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你要对我好点呀在线阅读第七节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1 0:52:07
你要对我好点呀
你要对我好点呀
作者:苏鎏
来源:晋江文学城
【全文完结,新文《被富二代男友背叛之后》已开,求收藏么么哒。】新文文案:机场高架车祸现场,记者们严阵以待,为抢新闻甚至有媒体出动了直升机。事故当事人之一是庆海集团实际的当家人姜承印。这位传说中弹弹烟灰都能撼动娱乐圈格局的矜贵大人物,此刻正单膝跪在某不知名三十六线开外的女明星宋佚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替她清理……擦破皮的膝盖。全然不理会自己身上正隐隐渗血的衬衣。快门乱闪头条预定,全城轰动网络爆炸。身处这巨浪中的另一位当事人宋佚,却忍不住凑近了,小声道:“那个……姜总,戏好像有点过了。”男人微微一笑:“

我死死地盯住从那棵树后面跳出来的两个手持枪械的男人,显然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善类,这种情况下我不得不悄悄在心里叫苦不迭,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屋漏偏逢连夜雨。

“你们是什么人?”我紧张的看着那两人,尽量保持着镇定,以平静的语气问道。

他们来历不明,体态却比一般人魁梧,而且手上都拿着危险致命的武器,再看我与方原两人,手上各拿一柄冷冰冰的短刀。

我自知不是什么武林高手,方原身手虽然比我好,但是再怎么样我俩合起来也是打不赢枪子儿的。

面对我的质问,其中一人轻蔑地瞥我一眼,随即一步一步缓缓向着我俩走过来,并且用没有任何温度的语气说:“哼哼,土楼子狗(野话,意思是笨蛋、傻瓜),问我是谁?给我把刀放下。”

我仔细观察着那人的神态外貌,一双漆黑的三角眼中透着一股子奸邪之气,他的鼻梁是紫红色的,在他那张黯淡的蜡黄色脸上显得格外引人注目,这面相定是个酒鬼无疑了。

他身上的装扮十分简单,下半身棕色革旅裤,上半身墨绿色背心,背上一个双肩背包,拿的枪是一柄科威特手枪。

那人气势咄咄逼人,就在我们迟疑之间以不容商量的语气命令我们放下刀。

“听见没有?给老子把刀放下!老子的枪可不认人!”面对那红鼻子的恐吓,一时间我竟不知该作何反应,方原也犹犹豫豫地盯着他。

我看看那黑洞洞的枪口,又看看他那红鼻子,片刻之后我心里想识时务者为俊杰,于是给方原递了个眼色,慢慢地把刀放在了地上,方原会意之后,也将短刀扔在了脚边。

由于不知二人是什么目的,于是我开口试探性地说:“大哥,有话好好说,我们什么事都不知道,只是来这儿野营的......”

“少特么给我废话,蹲下!双手举起来,不准动!还有你,一样!”红鼻子不等我说完,对着我和方原怒吼道。

万般无奈之下,我和方原也只能退后一步,背靠着树蹲在地上,举起了双手。

紧接着,林间又传来了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而且步伐十分急切,声音渐大,听起来应该不下五人,而且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少顷,从刚才那两个男人出现的那棵树后面,又陆陆续续钻出八个人,八人之中有男有女,装扮各异,但是却并没有携带什么武器,只有其中几人各背着大小不一的旅行背包,背包也都鼓鼓囊囊的,不知装的什么。

他们跑出来看见那两个男人之后,就停下了脚步,八人应该都是急速奔跑着过来的,所以每个人停下后都气喘吁吁,有几人甚至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我和方原惊愕地看着这一切发生,根本无法判断这群怪人到底什么来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带着真枪实弹。

难道是一群胡作非为的恶徒吗,更或是信仰极端主义的恐怖|分子?我们不得而知,恐慌从内心深处油然而生。

我凝神屏气,集中精力地听着他们接下来的交谈,渴望从中分析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

