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惊悚正文

被迫转职在线阅读第1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9:53:41
被迫转职
被迫转职
作者:李安遥
来源:晋江文学城
早九点日更√预收文:《装蠢》————-【关键词高亮:慢热,剧情,追妻,成长】上界,三千世界往上的大世界。没有闲云野鹤,只有刀光剑影。年奚飞升之前,以为上界养老的日子就是喝茶下棋,养养灵兽,却没想到刚入上界就走错了门,从此生活一发不可收拾。盟友是注孤生的疯狗,打架是不讲道理的针对医修一波流。又因着这群疯狗高贵的打法,她从医修被迫转职成为疯狗堆里一个勤恳打杂的箭修。(后来小剧场)刚开始,疯狗楼湮放话:打架带什么医修?后来,秘境里道友怒骂某恶名昭彰的疯狗菜刀队:不是说不带医修吗?!带医出行万分嚣张的楼

从小相依为命的奶奶缠绵病榻,仅几天时间,便故去了。

等姜夏从沉重的悲痛中走出来,已经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

四月,正是草长莺飞,春风吹遍大地荒野生机勃勃的季节。

一阵风拂过,挟裹着山林里特有的草木芬芳拂面而来,鼻端间是一阵甜腻的草莓香甜味。

“夏夏。”

