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头条网
首页古装正文

渣就渣到底[快穿]在线阅读第四章

来源:晋江文学城 2021/6/12 3:08:40
渣就渣到底[快穿]
渣就渣到底[快穿]
作者:流光闪腰
来源:晋江文学城
新书《渣男不配洗白[快穿]》已开,小可爱们不要迷路呀。本文文案:恐猫的纪宵在遇到黑猫系统后没有多问就签下了条约。直到开始任务后他才发现任务内容实在是不太人道。[贯彻原主的渣,渣到底,并要维系和受的感情,白头到老]呵呵。什么?我没渣?你在开玩笑吗?我按照原主的风格渣了呀!怎么?任务都完成了,你还有话说?黑猫系统:“……”无fuck说。*排雷:1V1,受是一个人。结局才会揭晓攻受的身份。不喜欢这文的可以直接离开。*可以不爱,请别伤害,在此谢过。*新书《渣男不配洗白[快穿]》:钢铁直男谢辰扬莫名其妙被

中牟县,夜雨已停。

空气中散发着清新的土腥味,水色与山色共波澜,天色映水色泛扁舟。

如此湖光山色的水乡小镇,终于在孕妇被杀的恶□□件截止后,回归到了原有的平静生活。

荷锄的农夫、嬉笑的稚子、交流八卦的长舌妇人,以及街头巷尾此起彼伏的小贩叫卖声,所有这一切,共同汇成一副流动的画卷。百姓安居乐业,民众笑语涟涟,到处都是其乐融融的安逸景象,宁静而幸福,仿佛从未发生过什么恐怖的孕妇连环被杀案。

中牟县最大的一家药房——济民堂,此刻正热闹得紧。

客流量最大的时间段,抓药的百姓商旅往来不绝,或辛或涩的药材味翻滚在空气中,客来客往,络绎不断,本该吵吵闹闹的处所,偏偏却安静的默契。

“隐大夫,俺最近总是胸闷气短……”

隔着层竹青色的薄纱,隐约可见帘幕后人影绰约,似虚似幻,影响得药房内病患不知不觉静下心来。

“夜里可有多汗的症状?”

“对,夜里俺总是出虚汗”……

纱帘后的大夫,既是济民堂内最受欢迎的大夫,也是整个中牟县医德民望最高的大夫。虽以女子之身行医,却深受整个中牟县百姓的爱戴。

因为她不仅医术超绝,而且对待病患,尤其是孕妇,非常善心,善心到从把脉到开药方,极致的一丝不苟。

曾有孕妇半夜难产,隐大夫不惜顶着寒冬腊月的风雪连赶十几里路赶到孕妇家中,只为救下一个陌生孕妇及其孩子的性命。

隐大夫医德高尚,又为人善心,深受中牟县百姓的爱戴。

药房内,中牟县百姓敬称其隐大夫,药房外,百姓们亲亲热热地唤其隐娘子。

过了客流量最多的时间段,已是接近晌午。

日光穿透纱帘,洒在帘子后隐大夫宁静的侧颜上,恍恍然,观者只觉岁月静好。

病患大都已散去,药房难得安静下来。

隐大夫正埋头书写着什么,纸卷雪白,娟秀的字迹微微一震——有人敲响了药房的柜台。

“病症如何?最近几日饮食如何?请简单陈述一下”……

隐大夫尚未完全抬头,询问病症的话语已习惯性脱口而出。

及到抬头,又愣怔在了竹青色的纱帘后。

“……三位官爷,到访济民堂,也是来寻医问病的?”

“隐娘啊,你继续,官府的事我来处理。”济民堂老掌柜赶紧将三名不速之客请到偏厅,好茶好点心招待着,陪着笑脸小心翼翼问道:“小店从未招惹过什么是非,不知三位官爷今日到访,所为何事?”

