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都言正文

星夜微白之正午聚宴(5)

来源:纵横中文网 2021/6/11 7:24:50
星夜微白
星夜微白
作者:浮云念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大千世界,万物皆是沧海一粟。摩崖域四面环海,地域广袤,以摩崖山脉为界被天然划分出三个国度。宗玥、乾古、白伶三国各有不同,然相同之处皆是尚武,江湖势力错综复杂。朝野之间自有法度规章倒也相安无事,然天启镖局的覆灭却引发了整个摩崖域各方势力的重新洗牌!

“你在这儿歇会,我去拿些衣裳。”女孩对男子小声道。

男子中暑后本就头部昏沉,眼神恍惚,神经麻木,感官退化异常,竟没有注意到自己身上竟然一丝不挂,却还是跟一位姑娘走了这么久,亦更没有想到这姑娘如此开明之态。

“爹,你衣裳放哪了。”女孩没有从正门进入,而是走的木屋偏僻的小门。

“东头的箱子里。”中年男人回喊到。

女孩放下鼎羽于木凳上,此时鼎羽已经憨憨睡去,女孩笑着卸下了竹筐。继而取了东头箱中衣物,带了门旁草鞋,走向男子处。

“给。看到那群动物了吗,过会你也去吧。”女孩给了男子衣鞋后,留下这话,便快速逃离了。

男子就况穿戴好衣物,衣物偏大清陋点,可穿着确是舒适。猛然,男子突然想到什么,欲喊住姑娘,可喉咙如同卡刺一般发不出声来,接着男子感到腹部涨热,晕头转向,“噗通”倒在了树旁。

女孩就屋正门走去,聚汇在一起的动物全都转向了女孩的方向,一个个的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眼冒灵光,呲牙咧嘴。何况这动物们倒也是奇形怪状,不像寻常生物,估摸着个数有十余。

“虹儿啊,俺们可等了你好些时辰了。”

“胡说,是你呀个等了些时辰,虹儿,我才来。”

"就别吹了,俺看啊就你最馋。"

“你们呀都是好吃鬼!…”

…………

动物们七嘴八舌,沸沸扬扬,吵杂不断。

“大叔大姑大姨大舅们,你们别吵了,每顿饭前都嚷嚷,不嫌烦啊。”女孩故作凶态,齐手叉腰,却还是振不住他们。

"都怪你,又惹虹儿生气。”"明明是你,瞎赖账的家伙。”不自觉间,动物之间再一次沸腾起来。

“桌子,椅子,凳子。筷子,盘子,勺子,杯子……”女孩大声喊道。

“这不你家不肯进吗,哪里来啊。”形似熊的动物笑到,此时身旁的鸡形动物飞到熊头顶,硬生生踢了一脚,“每次都开这个玩笑,你呀无聊啊。”

“踢你个头,信不信我吃了你。”熊对鸡凶道。

“大家快拿出来哦,俺们还等吃饭了。”此时动物们安安静静地从毛发中拿出藏匿般所需器物小件,器物慢慢变大,很快屋前大块平地便满了。

女孩走向厨房,土瓦制成的灶台,烟囱中飘出的徐徐白烟,大锅中弥漫的米香,以及小板桌上,陈列的菜品。

女孩父亲就火灶一旁坐着,塞入最后一把枯枝后,摩挲了手弹去灰尘,他的面容并不温和,带着一股肃杀气,很难让人想到,这满满的饭菜出自他之手。

“虹儿,去上菜。你爹今儿个要起一壶好酒。”中年人蹲起身子,移至房角的一块方地,起来盖子依靠着进去,酒香瞬间扑鼻,那人生生的从里头扒拉出二壶好酒——一大一小。

虹儿搬着菜盘挨桌而上,行间热闹非凡,至菜齐,各桌为三菜一汤,荤素皆有,但各桌菜品不同,依靠食客来调,显然以为习惯。只有一桌有菜无人,那是这家主人的席位。

“爹,怎么个,今日有啥子福事,值得您开两壶酒呀。”虹儿望着一大一小的两个酒壶问到。

“没,不过今日儿,要迎贵客。”中年男子说道。他打量着自家女儿,眼中突然流出悲伤的神色,女孩从未见过父亲这般严肃,有些许惊讶。

这刻,鼎羽闻着香气溜来。

他的眼睛瞄向了有米饭的大锅,一蹦一跳地跑到虹儿旁边,伸出小爪子点了点女孩的脚,“小弟,小弟,我要吃那个。”说着便指向了那处。

中年男子眉头一皱,“这是?”

“爹,他是我带来的。”女孩回应到。

“今日,岛主大人要来。”中年男子没有过多理睬继续说道。

我爹?鼎羽听到也不管那米饭锅,转身向里屋溜去。

“岛主大人于您平日里私交甚好,平日里与您交心甚欢,今日来亦是乐事啊。”女孩应道。

“我请的!”中年男子一提。

“先吃饭吧,不是这个时辰。”中年男子,抬起大壶酒,出门而去。

灶底的火苗微微摇晃,隐隐消失,殆尽的火星,“嚓”的消失,留下一缕残烟。

女孩掀起锅盖,浓郁的米香沁人心肺,她放下盖子,拿起木铲和小碗,舀了一碗,欲递给了鼎羽。其后才发现,鼎羽早已不在厨房。

男子依旧倚在树旁,鼎羽从后门逃了出去,回去旧路,望见了林中的男子。

“没毛的,你也没得吃啊。”鼎羽觉得异常难受,试图询问男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