耳边一道熟悉的嗓音响起,带着慈爱与关怀。姜夏一抬眼望过去,看见屋前一块栽种草莓地里站着一抹佝偻的身影,她欣喜地奔过去,还没到跟前那身影却在眼前凭空消失了。

草莓地还在,今年篱笆里又结下了又大又红的草莓,红彤彤的果实特别打眼,但那个勤劳又疼爱她的老人却已经不在了。

姜夏蹲下身,手探过竹枝搭建的篱笆里摸来一只草莓。放到嘴里,还是原来的味道,却没了以往的香甜。

奶奶喜欢安静,一个人住在山里,屋子是两进两出的四合院。她奶奶实在喜欢这片山林,手里又有点闲钱,干脆找人把这座山也承包了下来。

附近这几座山里盛产些山珍草药什么的,人参和一些名贵药材早些年还能见着,近几年由于开采过量,山里连兔子这一类的野味儿数量也是锐减。

听说有人要承包一座山,村里干部觉着反正山头荒着也是荒着,有人肯出钱承包,也没敢多提价。

就怕自己说出的价格赶客,几乎以白菜的价格承包了出去,一承包就是五十年。

回到自己的卧室,姜夏摸着梳妆台木匣子里的玉镯。

奶奶留给自己的东西,除了这只玉镯子,还有这两进两出的四合院和这座山头。

亲人逝去,往后的日子还是要自己打起精神头过。

姜夏奶奶是个很乐观的人,姜夏也被养成乐观的性子,总觉得奶奶没有离开,还留在这间屋子里陪着她。

日头从房间窗户里投进来,一抹光线落到她的身上。

姜夏看了看时间,八点半,肚子里的肠子都饿得打结了。

姜夏给自己换了一双雨鞋,到厨房里拿了竹篮子和菜刀。

昨夜淅淅沥沥下了一整晚的雨,今早田里的地面湿漉漉地趟着泥浆,屋前是一片用竹子搭建的篱笆,里面种满了各色蔬菜,长势喜人。

四月的生菜最是水灵灵,掐两把不论是生吃,还是做汤清炒,都带着食材原本的清甜口感。

碧绿翡翠的豌豆过了五月份,豆荚的壳就会生得老了。这时候摘下来搁火腿肉炒,别有一番滋味儿。

十几棵卷心菜盘踞着一大片的位置,几行莴笋叶子碧绿碧绿的,牛皮菜舒展着自己的叶片脉络,田里的茼蒿有点老了。

角落里的韭菜一茬茬,雨后叶片似乎生长得更肥美了,姜夏拿着菜刀最后朝韭菜过去,手起刀落,只剩下一桩韭菜根。

下一场雨后,要不了多久又会生出嫩绿的韭菜苗。

另一个角落里的葱也长得不错,割一小把用来当佐料。又摘了两个青椒,姜夏这才罢手,提着篮子慢悠悠往厨房过去。

厨房里,打开水龙头,往外流淌的是山泉水。

因为住在山里,不像山下村里方便接自来水,便请了工人修建了蓄水池,引来山上的山泉水,就不用担心饮水问题。

山里的泉水没有经过污染,喝起来有一种天然的甘甜爽冽。

把洗干净的食材放回竹篮,姜夏拘了一捧水,红唇凑上去喝了几口,干涸的喉咙立即被这股清冽给缓解了。

推开厨房门,竹篮子放一边,把食材放到案板里进行一番处理,小葱和青椒作为配料切好也被放到盘子里。

姜夏奶奶一直固执的用柴火做饭,姜夏也觉得用灶头柴火做的饭菜更有滋味。比她在外面吃的高级餐厅的饭菜还要美味。

烟熏的猪腿肉是过年时节腌制的,挂在通风口不会坏掉,随吃随取特别方便。

姜夏取了熏猪腿割下拳头大小的一块肉,放热水里先泡一会儿去去咸味儿。

洗锅涮锅,灶膛里起了火,捆成一小扎的树叶,燎起点火苗很快就燃烧起来,先扔上几根细一点的干木枝引火,等烧着了再放入粗一些的树枝,能烧好一会儿。

揭开锅盖,倒入韭菜干煸,除去些水分后,韭菜味儿更香一些。再打入鸡蛋搅拌,放入调味料和一撮小葱,倒上菜籽油,韭菜鸡蛋一下锅,立即就闻到了食物的香气。

吃完饭,收拾了碗筷拿到洗水池清洗,回来把桌椅擦拭一遍,姜夏手里拿着一根大拇指粗细的钢筋去巡山,顺路拾点柴火回来。

家里的柴火快用完了,再这样下去可不行。

现在得多囤点柴火,四五月正是春雨绵绵的时候,要是连着落一星期的雨水,没有柴火,她就得饿肚子了。

在山里巡视了一圈,跟往常一样没有任何异常,因为姜夏拾了柴火,回来的脚程就慢上了许多。

山里是有电的,本来她们独门独户地住在山里,山路也不是很好走,拉电线也拉不到这里来。

姜夏自己找了人,又花钱铺电线和电杆,这才让家里用上了电。

太阳能的热水器几乎不怎么耗电,姜夏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回床上躺了一会儿愣是睡不着。

明明身体和大脑都极度困乏,整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觉。

月光透过窗帘没对合的一角撒了一线进来,姜夏睁开眼睛,就对上了梳妆台上的那只木匣子。

她干脆从床上翻身坐起,穿上拖鞋走到梳妆台。

打开木匣子,姜夏混混沌沌地拿起匣子里的玉镯。水色不是很透,但据说是祖上传下来的东西,留个念想罢了。

一代一代的传下来,这玉镯沾了人气,也有了几分灵性。

姜夏把玉镯套在自己的手腕,又重新回到床上躺着。

这下子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似乎有一道女音在念着一段晦涩难懂的经文……

那声音似进似远,一会儿好像近在耳边,一会儿又特别遥远,听不真切。

到了后来,那女音则在普及一些修炼常识,姜夏听着听着昏睡了过去。

屋外早已天光大亮,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姜夏从床上惊坐起来。

昨晚的女音仿佛是一场梦境,但那晦涩的文字有一段在她的脑海里,她张了张嘴唇念道:“素女心法。”

虽然很不可思议,但那文字的的确确就像印在她脑海里一样,就这样生硬地刻在大脑里。

姜夏觉得自己做的这个梦真是太离谱了,她竟然梦到了修炼心法!

这世界又不是仙侠小说,还是她自己潜意识里一直做着修仙梦,所以大脑自动给自己造了一场梦。

可是这梦境未免也太真实了。

咕地一声,她捧着肚子,好饿啊!

肠子都快打结了,还是先填饱肚子再说。

给自己煮了碗面条,放了个荷包蛋和蔬菜,看着很有食欲,味道也很不错,配上一碟酸豆角让人食欲大增。

吃完早饭,姜夏到杂物室找到一把简易版的锄头,到田里除杂草,手里机械地除草,脑海里不知怎的又想起了那段心法口诀。

等回过神,才发现误伤了好几株葱苗。

没心情,中午简单做了两道菜。吃完饭,姜夏便按捺不住地按照心法尝试着修炼。

山中无岁月,姜夏每日争分夺秒地打坐修炼,过去半月有余,身体的经脉内已经有了丝丝气感。

从最初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姜夏每天吃完饭就去打坐,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把一个莫名其妙的梦当了真。也许是因为那段心法口诀还记在她脑袋里,光这一点就让人很不可思议。

接下来的日子都是除除草,巡巡山,回程路上顺便拾点柴火回来,每天一有时间空闲下来,姜夏都会耐心地修炼。

终于在一星期后找到了气感,在某个瞬间只听见“噗”地一声,某道大门似乎被缓缓推开了。

姜夏眼前出现了一抹蓝色和一抹绿色,按照那位神秘女音灌输到她脑海里的修真常识里的记载,自己应该是拥有水木灵根。

资质不算差,还可以说是很不错,要不然她怎么可能在一星期内就引气入体。

一旦引气入体,才算真正踏上了修练的路途。

姜夏都没想到这世界上真的有修仙一说,除了引气入体的欣喜雀跃外,很快就保持着平常心看待。

将近五月份,山里的天气还是很冷。

太阳一下山,温度就降了下来。

姜夏给自己披了件加绒的披风,坐在院子里撑下巴看日落。

屋外有动静,有人敲了敲门。

姜夏过来开门,就看见黄二婶气喘吁吁,“小夏丫头,你会治蛇毒吗?我家幺儿被毒蛇给咬了一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