所为孕妇连环被杀案一事。

孕妇连环被杀案,终于还是传到了开封府的耳朵里。

如今开封府包大人一众亲临中牟县,勘察案发现场,搜集人证物证各类线索,誓要将中牟县衙没破的孕妇连环被杀案破解开来。

那些残忍杀害孕妇及其孩子的罪魁祸首,必须要受到大宋律法的严惩!

“恶贼能如此了解中牟县孕妇的状况,必然与药房这类掌握孕妇信息的行当有牵扯。”……

“掌柜的,最近几个月,你药房中可有形迹可疑的人士打听本县孕妇的状况?”……

老掌柜的左思右想,忽然灵光一闪,招招手:“隐娘,过来,一直在调查中牟县孕妇的状况不就是你么?这类问题你来回答最合适不过了。”……

“嗳,就来。”

竹青色的帘幕撩开,亦撩去了那层似虚似幻的不真实感。绰绰约约,隐隐约约。

纱帘后走出位宁静佳人,婉约的容貌,脸上无妆无粉,清淡至极。

一双明净的眸子似是汇聚了整片江南烟雨的风情,美好而宁静,绝对与世间一切血腥之事远远隔绝。

她缓缓而来,行走间像是踩着某种奇异的韵律,优雅而闲适,让人不由自主就失了呼吸。

这样一位纯白的素人,没有人会怀疑她手染血腥。

“官爷调查中牟县孕妇被杀案,可孕妇被杀案的恶贼不是已经被人开膛破肚杀死了么?”软声温语,丁隐笑中噙着亲切的暖意,独特的人格魅力使得不止中牟县的百姓亲近她,而且中牟县的外来者也不由受到感染。

“额,隐大夫……”

“隐大夫是病人对我的称呼,病人以外,中牟县的百姓都称呼我隐娘。”

“额,隐娘……”

“官爷请讲,隐娘洗耳恭听。”

“隐娘,济民堂这数月来可有可疑人士打听孕妇的状况?”

“济民堂客来客往,每日要接待数十近百名病患,官爷口中的可疑人士,请恕罪,隐娘未曾记得有过。”

“你再想想,真没有了?哪怕一点可疑的蛛丝马迹?”

垂头思忖许久,丁隐歉意地摇摇头:“真的没有。”

“不过,官爷,一连杀害中牟县数名孕妇的恶贼 不是已经被人开膛破肚杀死了么?为何还要继续查下去?”

“孕妇连环被杀案的凶手不止一个,被杀的恶贼只是其中之一,他还有其他团伙,迟早会再犯案。”

还有团伙?还要再犯案?

好啊,丁隐暗暗咧开血腥的獠牙,那就统统关到她的地下室开膛破肚喂老鼠。

蓝衣长剑,沉静的气韵历经岁月打磨,如同一块上好的老玉,无形中散发着莹润的光辉。

沉默着旁观讯问全程,待到王朝马汉三审六问仍不得其果的最后,展昭磨砂着剑柄,忽然抬眸:“敢问姑娘,统计中牟县全城的孕妇分布状况所为何用?”

直击要害。

对上男人醇厚,却仿佛已看破人心的目光,丁隐有种遇上克星的坏预感。

上次在小巷就已经差点被他逮住了,这次,怎么,要露底?

笑容不变,舒缓的语调中是丝绒般闲适的优雅:“大人怀疑民女与孕妇连环被杀案有关?”

展昭不答。

只静静凝视着,想要从这张极具欺骗性的女性面孔上找出点什么。丁隐坦然回视之,以一种清者自清的姿态笑的优雅。

四目相对,视线碰撞瞬间无形的对抗无声而起,执法者与伪装精良的疯子,淡淡的火|药味飘散开来。

一旁的王朝马汉不明所以,如在云雾中,却又本能地坐如针毡。

“民女乃是中牟县最有名望的大夫,大夫收集孕妇的信息,用以方便医治保胎,有何不可?”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相关资讯
热门资讯