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穿越正文

无冕之王两岁定的人生价值观

来源:黑岩网 2021/6/11 10:59:59
无冕之王
无冕之王
作者:将军跳舞
来源:黑岩网
九十九世轮回,武神归来。曾今的废物上门女婿,重生归来,这一次便从休妻开始,他将踏上兵王的神话。新书求收藏

马夫去推自己房门的手顿时滞住,垂在半空中,整个人像是一座冰雕。

按照马夫小时候听说书先生讲的那些故事,患难的或男或女,被另外一个身份尊贵的大人物救了之后,往往会谱写出一段惊天动地的壮丽诗篇。

最不济的,也是此人天赋超绝,以着燎天之姿技压群‘元’,当得是快意恩仇般的惊世不俗。

马夫怎么都想不到,就在对那样的家伙抱有自己从未有过,对他寄托了这样的憧憬情节之后,他开口的第一句话...还真是惊世骇俗!

亏马夫刚才还一直自认为扮演着天才的领路人,所以他装出了一副冷傲的高人范儿,只为了让‘天才’在成长之前对他敬着,佩着。

犹如被现实生生抽了一大巴掌,马夫重重的拍了一下身前的木门,在使劲儿抽了两口雪冷的空气后,缓缓压下了心头的恼火。

“不对,这混小子,他怎么只知道抢?”平伏下羞恼后,马夫怔怔的转过头去,望着少年那张漂亮脸蛋儿上的认真,想起了见他第一面时的状况。

那两个字,赫然转响在了马夫的脑海......

马夫看向苏白认真的神色,那神情坚定中带着不容置疑,仿佛抢夺便是他的人生观,是他的信仰——需要什么,那就去抢!

不知从何而起的这种观念,让得苏白在马夫疑惑望来之际,更加坚定的点了点头,仿佛只要马夫告诉他可以抢到食物的地点,他便会瞬间化为一阵狂风,抢夺而去。

马夫是贵族雪府的马夫,对于帝国的律条,自然无比清楚,所以他认为苏白的这种人生观是违背了戒律和道德的悖论,或者说,在某些方面,某些地域,拥有‘抢便是王道’的理论,是不对的,尤其是在条规分明的大龙城这类重城!

“你或许应该先尝试与人交流,最起码应该先明白什么时候该抢,什么时候‘抢’,便意味着大罪,会受到神罚!”马夫神情有些不自然,因为他面对一个已经将观念跑偏了的少年,不知道能不能将那家伙的歪理掰直过来,所以他的语气不是建议,而是侥幸。

苏白是个不通条律的‘野’小子,显然没有理解马夫话中的意思,他不懂的偏了偏头,而后以着理所当然的语气喃喃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不抢,就会吃不上饭,不抢,姐姐就会被富人欺负。”

“也许你是对的,但那是因为时逢乱世。”

马夫想到了这场大旱,想到了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象时有发生,他张了张嘴,带着惋惜的欲言又止,停顿了片刻才呐呐的点了点头,感兴趣的好奇问道:“所以你为了你姐姐抢了很多富户?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可以活到现在的?”

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去抢夺吝啬无比的富人为穷人谋求存活,虽然感觉上有些劫富济贫,豪气干云的味道,但这里面一定有着极大的危险,这少年,除了有一把重的惊人的破刀,他似乎什么都不会,而且,那把破刀残破的模样连刀锋都变的迟钝,更别提拿它饮富人鲜血了...

“算上和野兽争食的话,我确实抢过很多,嘿嘿,有很多闹饥荒的人看我抢,他们也跟着抢,那些拿着棍棒的打手驱赶我们、打我们,我们才不管那些蠢贼,挨一顿打又死不了,他打他的,我们抢我们的。”苏白说到这里,像是做了一场十分划算的交易,抬起头得意的笑了笑。又像斗鸡中打胜了的那只公鸡,没有在意浑身已经鲜血淋淋,依旧抬着头雄纠纠气昂昂的踱着骄傲的步子,如同在对围观者说:瞧,我把那只亮丽的大公鸡啄成了一只丑陋的秃毛鸟。

马夫沉默了下来,不知道该赞扬苏白还是同情他的沾沾自得,片刻后,望着苏白在檐下的白雪中穿着的那双破鞋,怔怔的叹了气苦笑道:“你看见马车,上来便喊着打劫,我也纳闷你为何能那么理直气壮,原来是早有前科了,呵呵,富人遇见你,可真是倒霉。”

苏白并不是什么嫉恶如仇的侠客,他只是为了活着,为了不再让姐姐遭受欺凌。可能是从他发现大燕帝国的子民有着一个共同之处那天起,他便选择了不再隐忍,不再乞求别人的可怜。

他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极为赞同马夫的观点一般摸了一把鼻子,却没有告诉马夫,那些欺负他姐姐的富人都死了!