“星虎,歇会儿吧,我们女人常年弱不禁风的,怎么追得上你们呢!”一道阴阳怪气的女声响起。

后来的八人中,一个容颜妖媚的女人向着恐吓我们的男人走过来。

那女人穿着一双长筒皮靴,性感的黑丝袜包裹着苗条细长的双腿,腰下一条超短黑色皮裤勾勒出诱人的女性曲线,上身纯黑皮夹克搭配纯黑衬衫,头发颜色斑斓多彩,皮肤白皙如雪,红唇鲜艳如火,柳叶弯眉之下一双深邃的双眼画上了浓浓的眼影,美眸之中流露着些许淡淡的讥讽。

我们眼前被称作星虎的男人转过去,杀意腾腾的目光迎上了女人淡漠的目光,星虎恶狠狠地道:“妓|女,少说点,对你没坏处。”

一个原本坐在地上的身材微胖的男人从地上站起来,语气中饱含怨气地道:

“星虎,做人的事不能太绝咯,要是你们真一声不响地跑了,我们的钱,我们遭的罪,不就白搭进去了吗,再者说,我们大家要是真没走出去,剩下的钱,你们也别想拿到。”

那男人应该是一个老中年,已经谢顶,头上只剩几撮儿稀稀拉拉的头发,在他说话时随风一摇一晃的,模样甚是滑稽。

“你说什么?”星虎瞪了那中年男人一眼,冷漠地道。

中年男人似乎也是非常忌惮星虎,被他瞪了一眼之后也只是忿忿地哼了一声,满脸怨气地又坐了下去。

“哟,这两人是?”那被称作妓|女的女人发现了蹲在树下的我和方原,媚意横生地笑着问星虎。

“不知道!说是来野营的。”星虎转过头,紧紧握着手中的枪,脸上写满狐疑地看着我和方原道。

“是吗,呵~~。”妓|女怪笑两声。

“方原,方原......!”交谈间,树上传来了关欣挣扎着的叫喊声。

众人的目光瞬间齐刷刷向着头顶聚集过去。

我也顺势仰头向上望,此时关欣全身已经被密密麻麻的血红色藤条缠绕住,裹得严严实实的,只剩下两个手掌和脑袋在外面,关欣的脸上溢满了痛苦的神色,挣扎的幅度越来越下,看样子是越来越虚弱了。

“咦?血藤”星虎惊诧地咦了一声。

“关欣!”方原见状,“噌”地一声站了起来,疯狂地样子几欲顺着树干爬上去解救她。

“你干什么,蹲下!”星虎见方原有异动,立马暴起朝着方原的肩膀砸了一**子,随即将枪口狠狠地顶在他脑门上,恶毒地喊着让方原蹲下。

“我......求你,让我去救她!”在子弹的威压下,方原用几乎颤抖的声音对着星虎哀求道。

“少特么给我废话,蹲下!再不蹲下老子打爆你的头!”星虎以没有人性的语气喊道。

“好好,我蹲下,你别开枪,你别开枪......”方原似乎瞬间服了软,慢慢举起双手,凝视着星虎的眼睛,缓缓下蹲。

周围的人皆是冷冷地注视着这一切的发生,谁也没有吭一声。

枪口距离方原刚刚超过一尺,星虎准备抬脚后退一步之时,方原突然改变动作腾身而起,一瞬间侧过身体避开手枪的瞄准方向,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反扣星虎持枪的右手腕关节,左手同时撑着星虎的手掌上抬。

“砰--!”一声雷鸣般的枪声响起。

方原动作并未因此有任何停顿,星虎的手腕已经被方原弯折到了一个骇人的角度。

星虎吃痛松开了科威特手枪,我见状连忙迅速跃过去,在它还未来得及掉在地上之前将它接住。

方原将星虎右手臂反扭绕于身后,一把将他推倒在树干上,单膝提起把星虎的左手也压在树上,最后一只手仍然反扭星虎右手,另一只手掐着星虎的喉咙。

我接住手枪后“噌”地一下便站起来,抬手瞄准了另外那个手中有枪的男人,所有的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全都别动!”我对着其余所有人大声的吼道。

“把枪放下!”另外那个持枪的人也将枪口对准我。

在这片狭小的空地里,气氛一时剑拔弩张,我和他紧张的对峙着,之前没有注意这个人,仔细看着他我才发现此人原来竟比星虎还要雄壮,剑眉星目,一股英气萦绕周身,气势凛然,与他对视着竟让我有种不敢大口喘气的压迫感。

“土楼子狗!妈|的,枪响了,还不跑!”

