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刺客联盟逍遥录之蜘蛛好吃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7:28:09
刺客联盟逍遥录
刺客联盟逍遥录
作者:悠悠夜云
来源:纵横中文网
什么是刺客?刺客就是身形不定,飘忽若离,杀人于无形。能隐于市井之中,可居于庙堂之上。无人知其面目,无人道其姓名。

又过了一会儿云修才离开,顾临渊坐在原地想了想,让画眉妖去叫人。

稍后,蜘蛛妖被两只猫妖领到了顾临渊面前。

他早就听说过魔尊的可怕,又被限制了全身灵力,先前不怕死的雄心壮志早没了。因此一见到顾临渊便八腿一摊,九体投地道:“主上饶命!”

顾临渊抬起眼。

他虽然被算计了,但主谋是龙族,没什么心思和一只乡下蜘蛛计较,加上这会儿还有事要用他,于是屏退左右,冲地上的蜘蛛妖勾了勾手。

蜘蛛妖战战兢兢地起身,迈着八条腿走到顾临渊身前。

听说北辰魔君最是记仇,不知这次想要打断他的几条腿?

看这把旁人都挥退的架势,莫不是想要先打断八条,然后等长好了再打断八条?

顾临渊神色莫测地看了蜘蛛妖半分钟,在他的心已经哇凉哇凉成了一块冰,脑补了自己的三百六十种死法后,终于开了口。

“你是蜘蛛?”

“是。”蜘蛛妖颤巍巍道,考虑现在给魔尊跪下有没有用。

“所以你会织布?”

“啊?”蜘蛛妖抬起头,十分不解这个神逻辑是怎么来的。

然而一抬头,看到魔尊脸上的神色,他那点胆子瞬间被吓没了。

蜘蛛妖带着颤音道:“不,不会。”

顾临渊慢条斯理,然而逻辑严密道:“你是蜘蛛,蜘蛛会织网,所以也应当会织布。”

蜘蛛快哭了:“我、我是狼蛛,狼蛛不会织网的啊!”

“……”顾临渊也没料到这种状况,但他很快调整了过来。

“你必须会。”他道。

为了加深这句话的可信度,他从身边找了找,找到一部手机,打开先前搜索的网页。

“听说这里的人吃蜘蛛。”

是,他们不光吃,还换着法儿吃,炸着吃,煮着吃,穿成串儿烤着吃。

蜘蛛妖先前就和森林里的蜘蛛交流过,看到网页上栩栩如生的图片,整只妖都不好了。

太变.态了!

他偷偷看了眼魔尊,然而顾临渊话只说半句,其余的让他自己想。

于是蜘蛛妖想到了清蒸蜘蛛妖炭烤蜘蛛妖水煮蜘蛛妖麻辣蜘蛛妖,更可怕的是,他作为一只妖修,本体巨大,肉特别厚,一蛛几吃都可以。

蜘蛛妖脑补了半分钟,差点儿没把自己吓死,于是他斩钉截铁地对顾临渊道:“我织!我会织!”

大家都是蜘蛛,总该有点种族天赋的吧。

“很好。”顾临渊道,从储物戒中取出月色的美丽发丝,摸了摸,收回去。然后掏出鲛人纺的纱线扔给蜘蛛妖:“先让我看看你的水平。”

所谓水平,指的不是要和鲛人织的鲛绡比高下吧?

蜘蛛抱着精美的纱线,欲哭无泪。

还是吃了我吧。

·

严凌安默默地等了一会儿,没等到当天见到的银发青年,等到了一个和尚。

看他的眼神,显然是不记得当天圆秀一直站在云修身边了。

圆秀微微一笑,从容安详,丝毫不介意的样子。

一看就是个高僧。

守在一旁黄莺背后一凉,见机道:“大师来了,我到门外去,大师有事叫我。”

严凌安的眼中有些微不可查的失望,圆秀看在眼里,却不说破。

他问:“施主的伤可好些了?”

严凌安打起精神:“多谢大师救了我。不知我逃走后巴颂有没有动静?”

“巴颂不在这里。”圆秀回答:“他一天半前和阿赞丹出了趟门,现在还没有回来。”

这正是他和云修从阿赞丹的徒弟口中得到的消息。

“什么?”严凌安从床上坐了起来。

圆秀是什么人?在魔界混得如鱼得水的佛修,论起精明来,十个云修也不及一个他。他见状察言观色道:“有什么不对?你知道他们要去做什么?”

严凌安垂下视线思索了片刻,他能在巴颂身边卧底三年,自然也是有些决断的,很快便下了决定。

“大师既然从达叻基地里救了我,想必已经见过了阿赞丹的徒弟?”

