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市正文

听声木叶河第五章在线阅读

来源:飞卢小说网 2021/6/11 11:27:09
听声木叶河
听声木叶河
作者:13545168129
来源:飞卢小说网
当时间已把历史演变为传说,传说演变为神话,留给今天太多的缅怀和神往。而我,一个亲历者,只想以我的生命故事,给你打开一扇窥视真相的小窗,那是令人颠覆认知、梦碎的震撼。(本故事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慌也似地逃回庭院,胸口还心跳如鼓,一声一声震地耳膜发蒙。这只妖精,这只妖精!咬牙将这份心慌压抑下去,闭眼,深吸一口气,眼前却又出现那晚的绮丽。

猛地睁眼化去眼前画面,气息一挫,竟把自己呛到了,在庭院葱绿润泽中,张府少奶奶白衣惨然,孤伶一人咳得不能自已……

细雨蓬蒙,一阵又一阵清凉湿意,我咳得泪眼迷蒙,葱郁清润的景在我眼里曲折成一片光怪陆离。

莫名地,我笑了起来。

四周青葱静谧,我又呛又笑,如疯了一般。

——终于,我也觉得自己可怜了……

自识礼至今,我何曾如此失仪?而今仓惶至此,真是落魄。

呛咳渐止,那抹自嘲笑意犹挂嘴边,罢了,既然落魄了,那就落魄下去吧,做足我的弃妇形象,自闭偏院,落一份清净——想来丈夫该是很心喜我这份知趣的,我又何必非要替他维持这夫睦妻和的假象。而那个妺妍……眼前又掠过那盈盈眸光,妩媚妖娆,如附骨之蛆般直锁住我身,不放……心一颤,连抚住胸口的手都有些颤抖……那个妺妍,惹不得,我当还躲得!

接下来几日,把手中家权慢慢放了出去,倒真是清闲下来了。丈夫本还有些推脱,想来是顾忌我这还的不知是真心还是假意。我心中默默一叹,脸上浅笑恬静,柔声相言:“这本就是你这家主该做的事,我一妇道人家怎好代庖。”丈夫见我无甚异色,也就欢喜应下了。

其实是知道他想要,只不好开口,便主动给了而已。

走出书房,为他轻带上镂花糊纸的门,行至廊边,微风徐徐,漾起我素衣纱摆,我迎风捋发,唇边浅笑淡去之时,却低头又是一笑,忍不住轻摇了摇头——夫妻三年,却真连我性情都毫不了解。

妻妾争权,我虽没经历过,然从几乎每日一聚女友们嘴里听到的也够多了。在女友们眼里,我是真真切切手抓大权的,更有几个粘着缠着要我教她们手段,我却只能苦笑。她们不知,这只是丈夫不愿理会家中琐事,于是才慢慢全落到了我的手头。于我而言也不过是为人|妻子的责任而已,了然无趣。

然而当一个人习惯为某些事操劳后,真正空闲下来,反而不知道可做什么了。

就比如现在的我。

我支着腮,靠在窗前,看那一树梨花如雪,纷纷扬扬又扬扬纷纷,当发现自己无聊到开始数起落下的梨花瓣数时,终于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

于是我开始细细回想出嫁前平时所做之事,却无奈发现那都是些为成为人|妻的学习之事,现在都已熟练至极,不用再学了。

于是更往久远回忆去,想来小时总有可玩乐的东西,却掏空记忆也只寻出《女戒》这本启蒙读物。再叹一口气,发现自己的童年还真是无趣地紧。模模糊糊的记忆中似乎唯一的娱乐也只是和一只猫儿玩过那一阵子。那只猫儿通体雪白,柔软温暖,还真是可爱得紧。只不过后来也不知道哪去了。

也许可以让丈夫送我一只,也好稍解他那份“有愧于心”。

正恍恍惚惚地想着,蓦然瞄到老管家一脸心疼地望着我,几片梨花落在他青葛布衣上,似是在那里已站了许久。我放下支腮的手,心中又是一叹,许是又把我刚才的失神看成了惨遭遗弃的落魄失魂,端起温和笑意,正思考着该怎么安慰他,却看见几个丫鬟家丁搬着东西忙碌地在这偏院进进出出,于是改口问道:“他们这是……?”

老管家脸一皱,哀戚得如要哭将出来:“少奶奶啊,少爷把家里的大权全给了那个狐狸精!哼,不过她这次倒也识相,说正室居偏院,她这只鸠怎可占了少奶奶您曾住的那个鹊巢,于是也搬了过来。”

我温和浅笑,本能再一次纠正:“你该称二奶奶。”突反应过来,一愣,瞬间脸色煞白,颤声问了句:“你说什么?!”

老管家本就听见我让称呼“二奶奶”一脸愤恨,见我如此,更是哀恸不已:“原本少奶奶手里的张家大权全被少爷给了那妺妍呀!不过少奶奶放心,我们做下人的都通好气了,一定不会让那只狐狸精好过!”然后抹了把老泪,仿佛再不忍看下去地直冲冲走了。

我伸手抚额,一句话留在唇边:“我问的不是这个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