星虎被压在树上动弹不得,但仍不停的骂骂咧咧。

“别废话,怎么救人,快说,你特么不说我要你的命!”

方原已然怒不可遏,狠狠地掐着星虎的喉咙,只要再加一点点力度,星虎立刻就会命丧黄泉!

“别,有话好说,我教你怎么救人,先放开我好吗?”或是感受到方原身上摄人的死亡气息,星虎立马可怜兮兮地说着软话。

我端着枪,丝毫不敢大意地走上去,用力地抓住星虎的一只胳膊,把枪顶在星虎脑袋后面,让方圆松开他,随即恶狠狠的道:“快说,怎么救人!”

星虎连忙说:“这是血藤,这种粗细的,用血就可以让它松开了,但是必须是别人的血......”

“什么特么的别人的血自己的血,是不是人血就可以解开......”

话未说完,方原便从地上捡起了短刀,树枝藤蔓一把抓,奋力地向树上爬去,飞快地接近了关欣被困住的地方,关欣的脸色已经略显苍白,两只纤细的手掌无力地下垂,嘴里含糊不清的念着:“方原......方原......”

此时方原已经顾不上心疼,抓住一根藤蔓,另一只手握紧刀柄,毫不犹豫地在手背上割开一道不浅的口子,甚至割开了其中一条小静脉。

鲜红的血液瞬间喷洒出来,方原立刻将手伸出去,让血液任意地流到那些妖异的血红色藤条上。

奇异的事情发生了,鲜血淋在血藤上并未肆意横流,而是渐渐融合进入藤条,与藤条本身的红色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随即所有的藤条都开始慢慢舒展回缩,包裹在关欣身上的血藤也都渐渐松开关欣,她的身体又缓缓显现出来。

方原右手扶着关欣的腰肢,在最后一根藤条抽离之后,方原顺势将已经虚弱到失去意识的关欣抱在怀中,慢慢地从树上爬下来。

“关欣,关欣......”方原焦急地呼唤着沉睡的关欣,但是关欣并没有第一时间醒过来,

“喂!那边的两个小子,”就在我和方原都把注意力放在关欣的安危上时,那边那个持枪的男人开口说话了,语气非常的生硬冷漠。

“听我说,这里是接近边境的森林,刚才枪响了,可能会招来什么我不多说,你们两个人也救下来了,现在把枪还给我们,我们马上离开这里,咱好聚好散如何?”他的语气平静得没有任何一丝温度。

“当我们傻子么,枪给了你,我们还能走?你是怕边防军吧,我们又不怕,所以着急的是你们不是我们,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我讥笑道。

“那你说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不怕跟你耗着。”

“哼!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人冷哼一声,随即后面八人人中又有三人陆陆续续掏出手枪,杀意凛然的指着我们这一方的人。

面对对方更强的火力,我和方原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哎哟,什么事儿至于这么较真,”

局面僵住之时,那被星虎唤作妓女的女人阴阳怪气的声音再次响起。

“黑脸老大急着走,两个帅哥的美女呢又没醒,不如这样吧,我受累照顾一下这位小妹妹,大家一起走吧?怎么样?”

说着便扭动着水蛇一般的腰肢向着我们这边走来

“你别碰她!”方原对着已经走到他身边的妓|女吼道。

“你个白痴,会不会看形势,还有,你知道怎么弄醒她吗!?”

妓女对着方原小声耳语道,随即又把手放在关欣腋下,扶着关欣大声说:“黑脸老大,走吧!”

方原看了我一眼,我点点头,于是对着那个叫黑脸的人说:“可以一起走,但是枪不会还你!”

方原跟上妓|女,对着她狠狠地说:“别耍花招,她出了什么事,你也别想好过!”

妓女淡淡一笑,仿佛只是听了个不好笑的段子。

于是一大群各怀鬼胎的人,开始迅速地离开这块狭小的空地,只剩下浓浓的雾气缭绕着高耸峭拔的老树和蕙襄留下的似乎走不到尽头的脚印,林间蝉鸣一刻未停地依然聒噪......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