“是。”圆秀道。

“网上流传东南亚的降头师众多,其实也不都是网友瞎编的。据我所知,这些人里有很多都隐居在金三角,个个手里都有几条人命。我在巴颂身边见过几位,他靠着这些,之前没少用下降的方式暗害对手。”

“邪门歪道。”圆秀平静道:“迟早会遭报应。”

严凌安见他这样的反应,心下反而放松了些,于是接着介绍道:“这次他供奉的阿赞丹听说在金三角的降头师里也很有名气,最擅长蛊术,之前有几个和他作对的降头师都死在了阿赞丹的阴阳草降下。”

圆秀听到这里,反而来了些兴致,他知道云修喜欢收集各类少见的植物,若这阴阳草对他又用,不妨去灭了那个阿赞丹抢回来。

他虽然是个念佛的秃头,但一点儿不优柔寡断,说起黑吃黑来比谁都爽快。

“这正是我要和大师说的。”严凌安道:“巴颂十分惜命,每次出门都要带上几队保镖,这次他和阿赞丹单独出门,又不通知其他人,我担心是我的身份暴露引发的。”

“你能猜到他们要做什么?”

严凌安苦笑:“巴颂为人阴狠狡诈,从不大意。这次行动计划了三年多,本来已经安排好了,就在最近收网,没料到湄赛的接头人多喝了两杯,被人趁机下了牛皮降,把什么都说出来了。我只担心自己被抓的消息没及时送出去,队长他们还按照先前的计划行动,被巴颂带着阿赞丹当场撞到。”

“你突然没了消息,他们难道不会怀疑?”

“只希望如此,但我从不敢小看巴颂,他这个人太可怕了,他供奉的降头师更是手段莫测,让人防不胜防。”

圆秀突然笑了:“你就这么推心置腹地把什么都告诉我,倒是让我连想要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严凌安见他说破,正色道:“巴颂的贩.毒集团遍布边界各国,这些年毒品不止在边境交易,更已经流入了华夏腹地。为了筹备这次跨国行动,各国已经有十三位缉毒警察牺牲。大师也是华夏人,能从阿赞丹的徒弟手下救出我,想必自有对付降头师的手段。我不敢求大师做什么,只希望大师能在半路上拦住已经行动的同僚,将最新的消息传递给他们。”

圆秀静静地看了他几秒,在严凌安忐忑的目光中露出一个微笑:“好吧,这任务我接下了。话说回来,我也有个忙要你来帮。”

“您说。”

“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些人之前一直隐居在别处,现在想要回到华夏生活,需要你帮忙准备几个华夏身份。”

“这……没问题。”

严凌安想了想,这种事情也并不是很难办,推说是丛林里迁出的少数民族,在户籍系统里重新办理身份就好。于是他立刻答应了。

换句话说,本来就是已经走投无路才来求助陌生人,这样条件交换的方式得来的帮助,反而更让他感觉到可信。

“很好。”圆秀起身:“把消息尽快准备好,我一个时辰后便动身一趟。”

等到他的身影出了大门,严凌安这才舒了一口气。不知为何,这个外表上年纪轻轻的僧人看似温言细语,却让他这个心理素质极佳的卧底都感觉有些心下发毛。

他吁出一口气,不再多想,问进门的黄莺要了一叠纸,用密码默写从巴颂的基地得来的消息。

·

圆秀出门,召集了身旁的妖修,挑了挑人。

孔雀和锦鸡率先被他挑了出来,然后是叽叽喳喳的一群小型鸟妖,最后想了想,又把锦鸡的师兄角雕带上。

“大师大师,我们要去做什么?”有年轻跳脱的鸟妖飞到圆秀肩膀上。

圆秀微微一笑:“吃大餐。”

“有什么好吃的?毛毛虫有吗?我最爱吃毛毛虫!”

“毛毛虫有什么好吃的,蜘蛛才好吃!壳子脆脆的,八条腿也脆,像嗑瓜子一样!”

“毛毛虫的脑子好吃呀,其实蜈蚣的脑子也好吃,腿比蜘蛛还多,肉还嫩。”

“蜈蚣吃起来太麻烦了,要一节一节地嗑,不如蜘蛛吃起来方便!”

“这样说也是……嗯,还是蜘蛛好。”

走廊处,刚好走到拐角的蜘蛛妖背着一大包鲛纱,瑟瑟发抖。

鸟妖的美食交流会,对于虫妖来说,大概算是恐怖片现场直播了吧。

蜘蛛妖抖擞起八条腿,贴着墙根,努力让自己离这群变.态的鸟远一点,再远一点。

现在看起来,与其被鸟当瓜子嗑,还是抱紧魔尊的大腿苦练织布比较好。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