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红楼之国士无双初识:在霍格沃茨列快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0:44:39
红楼之国士无双
红楼之国士无双
作者:夜雨凭栏
来源:晋江文学城
是前世的孽缘还是今生的魔障,林海和司徒睿,阴谋重重的背后,十多年的离索,最终携手同行,天下与你,拱手相让换你一生相伴。我还是喜欢红楼梦,这回把手伸向最喜欢的大叔探花郎,希望有人喜欢,当然作为妹妹的脑残粉,妹妹幸福是一定的。其实这就是林爹爹和林妹妹的故事。日更,偶尔有事就见谅。完结文:红楼之小夫人[红楼]穿越VS重生扭转乾坤《红楼之国士无双》红楼之一世安乐红楼之仙有仙路古言预存新文:《王妃要休夫》《王妃要休夫》沈家有二女名动京城,一个为太子妃,一个嫁入晋阳王府,羡煞多少人家。沈蓁蓁一直以为自己很幸

呃……咒语书、制服、工具都在这里了,将魔杖插到裤兜里,索菲娅阖上箱子,跳上停在路边的公共汽车,目的地:国王十字火车站。

火车站人山人海,索菲娅踮起脚尖,寻找着第9和第10站台,9有四分之三站台在两站台之间,找到了之后,深吸了口气,她闭起眼睛,向中间冲过去。没有痛,等她睁开眼睛时,又是另一翻景象:霍格沃茨列快停在铁轨上,到处是猫头鹰的叫声,拿着魔杖的学生从她身边走来走去。

掐了自己一下,她再次确定,自己的确是穿越到了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

她原名叫林雪,本来是一个被父母抛弃到孤儿院的女孩,她自杀了,倒没有想到会穿越。她穿越的这个女孩也住在孤儿院。两人还是同月同日生,又同一时间自杀,所以她才会跑到这个女孩的身体来。不过到是没想到,在她来到这里的第二个星期,就接到了霍格沃茨学校的信,与哈利不同的是,信还附带20加隆的资助金,索菲娅知道,在孤儿院生活的自己是不可能去上一个学费那么高的魔法学校,也没有人会给她麻瓜币兑换魔法币。霍格沃茨有奖学金,这一个学期,不论如何,自己必须拿到它。

凭着对哈利波特这本书深入的阅读,她在一星期前总算摸到了破釜酒吧,在对角巷买到了一切必备用品,钱也用光了。

从回忆里走出来,索菲娅掂着沉重的箱子,摇摇晃晃的上了火车。每个隔间都坐满了的人,看着一副副快乐的面孔,索菲娅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快走到火车的尽头时,她总算碰到一个有空位的隔间,座位上坐着一个男孩。黑黑的头发,个子较这个年龄来说算高的了,一身有些旧的衣服,看不到他的脸,他正看向窗外。

“那个……”索菲娅的声音弱弱的,她还没有习惯一说话嘴里吐出的尽是英文:“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

男孩扭过头来,他的长相很是惹人喜欢,绝对是朝美男方向发展的,索菲娅暗想。

“当然可以。”男孩微笑着回答。看似谦和有礼,黑眸的最深处却能看到隐隐约约的冰寒。

她也只有15岁,在孤儿院长大的她与同龄人相比,更早的明白世事,了解人性。

是同类人。对男孩的评价她就一句。还是避着点儿吧。

“谢谢。”她边说边坐下。

搬了半天的箱子,她早已口干舌燥了,从箱子里取出随身带来的水,这是她明白自己没钱买南瓜汁时特别准备的。她对着瓶口大大的喝了一口,觉得舒服了点儿。

“我叫索菲娅.伊莉斯。”她自我介绍到。

“汤姆.里德尔.。”男孩微笑着说。

“咳!……”她本来在喝第二口水,一听这话被呛住了,“你说你叫什么?”她边咳嗽边问。

“汤姆.里德尔。怎么了?”

“哈哈……你的名字和我的一个朋友一样呢……”索菲娅边这样说,边观察男孩的神色。撒谎是她的强项。

“原来是这样。”男孩微笑着,眼里却闪过一丝怀疑。

她的运气为什么背?!虽然在收到霍格沃茨的来信,看到底下的校长签名不是阿不思.邓不利多而是阿曼多.迪佩特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逃不过与未来伏地魔为同学的命运。

但——是——!也不能刚开始就让她在火车上碰到他吧?