被他用刀杀的。

......

马夫将斗篷解开,摇了摇头向门内走去,脸上尤自挂着淡淡的叹息。

“你先等一会儿,我换件衣服便带着你去厨房看看,应该有现成的热饭。”

马夫转身将门带上,隔着门缝望了一眼天色,之前脸上的高冷悄悄化开,却没好气的说道:“在雪府内不要再抢了,这里与外面不一样。”

与外面不一样?外面是哪?某个富人跋扈的小城?躺满尸体的山野荒郊?还是说帝国疆土外的其它地域?

难不成,在外面就可以抢?

确实如此!大燕帝国大敌在侧,时间久了,民风朴素中带着争强斗狠,堪称战斗民族,有着极强的领土意识。所以他们对于外人的侵犯,有着神也无法阻挡的敌意与凶狠。而当把这种凶狠运用于为生谋活时,他们便开始抢,毫无顾虑的抢,理所当然的抢。

大燕帝国处于珈蓝帝国与紫罗兰帝国南部,两国呈包夹之势与大燕国对峙,战争开启,大燕国便受尽牵扯之势,左右逢敌。

然,大燕国在经历大小战事之后,依旧雄霸于南方,从未有过被灭之困,说起来,这一切不是因为帝国兵力雄浑,不是因为镇国大将军可以随意秒杀对方主将,而是,与帝国民风有着脱不了的干系!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发生在大燕帝国北方最具有战略意义的一大重型关卡,它是一处天然屏障——落迦山!

落迦山像是一座绵长的屏风,天然的地理位置,将珈蓝帝国与紫罗兰帝国全部隔拒在了大山以北,而越过落迦山,以南是一片肥美的辽原,风景宜人,水土肥沃,大燕帝国俨然是一副大好江南的怡人国度。

然而这看似繁华丰茂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令所有人都深知的弊端。

落迦山一旦失守,失去了这道壁障,其他两国的人马便会像开了闸,被释放而出的洪水,一片坦途之下,两大帝国的兵马定然会长驱直入,横扫千里!

没有险关依凭的国度,只适合风调雨顺,遇到洪水,便会化为一片汪洋......

曾经大燕帝国的镇国大将还未叫做狄秋,那位戎马一生的老将军至今仍在人世,每当他回想起人生中最辉煌的一场大战之时,便会忍不住唏嘘感叹,老泪纵横。

时值六月,当时落迦山险关被两大帝国集结了从未有过的庞大兵力联手攻克,而南方多雨,胶着战事中,大燕帝国的后勤粮草被大雨所阻,无法第一时间到达前线,连续不断的战事令得所有将士身心俱乏,却偏偏又逢粮草不济,那位老将军当时已经认为败局已定,神要亡燕。

然而就在所有将士无力反击,准备等死之际,一场振奋人心的大扭转,却开始轰轰烈烈上演!

老将军永远也忘不了濒死前夜,当他颓废于落迦山营地仰天悲啸之际,一条条绵延不绝的火把长龙,自山下以南漆黑的旷野之中,不尽而来的壮丽一幕...

那仿佛就是神迹,像神赐的天兵,如上古的烛龙,那是一群——让两大帝国再也提不起征服之心的人!

然而那浩浩荡荡的增援部队,并不是帝国服役的军人,不是为了什么所谓的民族大义揭竿而起,保家卫国的勇士,相反,他们是最朴实的一群平民,其中甚至不乏作奸犯科,占林为王的绿林强人。

他们增援落迦山,并不是为了挽救这个君贵民轻,阶级分明的国度,相信他们内心也极希望大燕帝国的帝权被推翻、倾覆。然而他们却用实际行动,用他们手中的从家里随手抄来的家伙,用他们的脚步,将内心的期望给完全甄灭。

他们却没人觉得不应该这么做,没人会为这一举措而感到后悔。因为他们始终信奉坚守着一个最朴实的对外方针:是我的,不管有用与否,你不能动;不是我的,只要我觉得有用...就可以去抢!

两大帝国最终无奈于大燕帝国的‘流氓’民风,当他们败去之后,从此,落迦山域以北,那吸收了不知几何异国人血而颇为肥沃的一片血染的草原,被大燕国毫不客气的称为:燕原!

......

俗话说三岁定终身,但苏白在大燕帝国只生活流亡了两年,像一张白纸,在这两年里由帝国彪悍的民风一点一点谱写着信仰的墨曲。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黑岩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