩,从眼眸之中迸射而发。

金毛僵尸是僵尸之中的王者,历劫天雷后的僵中强者,非普通的强大僵尸可以相提并论!

叶枫看着这巨无霸的狰狞尸怪,颤抖的双腿,难以抑止住心灵的畏惧,不争气的抖擞厉害的节节后退。

“龙族才是这个世界上最顶级的生灵,区区一个妖孽尸体而己,敢和高贵的龙族叫板,不知死活。”天鳞怒发冲冠,浑身释放出强绝的龙息,战袍化为震飞如雪花般的碎片,漫天飞舞,长发飘扬。

叶枫咽着大量发凉口水,声音发冷而颤抖,“我说兄弟,你能不能低调些。我虽然也算是龙族一分子,但并不很认同你的观点,龙族真的就天下无敌了。”

“东方小龙,待会我要为龙族之名而战,可能无法分心保全你,好自为之。”

一道青色气息,自天鳞掌心之中飞来,霎时间击中叶枫的身,一层宛如透明水质般的坚硬木质,化为人形棺椁,将叶枫凝囚于内。

那些被木属性能量凝囚的僵尸,此时全变成和叶枫一样的人形木质棺椁,在地面上混乱的移动起来,很快如一盘被打乱的棋子,分不出僵尸和叶枫的所在。

这小子虽然是条幼龙,胆小还啰嗦,但必竟是丹丹妮特别交待要看好的人,天鳞当然要对他负责到底,没有了这个拖油瓶,他接下来才能化身真龙,战天斗地。

如小山般巨大的黑色西方角龙,显露真身,全身覆盖着一层木质结构的鳞甲,好似犹胜钢铁般,释放出坚硬且结实的光线。

硕大的龙翼威武着长击虚空,发出空间被震破的隆隆巨声,这头巨大身穿木甲巨龙,好似翅膀能放雷电,气势冲天,震慑长空。

一具竖立着的青色木椁之中,叶枫立躺其中,双手交叉于胸,就像只沉睡千年才刚刚苏醒来的吸血鬼般,两只眼晴可以自由的移动着,低声在说:

“西方巨龙对战王者僵尸,不知会磨擦出怎样的战斗火花啊。”

他开着眼定定的看,只见那具巨型僵尸也不是盖的,怒吼一声,双腿用力一下子便震碎出两个脚下的地面大坑,身如冲天火箭嗖的破空扑去。

龙尾横空接扫而来,猛撞王者僵尸的一只头颅,帝王铠甲被重击破碎,内中保护完好的狰狞男性尸头,轰然支解,金色的尸脑,宛如金色液体般溅射。

“吼.....”被爆掉一头的王者僵尸,余下的两只尸首,头盔瞬间消失无踪,好似根本不存在过般,露出金毛覆脑的恐怖面孔,分不清男女性别,张开了獠牙密布的森然尸口,左右开弓配合着猛攻而上,咬向了龙的尾巴。

巨而长的尸手,每根干枯森长的手指,好似钢刀铁剑般,刺向龙尾上坚硬的外壳,土崩瓦解的铠甲,化作无数乱飞的木屑。

尸爪猛然插进龙尾之去,那看似坚如磐石的巨尾,却不堪一击被锋刀般的尸手势如破竹的刺入之中,龙血溅射而出,遇空化为绿色的,犹如被青色笼罩的雨露。

巨龙发出痛苦的吼声,好似滚雷霹击在山顶破碎瞬间的动静,空气剧烈的颤动了一下!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