唉……索菲娅在心里感叹起自己可泣的命运来。

但愿只是坐火车在同一个隔间而已。

就在某人在心里大发感叹的时候,隔间的门再次被打开了。进来了一个衣着华丽的少年,淡黄的头发,蓝色的眼睛,他大摇大摆的走进来,显得目中无人。

“我想你们不介意我坐近来吧。”男孩说着,不等两人回答,就坐了下来。

“我叫查里.佩特。相信你们都听说过这个姓吧。”男孩得意的笑着说。

大概是某个魔法家族的姓吧,索菲娅暗想。看他那样子,斯莱特林是无疑的了。

话说回来,这个包厢,貌似都是斯莱特林

未来的伏地魔自然不用说,这个叫什么查莱的家伙(作者:是查里=_=)也不用说,自己……

想到这里,索菲娅微笑着看向窗外。

火车正经过一片草地,牛群在绿油油的草地上悠闲地吃草。在畜牧大国英国,这种景象应该不是不常见。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应该是个谎话连篇,自私狡诈,为了嬴什么都干的出来的小人。

当然,是斯莱特林了。

突然想起来,在和哈利同一个包厢的人,最后都分到了格兰芬多,而在这个隔间的人,最后应该都被分到斯莱特林,这就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吧。

她忍不住在心里大笑起来。

卖食品的女巫来了,她和汤姆.里德尔什么也没买,查里.佩特倒是掏出一大把银币,买了各式各样的食品,索菲娅只能眼馋的辨认。这个好象是比比多味豆吧……?这个是……巧克力蛙……

“你们觉得自己会被分到哪个学院?”查里.佩特边吃边问。

“你呢?”她扭过头,微笑着反问。

“当然是斯莱特林了,我可是纯巫师血统。”男孩自豪的说,把一颗豆子放到嘴里,有滋有味的嚼了半天,像是在故意做给他们看。

索菲娅看向汤姆.里德尔。

“抱歉,我对这些不太了解。”他平静的回答。有什么东西,努力的藏起来,是什么?

一瞬间,她的心被震动了一下。曾经,好象,有一个小女孩,也像这个少年一样,倔强的不肯暴露自己的羞辱的心。

“四个学院是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嘴巴不知道为何动了起来,“格兰芬多的条件是具备勇气,赫奇帕奇的人比较实在,拉文克劳以智慧著称,斯莱特林要求有纯正的血统,这儿的人比较有心机。”她尽量用褒义词。

她其实想说,格兰芬多的人是傻瓜,靠运气赢,赫奇帕奇的人是蠢蛋,老实的要死,尽吃亏,拉文克劳的还可以,至少比赫奇帕奇聪明点儿,斯莱特林的人聪明反被聪明误,太自高自大,目中无人,也不怎么样。

总之,都不怎么样。

“不知道呢,我对自己不太了解。”汤姆.里德尔微笑着说。

“我……我也是。”死小子,把她的台词给抢了。

有一种人,不愿意暴露自己的本性。

“看你这样子,该是麻瓜家庭出身的吧。”查里.佩特轻蔑的说。

“大概吧。”汤姆.里德尔平静的回答。

查里.佩特大概没想到他是这副态度,愣了一下。喝了一口冰镇南瓜汁,他又问索菲娅,“你呢?”

“我不知道。”

“不知道?”查里.佩特挑起眉毛.

“当然。我是孤儿院出身,我怎么能知道自己的父母是麻瓜还是巫师。”听了她这句话,汤姆.里德尔震惊地看了她一眼。

“看你挺了解这边的事,以为你也是巫师家庭出身呢。”汤姆.里德尔微笑着说。

索菲娅突然不知道如何回答。

她突然有一种预感,平静的日子已经远离她了。

“快到了,我建议你们赶快换上校服。”查里.佩特说。

果然,不一会儿,火车减慢了速度,终于停下来了。换好霍格沃茨黑色校袍的他们下了火车,远处,一个索菲娅不知道的男巫打着一盏灯迎接着他们,只听他喊着:“一年级新生,一年级新生来这儿!”

这天本来就是阴天,夜晚的寒气更加逼人。他们跟着这个男巫小心翼翼走过一条陡峭狭窄的小道。两旁一片黑,他们好象正穿过茂密的树林,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安静极了。

走了仿佛很长时间,狭窄的小道尽头突然出现了一片黑色的湖泊。湖对岸高高的山坡上耸立着一座巍峨的城堡,城堡上塔尖林立,一扇扇窗户中透出温馨的橘黄色光芒。

“每条船最多只能上四人,注意!”男巫大声说,指着停泊在岸边的一队小船。

索菲娅上了离他们最近的一只船,汤姆和查里也跟着上来了,还有一个索菲娅不认识的男孩。

“都上来了吗?”男巫大声询问,确定后,船开了。

一队小船划过波平如镜的湖面向前驶去。一片沉默,索菲娅微笑着注视着高如云天的巨大城堡,默默的说:霍格沃茨,我来了。

“快把头低下来!”当他们驶近峭壁时,男巫大喊道。索菲娅光注意看城堡,脑袋险些撞上去,小船载着他们穿过覆盖山崖正面的常春藤帐幔,来到一个隐秘的开阔入口,他们沿着漆黑的隧道,最后到达了一个类似底下码头的地方,下了船,踩着一片碎石和鹅卵石,攀上山岩中的一条隧道,最后到达了城堡阴影下的一处平坦潮湿的草地。

雾气弥漫着,大家上了一段石阶,来到一扇巨大的木门前。

男巫用拳头在城堡大门上敲了三下。

大门开了,一个身穿深蓝色,上面有许多星星的长袍,棕色长头发和胡子的男巫站在门前,他笑咪咪的说:“欢迎来到霍格沃茨,新生们。”

无须别人提醒,索菲娅已经认出了这个人,他就是阿不思.邓不利多。

——————————————————--

一句话: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